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51.第五十一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51

    陈劲生良久都没动作, 一支烟燃到烧手, 他才把它捻灭在烟灰缸。

    动作发狠, 捻的烟头支离破碎。

    宋彰躺进沙发里, 嘴里也衔根烟,年份久了, 他发现痴情真能变执念。

    倪迦当年说走就走,走的干脆走的干净,也走的绝情, 她倒是潇洒, 他们这群人却在那之后很久都不敢提她的名字。

    陈劲生接受治疗, 好了没,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 他不快乐。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没了让他大悲的人,从此也不会大喜。

    当年脑子一根筋,林漫随便撺掇两句, 再拿兄弟情说说事, 宋彰就觉得都怨倪迦,只要她人消失,陈劲生就能好, 万事大吉, 皆大欢喜。

    但陈劲生抗得过一刀, 抗不过倪迦离开。他吃了那么多苦, 从鬼门关捡回来的一条命, 说不要就不要。

    这事给宋彰的打击,说当头一棒不过分。一直拌浆糊的脑袋终于清醒,这他妈是爱情,是陈劲生这个孤家寡人唯一的爱情。

    如果还能有一次机会,他就当个旁观者,幸福这事儿太难,无则罢,有,他希望陈劲生抓得住,他太苦了,老天若有眼,得让他尝尝甜。

    **

    一周前,倪迦拖着行李箱进入新居。

    地段佳,楼层高,倪迦喜欢从高处往下望,一览眼底的感觉。

    装潢简单大气,家具齐全,房租不便宜,她近两年积蓄不少,又是一个人过,追求高质量生活无问题。

    她没带多少东西回来,她满柜的衣服鞋子禁不起折腾,来了再买就行,况且,她也不知自己能呆多久。

    倪迦收拾妥当,洗了个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站于窗前吸烟,发梢的水珠渗进吊带裙,布料紧紧吸住凹凸有致的身子,风一吹,脊背起一层细细麻麻的小疙瘩。

    周弥山的电话在此时打进来。

    倪迦看了会屏幕,接通。

    “一个告白,吓得你玩失踪?”周弥山开门见山,“丁薇说你辞职了。”

    丁薇是他的美女助理,中文名是真的土。当她知道她要回国,满脸都是毫不遮掩的窃喜,“倪迦,他不问我我是不会告诉他的,还有,这是你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这么看来,他是问了。

    周弥山在那边问:“回国了?”

    “嗯。”倪迦缓缓呵出一口烟,看着窗外亮晶晶的车灯串成的长河,说:“我回来找答案。”

    有些问题,她现在需要答案。

    鬼知道她自以为快要忘到天边的人,会在周弥山向她说出“跟我过吧”的那一刻,疯了一样涌现在她脑海里。

    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少之又少,算下来,两个月不足,却发生了那么多事,跌宕到以为过了半生。

    没有甜如蜜,时刻都针锋相对,互相折磨,苦恨掺半,回想起来,连亲吻都带着目的,搅的人心好痛。

    可就是这样,他为她加油,推她向前冲,他在她家楼下守一夜,他浑身是血,还要让她不要落泪。

    还有太多太多,多的她耳朵里全是他的声音。

    “倪迦,我不会放过你。”

    倪迦发现,她从未忘记,她只是不敢提起。

    周弥山很不给面子的揭穿她,“你心里已经有了。”

    “或许吧。”倪迦没反驳,“那我要知道他的答案。”

    她的直白,让周弥山有一阵子没开口说话。

    倪迦这姑娘,哪哪儿都不好,但有一点是发光的,她遵从自己的内心,坦坦荡荡。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绝不纠缠,不留暧昧不明的余白给任何人,不然以她这个条件,什么样的男人骗不到手。

    她本可以不这么孤独。

    “周弥山。”她紧了紧牙关,郑重的道了声:“对不起。”

    周弥山轻笑一声,“我不接受。”

    倪迦没说话。

    “原不原谅是我的事,幸不幸福是你的事。”周弥山说,“倪迦,别一个人回来见我。”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酸掉牙。

    倪迦抹了把眼泪。

    低声道:“好。”

    **

    隔天,倪迦在专柜挑银链时,碰见一光鲜亮丽的美人。

    美人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只露红唇,棕栗波浪卷发,身材前凸后翘,脚底一双gucci板鞋,仍然高过店里所有脚踩高跟鞋的女人。

    这身架子骨,老天爷赏的模特饭碗。

    柜台小姐扫了一眼,没离开进店后只看不语的倪迦,而是又指另一人去接待那美人。柜姐有眼色,倪迦穿着虽低调,但那脸,那气场,一般人修炼一辈子也达不到。

    倪迦看完一圈,从包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绒袋,倒出来一个戒指来。

    “我想找条链子,配这个。”

    柜姐一眼扫过,那戒指样式不俗,钻体通透漂亮,心下更肯定,这女的非富即贵。

    “小姐想要什么样的?”

    “简单点就好。”

    柜姐点头,俯身去找银链,倪迦坐上转椅,双腿交叠,眼神淡淡的看着。

    刚进店的美人突然立在她左侧,不确定的出声:“倪迦?”

    倪迦回头。

    美人把墨镜摘下来,一张艳艳脸庞露出来,长眉细眼,妆容高级。

    她不等倪迦开口,主动介绍:“我是樊茵。”

    倪迦轻轻“啊”了一声。

    她记得她。

    在那个遥远的学生时代,她是全校皆知的长腿大胸的女神,她对她坏过,也好过,人品不予评价,但她是唯一一个,在倪迦看来有脑子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樊茵还是耀眼的,眉眼神采奕奕,谈吐也大方。毕竟当今社会,总不会亏待有能力的美女。

    樊茵问:“听说你去了美国?怎么回来了?”

    倪迦坦然:“辞职了。”

    樊茵眼睛一睁,看倪迦如今的模样,应该是在国外混的不错,怎么会想到回国?

    但她紧接着就看到柜台玻璃上那颗闪着光的钻戒,样子很独特,不像店里的款式。

    弯眉一挑,樊茵试探的问道:“你结婚了?”

    倪迦莞尔,“没。”

    她没有过多交谈的意思,樊茵有眼色,便不再多问。

    她当年那些事,樊茵知道个七七八八,她消失后,陈劲生也退学,一时间流言蜚语四起,轰轰烈烈,往后的几届都版本变样,成了传说。

    樊茵还替她不平过一段时间。

    像倪迦那么有风格的女孩,不该落个如此下场。

    好在她现在看起来,气场丝毫不减,平添妩媚韵味在眉间。

    樊茵主动拿出手机,“留个微信吧,现在还能碰到的高中同学没几个。”

    倪迦思考了下,没有拒绝。

    二人互加微信,是倪迦的新号。

    倪迦看她打扮,前卫而时尚,问道:“你现在是……”

    “做模特,不过这就是个青春饭,总有比我漂亮的年轻姑娘。”

    樊茵这话是谦虚,她一张脸精致泛水光,身材管理也好,说二十出头没人不信。

    “但我大学主修摄影,还算有点用,等我老了,不至于养不活自己。”

    很低调的说法,但不让人觉得刻意。

    这是常年与人打交道的出色表现,混圈子的人到底不一样。

    倪迦笑了笑。

    柜姐适时的切入二人对话,把几条项链摆上桌,“您看看,哪款您比较喜欢?”

    其实就是用来穿个戒指,越简单越好,没那么多讲究。

    倪迦挑了最细一根,也不问价钱,直接让她包装起来。

    起身与樊茵道别,她独身出了商场。

    晚上,倪迦收到一条陌生的好友请求。

    验证消息那一栏写着:我是程硕,你还记得我吗?

    倪迦无言了一会,点了同意。

    樊茵会给他她的微信,她一点也不稀奇。

    她知道的,天下特长生是一家。

    倪迦本意是不想联系任何高中同学的,但没有媒介,她没办法了解这几年的陈劲生。

    程硕加上她,马上又把她拉进一个群。

    倪迦进去,发现里面正聊的热火朝天。

    她大概看了两眼便看懂了,他们在组织来一场聚会。

    曾经的高中同学,她根本没记住过几个,二十八九岁,还处在浮躁的尾巴尖,许久未见,人人都热情,聚会的事越说越激烈,随着她的加入,气氛走向高.潮,一秒十个人讲话,手机叮咚叮咚不停。

    在空隙中,倪迦看到了他们讨论的主题。

    给她接风?

    倪迦很无语。

    见她一直沉默,程硕在私人对话框找了她,“打扰到你了吗?”

    显然,介于曾经的事,他的态度小心翼翼。

    但这人的情商智商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堪忧。

    倪迦飞快的打字:“没有。”

    “大家很久没聚了,今天听说你回来,都想见见你。”

    倪迦停手。

    那边又问:“你去吗?”

    参加的话,说不定会碰到那些让她人生变得精彩绝伦的故人。

    而这群没有感情的旧同学,更想见的是她如今生活是否落魄,身材是否变样。

    倪迦身体里有一股久违的雀跃。

    她到底是不安分的。

    她回答:“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