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二十九章:麻烦不断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1-15
    “系统,这家伙耍赖皮,筑基期就能练成分身,这跟你告诉我的不一样!”唐禹生忿忿不平地抱怨着,还在为刚才的事感到郁闷。

    “叮,敌方所用并非分身,只是属于特殊法术的一种,实力远不如分身,另外若宿主下次不想再次发生同样的情况,就不要学狗血桥段里面的主角装逼,直接上去一剑砍了敌人,万一敌人还有其他后手,地上的干尸又要多一具了。”

    “呃,那啥,今晚的太阳还真刺眼啊,哈哈哈……”

    唐禹生确确实实是得意忘形了,系统给他的剧本内容早在凶手偷袭他不成后就完结了,那一段是他自己擅自给自己加戏,原本是想好好表现一下他“英明神武”的正面形象,万万没想到啊……唉,说多都是泪。

    剧本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唐禹生使用系统给出的道具击败敌人,打开系统背包一看,一枚隐息符,三枚寒气符,看到这些道具,再看看凶手手上威力不凡的血液,唐禹生很自然地就想到了用水去把凶手控制的血冰冻起来,卸了凶手的武器,然后自己拿着剑上去贴身近战,说到底凶手也不过是个法修,又没了最重要的依仗,打赢还是没问题的。

    也不知道该说凶手聪明还是愚蠢,又或者是运气不佳,人家本来都不知道你要去哪里,结果好死不死自己跑到血墙上去,这才让唐禹生一石二鸟,被迫断尾求生,反倒是省了唐禹生再打上一场。

    虽然让人给跑了,显得有些美中不足,好歹任务是完成了啊,唐禹生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对于凶手临走时留下的狠话,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没把你揪出来弄死我会跑?你当我不想啊,但是系统不准呀!

    唐禹生回到亭台里,由于刚才的斗法,周围的环境被破坏得七零八落,好在建造机关的石板和木材不是凡品,即使表面虽然被打得坑坑洼洼的,也没有损坏。

    在唐禹生与凶手对峙的时候,可能出于害怕的缘故,许婷芳又把密室的门给关上了,而唐禹生又神经大条地忘记了机关的顺序,差点急得跳脚,多亏小悦及时提醒,已经帮他记住了开启方法,这才避免了又被系统一顿狠宰的悲惨命运。

    机关门再次开启,唐禹生把剑收回剑匣,但并未踏入密室,站在入口说道:“卢夫人,出来吧,已经没事了。”

    等了一会,密室中响起了轻盈的脚步声,许婷芳怀抱着孩子缓步踏出密室,此时她身上多了一件外衣,孩子也多了一件包着的被子,在这炎热的夏季夜晚显得有些突兀。

    许婷芳走出密室,面对着这名陌生男子,心中忐忑难安,抱着孩子后背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之前唐禹生与凶手的对话,她多多少少听到了个大概,知道唐禹生不是要跟害她们母子那人一伙的,可也不知道是否有其他企图。

    眼看许婷芳就差把“怀疑”两个字写到脸上,唐禹生也很无奈,只好道:“卢家有变,此地不宜久留,而且有些问题需要解答,请夫人随我前去镇司面见镇长。”

    听到唐禹生说话,许婷芳条件反射般噌噌地后退了两步,待发现他没有对自己动手时,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抱歉,我有些……”

    “没关系。”唐禹生神情不为所动,正色道:“我们还是快快离开此地吧。”

    说罢不等许婷芳回答,一手搭上她的肩膀,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便到了卢家大门前。

    此时卢家门前已经聚集了众多镇民,三三两两围在一起,相互之间议论个不停,都在猜测卢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门口处站了有三十来人,皆着以朱红锦服,前胸绣着一个明黄“司”字,三尺余长的佩刀别在腰间,一手握在刀把上,锐利的眼神扫视前方,镇民们见了心生畏惧,不敢太过靠前。

    门正中间一高个捕快走向前方,手扶着刀鞘,大声呵斥道:“庆土镇镇司下巡捕房捕快奉命办案,所有无关人等,不得接近此处,违者以嫌犯论处!”

    众人闻言纷纷后退了几步,生怕太过靠前,被捉去当犯人来审问,就算是无辜的,说出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住他们的八卦心理,交谈的声音从来就没断过,甚至又愈演愈烈之势。

    唐禹生携许婷芳母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捕快们身后,一抬头便看到这乱糟糟的场景,不禁心生不满,暗运一道法力,扬声道:“安静!”

    虽然声音听起来并不大声,但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仿佛身边的人扯着自己的耳朵在说话,震得脑袋嗡嗡响,本来还闹哄哄的人群顿时哑火,把视线投向唐禹生,连那些捕快也不例外。

    那喊话的高个捕快看到唐禹生,连忙一阵小跑到跟前,十分恭敬地弯腰行礼道:“可是唐道长当面,小人巡捕房总捕头陈汉昌,奉镇长之命前来听候先生差遣。”

    唐禹生淡然地点点头,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陈汉昌回道:“巡捕房各处总计五百名捕快全部出动,由各处捕头带领在全镇各处巡视警戒,剩余三十六人由我亲自带领前来此地,有四人在后门看守,前门捕快人数一共三十二人。”

    唐禹生心里快速地盘算了一下,随即道:“门前留四人看守,再派十人驱散百姓,其余人等随我入内搜查。”

    说完还觉得不放心,临尾又加了一句:“进去里边的人,挑好手。”

    陈汉昌有些惊讶,同时心里也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能够让仙人特地交待他的事,绝对不是小事,他迅速地按照唐禹生的吩咐安排人手驱散百姓,虽然围观的百姓心里都有些不痛快,但一看唐禹生站在那里,虽然目光从未在他们身上停留,无形的威势也压得他们不敢造次,乖乖地退走了。

    见百姓有条不紊地开始离开,陈汉昌不由得感叹这就是仙人的威严啊,要是只有他们捕快,百姓肯定是一边不情不愿地走,一边对他们抱怨谩骂,不知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劝离,哪有现在这么干脆利落。

    进入搜查的小队人选已经挑选齐了,陈汉昌抱拳道:“唐道长,我等随时可以进入了。”

    “嗯。”唐禹生对陈汉昌的做事痛快这点很满意,小声叮嘱道:“我需护送此人去见镇长,你们进去后将所有‘人’都搬到前院,若遇见什么奇怪的地方先不要动,等我回来。”

    听得此言,陈汉昌心中更加谨慎了,应道:“是,小人谨记!”

    陈汉昌一招手,身后两队捕快并排地跟在他后面进了卢家。

    唐禹生也没闲着,走到许婷芳面前,道:“卢夫人,为了节约时间,不得不得罪了。”

    许婷芳诚惶诚恐地道:“贱妾不敢怪罪仙人,适才在内不知仙人身份,无意冒犯,还请仙人饶恕贱妾!”她越说就越是担心唐禹生计较,就要跪下去请罪。

    事发突然,然唐禹生的反应哪是凡人能及的,许婷芳才弯下身子不到一寸,就被扶住臂弯,唐禹生将她扶正,道:“卢夫人,我并未责怪你什么,现在时间紧迫,我先将你安置在镇司,此间事了,再告诉你今晚之事。”

    许婷芳心里稍安,黔首道:“但凭仙人吩咐。”

    一阵风起,直接卷起两人,在此之前唐禹生与石逊取得联系,简单地告之了卢家的事,并拜托他保护许婷芳母子。

    获知消息的石逊大为震惊,这前脚妖兽刚走,后脚又来了一个魔道修士,这庆土镇怎么招惹来这么多大神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次的血光被境光台记录下来,可以名正言顺地上报给城中,按例城里应该派遣一名金丹期修士下来了解情况,到时候就可以顺便禀报一下妖兽的事情,请那位大人做个顺水人情解决掉那妖兽,想到这里,石逊心中也不那么焦虑了。

    踱步到镇司门口,正好唐禹生带着许婷芳赶来,顾不得多余的客套,唐禹生道:“石道友,你执掌境光台,可有看到那邪魔外道之人逃向何处?”

    石逊定了定神,道:“自唐先生进入卢家后不足半柱香,便有一道极为血腥的气息传出,而后便往东南方向逃去,石某惭愧,镇上生了如此事端,我便收缩了境光台的探查范围,只看到他在五里内没有改变方向。”

    唐禹生叹了声气,道:“以那魔道修士的修为,肯定发现了境光台,之前他能不知不觉地行凶,想必是有办法遮掩,但后来与我一番斗法消耗甚大,无力再使那遮掩之法,自然不会一开始就奔向目的地了,出了境光台的范围,他才会转向他要去的地方。”

    这一层石逊也早有预料,有些自责没能帮上忙,道:“石某无能,拖累先生了。”

    唐禹生道:“石道友言重了,他筑基期修士一心要走,我都跟不上,只是这下不能先发制人,只好等他卷土重来了。”

    “那魔修还会再来?”石逊先是一惊,后大喜道:“好哇,来得正好,他若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唐禹生不明所以地看着石逊,石逊解释道:“唐先生有所不知,刚才那冲天的血光被石某以境光台记录下且上报给城中,依照旧例,最迟不过一日,城中就会派遣金丹期的大人下来过问,那时无论妖兽还是魔修,大人都会将之清除。”

    “是这样啊……”唐禹生表面轻松,其实心里颇为着急,那凶手真身不在,只是驱使精血寄生到凡人身上,他都要提起十分精力去应付,要是他真身前来,自己一定不是对手,有个金丹期修士顶在前面,这当然是好事了,坏就坏在唐禹生不想让他知道獬豸的事,虽然系统说獬豸藏得十分隐秘,可万一那金丹期修士撞狗屎运发现了,那就不妙了,这口独食他还不想分给别人。

    忽然唐禹生想到一事,问道:“不知与我同行的那些清平宗的弟子可有异样?”

    石逊还当他是担心连番变故会影响到傅云夕她们闭关,不以为奇,答道:“除去未受伤的两人,其余四人皆在闭关中,并无不妥之处。”

    唐禹生眉毛一扬,有些意外,照理说他打伤了凶手的本体精血,凶手本身也会起强烈感应,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算是他自己本身,要是有人损坏了冥封剑,唐禹生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法力与元神会出现波动,这种波动就如漆烟房间里的烛火,想看不到都难,石逊执掌境光台,除非是被强大的修士遮蔽了感知,不然绝对不会一无所知。

    该说的说了,该问的话也问完了,唐禹生当即把身后的许婷芳交给石逊,自己则返回卢家,看看凶手有没遗漏些什么线索,同时也为了稳定那些捕快的心。

    唐禹生一路狂奔,系统提示音响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第三环任务。”

    “叮,满足第四环任务触发条件,正在发布第四环任务。”

    “任务名称:往昔因果。”

    “任务内容:凶手自毁部分精血逃离了庆土镇,由于他走得匆忙,势必会遗漏些对宿主有利的线索,前往卢家,找出关于凶手的线索。”

    “任务目标:了解清楚凶手行凶的动机以及其具体缘由。”

    “失败惩罚:从第五环任务开始难度加倍。”

    ……

    卢家前院,作为门面而言是非常宽敞通透,但是此地的两名捕快却背贴背地并排挤在一起,两人之间恨不得半点缝隙都不留,握刀的手止不住地轻微颤抖。

    前院的地上已经摆放了有十余具干尸了,第一眼看见时,他们还以为是卢家把他们的老祖宗给挖了出来,可后来一瞧,这干尸身上的衣物装饰都是这个年头的才有的,别的捕快陆陆续续地把同样的干尸搬运到前院,他们这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有常年侦办命案的捕快当即检查起尸首,可找遍了尸身都找不着一个伤口,这个发现令他们莫名惊颤,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看。

    幸亏陈汉昌及时稳住了众人,指挥他们两两一起行动,又留下两个比较年轻的捕快在前院看守,众人虽然还是害怕,但终究是陈汉昌特地挑选的老捕快,很快调整好心态,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呼~”

    微风拂过,唐禹生无视高墙大门,直接进入至前院。

    这要是换个环境还没什么事,问题是现在前院里头有两头惊弓之鸟,两名捕快一看到前院突然凭空多了个人,还来不及看清是谁呢,立马吓得抽出了刀,大喊道:“捉鬼啊!”

    一看这两个反应过度的家伙唐禹生就来气,冷着脸横了他们一眼,喝道:“喊什么!”

    两名捕快这才认出是先前在大门口发号施令的仙人,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又想到唐禹生的脸色不好看,慌道:“原来是道长,小的二人有眼无珠,没认出来是道长,求道长责罚。”两腿一弯就要跪下去。

    唐禹生屈指连弹,两道法力落在他们的大腿上,将他们打翻在地,算是小惩大诫了,道:“算了,起来吧,心中如此畏惧,如何当得重任?”

    两人顾不得屁股吃痛,赶紧爬起来,回道:“道长教训的是,教训的是……”

    “庞丘,大梁,出什么事了?”人声从各处传来,脚步声也渐渐近了。

    其他捕快听到他们的叫喊声,还以为撞鬼了,都第一时间跑了过来,谁知一到就看到两人一脸尴尬地站在角落,屁股后边占满了花圃里的泥土,毕恭毕敬地看着一人。

    “唐道长,您可算是回来了!”陈汉昌颇为兴奋地叫着,不过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这种语气,不是把自己怕鬼的情绪暴露无遗了吗?连忙假装不经意地瞄了下周围的人,发现其他人也差不多跟他一个样子,没有心思注意他,才悄悄松了口气。

    看在眼里的唐禹生暗自偷笑,这些捕快竟然会被那些干尸吓得魂不附体,要是知道了刚才那凶手的能力,恐怕要被吓得睡不着觉了。

    唐禹生叫来陈汉昌,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陈汉昌深吸了一口气,安稳了下心情,道:“我等进入卢家后,按照道长交待收敛尸体,目前东方和南方的所有房间已经搜寻遍了,所有的尸体都在此处,现正在着手清理西方和北方的房间,另外根据一名捕快回报,南边有一处亭台有……有严重的破损痕迹,现场遗留大量的血迹。”

    可不就是我干的么,唐禹生暗自吐槽了,又问道:“还有其它的吗?”

    “还有一事。”陈汉昌稍迟疑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小人在途径卢家正厅时,听见里边……有声响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