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33.第三十三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33

    第二天, 倪迦还是不舒服,她在床上捂了一下午加一晚上, 越睡头越昏。起床的时候,嗓子又疼又干, 鼻子也不通气, 她怀疑自己头顶都能冒白烟。

    她倒了杯热水,又测了一遍体温, 勉勉强强挂在三十八度。

    没退多少。

    洗漱的时候,倪迦对着镜子看了眼, 她脖子上的痕迹还是很明显, 红点连成片。

    陈劲生那张嘴真是要命。

    她只能继续穿外套,立高领子把自己裹起来。但今天她懒得化妆,素着颜去了学校。

    三千米是上午的最后一项比赛,很有看点, 观众颇多。漫长的七圈半, 年年都有人稳跑全程,有人跑到一半就放弃,还有人坚持到终点就一头栽倒,晕的四仰八叉。

    倪迦踏入操场,火热的空气吸进鼻腔, 一路流进五脏六腑,烧的她皮肤滚烫。

    同学今天对她格外热情, 尤其是女生。她昨天八百米第一, 又耍了个帅, 风评一夜之间好转了不知多少。女生聊起她,都是“好帅”“好酷”这类词。

    这年头女生撩女生比撩男生更容易。

    看着眼前一个个充满希望的眼神,倪迦发干的嗓子紧了紧,什么也没说。

    这三千米,她得硬着头皮上了。

    楚梨今天也跑三千,她和赵茹坐在后面的观礼台第一层,俩人凑在一起聊天。

    见到倪迦,楚梨朝她挥了挥手。

    倪迦回视,目光不可避免的触及到旁边的赵茹,赵茹脸色一敛,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说了声“我还有事”,起身走了。

    楚梨喊她过去。

    倪迦看了眼赵茹离开的背影,走到楚梨身边。

    她不想坐,楚梨拉着她的衣服,让她坐在她旁边。

    “你别生气,赵茹这两天不太对头。”

    倪迦没应声,她根本不想知道赵茹怎么了。

    她沉默着,手机响了一声。

    是微信消息提示音。

    倪迦低头扫了一眼,楚梨在旁边问:“怎么了?”

    “让我半个小时后去检录。”

    “谁啊?”楚梨随口问,“程硕?”

    “嗯。”倪迦没在意,“他不是体委么。”

    “可是,我也要跑啊。”楚梨掏出手机看了一下,“他没给我发。”

    倪迦心里已经有点烦了,“我们俩在一块,发一个发两个都一样。”

    楚梨往她手机屏幕上扫了眼,一眼就看到了上面还有绿色的气泡。

    她轻轻咬唇,问:“你俩经常聊天?”

    一如那天,她问她“你俩很熟吗”。

    楚梨这种不禁意就替赵茹试探的口吻,让倪迦觉得好气又好笑。

    她一直以为楚梨是理解她的。她总能在一些细腻的地方给她温暖,从开学到现在,倪迦唯一得到的友善是她给的。她不被珍惜,没有朋友,所以楚梨那些看似细小的举动,能让倪迦的心变柔软。

    而现在,倪迦觉得自己不应该抱有“渴望被理解”,“以为能被理解”的天真想法。

    她从来不喜欢解释这些莫须有的东西,但有些事如果不解释,总会向着越来越奇怪的方向发展。她越无动于衷,其他人越觉得,沉默即是有鬼。

    她直接把手机扔给楚梨,“自己看。”

    楚梨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她往上划,发现根本翻不动。

    他们的聊天内容不到两面。

    最上面,除了成为微信好友的一条灰色提示消息,就是程硕生日那天问她去不去,再往下,是昨天晚上的一条,明天三千米加油。

    都是程硕主动发的,倪迦没有回复过。

    唯一的回复,是刚刚那条要她去检录的消息,倪迦回了个“知道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冷漠态度,程硕依然回复了一个表情包。

    楚梨看完,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特地留意了一下昨天晚上程硕是几点给倪迦发消息的,晚上九点多,那会儿赵茹已经跟他吵完架,俩人一整天都没有说话。

    忍到八点,赵茹给程硕打过电话,一直没人接。

    他惦记的却是倪迦今天的比赛。

    甚至还在一小时后,给她发了消息,没有回复赵茹一句。

    真是讽刺。

    楚梨把手机还回去。

    倪迦语气平淡:“还有要问的么?”

    楚梨静静看着她。

    倪迦今天没化妆,是纯素颜,眉毛乌黑而细长,皮肤上的小瑕疵可以看到,唇色也淡淡的。

    虽然脸色透着点不正常的苍白,但她还是漂亮的惹眼,五官清丽立体,长睫毛密而长,轮廓生的有棱有角,下巴尖削,一张脸小的巴掌可以盖住。

    不像现在很多女生,不扑层粉不敢出门,素颜一定要帽子口罩装备齐全。

    她大大方方坦露,因为她有底气。正如现在她还可以大大方方让她看她的手机,因为她根本不屑于她们的怀疑,更不屑于程硕的喜欢。

    就是这种不屑,反差出赵茹的歇斯底里,比小丑还难堪。

    或许是在这一刻开始,楚梨对她产生了异样。

    她努力压制着心里的情绪,问了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你干嘛把领子拉的那么高?”

    天这么热,倪迦裹得严严实实,让人视觉上看着更热。

    倪迦低头看了一眼,这会儿太阳火辣辣的,她稍稍把拉链拉开了点,里边立马涌出来一股热气。

    倪迦觉得自己不被烤熟,也要被自己捂死。

    透了透风,她重新拉上拉链。

    “你头发卡住了。”

    楚梨说着,伸手帮她弄被缠在拉条里的头发。

    倪迦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已经拉开了她的领子。

    一块一块暗红的印记。

    楚梨再没这方面经验,都明白那是什么。

    她脖颈曲线本就漂亮,肌肤是水盈盈的白,又沾上星星点点的红,暧昧极了。

    她前天晚上是被陈劲生从酒吧带走的。

    楚梨收回手,有点儿尴尬。

    “你的脖子……”

    倪迦把拉链拉的死死的,“被狗咬了。”

    “哟,骂谁呢?”

    男生略带调笑的语音传过来,宋彰胳膊肘戳了戳旁边的人,“生哥,有人骂你是狗。”

    这一声“生哥”,惊了坐着的一个女生。

    倪迦淡淡往那边看了一眼,“你们怎么来了?”

    宋彰几步跨到台阶上,坐在她们身后那一层,“来看你出丑。”

    倪迦要笑不笑的,“那你要失望了。”

    “兄弟,不要那么自信,这可是三千米,你跑下来脸都得变形。”

    倪迦白他一眼。不想理。

    胳膊突然被人拽住。

    她被陈劲生扯着,脸必须直对他,倪迦眉头皱起,“干嘛?”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说话,手掌覆上她的额头。

    他掌心干燥,一瞬间的触碰让她呼吸止了一下。

    陈劲生看着她,“你发烧了。”

    她这个脸色怎么看怎么有问题。

    白的吓人。

    倪迦把他的手打掉,“我知道。”

    陈劲生:“怎么回事?”

    倪迦:“谁让你淋我一身水。”

    陈劲生没计较她的甩锅行为,只问:“还跑么?”

    “跑。”

    他们班的人就等着她创造奇迹了,她不能倒。

    倪迦看了眼时间,“我要去检录了。”

    “能坚持?”

    “能。”

    陈劲生不说话了。

    他看着她唇瓣干的纹路尽显,说话声音也是哑的,心里有点堵。

    堵的他烦躁。

    但她说了能坚持,他就不阻拦。

    见他脸色又变得阴沉沉,倪迦转头,叫上楚梨一起去检录处。

    楚梨默不作声的小跑跟上。

    倪迦:“看见没?陈劲生刚刚的表情像要吃人。”

    楚梨小声说:“他是心疼。”

    心疼她,因为她发着烧。

    同时尊重她,因为倪迦不是个逞强且娇弱的人。

    楚梨看着倪迦飘扬的发尾,她想,她对倪迦的异样,可能是在她说出“旁观者清呀”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的。

    她真的只是旁观者清吗。

    她说倪迦是个好人,是真的。

    可总有些什么东西,能把美好撕碎。荒唐,却又轻而易举。

    是从什么开始的?

    大概是在陈劲生对她说,“帮她下午请个假”的时候,他一口干掉一碗汤,扯着倪迦离开,动作带着粗鲁和放肆,让她们看的人心跳加速。

    大概是在她吃完面出去,和他面对面相逢又擦肩而过的时候,晚风变得燥热,她手心都是黏腻的汗,好在他的目光不曾停留在她这里。她那天,不是胆怯,是心慌。

    或许,又大概是在他的朋友把止痛药送到她手中的时候。

    在无数次不期而遇中,无数次不禁意的交集中。

    尽管他们中间,永远隔着一个人。

    楚梨想起了赵茹说的那句话。

    “你别觉得我作,等你哪天和我面临同样的问题你就知道了,像倪迦这种女的,就是所有女生的天敌。”

    她多希望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