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17.第十七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17

    运动会的训练开始了,很多人趁着课间和放学,去操场上练习,各个年级也空出体育课的时间排练方阵,一时间,学校处处充满了生机,气氛紧张而兴奋。

    放学,楚梨叫上倪迦一起去跑步。她今天特地穿了跑步鞋,还换了套运动服。

    倪迦想着很久没有练了,点点头,挎上书包和她一起去了操场。

    高三晚自习下课比其他年级晚半小时,这会儿操场上的人不算太多,训练的,慢跑的,还有为运动会做准备的。

    篮球场上有群人在打篮球,鞋底擦过胶皮地面发出的声音,在半空中回响。

    倪迦把头发散开顺了顺,然后一手捋过发丝,一手拢住,重新扎了个马尾。

    她额头饱满,巴掌大的脸,五官精致又艳丽。有碎发轻轻缠在她的脖颈上,皮肤白皙而干净。

    楚梨在一旁羡慕的说:“你好白啊。”

    她浅淡的笑笑,把校服外套脱了,放在一旁的观礼台上,里面是一件白色立领短袖,贴身款,勾勒出她两道纤细的腰线,白边校裤包裹一双细直的腿,裤腿卷边儿,露出一截骨感的脚踝。

    天色渐晚,她迎着西落的斜阳而站,暖光让她看起来格外柔软。

    倪迦拍了拍楚梨,“先做热身运动。”

    楚梨收回微顿的视线,轻点了点头。

    俩人先是进行上肢舒展,然后压腿,活动手腕脚腕,一系列运动做完后,倪迦和楚梨同时站在起跑线上。

    三,二,一。

    倪迦像风一样冲了出去。

    楚梨跟了半圈就被倪迦甩开,她只来得及看到她飘扬的黑发,正在风中疯狂的飞舞。

    她向着太阳奔跑。

    如此炽热。

    楚梨跑着跑着,忽然感觉眼眶有点酸。

    她慢慢停下来,站在半截跑道上,盯住那道不肯减速的身影。

    倪迦匀速跑完了第一圈,开始了第二圈。

    摆臂,迈腿,深呼吸,大汗淋漓。

    做同桌也有段时间了,楚梨一直认为倪迦是个性格冷淡的人。

    对什么都漠不关心,拒人于千里之外,班里什么活动都不积极,成绩也毫无起色。

    原来这样的人,也会有这样情绪外泄的时候。她可以感受到她迸发出的鲜活的力量,和比任何时候都要灵动的朝气。

    她不知道倪迦经历过什么,但同龄人的眼睛,不该这么轻易透出对世界的怯懦与绝望。

    她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奔跑。

    对呀,跟着光。

    **

    倪迦跑到第四圈时,半路突然多出一道身影,把她胳膊拦住,强行拽停。

    倪迦身体还保持着惯性前倾,直直就往下倒去,他胳膊用力,把她拉了回来。

    倪迦喘着粗气,发丝粘在额头上,她仰起头看他,一滴汗顺势流进眼睛里。

    她顿时辣的睁不开眼,刚要伸手去揉,被他一把截住手腕。

    陈劲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直接扔到她身上,等她擦完才冷声道:“有你这样练跑步的?”

    倪迦只觉得嗓子生风,又疼又噎,她把纸巾捏成团,问:“那怎么练?”

    陈劲生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适量。”

    四圈加速跑对体育生来说根本不算事儿,但对普通学生来讲,已经是极限了。

    楚梨只练习了一个八百,这会已经累的坐在观礼台上不愿意起来了。

    倪迦体能算好的,她缓了一会儿,气已经能跟上了。

    呼吸逐渐变得顺畅,她微微扬了扬下巴,“你怎么在这儿?”

    陈劲生:“打球。”

    原来在那打篮球的是高二的那群。

    倪迦望过去,瞬时对上几道探寻的目光。

    只有宋彰没回头,见所有人都转移了视线,把手里的篮球狠狠往地上一砸。

    “还打不打?”

    这是跟谁示威呢。

    倪迦收回视线,推了陈劲生一把,“你回去吧。”

    他没动。

    倪迦不解的抬起头。

    他低头看她,沉声问:“你报了什么项目?”

    倪迦说:“八百。”

    他没说话。

    倪迦又说:“和三千。”

    陈劲生表情明显变得讽刺,嗤了一声,“不要命了?”

    倪迦反唇道:“我的命这么容易要?”

    陈劲生没跟她继续这种没有意义的斗争,他见她四圈连续跑完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转身直接走了。

    他回归到篮球场那边,过去什么也没说,先给了宋彰一拳,似作警告。

    只要有他在,倪迦就想立刻走,她现在已经摸清楚陈劲生是什么人了,行走的火.药桶,定时的炸.药包。

    他就没有正常的时候。

    倪迦回到楚梨旁边,把校服外套搭在胳膊上,一手拎过书包,“走吧。”

    楚梨远远就看到陈劲生和她的互动,她边起身边问:“你们俩……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都没有。”

    倪迦最怕别人把她和陈劲生联想在一起,那得是个鬼故事,吓人。

    楚梨咬了咬唇,没再问。

    倪迦说:“去吃点东西吧。”

    楚梨点头。

    俩人一前一后出了校门,在街上溜达了会,钻进学校附近一家面馆。

    这个点人很多,小小的门面坐满客人,香味扑鼻,头顶的风扇呼啦啦的转着。

    面端上来,倪迦先端起醋瓶,汩汩的往里倒,等汤汁变的醋意阵阵,她才动筷。

    楚梨惊呆,“你不酸啊?”

    倪迦摇头。

    她口味重,酸辣皆是头等爱好。

    楚梨见她吃的头都不抬,也有点向往。

    “我想尝一口。”

    倪迦就把碗往她面前推了推。

    楚梨架起筷子挑了一股面出来,刚放嘴里,浓浓的酸席卷口腔,酸的她脸颊一缩。

    她没敢嚼,直接一团咽进去,眉头都皱在一起。

    倪迦没良心的笑了两声。

    楚梨喝了一大口水缓味道,说:“你好厉害。”

    倪迦笑的更欢了。

    这姑娘,不知道说傻还是说单纯。

    性格有点软,但头脑清醒,是个理性又保持着天真的人。

    ……

    一碗面很快被倪迦解决完。

    她照例点燃一根饭后烟,这顿饭她吃的很舒服,不用来那么多虚套,跟楚梨相处,她不知不觉就能放轻松。

    人声继续喧嚣,她在饭馆的一片嘈杂中,听到了一个细软的声音。

    “陈劲生喜欢你。”

    倪迦磕烟灰的动作一顿,抬眼看过去。

    楚梨低头吃饭,前额的刘海帘遮着脸,看不清神情。

    好像刚刚那句话不是她说的。

    倪迦不知道她这个荒谬的想法是哪儿来的,但她的心脏不可否认的砰砰砰跳起来。

    不是害羞,是恐惧。

    她在感情里搅和过几年,各路男子对她打的什么心思,她拎的很清。

    她和陈劲生么,不知道从哪天起就变了味,他俩不需要普通男女之间必走的流程,相识相知相认,擦出火花,一拍即合。

    他们俩都属于天崩地裂型的,孽缘生的太早,又各自走了一段长久的陌路,以至于再次重逢,有些东西已经深深扎根。

    无关爱情,但比恨更痛。

    像那年夏天白墙上的蚊子血,挥之不去,永久烙印。

    你可以忽略,但它一直存在。

    楚梨讲话是有她自己的逻辑的。

    这点倪迦在开学那会就发现了。

    所以她没有急着反驳,而是问:“为什么?”

    楚梨抬起头,露出一张白净的面孔,一双大眼黑白分明。

    “旁观者清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