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时间:2019-04-20作者:千年龙王l

    李枭的炮声就是信号,两侧的满桂和敖沧海立刻包抄过来。子弹几乎是从四面八方射过来,远距离下那些盾牌还能抵挡一阵。所有的人都要龟缩在盾牌后面才能生存,一些凶悍的猛人想仗着身上的铁甲冲出去。可刚刚离开大盾的保护,铁甲就会被打得碎片乱飞。

    无论多么勇猛的家伙,最后都会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栽倒在地上。

    人龟缩在大盾的后面,自然是人挤人,人挨着人。迫击炮弹呼啸着就砸了下来,弹片飞舞火花四溅。一朵朵橘黄色的致命花朵盛放在人群之中,鲜血飘舞残肢横飞。

    站在船头的皇太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现在他也明白了这是个圈套。鳌拜这是用生命在提醒他,这是圈套不要再派人来送死。

    “撤!”事到如今,皇太极知道这一次算是败了。一夜的鏖战,正白旗至少损失了一千多人。这些人都是正白旗的精华,回到辽阳自己肯定会被阿敏莽古尔泰嘲笑的。因为就在一个月前,皇太极也是这么嘲笑他们的。

    “贝勒爷!鳌拜还在岛上。”

    “派个人上去,我愿意出一万两银子换鳌拜一条命。”皇太极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做最后的努力。鳌拜是正白旗下最能打的人,能挽救就挽救一下。

    有人划着小艇打着白旗驶向了皮岛!

    天亮了,终于可以看到海面上的船只。李休带着刘老六,架着皮岛仅有的一艘战船出海。看到一条打着白旗的小舢板,李休没有下令击沉。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击沉海上的运兵船,这一次来的鞑子兵很多。运兵船足足有七八艘之多一艘船上装八百人,这也有好几千人。

    李休真有点后怕,如果今天晚上不是大哥警钟敲得及时。这些人一旦登岛成功,皮岛上的人就算有十条命也得玩完!

    “先干掉那艘最大的船!”李休一下子就盯住了皇太极的座舟!原因就是这艘穿最大,在海上分外的抢眼!

    战船上面装备了从岸上调过来的投石机,这种木质的船虽然看着结实。可真要是被投石机扔出去的炸弹命中,肯定就是碎屑乱飞的下场。

    刚刚靠近鞑子的战船,忽然间鞑子的战船闪现了一阵青烟。刘老六还在愣神儿,就被李枭一把薅住按倒在地上。船台上的木头,被子弹打得木屑翻飞。“噼里啪啦”的处飞溅,没有防备的水手被撂倒了好几个。

    “转舵!转舵!还击!”李休大声的吼叫着。

    刚刚如果他慢一点儿,自己和刘老六都不会活下来。

    刘老六后怕的趴在地上,他这些日子都在水上忙活着运输东西。根本没参加过任何战斗,以前开的也是商船渔船,更加没有战斗经验。现在遇到了海战,一下子居然吓得爬不起来。

    这老家伙看起来是不顶用了,李休只能自己指挥战斗。一边让战船转舵,一边让投石机还击。

    投石机听到命令立刻发射,匆忙之中准头本来就差,加上这里是大海,战船随着海浪颠簸,更加影响了准头。三架投石机齐射,居然只有一枚炮弹命中目标。可因为距离太远,炮弹没能砸进战船里面,而是被船外壳弹开。炸弹落到水里,瞬间就熄灭沉底。连个响都没能听见!

    战船紧急满舵,在皇太极的座舟面前画了一个弧形。

    座舟上面再一次有排枪打过来,这一次距离更加的近。立刻撂倒了甲板上搬运炮弹的七八个人,圆形的炸弹满甲板的轱辘,最后落进了大海里面。

    幸亏这艘是战船,用的也是硬木。不然如果是松木制造的船,在这样的打击下伤亡会更加的大。

    “二爷!咱们撤吧!”刘老六哆哆嗦嗦的趴在甲板上不敢起来,裤裆上面湿了好大一片。

    “混蛋,临阵脱逃老子把你扔下去。”李休狮子一样的咆哮着。

    如果不是看在刘老六这两年,教给了他一身的驾船本事,李休真的会把刘老六扔进海里面去。大哥说过,两军交战的时候。作为将军必须要有一股狠劲儿,不但要对敌人狠,也要对自己狠。

    不过现在的状况让李休也有些挠头,投石机的威力必须靠近一些,让铁质的炸弹砸进战船里面才能发挥效力。可自己只要靠近,对面就会有排枪打过来。

    这些排枪的威力,肯定不如皮岛使用米尼子弹的燧发枪。可自己船的目标这么大,想要击中简直太容易了。

    “该死的倭寇!”靠不上去,远距离又打不过人家。现在李休非常后悔,没带一队火枪手在船上。

    山顶的李枭也看到了这一幕,现在他有些后悔为啥把那些火炮全都卖给朝鲜人了。如果这时候有一门火炮在,那绝对是大杀器。就倭寇那些破船,两炮就能轰成渣渣。

    现在太阳已经升起一丈多高,已经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楚海面上的战船。这些战船从样式上一看,就知道是倭国的平头船。

    “大当家,二爷似乎遇到了麻烦。这样僵持下去,对二爷不利啊!”艾虎生站在李枭身边,看着海面上的形势出言提醒李枭。

    “吹号,让老二回来。老艾,去看看鞑子派过来的使节说什么。”

    “我还不到三十岁,还不算老!”艾虎生对老艾这个称呼非常不满,自己还年青着呢硬生生的给喊老了。

    “我还不到二十岁,难道让我喊你艾爷?快点下去,看看鞑子要干什么。”

    李枭很担心,敖沧海杀的兴起。把舢板上的鞑子使者给击毙了!

    “好吧!你是大当家,随你怎么叫!”艾虎生嘟囔着带着几个人下了山,今天是第一次代表皮岛谈判,可得好好争取一下才行。

    “二爷!你听号角声,大当家让我们回去。”听到了岛上的号角声,刘老六好像听见了仙音一样,兴奋的像是个孩子。

    “哼!回港!”李休不满的“哼”了一声,不过还是遵从了大哥的命令。

    距离敌船远了一些,刘老六这才回过气来。不好意思的看着李休,想凑过去说点儿啥,可看到李休的臭脸又不敢。那模样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艾虎生带着人来到码头上,一个三十多岁留着八字胡的家伙走下了舢板。对着艾虎生一拱手,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在下索尼,正白旗固山额真。不知道当面的职位先生怎么称呼?”

    “原来是索尼先生,在下艾虎生皮岛毛大人座下幕僚。不知道索尼先生来此有何贵干?”艾虎生对着索尼也拱了拱手,用满语回答道。

    外交就是这样,即便双方战场上还在血战。但在这种场合,大家还是保持着虚伪的礼貌。外交的实质,其实就是用最文明的语言,说出最不要脸的话。

    “艾先生会说满语,那太好了。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做上天有好生之德。现在我们在海滩上的人已经被你们包围,现在他们只能龟缩起来苟延残喘。能不能让毛大人下令放掉他们,我们贝勒爷愿意出纹银七千两赎买。”

    “七千两?你是要来找我谈生意?”艾虎生没想到,鞑子居然要出钱赎人。

    “对!七千两银子,买他们平安回去。”索尼指着龟缩在悬崖下面鳌拜等人说道。

    这里是迫击炮的死角,还有些石头可以作为屏障。子弹打在石头上碎屑乱飞,却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李枭正吩咐人扛着迫击炮往山下移动,只要迫击炮到位就是他们的死期。曲射火炮就是这点好,就算你藏在姥姥的裤裆里,也能把你炸个稀巴烂。

    “七千两?好多钱!不过皮岛不缺这几个钱!”艾虎生抬头看了看天,眼角的余光看到炮兵分队正把迫击炮往山下扛。

    “不缺这几个钱,那就是说还缺钱。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我现在开了价钱。不如艾先生也开个价钱,这些人都是我正白旗的旗丁。如果他们回不去,他们的老婆孩子也没办法活。就算你们毛大人行行好,抬抬手放过这些人。你们落了实惠,我们的也少死一些人,大家都有好处嘛!

    如果你们非要干掉他们,甚至是连我一起干掉。明朝的朝廷给你们的赏赐,绝对不会是这个数。您说呢?”

    “你错了!单单是您的这颗人头,就值个七千两。固山额真啊!咱们大明和你们交战以来,好像还没有这个级数的将领被干掉吧。”

    “呵呵呵!索尼这颗人头没想到还这么值钱……!”

    “您错了,活的更值钱!”

    “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我索尼都很值钱。可艾先生想过没有,如果你堵上了谈判的这扇门。怎么才能把你们皮岛的利益最大化呢?指望明廷?据我所知,明廷什么都没给过你们。佟养性的人头,王化贞也不过给了你们区区一千两而已。

    如果不是明天做事太过份,我想你们的李枭将军也不会用觉罗拜山跟我们换东西了。艾先生,您说对不对啊!”

    “呵呵呵!索尼先生果然是洞悉人心,不错。我们都在追求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既然您说了七千两。我也还个假,不然显得我们皮岛毫无诚意。一万两千两银子,我可以保他们不死。”

    “明廷给你们一颗人头只有五十两!”

    “人死如灯灭,死人的人头值五十两。活人的就不是这个价钱,您说对么?”

    “一万两,这已经是老夫的极限。”

    “哦!没关系,我等得起。就是不知道你等得起等不起,这两三百人命在旦夕。如果等时间长了,怕是您想要花这一万两千两。人也死得差不多了!”艾虎生看到不远处,迫击炮已经在架炮。

    “我索尼也是上过战场,见过生死的人,你在……!”

    “轰!”索尼还想说话的时候,一门迫击炮的炮弹已经出膛。索尼亲眼看到,几名躲在石头后面的正白旗士兵,被炮弹炸得飞起来。残肢断臂血肉模糊的撒了一地,场面之惨烈让见过世面的索尼也大为震惊。

    “如何?你以为他们还能挺多久?你每耽搁一会儿,你们的人就会死一些。还是那句话,人死如灯灭,炸碎了的人。就算你有办法将他们缝起来,他们也活不过来。

    人活着最重要,钱嘛!身外之物!是不是这个道理,索尼先生!”

    “你……!一万一千两,不能再多了。”索尼急得跳起脚来,这样下去三百多人挺不了多长时间。

    “一万两千两!”艾虎生看到索尼的脸色都变了,一口把价钱咬死。

    “轰!”两人正在扯皮的时候,又一发炮弹出膛。石头后面又有两三个人血肉模糊的被炸出来,每个人身上都嵌满了弹片。

    “好!好!好!我答应你们,快着些,不要让他们再发炮了。”索尼看的心惊肉跳,如果鳌拜挂了那就全完了。他可是正白旗的台柱子!

    “索尼先生这就对了嘛!回去禀报大当家,停止炮击!”双方谈妥了价码,艾虎生立刻让人去通知李枭。一万两千两银子的价钱已经谈妥,可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李枭的手里。他非要干掉这些人,不要银子,那两个人谈的就是白扯。

    大当家!按照明朝人的习惯,不是应该叫大人么?索尼的眼珠转了下,虽然艾虎生说的是汉话,但索尼还是听懂了。难道说,皮岛真正的主事人不是毛文龙?

    “一万两千两银子?”李枭看了看龟缩在悬崖下面那些人,目测应该有两三百人左右,绝对不会超过四百。如果刨除受伤的,这个数量应该更少。

    “答应他们,让那个叫做索尼的喊话。让那些人放下武器,出来投降。然后一手交银子一手交人!”权衡了一下,李枭决定还是要银子。

    索尼说得对,大明朝廷不可能给皮岛拨银子。今年自己要大规模的招兵,又要扩大硝化棉的工厂,制枪工厂。在朝鲜买铁矿石还有煤炭,虽然说价钱不高。但也是需要银子的,人吃马嚼哪哪都需要钱,李枭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