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13.第十三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13

    倪迦有些受够他这种反复无常,她心里憋着一股火,一句话也没说,走过去蹲下,把自己的手机捡起来。

    她点了两下,手机始终黑屏。

    开不了机。

    倪迦原地蹲了一会儿,站起身,把手机反手就甩在陈劲生身上。

    “送你了。”

    她冷淡的说完,转过身就走。

    陈劲生根本不会让她走,他手劲很大,铁钳一般,她每次都能被他捏的骨头发疼。

    以前他都不会禁锢她太久,她也知道自己敌不过他,挣扎两下就放弃了。

    但这次,她真的生气了。

    她怎么甩,陈劲生都不放手,反而越抓越紧,生怕她真的摆脱他走了。

    倪迦终于爆发,猛的低下头去咬他的手腕。

    上次他能咬她,这次她只会比他更狠。

    她用了全身的力,咬到嘴巴都酸了,浑身发抖,嘴里弥漫着铁锈味。

    陈劲生一动不动,他静静看着,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不怕痛。

    他的日子,从来都是伴着伤痛过的。

    倪迦自知没用,松了口。

    她看着他被她咬的有些血肉模糊的手腕,心想,她和陈劲生之间,真是越来越血腥了。

    预想中的暴怒没有袭来。

    他只是垂着眼问她:“还走么?”

    倪迦怔住。

    “什么?”

    “还走么?”他重复了一遍,仍然没有放开她,而是抬起另一只完好的手,“不够的话,换只手,你继续咬。”

    继续?

    倪迦看他跟看怪物似的,“你抽什么风?”

    “你想去哪?”陈劲生目光很深,“去找顾南铭?”

    倪迦冷眼看着他,“用你管?”

    “不能去。”

    “凭什么?”

    “你不是来照顾我的吗?”

    倪迦惊了,陈劲生竟然能说出来这么不要脸的话。

    简直不是他的画风。

    “我觉得你不需要照顾。”倪迦说,目光扫过刚刚又被她摔了一次的手机,“你都能把我的手机摔坏,你生龙活虎得很。”

    陈劲生眼睛只看她,“我给你赔新的。”

    “我不要新的。”倪迦眯起眼,故意说:“我要你的。”

    她没想到,陈劲生竟然真的就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

    通体全黑,屏幕上带着今年流行的“小刘海”。

    真是个有钱的主。

    倪迦冷嗤一声,接过来,转身就对着厨房大开的窗户扔出去。

    爽。

    23层,楼底下是一大片人工湖,她不信摔不坏。

    不就是摔手机么?她礼尚往来。

    但倪迦没想到的是,陈劲生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连目光都没有从她脸上移开过。

    仿佛丝毫不心疼刚刚飞出去的一万块钱。

    他还是紧紧拽着她,因为太过用力拉扯皮肤,手腕上的伤口一直绷开,有几滴血已经掉在地上。

    倪迦服了。

    她不该觉得今天的陈劲生正常。

    她说:“你先松开,把伤口处理一下。”

    陈劲生说:“你给我处理。”

    倪迦:“你没长手?”

    陈劲生盯着她,说:“你咬的。”

    倪迦被他看的又一阵头皮发麻,她深呼吸一口,认命般的点头。

    “医药箱在哪?”

    陈劲生这才松开她,折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重获自由的倪迦赶紧甩了甩发酸的手,她感觉自己快被捏断了。

    她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不出所料,陈劲生的房间没有任何亮色的东西,也没有一点居家的气息。

    床单,被枕,沙发,桌子,甚至连窗帘都是厚重而沉闷的黑色。

    整个房间又空又大,冰冷且单调。

    这样的环境,是个人都能压抑死。

    陈劲生从床头柜里拎了个盒子出来,然后坐在床上,不动了。

    倪迦走过去,看到他床头柜上堆满了药罐和烟盒。

    银色的烟灰缸里,烟头横七竖八的插了一堆,她扫了一眼,全都是味道极浓的烟。

    她看不过眼,帮他拿出去清理干净,再重新放回来。

    陈劲生目光始终随着她,一声不吭。

    她把医药箱提起来,低头对他说:“去客厅。”

    陈劲生没动。

    倪迦没跟他拗,她知道他不听。

    她不想坐他的床,于是在他腿边半蹲下来,她把医药箱放在地上,打开,微微倾下.身子找要用的东西。

    酒精已经用了大半瓶,棉签也是拆开的,纱布药膏全都有。

    看样子他经常用。

    架打太多了?

    倪迦思忖着,让他把手伸出来,却在抬起头的那一刻,跌入他渐深的眼神里。

    陈劲生有一双让人看不透的眼,就像注视深渊,深渊亦在注视你。

    看久了,会让人心生恐惧。

    唯恐掉进去,就再也爬不出来。

    她很快低下头。

    有些逃的意味。

    她在棉签上浇了点酒精,拉过他的手,先把牙痕周围的血擦干净,然后重新拿出酒精,换新的棉签。

    她动作放的很轻,总是有意识的绕过伤口,害怕碰到酒精。

    应该很疼。

    陈劲生突然抓住她拿着酒精的手,拉到自己的伤口处,顺着倒下去。

    倪迦惊呼一声:“你干什么!”

    陈劲生抬眼,“你磨蹭什么?”

    “我怕你疼!”

    “怕什么。”陈劲生没表情,“你心疼?”

    “这跟我心疼有关系?那是你自己的胳膊!”

    倪迦来了脾气,把手里的棉签通通扔在他身上,站起身想走,但长时间的久蹲让她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她往下倒,陈劲生侧过身子让她倒在床上,直接反身压上去。

    倪迦受不了这样,使劲推他,“你有病是不是?”

    陈劲生压着她,突然笑了一下。

    “知道你刚才的姿势像什么吗?”

    倪迦知道他嘴里没好话,想去捂耳朵,他眼疾手快的掰过她的手腕。

    他紧盯着她,沉着嗓子说:“像你在给我口。”

    ……

    倪迦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冲到头顶了,她不是没听过男人讲荤话,好歹长了一张狐狸精脸,她早几年过的很香艳。

    但她想不到陈劲生能这样,外人眼中他生人勿近又高不可攀,喜欢他的人不少,连樊茵那种级别的美人亲他,他都能无动于衷,眼里冷清的像没有七情六欲。

    那他现在又算什么?

    倪迦越想越恐惧,她宁愿陈劲生恨他一辈子。

    “陈劲生。”

    倪迦叫他。

    “嗯。”

    倪迦再抬眼,目光已经变得讽刺,“我没兴趣上比我小的。”

    果然,陈劲生听完,那副熟悉的冷感又上来了,他胳膊撑床,从她身上离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倪迦,我还不至于对着你发情。”

    那最好。

    倪迦也站起来,她一秒都不想继续呆下去了。

    陈劲生这回没拦她。

    倪迦走了两步,想起来灶上还煮着粥,只得回头道:“你记得把火关了。”

    陈劲生冷着脸,没应声。

    她又想起一件事,说:“你酒里下药这事儿,不一定是顾南铭,他不是那种人。”

    陈劲生脸色全黑,突然发怒,

    “你他妈滚不滚?”

    倪迦被他这一吼,也冷下脸,头也不回就走了。

    妈的。

    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他家当奴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