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39.第三十九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39

    肖凯明也来了。

    在他哥面前, 他终于找回了点资本, 校服大敞着, 书包甩到地上, 他偏头点了一根烟,然后和其他几个人互相护火点烟。

    倪迦觉得, 肖凯明一点也没有变。

    他忍气吞声,在陈劲生面前尊严全无, 其实和他哥一样, 都躲在暗处等, 等一个报复的机会。

    陈劲生恨他们, 他们或许更恨他, 只是陈劲生敢正大光明的报复,他们不敢。

    他们躲在暗处,背地里来阴的, 如果陈劲生还反击, 他们就继续搞他,搞死他为止。

    他们变得面目可憎。

    可如果有人追溯源头,就会发现, 所有的所有, 始作俑者还是他们。

    和贼喊捉贼一样可笑。

    肖凯明分完烟,最后到倪迦。

    他晃了晃手中的烟盒, “迦姐, 来一根?”

    不等倪迦说话, 肖子强已经从烟盒里抽了一根出来, 塞进倪迦手里,“点上。”

    倪迦笑了一声。

    她把烟别在耳朵后,淡声说:“戒了。”

    她不想抽他们的烟,但也没直接拒绝。

    没摸清楚他今天的目的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

    肖子强没为难她,反而拍拍她的肩,“戒了好,女生家抽烟多不好。”

    倪迦眉头皱了一下,没动。

    “听我弟说,”肖子强还是笑着,语气却阴恻恻的,“你跟陈劲生好上了?”

    倪迦掀了掀眼皮,“什么叫好上了?”

    “处对象呗。”肖子强的手还在她肩上握着,大掌之下,她的肩头瘦而纤弱,像个易碎的洋娃娃。

    他的笑容不变,越拉越大,说的话也下流起来,“拉拉手,开开房?”

    倪迦陡然冷笑出声。

    她斜睨着肖子强,“那你有没有听你弟说,陈劲生说他永远不会放过我?”

    “哈哈哈——”

    肖子强大笑了几声,厚厚的嗓子,像嘶哑的乌鸦叫,难听又刺耳。

    他突然五指用力,狠狠抓着倪迦的肩,狠到粗壮的胳膊肌肉绷的紧直,倪迦肩膀里的骨头硌的他掌心生疼。

    肖子强突然压低声音,问:“那我怎么还听说,你找人盯着点我呢?”

    倪迦毛孔瞬间张开,窜着冷风。

    酒吧那个是顾南铭的朋友,他把她卖了?

    没道理,他不可能和肖子强说这些事。

    “是不是觉得,他不可能跟我聊到这一层?”肖子强魔咒一样的话回荡在她耳畔。

    “真不巧,我们有天喝多了,他问我耳朵的事。”肖子强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多问两句,这傻逼什么都告诉我了,现在还管我叫一声‘强哥’。”

    倪迦浑身都是冷的。

    她只是想让那人帮忙盯着点,从未想过,这是如此之大的隐患。

    肖子强比她想象中的阴险的多。

    倪迦脑袋乱成一团,突然,她瞟到胡同口多出的一道人影。

    程硕!

    倪迦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但她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只能给他递眼色。

    程硕显然是被吓到的样子,肩上还挎着书包,他没想到这群混混围住的人是倪迦。

    他在对上她投过来的目光时,下意识的,急匆匆的躲开了。

    程硕落荒而逃。

    倪迦那颗砰砰直跳的心,瞬间跌入谷底。

    **

    “楚梨,咱们现在怎么办……”

    拐角处,赵茹紧紧拉着楚梨的手,声音有点抖。

    她趁程硕晚自习去篮球队训练,偷看了他的手机,没想到这一看,就看出个差点让她气晕过去的消息。

    程硕约倪迦放学后见面?

    倪迦还答应了?

    这下说他俩没一腿,赵茹打死也不相信了。

    她吵着嚷着让楚梨陪她来,怒火已经烧到脑门,理智全无。她今天就是要捉奸,她不但要和程硕吵一架,还要给倪迦一巴掌。

    等程硕训练结束,她们就一路跟到学校后街。

    走着走着,程硕猛的刹住车,见了鬼似的往回走。

    赵茹和楚梨想躲起来。

    但来不及。

    只是,他们擦肩而过,程硕都没有发现她们俩。

    前面怎么了?

    赵茹拉着楚梨过去,一探头,两个人都受惊似的鸟一样缩回来。

    那么多人,全都是流氓地痞的模样。

    其中一个人,还捏着倪迦的肩。

    凶神恶煞的。

    赵茹吓得手心全是汗。

    “楚梨,咱们怎么办……”

    过了最初的恐慌,楚梨正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赵茹掏出手机,“报警吧……”

    “不行!”楚梨横手按住她,声音冷静,“如果报警,这事儿就闹大了,马上就要高考了,现在惹事对我们都不好。”

    赵茹已经有了哭腔,“那怎么办,倪迦怎么办?”

    如果是普通的小打小闹,她不会反应这么大。

    可那群人,满身的恶气,是真正的社会渣滓,和她们平日里见到的浮夸小混混完全不同。

    她是不喜欢倪迦,平时也会背后骂她两句,可那也不至于到想看她落难的程度。

    楚梨安抚着她,“没事,他们说不定是朋友。”

    赵茹眼睛瞪的很大,“怎么可能是朋友?”

    “肖凯明也在,你没看见吗?他和倪迦认识的,他们是朋友。”

    “他们是朋友吗……”

    “是,我和倪迦是同桌,我知道的。”楚梨斩钉截铁的说,“而且就凭我们俩,我们什么也干不了。”

    赵茹还在担心,“我们可以去叫别人。”

    “万一他们都互相认识呢?可能是我们想多了。”

    赵茹还是后怕着,可突然从胡同里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

    她和楚梨对视了一眼,再去看那边,已经没有人捏着倪迦了,他们好像在聊着什么,那个男人在笑,肖凯明在笑,倪迦也在笑。

    她看起来好像没有危险。

    “你看吧,我说了他们可能是朋友,倪迦认识很多混混,上次接她走的那个花臂男也是。”楚梨说。

    赵茹听见,松了一口气。

    眼下,她不得不相信楚梨的话,她要给自己找一个“见死不救”的理由。

    赵茹说:“那我们走吧。”

    “等等。”楚梨把手机调出视频录像,对准那群人拍摄,“我录个视频,以防万一。”

    “对对对,以防万一,万一他们是坏人呢。”赵茹看着楚梨的屏幕里,几个嬉笑的男男女女全部被录进去,说:“还是你聪明。”

    **

    肖子强没有察觉到倪迦眼神的不对劲,说:“我本来是不打算把你扯进来的,但你非要一次一次往里送。”

    他拍了一下手,“现在倒好,陈劲生还和你搞对象了。”

    “搞你妈啊。”倪迦一把打开他的手,不耐烦道:“谁他妈跟你说的,就让谁去和他搞。”

    肖凯明啐了一口痰,“你他妈说什么?”

    “怎么着?”倪迦冷眼看过去,“这么急着对号入座,你喜欢陈劲生?那你和他搞啊。”

    肖凯明脸迅速涨红,“你少恶心我!”

    倪迦冷冷盯着他,“那你也少他妈恶心我。”

    “好了。”肖子强在一旁看了会,才适时出声打断,他揽住肖凯明的肩,“你以后别听风就是雨,你看倪迦这反应,他们能是处对象吗?”

    肖凯明气的呼噜呼噜喘气儿,“哥,我说真的,陈劲生就是……”

    “陈劲生就是喜欢倪迦,倪迦不喜欢他,这还看不出来?”肖子强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招呼,“你个傻逼。”

    肖子强扭过头,脸上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倪迦,要按你这么说,这个忙你是必须得帮我了。”

    倪迦手掌紧紧握成拳。

    她猜对了。

    她表现出厌恶陈劲生的姿态,果然肖子强就着了她的道。

    毕竟那些都是谣言,没有人证实,她不承认,他们也不可能找陈劲生对质。

    倪迦问:“什么忙?”

    “既然陈劲生看上你了,这事儿就好办得很。”肖子强笑着说,“你找个时间把他约出来,地点我来定,我和他有些话要说。”

    垃圾。

    倪迦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你怎么确定,我约他他就会出来?”

    “难道我约他他就会出来?”肖子强又点了根烟,点燃后把打火机随手抛给旁边的人,“我不跟你打嘴仗了,你来约,他肯定出的来。”

    倪迦不冷不热的抱起胳膊,“你还挺替我自信。”

    “倪迦,跟我这儿你就甭装了。”肖子强笑容一秒钟就敛去,语气近乎威胁,

    “想干干净净从这走,你就听我话,配合配合,咱们认识这么多年,别闹得太难看。”

    倪迦没有吭声。

    她目光扫过这一圈人,毫无疑问,肖子强今天的目的就是逼她帮忙。

    但他今天还不会动她。

    因为他在试探她的态度。

    他想报复陈劲生,从她这里下手,是最好,也最卑鄙的办法。

    她承认,在肖凯明找她要视频的那一天,她是动了私心的。

    仇恨疯狂吞噬了她的理智,她想借肖凯明的手除掉陈劲生,只是没想到,事后出现了那么大的偏差。

    而这个机会,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现在的肖子强宛如行尸走肉,他泯灭了“人性”,什么都干得出来。

    他把所有的错归咎在别人身上,他祸害别人,把“报应”视作“遭受”,他认为他不幸,他可以为了反抗这份不幸,更残忍的对待当初被他欺辱的人。

    他狭隘的灵魂,让他学不会自省。

    因为他永远的死在了过去,死在了他最辉煌的时刻,以后的每次堕落,都能剥掉他生而为人的皮。

    然后腐烂,再腐烂。

    倪迦看着肖子强那张丑恶的嘴脸,眼前闪过一幕又一幕。

    她看到了一个痛苦的陈劲生。

    他在完全崩塌的精神世界里活着,他被心理疾病折磨着。

    她不是没有见过他发光的样子。

    他本该意气风发的。

    可这些人还不肯放过他。

    他们侮辱他不够,还要毁了他一生。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是非不分,善恶模糊。

    倪迦想起他那双眼睛。

    漆黑的,冰冷的,望不到底。

    他所有的恨,她在此刻都能理解了。他得花了多大得劲,熬了多少个夜晚,才能把自己从那个不会笑的世界里挣扎出来。

    然后,这些人又想把他推回去。

    倪迦第一次感受到了心脏的疼痛。

    太疼了。

    真的,太疼了。

    ……

    “考虑好了没?”

    “好了。”倪迦思绪慢慢笼回,嘴角勾出一道明媚的笑。

    “我帮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