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63.第六十三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63

    楚梨走了。

    飞机直上云端的那一刻, 她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流泪。

    她不知道这么多年来自己到底为了什么, 战战兢兢, 自卑多疑, 错事做时不觉错, 回头去看, 竟已经走偏那么多,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如果这是爱,也太痛苦了。

    “爱而不得,恨而无终,不喜欢孤独, 又无意繁华,像是一种疯子的彻夜狂欢, 又像是一种普通的无病呻吟,一直存活于这个时代, 从未活于谁人的心中。”

    城市变得模糊, 缩成一团,一个黑点,最后,在视线里消失不见。

    这座承载她所有青春的城市,将永远的,离她而去。

    追溯源头,她不过和万千少女一样, 在穿校服的年纪, 喜欢上一个站在街角抽烟的男孩。

    **

    一个月后, 倪迦的酒吧开业。

    她思来想去,自己还是不适合被人管,她也有点闲钱,不如自己做老板。

    开别的吧,她又没经验,酒店她也没能力开,何况陈劲生还是这方面的大佬,倒不如开家小酒吧,她玩过那么多场子,熟悉的也就剩这一块了。

    于是就开始着手干,还是瞒着陈劲生的。

    当晚人气火爆,樊茵镇场,又给她拉来一票盘顺条亮的美女走秀表演,老板娘更是美貌惊人,一袭火红鱼尾裙,游弋于灯红酒绿之中,吸引众人目光。

    宋彰跟陈劲生碰杯,笑着说:“你心真大,怎么就答应她开酒吧的?”

    陈劲生沉着脸,他答应过倪迦,不过度干涉彼此的工作,他只知道她不打算找工作了,准备开家店,哪知道她竟然开了家酒吧!

    他最近忙新项目开发,会议太多的时候都直接住在公司,他以为冷落了她,没想到她比他忙。

    今晚开业,昨天晚上她才告诉他。

    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有能耐。

    陈劲生放下杯子,尽量逼自己忽视那些人看倪迦的眼神,说:“随她开心。”

    “不过还别说,倪迦确实有当酒吧老板娘的气场。”宋彰由衷的感慨一句,“我一直觉得她挺酷的。”

    陈劲生冷着脸不说话。

    他气,气又能怎么办?

    他的女人,他喜欢看她自由自在的模样,只能随她闹,出了事他顶着。

    倪迦不知什么时候靠近,端一杯酒,停在他们左侧吧台,胳膊攀上他的肩,“帅哥,赏脸喝一杯?”

    她今天开心,美便到了极致。乌黑长发配窈窈一条红裙,被迷幻幽深灯光勾勒出曼妙曲线,她头歪着,圆润珍珠耳环跟着摇曳,眼皮上画着晕染深邃的眼影,艳而不俗。

    陈劲生语气淡薄:“老板娘亲自服务么?”

    “是啊。”倪迦往他脸旁凑,悠悠然道:“不给面子?”

    他拿起面前酒杯,碰上她的,继而仰头,一饮而尽。

    倪迦挑眉,“陈总好帅。”

    他问:“什么时候回家?”

    “这才几点?”倪迦扒着他手腕上的表看了一眼,“今儿开业第一天,我要守到最后关门。”

    陈劲生深呼吸,问:“气我?”

    “谁气你了?回去早也是一个人。”倪迦笑得跟朵花似的,“陈总今天不去公司开会了?”

    他皱眉,“倪迦。”

    她笑容不减,“这儿呢。”

    宋彰看他俩一来一去的,气势谁也不输谁,问:“你俩这是在吵架?”

    倪迦哼了一声。

    陈劲生声音下意识就放缓,“几点关门,我陪你。”

    “三点。”

    “好。”

    倪迦瞪他:“你明天不去公司?”

    “去。”

    “那你陪个屁啊。”

    陈劲生拦住她的腰,手下用劲,“好好说话。”

    **

    夜场结束三点半,陈劲生真的就陪到了三点半。

    倪迦安顿完员工,已经是凌晨四点,大街上空空荡荡,只有夜里的凉风夹杂着白日的灰尘。

    倪迦被音乐声震的耳朵还懵着,耳膜盖了层布似的,他俩都喝了酒,不能开车,陈劲生的司机急匆匆赶过来,送他们回去。

    回到家,倪迦踢掉高跟鞋,倒头就栽进沙发,“累死了。”

    陈劲生轻车熟路去厨房给她接了杯水,回到客厅,又把她东倒西歪的高跟鞋摆正,放上鞋架,坐到沙发里,揽起她的肩,“起来,喝水。”

    倪迦浑身放软,靠在他怀里,头微微扬起,嘴巴去够水杯。

    她够的费劲,陈劲生就喂她喝。

    从上往下的角度,她睫毛又卷又翘,一颤一颤的,难得的乖顺。

    水珠从她唇角沿下去,晶莹一颗,诱人犯罪。陈劲生眸光一暗,把水杯放在茶几上,俯下身,唇瓣覆上去,轻轻磨着。

    倪迦:“我就喝个水,你也能发情?”

    陈劲生微微起身,鼻尖贴着她,“不想?”

    “不想,太累了。”

    “以后不许回家这么晚,后半场找人替你看着。”

    “我知道。”这才刚开始,她肯定是要多上点心的。

    陈劲生又道:“这周五,时间空出来。”

    倪迦睁开眼,“干什么?”

    “到时候你会知道。”

    他说完,胳膊伸过去,把她拦腰抱起来朝着卧室走,倪迦掐住他的胳膊,“不是,大哥,我说了我不想。”

    她累的眼皮都快粘住了。

    陈劲生不听,她今天被多少人目光亵渎,他那会儿就已经忍不了了。

    倪迦做最后的挣扎,“陈劲生,马上天亮了。”

    “不睡了。”

    他去扯她的衣服,说:“以后不许穿红裙子。”

    穿也只能穿给他看。

    ……

    周五下午,倪迦被陈劲生从床上拽起来。

    她这一星期都日夜颠倒,晚上开店白天补觉,正一肚子起床气,睁眼看到他的一瞬间,眼睛亮了。

    倪迦半撑起身子,吹了个流氓口哨。

    他如今大多时候穿正装,严肃冷厉,眼底带着倨傲,高不可攀。今天难得休闲,简简单单的白t恤黑裤,头发放下来,柔顺搭在额前,少年感十足。

    只不过,肩头比以前宽阔,露出来的胳膊一摆一动都是隆起的肌肉线条,他已是二十六岁的男人,遗憾的是,她未曾见证蜕变的过程。

    他让她收拾收拾,楼下等她。

    倪迦专门搭了一身他的同款,白色短袖,下摆到腿根,只露出一小节黑色热裤,两条细白的大长腿,脚上一双和陈劲生的情侣款aj。

    她把长发扎成马尾,饱满的额,尖瘦的下巴,她高昂着脖子下楼时,像十九岁那年的倪迦向他走来。

    楼下,陈劲生的助理林唯也在,今天他负责开车。

    倪迦和陈劲生并排坐进后座,才问道:“到底要去哪儿?”

    陈劲生说:“六中。”

    “六中?!”倪迦从座位上直起身来,“去六中干什么?”

    “演讲。”

    “你?”倪迦难以置信,“你脑子坏了?”

    他怎么可能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

    “没坏,你跟我一起去。”

    倪迦想笑,“你上学那会儿哪有学生样子?”

    陈劲生看她一眼,“你有?”

    “……”

    倪迦靠回椅背,“我又不演讲。”

    “陈总给母校建了一栋图书馆,这次特邀回去,作为成功毕业人士给高三生演讲。”前面开车的林唯解释。

    倪迦不说话了,她差点忘了,陈劲生学习成绩好像挺好的,现在好像还挺有钱的。

    林唯继续说:“主要还是要维持一下正面形象,陈总最近有新项目。”

    这还差不多。

    一路开到六中,窗外的地形越来越熟悉,九年了,她没想过还能再来这条街。

    六中大门翻新过,校名换成金光闪闪几个大字,刻在大理石上,彰示a市数一数二的顶尖中学,从外仍然能看到主楼上的校训,八个大字,立于风中。

    不变的是,校门口的流动商贩,接孩子回家的家长,和来来往往的,拥有年轻面孔的学生。

    时间的长河始终像前,而学生时代,永远生生不息。

    林唯将车停在校内停车场,下车后,两人熟悉的走向学校礼堂。

    林唯跟在两人后面。

    正值学生放学时间,校园里四处是人,他们二人气质出挑,俊男靓女走在一起,一路自然吸足眼球。

    倪迦撞上好些女生或好奇或不屑的目光,还有一声格外响亮,“谁啊这是”,她寻声去看,对方胳膊挽着闺蜜,染一头和黑发一比明显偏棕的发色,化着妆,校裤改成小细腿。

    见倪迦看她,她不甘示弱的抬了抬下巴。

    倪迦笑了一声,在陈劲生耳边说:“我当年是这样么?”

    陈劲生没理她这会儿的自我回忆,低头跟学校的人发消息。

    林唯觉得有趣,上前一步,问:“倪小姐高中是什么样的?”

    “乖乖女啊。”

    林唯不信,“那陈总呢?”

    “我们都叫他生哥。”倪迦笑眯眯的,“懂了吧。”

    林唯还想再说什么,被陈劲生冷冷打断,“都闭嘴。”

    **

    礼堂内人满为患,全是高三的学生。

    前一秒还在不满这个莫名其妙的演讲占用他们的放学时间,下一秒,陈劲生上台,货真价实的帅哥,礼堂陷入沸腾,女生举起手机疯狂拍照。

    陈劲生的演讲稿一看就是别人写的,用官方一词可以概括全部,无非是勉励同学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即便是这样的陈词滥调,配上那张脸,那副嗓子,依然赢得满堂喝彩。

    倪迦坐在第一排,离校领导模样的人远远的,她就算是毕业如此之久,一看见老师,还是膈应。

    她在感慨,高中时候的陈劲生,就是个混混头儿,她那时候绝对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会站在这个位置,作为成功人士发言,而那时候,她竟然还在他身边。

    演讲结束,到学生提问环节,一问一答,倪迦用膝盖都能想到是事先规定好的。

    学校最爱搞这套形式主义。

    直到话筒被一个女生抢过,她问:“师哥,你上高中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话音一落,场内的学生全都尖叫起来,气氛被瞬间点燃。

    陈劲生垂眸,就看到在座位上笑的幸灾乐祸的倪迦。

    他看她,低沉的嗓音缓缓从话筒里流出:“我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回答,无疑是让学生沸腾的。

    学生中间,知道陈劲生的不多,自然也就不知道他身边那些莺莺燕燕。

    刚刚的话筒被另一女生抢走,声音激动:“是女朋友吗?”

    陈劲生笑了一下。

    答案不言而喻。

    “那她成绩也很好咯?”

    “她?”陈劲生说:“倒数吧,没关注过。”

    “没关注过哈哈哈哈……”

    全场爆笑中,倪迦气的想往台上扔鸡蛋。

    有学生立刻问:“那她和你考上一所大学了吗?”

    陈劲生停了一会,才淡声道:“她毕业就出国了。”

    “啊……”

    一片唏嘘。

    倪迦觉得自己脑门上瞬间被扣了个渣女的帽子。

    有人问:“那她现在呢?”

    陈劲生抬头,说:“在我身边。”

    女生的尖叫声快要顶破天花板,前排的老师都无奈的笑,罢了,一群毕业生,偶尔闹一次也是日后的回忆。

    有同学抢过话筒,“是刚刚和你一起进来的女生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开始寻找倪迦的身影,而坐在前面几排的人大声呼喊:“在这里——超级漂亮!”

    倪迦捂住脸。

    早知道她今天就该画个大浓妆,一嘴一个小朋友!

    “姐姐现在是什么工作?”

    陈劲生微笑:“开酒吧的。”

    “哇——”

    “好酷啊!”

    这段爱情,跟他教科书版的成功道路似乎不太一样,它更吸引他们,也更为传奇。

    “你们会结婚吗?”

    冷不丁的一声,全场安静了一瞬。

    目光凝聚在陈劲生身上。

    倪迦的呼吸也在顷刻间停住。

    他们之间,自然而然的发展着,相处着,可是谁也没有提过这个问题。

    “会。”陈劲生用郑重,又认真的语气回答。

    “这是我高中就认定的事情。”

    ……

    演讲结束,陈劲生婉拒了同校领导吃饭的邀请,倪迦一直在流泪,他没心思做别的事。

    已是夜晚时分,校园空了,他们并排走在操场上。

    在这里,他曾用一颗球狠狠砸过她,那是她回到六中,第一次碰到他。

    后来,她逃课,她和他投篮,他轻轻松松从她头顶盖了帽,她帮宋彰一个忙,过来关心他,给他贴上创可贴。那个时候,她心里没有爱情,想的只是离开。

    还是在这里,她练习跑步,发泄情绪,她压抑的快要不知道怎么继续生活,他一把截停了她。她发热的脑子才得以清醒。那天,楚梨说他喜欢她。

    最后一次在这里,是运动会。她第一次看到他在阳光下奔跑,卖力奔跑,全场呼唤他的名字,一声一声,叫进她的脑海里。那一刻,她的心比他还要渴望一缕光,能将他照耀,为他驱逐黑暗,让他真正的,活在这珍贵的灿烂人间。

    他陪她跑过一场三千米,他对她说:

    “向前跑,倪迦。”

    她真的向前跑了。

    跑过那么久,她从未回过头。

    她从来不知道,他一直都跟在她身后。

    “陈劲生,遇见我真的是错的,我们的遇见就是错的。”倪迦哭的一抽一抽。

    “可能是吧。”陈劲生见她哭,自己却是笑着的,“但我宁愿一直错下去。”

    “你就没有想过,如果我不回来,你要怎么办?”

    “没想过,你肯定会回来。”

    “凭什么?”

    “因为你爱我。”

    “那你呢?”

    “我爱你。”他说。

    从没变过。”

    ……

    “我在大地上留下的痕迹如同野草,没有人看见它的生长,命运的苍茫与青春的荒芜,使意义匮乏和消失,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我目光触及的一切,都不值得进入生命。

    我一动不动的身心劳累,无悲无喜的殚精竭虑。我住在自己的日子里,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可我无法对岁月表达感激,一如我不能窥测生活的疆域,我的悲戚都应该发生在地狱,却冠以火宅的名义。于是,我不得不假装喜欢月亮,因为太阳不会喜欢我,我偏爱着孤独,却又假装活在人群中。”

    她这一生,跌宕起伏,悲喜参半,但感谢命运,在她黯淡人生里,多得有一人,以生命爱她,让她窥见天光。

    山前既相见,山后再相逢。

    愿所有心有羁绊的人,都能拨开这纷扰离乱的世间,一次又一次,重逢。

    这俗世,总叫人阵痛。

    但我们总会在某一时刻,找到人生的信仰。

    ————全文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