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52.第五十二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52

    当晚从酒吧出来,陈劲生看着林漫发来的短信, 让司机送他回主宅。

    客厅灯敞亮, 茶香阵阵, 林漫和楚梨各坐一边真皮沙发, 不知道在聊什么,笑声连连。楚梨很讨她欢心,她不得不讨,没有林漫帮衬, 陈劲生不会拿正眼看她。

    这场景,几乎每次林漫叫他回家他都能看到。

    陈劲生没有像往常一样漠视, 他换了鞋, 走到楚梨身边的位置坐下,两臂慵懒搭在沙发背上, 一只胳膊就架在楚梨身后。

    这样近的距离,楚梨腰身不自觉挺直,她紧张到手心出汗。

    不管过去多久,陈劲生都是迷人的。

    她能闻到他身上的酒气。

    楚梨抿唇, 问:“你喝酒了?”

    “喝了点。”

    陈劲生难得回应,脸色比往常红润, 酒气熏的他一双眼黑而亮。

    林漫若无其事的出声:“这恐怕不是喝了点吧,楚梨,你扶他去卧室。”

    言下之意很明显。

    楚梨踌躇, “这……”

    “走吧。”陈劲生今天不正常, 他第一次没有厌恶她的存在。

    楚梨满心的欢喜瞬间盖过犹豫, 脸颊透出羞涩的绯红。

    她扶起他,触碰到他的手臂,一手揽过他的腰,陈劲生就依势靠在她身上,他并不壮硕,但常年健身,肌肉紧实,重量不低。

    楚梨默默承受着,觉得心脏要蹦出喉咙。

    上了二楼,到陈劲生的卧室门前。

    她把门打开,然后揽着他进去。

    门关上,楚梨没有立刻走。

    陈劲生没动,好整以暇看着她。

    楚梨走上前,手碰上他的衣领,眼睛却不敢直视他。

    “要我帮你脱吗?”

    陈劲生就那么看着她,没点头也没摇头。

    楚梨呵出一口滚烫的气,颤颤巍巍摸上他的扣子,解开第一颗,他的锁骨便露出来。

    她想继续,感觉头顶一阵温热的气息。

    他在开口说话。

    “周末准备干什么?”

    楚梨一秒钟从梦中惊醒。

    她今天接到过高中班长的电话,语气激动的邀请她参加同学聚会。

    班长的认知还停在她和倪迦是好同桌的阶段。

    明明过了这么久,只要一通电话,一个人名,就能把她拽回做学生的年代。

    往事历历在目,被扇过的脸还隐隐作痛。

    楚梨的手一点一点从陈劲生身上滑落。

    怪不得。

    怪不得他今天这么反常。

    “我们班高中同学聚会。”楚梨合上眼,语气轻颤:“你要去找她?”

    “找她干什么?”陈劲生在她耳边低笑,“我不是有你了么?”

    尽管喝多,他褪去冷漠,神情变得轻佻,语气里仍然半分爱意都没有。

    楚梨难堪的低下头。

    她替自己持续加速的心跳和滚烫的面颊而悲哀。

    “想去就去。”陈劲生离开她,“结束我去接你。”

    **

    倪迦没有急着去新酒店面试,她想先调整心情,再决定是回美国还是留在这。

    看过倪母后几天,周末如期而至。

    如今她不需要刻意装扮,五官艳丽迤逦,乌黑细眉配红唇,一袭贴身黑裙,裙摆水波似荡漾在脚踝,尖头高跟露出细闪的光泽,把她一双玉足拖离地面十公分。

    她的配饰全是极其低调的款,腕间一块女士银表,最亮眼的是她脖颈上那条项链,细链穿过一枚戒指,恰好卡在她锁骨正中间。

    她骨窝深,骨相极美。

    倪迦到场,自然是引起轰动。

    男生惊艳,女生惊讶。

    班长好似再没张过个,还是小小个头,高中时的黑框眼镜换成金边,棕色头发烫着卷,职业女性的打扮,她来门口迎倪迦,倪迦一眼就认出。

    其他的人,黑压压一片,她基本已经没有了印象。

    高中班上四十多号人,听班长说今天来了三十五个。

    包厢里两张大桌,她被引去男生多的那桌。

    有人帮她拉开座椅,她侧过脸看了一眼,挑了挑眉。

    男生五官比以前张开了点,曾经的阳光少年气不再,蜕变成了高大的男人,眉眼间的朝气也被生活抚平,他变得平凡,和万千世界里的而立之年的男人一样。

    程硕不好意思的揩了把短发,笑道:“认不出来了吗?”

    “没。”倪迦入座,向他礼貌点点头,“谢谢。”

    程硕坐进她旁边,替了倒了一杯茶,“你倒是让人一眼就认出来了,还是那么漂亮。”

    “是啊,倪迦越来越漂亮了。”她身侧另一女生说道,上下打量着她,“你怎么保持的身材?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鼻子怎么好像比以前高?在哪家医院做的,看着好自然啊。”

    语气足够亲密,像是随口一问,好似就听不出来满满的妒忌与恶意。

    倪迦笑眯眯的饮茶,杯沿留下一圈淡而诱人的红痕。

    “你鼻子够高,不用做。”

    鼻梁低塌还有点蒜头鼻之感的女生瞬间闭嘴,嗓子里沉沉“哼”出一声。

    正想着,包厢走进一纤纤白裙女子。

    也留黑色长发,不烫不染,配一双楚楚大眼,眼帘一转成波,风吹都心惊的娇弱。

    造化弄人,她白裙胜雪,她黑裙妖艳。

    像事先约好的暗中较劲。

    楚梨上他们这桌,面上带着微微歉意,“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事没事。”立刻有男生给她端酒,“迟到自罚一杯。”还不忘关心一句,“能喝酒吧?”

    这是美女的特权。

    楚梨似乎犹豫了一会,一咬牙,接过紧闭着眼一口气,一杯白酒下肚。

    她放下酒杯,雪莲似的小脸被酒精染的通红。

    桌上响起欢呼声和掌声,她一到场,风头在这一瞬盖过倪迦。

    楚梨抿唇笑起来,两手敛裙,在嬉笑之中坐了下来。

    她得以抽空,认真打量正对面的人。

    女人看女人,天生敏锐又犀利,但饶是她尽可能的挑剔,仍然看不出倪迦身上有半点落败。

    她当年,明明是灰头土脸的走,没有朋友,不能高考,谣言缠一身,还害人不浅,她被踢出社会,踢出正常的同龄人的世界。

    可她现在呢?

    她比从前更美,曾经的妖冶化成眉梢一挑,眼角一瞥,红唇轻启,或是随意散落的发丝,她不再死气沉沉,而是似冷似轻笑的眨着一双眼。

    足够妖娆,亦足够自傲。

    她不必与她争那些片刻的瞩目,因为众人的注意力很快转回她身上。

    “倪迦,你现在做什么工作?”班长问她。

    倪迦:“目前没有找工作。”

    班长道:“刚回来是不太好找。”

    倪迦笑了笑。

    “那你大学学的什么啊?在美国有工作吧?”又有人问。

    “酒店管理。”倪迦淡淡说,“在酒店当服务生。”

    一席话,让在座的女生心里平衡不少,似乎这才应该是她的结局,是那个成天吊儿郎当的倪迦的结局——

    一个高考都没参加的人,能有什么好出息?

    唯有楚梨,神色不变,她认得出倪迦身上的牌子,没有一件是便宜货;她刻意说的通俗,这群傻姑还就真的相信她是服务生;她不参与闲话的讨论,置身事外,又有问必答,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从前的倪迦,根本不会如此,那时她像个刺猬,暴露所有尖刺的同时,也暴露着自己所有的弱点与伤口。

    现在的她,才是真的不好惹。

    班长适时挽回气氛,“我回学校教数学了,程硕也在,他教体育,我们俩兜兜转转,还是没脱离母校啊。”

    “那还没在一起?”有人打趣道。

    “别瞎说,程硕都结婚了。”班长瞪那人一眼,又问程硕:“孩子都一岁了吧。”

    “嗯,一岁半。”程硕点头,想起自己的孩子,神情也变温柔。

    “那赵茹……”

    程硕摆手解释:“我跟她高考前就分了,她考的比较远,现在在那边工作,说是这次赶不回来。”

    众人都了然的“噢”了长长一声。

    不经感叹,时间真快,人人转的似陀螺。仿佛上一秒还在塑胶跑道尽情享受青春,下一秒,进入社会,工作,结婚,生子,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却两手空空,细数那些飞快驶过的年月,竟不知自己做过些什么。

    于是当大家又聚在一起,说些冠冕堂皇的大话,吹些天花乱坠的牛皮,出油的面颊挂着亦真亦假的笑,一个个普通的躯壳,都曾坚信自己拥有与众不同的灵魂。

    自己的生活早已面目全非,我不拆穿你,你也不必看轻我。

    这是漫长一生,逃不开的命运。

    倪迦突然有点累了。

    她说去上洗手间,提起包离席。

    她找到一处较为僻静的走廊,墙上开一面窗,直对外面浓浓夜色,墙角放着垃圾桶,她走过去,点燃一支烟。

    没抽两口,身后传来高跟鞋声,在她身后停立。

    倪迦没回头,窈窈一抹背,烟雾缭绕,她眼皮懒懒半垂着,盯着窗外的灯火。

    楚梨先出声:“怎么回来了?”

    和记忆里的小姑娘说拜拜,她现在是精致又聪慧的女人。

    倪迦转过身,艳丽脸庞牵着一抹笑,她比她高出小半个头,居高临下的姿态。

    “闲聊?”

    “嗯。”楚梨比想象中的心平气和,“聊聊你这几年。”

    倪迦抽着烟,并不搭腔。

    楚梨说:“你也可以问问我的事……或者他的。”

    倪迦笑笑,对她吐了一口烟,“没兴趣。”

    楚梨被呛到,咳嗽两声。

    “没兴趣你就不会来参加聚会。”她缓声说,“你既然来了,就证明你不准备和过去的人断绝来往。”

    倪迦懒得回应。

    “过去的人里,没有谁入过你的眼。我不可能,程硕更不可能。除了他。”楚梨不肯叫出他的名字,似乎不说,这就不是事实。

    倪迦勾唇,轻飘飘就咬出那三个字,“陈劲生?”

    尾音绵长,由她口中吐出,似是带了千百种柔情蜜意在其中。

    倪迦笑的有点儿坏。

    尤其看楚梨一秒就变白的脸蛋,那笑就愈发的肆无忌惮。

    但今时不同往日,楚梨有王牌,她有底气。

    她眼睛直直盯着倪迦看,“你要回来和我抢他?”

    倪迦气定神闲的抽着烟,“楚梨,你这瞎想的毛病该改改了。”

    “是吗。”楚梨眼睛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神情,慢慢说:“他等会来接我。”

    倪迦动作几不可闻的一顿。

    楚梨捕捉到了。

    她后退一步,似有些厌恶的蹙起眉,说:“还有,我讨厌女人身上有烟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