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26.第二十六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26

    陈劲生一开口,周围坐着的一圈女生脸上表情都有点复杂了。

    今天晚上,还没谁敢主动上前跟他搭话,陈劲生对女生向来冷淡,樊茵那种级别的美人都是倒贴上去的,寻常的压根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能让他主动的,算来算去,这么长时间以来,也只有倪迦。

    倪迦却不以为意,眼尾浅浅扫过他,扭身,朝着楚梨走去。

    她在她旁边坐下。

    几个女生表情更丰富了,眼睛一直拐着弯往她身上瞟。

    楚梨抿了抿唇,靠在她耳边小声说:“陈劲生在看你……”

    “嗯。”倪迦歪着头,捋过额前散落下来的发,发丝被捋上去,又松松软软的滑下来,刘海似括弧一般垂在脸颊旁。

    她姿态慵懒的靠着沙发,满不在乎,“看呗。”

    人这么多,他还能咋的。

    “这下人齐了,大家一块走一个?”

    男生a举起一瓶啤酒提议。

    “行啊,来来来。”

    “倪迦迟到了,得罚酒吧?”

    楚梨护短似的对着那个男生道:“什么呀,上来就逼着女生喝酒?”

    “迟到罚酒怎么了?”赵茹斜着眼说,“以前大家都是这样的,没人搞特殊。”

    倪迦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从桌上提了一瓶,仰头,尽数往胃里灌。

    吹一瓶讲究技术,她嗓子眼得全部打开,任酒水滚进去。

    “咕咚”“咕咚”,啤酒在瓶里冒着泡,越降越低,越来越少,随着大伙儿一阵比一阵高的呼声,她喝完了一整瓶。

    倪迦早些年是混夜场的,好的不学,尽学些酒场上乱七八糟的技能。

    她比一般女的放的开,开的起玩笑,热衷于灯红酒绿,经常翘课跟一帮狐朋狗友流连于各大娱乐场所。

    那几年,倪迦以为自己可牛逼,可是到头来,人们说起她,不过是一句“倪迦啊,那女的挺会玩的”这样一句评价。

    挺会玩的。

    从来不该是一个女孩该有的评价。

    她的清白,名声,全部败在自己无度的挥霍和荒唐里。

    ……

    倪迦放下酒瓶,手背抹了把唇角,“行了吗?”

    她很久没这么喝过了。

    “我靠……”

    “666啊!”

    宋彰还鼓了下掌,“看见没,大佬啊。”

    程硕和赵茹都是一脸惊。

    楚梨绷着大眼,一句话都没说。

    他们这群人都不怎么来酒吧,今天有好几个还是第一次来。平常牛逼吹的再多,喝酒跳舞玩筛盅,好像各个都是夜店老手,等到了真地方,善男信女多了去,大家都原形毕露,只能无聊的尬坐。

    但倪迦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

    她身上那股妖精似的气息,和这儿简直不能更配。

    ……

    酒过三巡,气氛活脱起来,大家的话题也变多了,三三两两凑着对聊天扯皮。

    马上到凌晨,楚梨把准备的蛋糕摆上桌,去掉外盒,露出一个三层大蛋糕,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

    “哇——”

    这应该是每个生日局最令人期待的部分了。

    颜色很鲜,一股奶油味弥漫开来。

    插蜡烛,点火,几个人围着拍照。

    手忙脚乱,又带着兴奋。

    火苗窜动中,程硕闭眼,双手合十许了个愿。

    有人笑着说:“还有一个明愿!”

    “祝程硕赵茹爱情长长久久呗。”

    赵茹脸一红,白了那人一眼。目光随后瞥向程硕,有点隐隐的期待。

    程硕睁开眼,说:“祝大家今年高考顺利。”

    “切——”

    “这种时候甭提考试了好吧!”

    程硕:“难道你想不顺利?”

    “呸呸呸,别乱说话,赶快切蛋糕吧!”

    气氛正浓,大家都盯着蛋糕,没人注意到赵茹垮下笑容的脸。

    楚梨咬咬唇,轻轻从人群中退出去,挤到了她身边。

    ……

    不知道是谁开头捣的乱,把奶油往程硕脸上抹了一把,程硕反应过来,捏着那人的脸反抹回去。

    动作幅度太大,牵及无辜,于是再被抹,一瞬间炸开锅,奶油变成了武器,逮谁祸害谁。

    倪迦也不能幸免,睫毛上都沾着白花花的奶油。

    大伙都在闹腾,只有一个人坐着,生人勿近,没人敢闹他。

    什么时候了,还在那端着“大哥”架子。

    倪迦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

    “陈劲生。”

    她叫他。

    陈劲生抬眼,入目的先是一双腿。

    那双腿又白又直,没有一点赘肉,线条漂亮极了。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牛仔短裤,裤边坠着点细碎的流苏,衬在她嫩白的肌肤上,视觉感极佳。

    倪迦身材很好,该瘦的地方瘦,该有料的地方绝对不会少。

    陈劲生目光慢慢移到她脸上时,已经压住了自己一秒就能翻涌上来的欲望。

    倪迦恶趣味的把沾满奶油的手伸向他。

    还没挨到边,就被一股狠力截住了。

    他捏着她的手腕,倪迦挣了两下,“疼。”

    陈劲生看着她:“我没用力。”

    倪迦:“那你放开。”

    陈劲生没放,反倒是胳膊往回一收,把她拽了过来。

    倪迦顺着倒在他身旁。

    他们这一来一回,宋彰在旁边直啧啧,“油腻。”

    倪迦抬脚就要踹他。

    陈劲生手底下一紧,“别碰。”

    她有点好奇的回头,“什么别碰?”

    “我是病毒吗?还别碰。”宋彰不服气,“陈劲生你瞅瞅你现在那小气样儿。”

    陈劲生抿唇不说话。

    他浑身都烦,一股气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他讨厌这里,讨厌人群,讨厌喧嚣。

    但知道她会来,所以他真的安安分分坐了一晚上。

    他可以忍受很多曾经不能忍受的东西了。

    只要,得到他想要的。他都能忍。

    ……

    倪迦趁这个空挡,迅速抬手在他脸上抹了一把。

    看着他脸上多出来的奶油,她笑的一颤一颤。

    虎头拔毛啊她这是。

    陈劲生有洁癖,他松开她,眉头迅速皱成一疙瘩。

    倪迦歪着的身子坐正了点,“生哥,出来给人过生日,别总板着脸。”

    宋彰又想啧啧称奇。

    这么多年,终于有姑娘敢教训他了。

    陈劲生没有理她,起身去拿纸,倪迦反应快,先一步从他手底下把纸巾抢过去。

    他回头,她歪着脑袋看他,眉间已经染上几分媚意。

    她今天喝了不少酒,这会儿人有点晕,脸颊透着绯,发丝还沾着嘴唇,根根分明,唇瓣微张,泛着诱人的水光。

    倪迦的酒量还不至于这么快到头,但她今天就是晕,哪哪儿都晕。

    可能因为他太无动于衷了,坐在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被那些男的灌酒,他也没反应。

    他越冷淡,倪迦越想扒了他那层皮。

    他装什么啊。

    倪迦伸出手,把自个儿手指上的奶油放在唇边,勾出舌尖去舔。

    她的动作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眼睛还直勾勾盯着他。

    陈劲生看了一眼就挪开了。

    他反手握住她,制止了她这种磨他神经的做法。

    话却说的冷冰冰。

    “舔什么,狗么。”

    “……”

    倪迦想翻白眼。

    这人竟然不上套?

    “你才是狗。”她说。

    陈劲生丢开她的手腕,“纸给我。”

    “不给。”倪迦又扭上了,直接把纸巾压在自己腰后,“自己拿。”

    她现在跟只妖没什么两样。

    眉里眼间都是娇媚,偏偏眼神还要装无辜。

    陈劲生懒得跟她多话,直接上手,他去扶她的腰,刚触到边,她就咯咯的笑,“痒。”

    陈劲生唇线紧紧绷着,什么也不说,小臂环过她不堪一握的盈盈腰肢,终于摸到了那包纸。

    他呼出口气。

    怎么就这么难。

    他还没来得及收胳膊,倪迦眯起眼睛,突然顺势朝他扑了上去。

    陈劲生没反应过来,就被投了满怀香。

    玉似的两条细胳膊虚虚环住他,在他后颈搭着。

    乌眉细而弯,挂在饱额上,一双眼明艳艳的,月牙似的。

    她轻轻吐气,“你能不能笑一笑?”

    陈劲生不说话。

    “笑一笑嘛。”倪迦抬手去抚他的眉眼,“生哥,别老皱眉,容易长皱纹。”

    陈劲生眼皮垂了下去,面上没有表情,离得近,她能看到他的睫毛在颤。

    好长啊,像刷了睫毛膏。

    她还在往跟前凑,陈劲生开口了。

    “你犯什么作?”

    她怎么就犯作了。

    倪迦委屈的嘟起唇,“我就想看你笑。”

    “是么。”

    “是啊。那这样,我们来……拼酒?”倪迦眼尾一弯,指着茶几上排列的酒瓶,“你输了,就不准再板着脸,得给我笑一个。”

    陈劲生眼底沉了沉,“你输了呢?”

    倪迦:“随你便呀。”

    不管她现在是真醉还是装醉,陈劲生现在目的只有一个。

    要她彻底喝到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