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28.第二十八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28

    倪迦把那件天价t恤当着他的面套上,胳膊钻出来,再把浴巾从里边抽出来。

    陈劲生很高,目测在一米八八左右。倪迦本身不矮,穿了高跟鞋能看到街上大部分男人的头,但她穿陈劲生的衣服,长度还是绰绰有余。

    衣服下摆在大腿荡着,遮住了翘臀,凉风嗖嗖的。

    倪迦低头看了看,“没裤子啊?”

    “没有。”

    倪迦抬头,眼神有点深意,“我怕你把持不住。”

    陈劲生没理她,从桌上拿过一包烟,抽出一根衔在嘴里。他摸了个打火机,侧头点燃,呼了一口烟出来。

    他不说话,安静的坐着,带点儿漫不经心的懒散。

    倪迦自讨没趣,不说话了,靠着桌边,把碗里的勺取出来放在一边,然后端起来,一口喝完。

    她勾出舌头,舔了一下唇上的水渍,然后问:“要洗么?”

    陈劲生把烟头摁灭,起身,绕过餐桌走到她旁边,从她手里接过碗。

    他手指很长,根根分明,包住她半个手背。

    前面的肢体接触不是没有,但那会她神志不清,还浑身酒气儿,摸的很没水平。不但没挑起天雷地火,反而迎来冷水淋头。

    可是现在,她很清醒。

    倪迦默不作声的收回手。陈劲生端着碗进了厨房,放进洗碗池。

    倪迦几步跟上去,“我来吧。”

    陈劲生把水放开,回头,“别挡。”

    “啊?”

    她往后一看,什么也没啊。

    陈劲生见她不动,抬起胳膊,从她耳朵边划过,直接按在墙上。

    “啪”一声,厨房灯亮了。

    原来是要开灯。

    倪迦被他笼在半臂间,只有几秒,但足够让她心惊。

    陈劲生眼神淡如水,凉凉从她身上流过。

    倪迦:“……那需要我干什么?”

    陈劲生:“出去。”

    ……

    陈劲生最近很矛盾。

    他对倪迦的感情变了味。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的,或许从很久以前,他混乱的半生里,这样一个人变成了他的执念。

    成疯成魔都是一念之差,此时迷恋彼时恨,说他对她只有厌恶,他自己都不相信。

    倪迦让他受过的侮辱,足以毁灭他的精神世界,年少时的伤害,后劲有多大,没有人可以估量。

    有件事倪迦说对了。

    他忘不了她。

    这是一件很残酷的事。

    她的存在,会是他这辈子的心头刺。

    他拔不掉,剔不除,就干脆扎进去,永远带在身上。

    但陈劲生不知道,从恨里滋生出来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晦涩而扭曲的。

    它不被甜蜜与心动滋养,它浸泡在欲望里。

    这种感情疯狂又热烈,又那么摇摇欲坠。爱之深,恨之切,禁不起一点风吹草动。建立的有多快,崩塌起来就有多彻底。

    无论结局如何,倪迦都是他得不到的人,或是,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人。

    ……

    只有一个碗,陈劲生很快洗完,他出来扫了一圈,餐厅的灯被她关了,客厅也没开灯,只有沙发上露出一圈暗光,印出一张轮廓融在黑影里的脸。

    陈劲生走过去,摸黑开了灯。

    客厅乍亮。

    倪迦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长腿交叠,衣服被蹭上去,指间还夹着一支烟。

    “把烟掐了。”他说。

    倪迦听见,唇瓣抿住烟头狠狠抽了一口,扭过头,对着他的脸呼气。

    烟雾糊了一脸,陈劲生面色不动,声音却沉了,“找事儿?”

    倪迦松松笑了,“哪敢。”

    而后倾身,去捞烟灰缸,乌黑的发丝顺着从肩头蹭下去。

    她边摁边问:“现在还能叫到车吗?”

    “怎么?”

    “回家啊。”倪迦把头发拨回身后,一截净白的脖颈暴露出来,一根一根,经络分明,“不然住你家?”

    陈劲生坐进她旁边的沙发,上下扫了她一眼,“穿成这样回去么。”

    倪迦无所谓的耸耸肩。

    陈劲生说:“别回了。”

    倪迦脚尖挑着拖鞋,脚跟来回一下一下荡着,发出轻微的,“啪”,“啪”。

    她挑眉:“哦?”

    说着,把拖鞋踢掉,脚尖灵活的蹭到他的腿,慢慢往上爬。她轻声问:“一起睡?”

    陈劲生本来安静坐着,突然笑了一声。

    她总有这种能耐,把一个男人身上最原始的欲望勾出来,粗俗而直白,不加任何粉饰,不用打着任何明面上虚假的幌子。

    陈劲生眼睛漆黑,直直看着她。

    倪迦调戏的动作一停,这才意识到有点危险。

    她今天能肆无忌惮的撩拨,就是看准了他不会上钩,从酒吧到这儿,她恨不得贴他身上,他都没半分逾越,既然他觉得她做作,那她就做作到底。

    但此刻,陈劲生看她的眼神不对。

    他的七情六欲回来了。

    倪迦把腿收回来,收到一半,陈劲生已经单手握住她的小腿。掌心灼人的温度,烧的她浑身都烫了。

    她很瘦,他握着她的腿就能把她整个人拎过去。

    倪迦觉得视线一片天旋地转。

    混乱之中,倪迦伸长了腿踹他,陈劲生手一松,捏上她的腰,把她往沙发里一摔。

    她再翻身挣扎,两只手腕被他一只手钳住,狠狠按进沙发里。

    几番动作,她头发丝糊了一脸,人喘着粗气。

    陈劲生压着她,眼里的冷意全部化成浓烈的火。

    “倪迦,你今天上杆子找日?”

    倪迦吹开面上的发丝,冷笑一声:“原话还给你,你想多了。”

    “不是一起睡么。”

    “不想睡了。”

    陈劲生低声笑了,从嗓子深沉荡出来的音,男性的,自由散漫的,磨的人心尖儿都发痒。

    他没再多说,侧过头伏在她脖弯里,牙齿衔住一层薄薄的肉,反复咬着。

    倪迦吃痛,倒吸一口冷气,“你干什么?”

    陈劲生的声音从她耳朵下方传来,“我找不到疤了。”

    “是的,掉了。你还想再来一个?”倪迦挣着两条胳膊,她就搞不懂,男女力气怎么能悬殊这么大,她两只胳膊抵不过他一只手的劲。

    陈劲生没说话,他松了她脖子上那块肉,倪迦还没来得及吸一口气,他又重新覆了上去。

    是唇瓣的形状,热的,湿的,吸的她一阵一阵的疼。

    她一秒就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缺德事。

    倪迦终于挣出一只手,赶快扯住他的头发,企图制止,“你起来。”

    陈劲生任她扯,嘴下的力道半点儿没松。

    “陈劲生,我明天还要比赛!”

    差不多成型了,陈劲生才从她脖颈间抬头,“比什么?”

    “八百。”倪迦深吸一口气,“不是,你积点德行不行?你让别人看见怎么想?”

    她恨的牙根痒,这人怎么这么阴险。

    往她脖子上留东西是他的独特癖好?

    陈劲生把她另一只手也松开,小臂撑在她两侧,线条流畅而紧实,他身子虚空撑着,定定看着她,“怎么想。”

    他呼出的气息喷在她脸上,温热的。

    倪迦跟他对视了会,突然勾住他的脖子,把唇送上去。

    他眉头刚拧起,倪迦歪脸,一口咬在他的嘴角。

    近乎热吻的姿势,却没有浓情蜜意。

    她的脸颊挨着他的,不似表情那样冰冷,他的脸皮烫的吓人。

    还有他发红的耳根,像蜜桃红透的尖儿。

    她能感觉到,陈劲生懵了。

    他不会以为她要亲他?

    她牙很利,直到感觉一股腥甜涌进口腔,才慢悠悠松开。

    她看着他嘴角的小豁口渗出血珠,笑起来,“生哥,赶明儿有人问你嘴怎么烂了,你就说……”

    话还没说完,陈劲生偏过头,准准堵上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