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36.第三十六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36

    运动会结束, 高三的氛围比之前更紧张了。

    放了三天羊,同学的心都玩野了, 收不回来了似的。隔天第一节课政治课, 班上睡倒一大片。

    老师气的拍桌, “早知道你们这个精神状态!就不应该让你们参加运动会!”

    “开都开完了,还在这说。”有同学在底下嘀咕。

    倪迦埋着脑袋睡觉,她昨天晚上回到家, 发烧烧到三十八度半, 浑身都像散架了, 又疼又酸。

    第二节课是英语, 连着两节, 考试, 某某年的高考真题, 做了一遍又一遍。

    高三的考试是家常便饭,题海无涯, 刷也刷不完。

    倪迦看见英语字母头就疼。

    她把卷子叠好,然后继续趴着睡觉。

    楚梨看了她一眼,小声道:“你不写吗?”

    倪迦闷着头, “嗯。”

    “可是等会要收卷子……”

    倪迦抬头看她, 还没张嘴,英语老师冷喝一声, “倪迦, 眼睛别往同桌卷子上瞅。”

    她瞅谁了?

    倪迦无语, 翻了个白眼。

    重新趴倒, 睡觉。

    在课堂上被差别对待,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楚梨却吓的缩了缩脖子,过了会,压着声音说:“对不起。”

    倪迦身体不舒服,她是真的不想理她,但考虑到昨天运动会的事儿,这姑娘心灵估计还脆弱着,淡淡回了句,“没事。”

    楚梨低头写了两道题,思绪始终无法集中。她又小心翼翼的嗫嚅道:“你和陈劲生……在一起了?”

    “没。”

    “那你们俩昨天……”

    倪迦猛的抬头,语气很不好,“你能不能好好写你的题?”

    “倪迦!考试还说话?你还想不想考了?!”

    英语老师“噌”的从讲台上站起来,走到她座位旁边,把她胳膊底下压着的卷子抽出来,迅速扫了一眼,脸色全黑。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一道题都没写?”

    倪迦看了一眼楚梨,她头低的快要脑门磕到桌子上。

    “我看你多少眼了,啊?看不见老师的警告是不是?”

    倪迦最听不得这种训话,她把卷子从英语老师手里抽回来,“我现在写。”

    这一举动,又惹着老师了。

    “你别写了!我看你回家算了!”

    倪迦一股气直冲脑门,她猛的站起来,还没说话,却在下一秒直直向后栽去。

    **

    倪迦再次醒来,眼前的景象十分熟悉。

    这是她家。

    她起身,额头上的冰毛巾掉下来。

    外面还有脚步声。

    没成想,她这身子真是会挑时候罢工。运动会能坚持,一到学习就坚持不了了。

    她推开房间门走出去,厨房里忙活着一道身影。

    倪迦走过去一看,“顾南铭?”

    顾南铭回头,手里还举着个汤勺,“啊?”

    倪迦觉得他系着围裙的模样很是滑稽。

    流氓从良么这是。

    “你怎么在我家?”

    顾南铭说:“我正上网呢,然后你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你晕倒了在医务室。”

    倪迦挑眉,“我朋友?”

    “她说是你同桌。”

    倪迦了然。

    “你是发烧加疲劳过度,脑供血不足才晕的。”顾南铭调着灶台的火,“去医院挂了水,然后我就带你回来了。”

    “谢谢。”倪迦这一晕,再醒来,感觉自己睡了一个世纪。

    她摸了摸额头,好像没那么烫了。

    “你做饭呢?”倪迦问。

    “嗯,我刚下去买了点小米,给你煮粥。”

    顾南铭盖上锅盖,回过身,看见她唇色还是青的,眉头一皱,“你回去躺着行不行,别瞎晃。”

    倪迦比了个“ok”,倒了杯水,重新回房间。

    她靠着床头而坐,摸出手机看了眼。

    这会儿,学校应该已经中午放学了。

    竟然折腾了一早上。

    顾南铭跟着走进来,他拉开她书桌前的椅子,刚坐下,就看到她桌子上放着的一沓模拟卷。

    “哟,还做题呢?”顾南铭翻开看了几页,除了选择填空有写过的两笔,其他大题动都没动,很干净。

    “你这咋看咋不像高三的。”他总结。

    倪迦不否认。

    她就没上过心。

    顾南铭把她的卷子合上,问:“准备往哪儿考?”

    “先考的上再说。”倪迦淡淡道,“考哪儿算哪儿,我没得挑。”

    顾南铭道:“你这什么心态?还没我一个不上学的积极。”

    倪迦问:“怎么,你想好出路了?”

    他一天到晚这么瞎混也不是办法。

    人生在世,总要吃口饭的。

    “嗯,我爸给我报了个技校,让我学理发,以后估计开家店。”

    倪迦:“学校在哪?”

    “老家,西安。”

    原来他是北方人。

    倪迦:“挺远。”

    “嗯。”顾南铭摸了把口袋,掏出烟盒,想到她还生着病,又忍住了。

    “我高中以后就没上过学,突然让我回去做学生,挺不习惯的。”

    倪迦笑了笑。

    她指着窗户边,“想抽去那抽。”

    顾南铭确实也忍不住,去了窗边,点烟。

    倪迦闻着空气里多出来的丝丝缕缕的烟味,压着烟瘾,随口问:“什么时候走?”

    顾南铭吸了一口。

    “就这两天。”

    倪迦突然有了一瞬间的沉默。

    对于顾南铭的离开。

    她在这里,朋友屈指可数。

    不,甚至不用数,除了顾南铭和楚梨,她找不出第三个。

    她遭遇那些事后,已经过了广交朋友的阶段,她不断的自我封闭,也不愿意认识新的人。

    顾南铭算是她这段时间以来,唯一的处得来的朋友。

    倪迦是个重情义的人。

    男女关系她凉薄的很,但一到朋友,她就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后退。

    这也是她总是对楚梨心软的原因。

    倪迦声音还是很淡,“怎么没和我说?”

    顾南铭苦笑了一声,道:“以为你和陈劲生搞对象了。”

    倪迦:“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外面都这么传。”

    “所以你就信了?”

    “信不信也差不到哪去。”顾南铭把烟头在窗户檐狠狠捻灭,“我在这块地方呆了三年,没听过他和哪个女的搞暧昧,那小子没准儿真喜欢你。”

    倪迦眼皮跳了跳,没出声。

    顾南铭:“没事儿,你高考完我可以回来,或者你想去哪旅游,咱俩去呗。”

    倪迦嗓子发涩。

    “行。”

    “你再睡会吧,饭好了我叫你。”

    倪迦还想说点什么。

    但又觉得,说什么都苍白又无力。

    事情就是那么回事,顾南铭喜欢她,她不喜欢他。

    只要不捅破,就能一直是朋友。

    不用怕尴尬,不用怕变质。

    顾南铭不想捅破。

    于是他选择做朋友。

    因为这个选择,他舍弃了自己的那份欢喜。

    如果最后总要道别,她只能祝他,学习顺利,万事胜意。

    **

    顾南铭并没有叫醒她,倪迦这一觉睡醒后,天已经黑了。

    她出了一身汗,舒服了很多,身体里因为病痛得来的酸涩感也消失了。

    倪迦走出去,顾南铭没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

    见她醒来,他把手机扔在一边,“醒了?吃饭吗?”

    “好。”倪迦点点头,他那锅粥应该煮好挺久了。

    “我去热一下。”顾南铭起身,人往厨房走。

    倪迦说:“我去热。”

    顾南铭拉住她,“你消停点吧你,坐沙发上喝点水。”

    倪迦还没答应,门被人敲了两下。

    倪迦走到大门前,问:“哪位?”

    外边的人不吭声。

    紧接着,那人重重敲了三下。

    咚,咚,咚。

    仿佛心灵过电,倪迦下意识就想到了一个人。

    可是,他怎么知道她家在哪?

    倪迦开了锁,打开门,一道黑影覆在她身上。

    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看上面的字样,似乎是打包的馄饨。

    倪迦慢慢抬起头,他脸上第一次有冷漠以外的,如此明显的焦虑的表情。

    她问:“你怎么来了?”

    陈劲生开口,还未出声,又急刹在喉咙里。

    他的脸色是一秒变阴的。

    眼睛里全是黑色,无穷无尽的黑。

    他看到她身后,顾南铭端着一个碗走出来。他还喊着她:“倪迦,吃饭。”

    他在她家?

    谁做的饭?

    倪迦看着陈劲生骤变的脸色,“你……”

    “倪迦。”陈劲生打断她,他不想听她说话,一句都不想。

    “你好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