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4.第四章

时间:2021-08-03作者:黄三_

    www..,最快更新痛仰 !

    chapter04

    倪迦回出租房换了套衣服,把书包丢下,然后洗把脸,直接出门。

    烧烤店在学校对面,过条马路就能看到。店牌上五颜六色的彩灯链勾出“幽意烤吧”四个字,在暮色中闪烁。

    老板是个将近四十岁的女人,微胖。倪迦进去后堂时,她正忙着兑奶茶。

    除了一个烧烤师傅,没有其余帮工。只有她儿子,也穿六中校服,窝在吧台后面打游戏。

    “从八点开始到晚上十二点,工资按小时算,每小时15。”老板娘转身去拿铁板上的烧烤,放在铁盘上,说:“就学生放学这会人最多,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十二点以后基本都是些混混,他们不着急回家,咱也不用管。”

    倪迦靠着旁边的案板,说:“能稍微迟点来么?不会晚过二十分钟。”

    她们八点才放学。

    老板娘皱眉想了片刻,圆脸上五官都凑在一起,最后道:“也行,那就八点半之前,你快着点来。”

    “嗯。”倪迦点头。

    老板娘把两杯奶茶摆到案板上,侧头打量她几眼,“长得挺漂亮,你多大?”

    她眼睛都没眨一下:“20。”

    倪迦长得是美,但浑身透着股妖气,美中带有攻击性,典型的坏女人类型。

    加之她个高腿长,胸大腰细,往那儿一站,什么事不做都风情满满,活生生一只狐狸精,专来祸害人间。

    老板娘很满意她的长相,她这烤吧来往的都是些游手好闲的痞子,最好她这口。

    老板娘又道:“那今天就开始?”

    “行。”

    说罢,老板娘把手里的餐盘给她。

    两杯奶茶,一堆烧烤,重重一盘。

    味道直窜鼻,倪迦捻眉,她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如此热衷于这些。

    烤吧里都是用厚重的帘布隔开的小格挡,灯光故意打的暗沉,给年轻男女营造意乱情迷的氛围。

    头顶播着靡靡之音,歌词简单明了。

    不是爱就是恨。

    倪迦冲着老板娘指的那一格挡走过去,掀开布帘,里面坐了一堆男男女女,目光刷的齐落在她身上。

    进来个美人。

    “卧槽。”

    一个寸头社会哥没忍住,低呼一声。

    然后就有那么几道目光搁着不走了。

    倪迦一脸淡定,放下餐盘后谁都没看,扭身离开。

    **

    隔天又是平常一天。

    除却风雨依旧飘摇。

    平淡度过十节课,又到放学。

    周遭乱哄哄的,有人还在问问题,有人已经背上书包离班;楚梨和赵茹商量着去买复习资料,临走前跟倪迦打了声招呼。

    倪迦摆手,道声再见,继而也走出教室。

    她在校服外裹了件外套,独自走上天台。

    夜晚八点钟,天色暗淡,黑云压城。

    她推开门,不想,打断一对缠绵的鸳鸯。

    她还真没想到天台有人。

    女生哎呀一声,似娇非嗔,叫的人心头痒痒。

    倪迦没多看,也没走,她现在脸皮厚的不一般,什么场景都能做到心无旁骛。

    “你们继续,我抽根烟就走。”

    她是这么说的。

    那女生显然没料到倪迦是这种反应,停了一会,声音恢复正常,“你哪个年级的?”

    黑夜浓稠似墨,他们看不清彼此的脸。

    但这声音有点耳熟。

    倪迦没去想是谁,叼了根烟在嘴里,编道:“高一。”

    女生顿住,又低笑一声,“几班的?”

    话里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倪迦听的有趣,吸一口烟,空气中的冷意也跟着进肺。

    凉个透。

    见她半天不答,那女生补一句,“别说不该说的,听懂没?”

    倪迦想笑,还不该说的。

    有本事你俩别做不该做的啊。

    “跟你说话呢,听见了没?”女生提高声音又问一句。

    就这一句,倪迦听出来她是谁了。

    好嗓门儿啊。

    她们年级的大红人,樊茵。

    长得漂亮,身材好,会穿会打扮,好像还是个模特,参加过不少比赛。

    重点是,她男朋友是他们年级里的大哥,叫唐应荣,流氓气息很浓。

    她知道这些,还多亏赵茹那个大喇叭,成天在她耳边喊。

    只是此时此刻,说话的只有樊茵,那男生一语不发,始终沉默着。

    如此明目张胆的偷情,倪迦觉得唐应荣头顶都快绿如森林了。

    倪迦把烟拿下来,说:“知道了。”

    然后,她没想到的是,他们俩竟然就真的继续了。

    ……还是当着她的面。

    那点晦涩不明的声响,让她听着都觉得诡异。

    倪迦呆不住了,她打算走。回身那一刻,月亮从云层后冒出头来。

    皎皎一轮月,此时亮的出奇。

    照的一枝红杏出墙来。

    樊茵一无所知,她攀着男生的脖子,脸埋在他脖颈一侧,细细吮着。

    男生单手扣在她腰上,再没其他动作。

    他敞着校服,领口稍乱,锁骨露了个边儿,再往上,喉结凸出,脖颈脉络分明,一直沿至下颚,弧线落拓。

    他这样子,性感过女人。

    骨子里勾人。

    怪不得樊茵主动成那样。

    倪迦没太敢继续看。

    一来怕尴尬,二来,她心中有刺。

    她和陈劲生的这几次碰见,从未说过一句话。

    但他眼里的冰冻,当真非一日之寒。

    **

    晚上十点半,烤吧烟熏雾绕,充斥痞男靓女,在各个格挡里相互依偎。

    在低俗的调侃里高声嬉笑,寻求廉价的欢愉。

    倪迦坐在吧台后面,杵着脑袋,指间夹了根烟,雾腾腾的。

    老板娘今天外出,她儿子大解放一般,玩到尽兴才回来,偷偷摸摸钻进店里。

    见他猫腰夹背的,倪迦淡淡说了一句,“你妈没回来。”

    小屁孩一瞬间挺直腰杆。

    他一溜烟跑到吧台后面,书包随处一扔,然后凑到倪迦身旁,“姐你抽烟啊?”

    眼睛亮闪闪的。

    倪迦没说话,把烟盒扔给他。

    薄荷双爆。

    “卧槽。”

    他惊呼一声,抽了一根出来,掐碎爆珠,又借倪迦的打火机点燃,深吸了一口。

    动作娴熟,是个老手。

    浓烟呼出来,他点头称赞,“抽着好凉。”

    倪迦懒懒嗯了一声。

    这小子才多大,举手投足都一股痞劲,跟这地方的顾客一个样。

    混社会这个乱圈子,日夜新鲜。引得多少人染上一身恶习,把大好青春用来虚度。

    倪迦就是个例子。

    没文化,没爱好,没追求。

    除了长了一张妖精似的脸,烟瘾还越来越大。

    当年她没死成,当真只剩赖活着。

    **

    老板娘的儿子被一男的叫走,在他们包间里呆了一阵,过会又出来,还带出里面男人一句“你别忘了啊”。

    他重新溜回吧台,不禁意的瞥了倪迦好几眼,屁股拧来拧去,不安分的晃着。

    倪迦低头摁手机,眼垂着,也不说话。

    又过一会,小屁孩忍不住了。

    他趴过来,嬉皮笑脸的问:“姐,你叫啥?”

    倪迦没抬头,只声反问,“你叫什么?”

    他脱口就答:“吴澈。”

    “哦。”

    吴澈一个劲往她手机屏幕上瞅,倪迦反手把手机扣在吧台上,抬眼,“怎么?”

    “把你微信号给我呗,姐。”吴澈会套近乎,一口一个姐。

    倪迦睨他一眼,“你要?”

    吴澈连连点头。

    她倏地笑一声。

    “不给。”

    “姐,你好好的!”吴澈拉着她胳膊,“是我同学想要,他说你长得特好看。”

    倪迦不冷不热的把手抽回来,“你哪个同学?”

    “就……”

    “是我要的。”

    吴澈还没说完,被吧台前一道声音打断。

    倪迦掀了掀眼皮。

    吧台前倚了个男生,寸头,黑t牛仔裤,瘦精瘦精的。

    半个胳膊都是花臂。

    吴澈凑过去,叫了声:“铭哥。”

    顾南铭应了一声,眼睛直勾勾看向倪迦,“给个微信号?”

    倪迦没看他,对着吴澈露出不解风情的笑,“这就是你同学?”

    吴澈啊了一下,又看向顾南铭,哎哟一声。

    “这不赖我,铭哥教的。”

    顾南铭作势要给他头上一拳,胳膊刚挥出去,被人拦住了。

    倪迦把他的手拍过去。

    顾南铭转头去看,被勾进一双明艳艳的眼。

    “动什么手?”

    她笑起来时,眼尾是止不住的媚意,有令人屏息的能耐。

    顾南铭呼吸一紧,“那你给不给?”

    倪迦恢复懒散,把手机丢给他,“给啊。”

    **

    第二天课间,赵茹飞似的从外面冲进班,一屁股稳稳降落在楚梨和倪迦的桌前。

    倪迦昨夜睡得晚,头蒙在臂弯里正犯困。

    直到被赵茹激动到扭曲的声音吵醒。

    “你说什么?”楚梨不相信,又问一遍。

    恰好倪迦皱着眉抬起头,赵茹压低声音把刚刚听到的消息又散播一遍。

    “樊茵好像和陈劲生搞上了。”

    “陈劲生”三个字,瞬间击退倪迦的困意。

    她每每听到,都会有心虚的感觉。

    就像一直畏罪潜逃,不知道报应什么时候来。

    “那唐应荣呢?樊茵不是和唐应荣谈着吗?”

    赵茹耸耸肩,“那谁知道,樊茵没毛病,陈劲生长得那么帅,甩唐应荣几条街。”

    “他俩得打一场吧?”不知不觉,那天体育课的小圈子又围到一块,开始七嘴八舌。

    “高三和高二,哇,唐应荣打不打得过?”女生a说。

    赵茹撇嘴:“肯定打不过,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劲生什么样。”

    “那就丢脸了,女朋友被抢了不说,自己还得被揍。”

    话题的重点俨然不在樊茵的脚踏两只船,而是唐应荣和陈劲生谁更牛逼。

    “这事你听谁说的?”一直静静在听的楚梨发问,“我感觉他俩不会闹起来,最后背黑锅的可能是把这件事捅出来的人,樊茵又不傻,怎么可能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

    赵茹被问懵,张开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倒是倪迦心里咯噔一声。

    什么叫一语中的。

    楚梨说的没错,樊茵确实不傻,既然脏水不能泼给自己,那就只能一个劲泼给别人。

    那天偶然撞到她出墙的倪迦,经她打听,是个转学生,没关系没人脉,当然被泼了个彻底。

    **

    倪迦挥霍无度十几年,风头出尽的那一刻也想过,有朝一日若是自己跌下来,落进别人手里,宁愿一头撞死,也受不得侮辱。

    但是世事无常,等她一身傲骨被打的零七碎八后才发现,那些全是狗屁。

    她一无所有,傲给谁看?

    倪迦放学后便被人强堵着到了学校后街。

    这里发生过数不清的打架事件,当年她是打人的,自由的来来去去;如今她是即将被打的,任人宰割。

    已经围了几个人在那,都是他们学校的,男男女女,越是笑的大声,越磨她的神经。

    他们等着看戏。

    看她的戏。

    一如她曾经那样,随心所欲的欺负别人。

    倪迦浑身僵硬,她被人推着往前走,等看到石凳上坐着抽烟的人后,呼吸都不会了。

    她一怔一怔盯着他。

    那人也穿校服,和她一样,是六中的。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转头看她。

    他呼出一口烟,可烟雾也遮挡不住他眼中的天寒地冻。

    和深深的厌恶。

    倪迦狠狠捏了捏手心。

    她早该想到的。

    陈劲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