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43.第四十三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43

    周五放学, 倪迦独自来到肖子强定的地点。

    在“城市六号店”酒吧后门附近的一家餐馆,店在一条胡同里,一边是死的, 另一边通往马路。

    他要她先约陈劲生来这里吃饭。

    倪迦到的时候, 肖子强已经坐在里面,几瓶啤酒堆在桌上, 几碟浸泡在油里的小菜,抽着廉价烟, 或嬉笑或怒骂, 张口闭口问候祖宗。

    那一桌都是他的人,包括那晚砸门的男人。

    倪迦咬紧后槽牙走过去, 肖子强看了她一眼, 又左右看看, 没见到人, 目光重新转到她身上。

    “他人呢?”

    倪迦:“晚点到。”

    “打个电话催催,让他快点。”肖子强压根没有让她入座的意思,扭回头继续吃吃喝喝。

    倪迦拿出手机, 作势在上面点了几下, 然后放在耳边。

    其实,她的电话一直是通话状态。

    她和顾南铭保持着通话, 他全程在那边听,一旦有问题, 立刻报警。

    她花了很大功夫才说服顾南铭, 他不是不帮她, 他坚决不同意她替陈劲生送死。

    倪迦的赎罪,他理解不了,顾南铭的眼里没有高尚的对错之分,只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陈劲生完了跟你有什么关系?肖子强要找的是他,你能不能别掺和?”

    倪迦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争,只是道:“你帮也好,不帮也好,这事我只信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在逼他答应。

    她确实是算准了他不会眼睁睁让她落入危险。

    顾南铭一咬牙,“先说好,真他妈有什么事,我绝对会告诉陈劲生,我不可能帮你瞒。”

    “真有什么事,你也瞒不住。”

    这件事上,顾南铭少有的沉默寡言,他知道倪迦不会听他的。

    很久没出声,静悄悄的只剩呼吸。

    末了,他问:

    “你就那么喜欢他?”

    这话,曾经陈劲生也问过她。

    但此意非彼意,那时候他在揣测她和顾南铭的关系。

    倪迦没有回答。

    有些问题,不需要回答。

    ……

    她今天要抓到肖子强的现行。

    无论他要干什么,今天是最好的时机,这种人不一次打击到底,永远后患无穷。

    倪迦报了餐馆的具体位置,然后道:“快来,我已经到了。”

    顾南铭把地址记好,问:“你现在怎么样?没事吧?”

    “嗯。”

    “好。”他深吸一口气,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你小心。”

    “拜拜。”

    倪迦又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假装关了通话,然后锁屏,重新放进口袋里。

    肖子强紧接着问:“什么时候来?”

    “快了。”倪迦说。

    “一块吃点儿?”

    “不用。”

    她眼睛打量着四周,这家店里没有别的顾客,只有他们这一桌,收银台没有人,服务生也没有。

    “甭看了,这店我哥们开的。”肖子强筷子冲桌边一人指了指,“今天为了招待你们,生意都不做了,这诚意够不够?”

    餐馆老板穿着紧身黑衬衣,领口大敞,梳油光锃亮的大背头,然后对倪迦抬头笑了笑,三条抬头纹极其明显。

    倪迦不想说话,她拉开另一桌的凳子坐进去。

    她该找时机告诉他们,陈劲生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这会激怒肖子强,更甚,他会全部迁怒到她身上。

    然后,她需要顾南铭帮她报警。

    她甚至可以把情况叙述的更糟糕,然后让周弥山帮她,在周弥山擅长的领域,这群人一个也逃不了。

    那间四壁皆灰的房子是所有流氓地痞的噩梦,他们无法无天太久了,浑身恶臭,嚣张跋扈,以为天只有井盖那么大,以为世界只有几条破街烂巷。他们自称哪条街的“大哥”,打过几场架,搞臭过几人名声,睡过几个女人成了谈资,成了风光无限的经历,然后拉帮结派,践踏自尊,成天蠕动于乌烟瘴气之地,好不威风。

    他们需要审问,需要心灵的折磨,需要最严厉的打击。

    倪迦发现自己恨的牙痒。

    可她不知道,她想的,还是天真了。

    肖子强让她再打个电话。

    他看起来毫无异常,没有丝毫因为久等的不耐烦。

    倪迦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手机,准备借这次告诉他们陈劲生来不了了。

    她刚放在耳边,还没假装电话接通,肖子强从她手中掳过手机,然后扔进了桌上的汤盆里。

    “咚”的一声,汤汁四溅,手机坠入盆底,菜叶上下飘着,打着旋儿。

    周围的人没有反应,该吃吃该喝喝,说说笑笑的,好像并不意外肖子强这一举动。

    只有一人起身,就是刚才的餐馆老板,他走到门口,关上两扇玻璃门,然后用胶套锁扣住了门把手。

    门锁了。

    倪迦脑子“嗡”了一声。

    肖子强放下筷子,端起一旁的白酒杯,一仰而尽。

    喝完,他长长舒了一口酒气。

    “倪迦,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倪迦后背控制不住的冒汗,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至少,声音不能抖。

    “拿我威胁他?”

    “是,也不是。”肖子强起身,朝她一步一步走过来,“如果你肯乖乖听我的话,把陈劲生给我带来,我就放你一马。”

    “可惜了,他不来。”

    “还是说,你压根就没告诉他?”

    肖子强自顾自的说完,手掌摩挲上倪迦的胳膊,慢慢滑到肩。

    倪迦浑身都在排斥着他的触碰,再出声,语气已经是难掩的厌恶。

    “所以呢?”

    她知道肖子强的目的不单单是要陈劲生出现,否则他可以直接打电话拿她做威胁,但他没有,因为那样会暴露他自己。

    他要的是,陈劲生毫无防备,一无所知的出现,只有这样,他才有把握,有胆子报仇。

    “倪迦,想当年我第一次听说你的时候,那小子怎么跟我形容的来着?”肖子强回想了一下,笑起来缓缓道:“这小姑娘,野的很。”

    倪迦皱了一下眉。

    她最听不得肖子强跟她扯以前。

    那副刻意装老成沧桑的姿态令人作呕。

    “你真是一点也没变。”他说。

    倪迦说:“你也没变。”

    还是一样垃圾。

    “倪迦,我这些兄弟都挺忙的,好不容易聚齐,不能白白浪费今天晚上,咱们说到做到,你得好好帮我招待招待。”

    肖子强说完,那群人都发出淫.荡的笑声。

    “今天晚上长点记性,以后该听话的要听,不该管的事也别管。”

    肖子强紧紧盯着倪迦,想从她害怕的眼神里获取强迫的快感,但她没有露出任何恐慌的神情,静静的坐着,除了安静,没有其他。

    倪迦始终握拳,指甲尖已经戳进了掌心的肉。

    但她要自己面无表情,强迫自己面无表情。

    他们想看她瑟瑟发抖,看她可怜,那她就不让他们看。

    “肖子强,你也是蠢。”

    她斜过眼,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你不怕我来之前已经报过警了么?”

    肖子强乐了,“你报什么警?”

    “你想对我干什么,自己不清楚?”

    这个威胁对肖子强根本不管用,他直接笑出了声,眼底愈发的猖狂,他手掌摸到她的下巴,一把握住,她脸上的肉瞬间挤在他虎口处。

    他凑近她,语气阴狠:

    “倪迦,就你这张脸,说别人强奸你,有人信吗?”

    倪迦张嘴,直直吐了他一脸口水。

    下一秒,肖子强厚重的巴掌直接扇到她脸上。

    这一巴掌力道之大,她能感觉到半张脸迅速就肿起来了,眼前甚至出现了花糊糊的幻觉。

    倪迦心里有一点绝望。

    她被肖子强和几个人从餐馆后厨的门扯出去,外面有一个小院,然后是几排低矮的平房。

    在混乱之中,她看到夜空之上的月亮。

    银月光,遥远又冷冰冰的,它知道她在遭受什么吗?

    它知道以后,会嫌弃她的脏乱人生吗?

    眼前的景色流转成凌乱不堪的房间,内里充斥一股男人身上特有的汗臭,床上堆着皱巴巴的被子,袜子,内裤在床下散乱,还有吃剩的方便面桶,横七竖八的啤酒瓶,满满当当的烟灰缸。

    她想,这应该只是个开始。

    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束。

    倪迦的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

    很平静。

    她为她所有的所有,背上沉重的枷锁。

    她自食恶果。

    她来还了。

    ……

    倪迦想,顾南铭应该已经替她报了警,但在那之前,这群人糟蹋她可能来的更快。

    倪迦不争不吵,任他们把她推到床上,那晚砸门的男人第一个扑上来扯她的衣服。

    倪迦皱着眉打开他猴急的手,从床上坐起来,“我自己有手,别给我扯坏。”

    那男人就笑了,猥琐的直点头,“行行,你自个儿来。”

    倪迦慢慢覆上自己的衣领,一边解,眼睛一边扫着周围。

    万不得已的时候,她需要一个武器。

    很快,她发现了目标,插在茶几上的水果盘里。

    她眼睛一转,看到有人正在大刺刺的用手机录像。

    她一遍遍提醒自己,不能恼羞成怒。

    她反抗,拒绝,这些人只会更兴奋,更变本加厉。

    如果这段耻辱还要被记录,她自己会先疯的。

    倪迦冷笑一声,“怎么着,给自己犯罪录证据呢?”

    那人似乎也一愣,然后收了手机,扔在一边。

    倪迦笑声更大。

    她甩掉了身上的衬衫,露出白花花的胳膊和锁骨。

    少女的玉体是所有男人戒不掉的瘾。

    她白的都要发光了。

    身前的男人急不可耐的要冲上来,倪迦反手用衬衫蒙住他的头。

    她笑的妖艳又讽刺,语调又飘又娇媚。

    “你看看,急得跟条土狗似的。”

    肖子强上前,一把拨开那个男人,双手按住倪迦,见她一副欲擒故纵半推半就的样子,笑着骂道:“骚.货。”

    倪迦也笑,眼睛却狠狠盯着他,“老子就算骚出水,也他妈溅不到你身上。”

    肖子强一秒黑了脸,壮硕的粗腿一抬,直接骑到她身上。

    倪迦觉得肠子都要错位。

    他去撕她的内衣,倪迦想抬腿踢他,发现跟他妈压了座山似的,根本动不了。

    她想咬舌头,肖子强瞬间看出她的意图,抬手把她的嘴扳开,他在床上寻找着,似乎想找个什么东西塞进她嘴里。

    倪迦看到那些恶臭的布料,脑子一秒就炸开了,她开始拼命挣扎,尖叫着:

    “你他妈不如杀了我!”

    肖子强不为所动,笑声粗矿呕哑,难听到刺耳。

    接着,几双手覆上来。

    时间仿佛变得很快,却在下一秒,变得很慢。

    静止了似的,一点声息也没有了。

    人全部消失了一样。

    连带着身上的重量。

    倪迦眨了好几次眼,都什么也看不清。

    她这才意识到,她哭了。

    挡着视线的,是眼泪。

    她手抖得很厉害,就是没力气抬起来。

    她去看门口,努力睁大眼,还是看不清,朦胧之中,她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但她听得出他的声音。

    他说:“肖子强,我要你的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