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7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7

    连川已经站在了长桌前。

    长桌后的三个人一同定格着,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没有时间做出任何反应。

    而连川的速度是个不是传说的传说,哪怕是见到一万次,也依旧会让人震惊,没有武器的他已经进入了防御状态。

    但在这份震惊之下,陈部长和萧林还有另一种情绪,强烈的不安。

    主城的光,正在一点点黯淡下去,这是个事实,无论主城的居民有没有发现,城务厅因为这件事已经开过无数的会,但所有的设备都运行正常,能量供应也正常,技术部门始终找不到原因。

    最后这个现象只能被归为主城定律。

    而另一个主城定律,就是瞬闪。

    无法解释的闪烁,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将是异象出现。

    至于是什么象,怎么个异法,就随缘了。

    陈部长心里倒是有一个不能让人知道的猜测。

    “继续吗?”书记员在连川回到椅子上坐下之后问了一句。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萧林看着连川说。

    “没有,”连川说,“我只回答问题。”

    萧林平时别说对他,对雷豫的态度也好不了多少,所以今天的怒火也并不只仅仅是因为死了三个队员,甚至都可能不是原因之一。

    在他看来,事实应该是内防最上不了台面的清理队居然在不请示的情况下以任务为借口直接击碎了治安队员,还是三个,天打五雷轰的事。

    要不是自己有参宿四契合者光环加持,萧林估计会申请对他当场击碎,不予回收,永不重置。

    “你们今天执行的任务不能接触目标对吧,”陈部长看着他,“龙彪冲出去的时候,你是否知道他的目的?”

    “知道,”连川说,“他想避免任务结束之后我们坐在这里回答问题。”

    “正面回答!”萧林出声。

    “治安队巡逻小组正在接近,”连川看了他一眼,“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他想把目标引开。”

    “你为什么没有阻止他?”陈部长继续问。

    连川叹了口气:“毕竟任务不是击杀治安队员,能避免就避免。”

    “可是他失败了,”陈部长说,“之后他想请求其他队员支援,你为什么阻止了?”

    “保护队员。”连川说。

    萧林冷笑了一声:“保护队员?保护什么?”

    连川往后靠到了椅背上:“保护他们记忆不被重置。”

    陈部长胳膊肘往桌上一撑,双手合在一起捏出了“咔”的一声响。

    “你今天有点儿反常,”雷豫叼着一支烟,一边开车一边看了连川一眼,“把萧林惹毛了不奇怪,连陈部长都非常生气,也就是打不过你才没动手,能耐很大啊……记忆重置这种事,就算内部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也不能在公开场合提,你以前也不会这样,今天怎么这么不克制?”

    “我以后会注意。”连川说。

    “不要让萧林抓到我们的把柄,”雷豫从口袋里抽出一支黑色小棍递到他面前,“抽烟吗?”

    连川摇了摇头。

    烟草都是顶级特供,雷豫是能拿到特供的最末端,其他人想抽烟就只能去买从失途谷偷运出来的,而且品质都不行。

    不过他今天不想碰。

    雷豫没有提今天的瞬闪,有些刻意。

    连川能感觉得到这样的刻意之下是不安和恐惧。

    瞬闪出现的机率很低,低到连川有生之年都没经历过,他倒是觉得有些兴奋。

    在觉察不出变化的一天天里,无论瞬闪带来的是什么,好的坏的混乱的,抑或是毁灭,他都挺期待。

    车开到清理队总部大门时,一阵巨大的嗡鸣声从光刺的方向传来,搅乱了宁静的空气,四周的一切都开始跟着这嗡鸣的频率震动着。

    紧跟着是第二声。

    第三声响起的时候,连川和雷豫已经跳下车冲进了清理队的楼里,所有队员都在跑向装备室,无论今天是否当值。

    间隔时间相等的三声嗡鸣,是在向全主城发出警报。

    旅行者来了。

    连川进入装备室时,通话器里传出了轻微的一声“滴”。

    这是雷豫的私密频道接通。

    他跳上装备架,站到外骨骼前,等着装备上身,确定四周没有人之后才说了一句:“安全。”

    “马上去总部,接到命令,”雷豫说,“紧急启动参宿四。”

    连川很少吃惊,但这句话让他走下装备架的脚步顿了顿。

    “任务未知,目标未知。”雷豫说。

    “明白。”连川转身从装备室的后门快步走了出去,按下了腿上的发射器。

    老大在他跨上a01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身侧。

    “没有后援,也没有人知道你的任务,只有你和老大,一定要注意安全。”雷豫说完切断了通话。

    连川皱了皱眉。

    宁谷靠坐在车厢的门洞旁。

    这里很少会有人呆,风太大,以前有人从这里被卷进来的狂风裹进了黑雾里,连一丝碎屑都没有留下。

    宁谷也怕,但他每次都会坐在这里,从护镜后头盯着外面。

    车厢里因为冷光瓶而亮着,但外面死黑一片,黑雾比在鬼城时要厚重得多,几乎能看出重量来。

    “看不清没关系,”团长说过,“还可以听,可以摸,身体没有多余的部分,哪怕是一切都失灵了,还有意识。”

    黑雾,风声,忽冷忽热的气流。

    还有一段脱离轨道悬空的行驶。

    是在飞吗,还是在滑行,或者是穿过了什么未知的空间?

    “快到了。”锤子在后头戳了戳他的背,低声说。

    宁谷把帽子一直往下拉过了鼻尖才慢慢退回到锤子身边,同行的人太多,他要隐藏好自己。

    之前两次他不会这么小心,但这次不同,他不知道团长为什么不愿意让他去主城,但知道只要这次被发现,恐怕他以后连去舌湾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就像那些被锁在鬼城地库里的不知姓名和来历的前旅行者一样。

    “下车你跟紧我,”锤子说,“第一波最危险,城卫会在老出站口堵着,鬣狗也会来,他们装备比城卫强,但是人不多,一般都在城里。”

    “嗯。”宁谷点头。

    下车之后进入主城的正规路线有很多,一条条连接主城的道路像车轮辐条一样从最中心的地方延伸出来,如果命大,一路狂奔,跑过大路,越过最窄处架在黑暗上空的桥,再穿过大拱门,就能开始主城观光之旅。

    但城卫只需要站在桥头,就能像玩射击游戏一样把他们一个个变成焦黑的碎末。

    所以旅行者们选择从重重废墟里,从黑铁荒原上,顺着蝙蝠们不断更新的偷渡路线尝试进入主城,这些路线被称为出站口。

    有些路线是安全的,有些则会碰到阻击,尤其是在主城防卫森严的庆典日里。

    一切看命,任何狂欢都有代价。

    寻找新出站口需要蝙蝠带路,蝙蝠一个个都是十级地王,不会助人为乐见义勇为。旅行者需要跟他们交换,一般条件是把他们安全带入主城,毕竟万一碰面了,能够对抗城卫火力的,只有旅行者的异能。

    粉红鼻涕泡不算。

    按说旅行者里虽然有不少粉红鼻涕泡级别基本只能自娱自乐的能力,但强大能力也不在少数,光是李向和团长两个人,就能给他们撑出一条安全通道,宁谷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还都会有人消失在通往主城的狂欢之路上。

    “嗷呜——”车厢里突然传来一声嚎叫。

    接着所有的车厢里都开始响起了连片的叫声,兴奋的旅行者们开始跟着嚎叫跺脚,发出整齐的哐哐声。

    对,就是这样。

    这应该就是第一个死亡原因。

    兴奋的叫声和跺脚声中,有人从他身边飞速窜过,带着一声余音绕梁没绕完的啸声,跳出了车门。

    车厢里的狂呼立刻升级,震耳欲聋,带着对无惧消失尤其是无惧无脑自找型消失的强烈肯定。

    锤子一把抓住了宁谷的胳膊,有些紧张地说:“没到。”

    “……我知道。”宁谷说。

    跳出车厢的人已经不见,但宁谷还死死盯着车门。

    他以前只知道有人会在没到主城的时候就跳出车厢,大概率是因为兴奋过度血冲脑,不过他还是第一次亲见看到。

    跃进黑雾的那一瞬间,那人像是要拥抱什么似的双臂一挥,这一幕的残影好半天之后都还在他眼前定格着。

    其实有那么一小会儿,他有些羡慕。

    那些跳出去的人,那些消失在雾里的人,无论生死,无论存在还是消失,也许都已经找到了想要的答案。

    真正的停靠站到来时,旅行者们伴随着高呼和尖叫从车厢里潮水一样喷涌而出。

    因为要避开李向,宁谷和锤子靠在车门边,没有跟着第一批人冲下去。

    锤子有些焦急地跺着脚:“哎,哎,哎……”

    “走。”宁谷刚说出这个字,锤子已经一把抓着他的手把他拽出了车门。

    这是宁谷第三次来到主城之外,第三次跳出车厢。

    第一次没有留在原地。

    没有风。

    没有永不停息的狂风。

    没有永远在风里飞舞的碎屑。

    连呼吸似乎都变得有些飘了。

    他跟在锤子身边,混在大群的旅行者里,向前跑了出去。

    也不知道正确的路是哪条,出站口又在哪个方向,带他们进主城的蝙蝠又在哪里,总之就是带着隐隐的激动,往前跑。

    这时他总结出了为什么每次都会有人再也回不去的第二个原因。

    一起跳下车的人,很快就像被风卷过的灰尘一样,像四周铺了出去,因为不能再用冷光瓶,混乱中他们分成了好几拔,各自往前,甚至还有连大体方向都不要了的。

    “我们方向对吗?”宁谷忍不住问了一句。

    “看,”锤子指了指前面,“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个亮点了吗?”

    的确很远,在远到他感觉一夜都跑不到的地方,有一颗细小明亮的光点。

    “那是光刺,”锤子说,“听说过吧?主城的地标。”

    听说过无数次。

    宁谷脚步慢了下来,盯着那个光点。

    光点所在的位置,就是主城的核心区域。

    安全区。

    a区。

    旅行者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疼。

    像是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肉都被撕裂,每一根骨头都被折断。

    连川甚至能听到回忆里“咔嚓”的声音。

    快速闪过的如同幻觉一样环绕在四周的光斑,连续不间断的剧烈耳鸣。

    “参宿四,”一个声音在前方响起,“唤醒。”

    这是参宿四设计师的声音,或者说,这个声音是设计师思想的传达。

    设计师在参宿四完工之前就已经消失。

    听到这个声音,意味着连川已经不是连川。

    而是参宿四。

    所有的痛苦在一瞬间被连川压到了意识之外,他抬起头时声音都不带一丝颤抖:“收到。”

    “契合检验通过,”这声音里带着欣慰,“所有联接运行正常。”

    “收到。”连川回答,视线里混乱的光斑已经淡了下去,虽然没完全消失,但不会影响到参宿四的反应。

    “好久不见。”设计师说。

    “最好不见。”连川说。

    “安全码。”听声音是笑了笑。

    9761,8455。

    两个数字在连川脑子里闪过,其中一个是记忆重置前的伪码,他本应该不记得。

    而现在他必须在不留任何思考时间的状态下马上给出唯一答案。

    “8455。”

    “祝你顺利。”

    “参宿四安全验证通过,”这次响起的是系统的声音,“到达坐标后等候任务信息。”

    “参宿四申请出发。”连川说。

    参宿四的身影从内防大楼秘密地道的出口走了出来,一直在出口等待的狞猫上前,跟参宿四短暂触碰,更换了接收交流信号的方式之后跃上墙头离开。

    接着参宿四也离开,往北向区边缘出发。

    “完美。”陈部长看着监视器。

    有人向他走过来,脚步声在他身后停下,一个女声略带惋惜:“可惜被取代是他必然的命运。”

    “现在说这个话有点早,”陈部长轻轻捏着手指,“不过这次团长带过来的货比较特别,也许瞬闪跟这个有关,具体还要等取回来再看。”

    “最好是这样。”女声听上去并没有什么惊喜。

    “下次不要到我办公室来,”陈部长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人多眼杂。”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

    他转过头,只看到空着的椅子和小桌上一杯没有喝过的水。

    主城已经紧急宵禁,下午还挤满了人的街道已经空荡荡。

    参宿四像一道银黑色的墨迹,从死寂的街道上空划过。

    通话器能接收到各个频段的通话内容,方便他判断整体情况,现在能得知的是已经有旅行者从新出站口进入了区。

    没有人因为这个吃惊,主城跟黑铁荒原接壤的漫长边界上有无数通路,蝙蝠都进得来,何况是有蝙蝠带路的旅行者。

    到达坐标之后,参宿四的任务出现在眼前。

    回收目标容器内的生物体。

    连川看着屏幕上的扫描结果,容器就在正前方的拐角,一堵倒掉了半边的墙下。

    而他的眼睛……参宿四的眼睛比扫描更管用,能够看清被塌掉的墙和杂物遮挡掉了大部分主体的目标,是个行李箱。

    他甚至能看出行李箱里面是一个蜷缩状态的人形生物。

    扫描结果显示安全,除了这个行李箱,四周并没有其他可疑物体。

    老大从他身边走过,伏低身体。

    准备先跳过去检查箱子时,连川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

    老大猛地转回头,冲他呲出了闪着寒光的尖牙。

    “有人。”连川说出这句话时,不光老大眼神里全是吃惊,他自己也很吃惊。

    这个人躲过了星宿四的视线,躲过了主城等级最高的感应器和信息扫描,甚至在他感觉到了危险时,都没判断出这个人在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