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二十六章:诡事惊变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28
    “清理得还真是干净。”唐禹生看着平坦得就像从来没建过房子的地面,啧啧称奇,这地面除了些许石渣,还真看不出曾经存在过屋子的迹象。

    唐禹生心中沟通阵法,顿时光辉一闪,一个散发着微光的物品向他飞来,抓在手里一看,正是要找的阵图。

    “这阵图……还真是廉价啊!”唐禹生看着手里的阵图一阵窃笑,方仲儒为人看着挺大气沉着,可没想到在用度方面这么节约,竟然拿个灵气快吸收完的下品灵石做阵图,可算是让他涨了回见识。

    法力侵入阵图中,阵图顿时宣告破碎,剩余的灵气与法力眼看就要消失在天地间,唐禹生大手一捉,将方仲儒的法力留了下来,并连同感知一并传递给獬豸。

    只一个眨眼的功夫,熟悉的情绪波动再次出现。

    “这个……也不是啊!”

    唐禹生面无表情地松开法力桎梏,那道法力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唯留下碎成几块的阵图。

    “叮,宿主完成第二环任务。”

    “第三环任务触发条件尚未完成,请等候系统发布。”

    “系统提示,由于獬豸无法长时间藏身于宿主袖袍内,接下来的任务獬豸将不再协助宿主,请宿主注意。”

    “什么?”

    唐禹生心中惊道,还不待他追问系统,顿时感到袖中一阵异动,一道光影掠出,变化为獬豸。

    “嘝!”獬豸发出一声低吼。

    现在不用作战,唐禹生自然不需要系统的帮助就能理解獬豸所表达的意思。

    “人族,感谢你的帮助,但是此前我动用天赋,消耗甚大,不得不隐匿潜修恢复力量,否则会为人所察觉,希望你不要透露我的行踪。”

    唐禹生有些急了,这还差两个人没有辨认呢,便道:“你这个状态,不能再多维持两日吗,两日后最后两人也出关了。”

    獬豸没有回答,只是摇头,稍一作势后便化作一道土黄色光,钻入地下远遁而去。

    “哎,别走啊,庆土镇方圆数里都被境光台……哎,靠,跑得忒快了。”

    唐禹生疾声呼叫,但是獬豸已经走远听不到了,气急败坏地喊叫声传遍四周,又被阵法的屏障阻隔,没有被旁人听去。

    “叮,愚蠢的宿主啊,难道你不知道獬豸是天生的土德神兽,岂是区区下品灵器境光台能够发现得了的?”

    唐禹生直翻白眼,道:“这破系统,哥不跟你说,小悦你来解释!”

    “亲爱的宿主您好,小悦为您竭诚服务,玄元大世界的修士对属性的亲和程度各不相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十分普通的‘凡’之体,而资质稍好的为‘生’之体,比起‘凡’体调动的法力更为充裕,神思更为敏捷,拥有此等体质可其称为天才。”

    “‘生’之上还有更好的体质,叫作‘灵’之体,宿主所见的林佳宁就是天生的木灵之体,除了以上两点比‘生’体强以外,在对法力操纵上更加得心应手,修士皆称之为奇才。”

    “再上一层是‘蕴’之体,除了以上三点强于‘灵’体外,更难得的是日常修炼中,可以凝聚一缕道韵,收于体内温养,不仅可以提升身体强度和神魂强度,对突破境界也有巨大的好处,是极其罕见的绝才。”

    “最最难得的是‘德’之体,常言‘上天有好生之德’,‘德’体修士已经不能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了,整个玄元大世界人族历史上极少出现‘德’体修士,由于出现得十分之少,资料极为珍贵,宿主暂无权限,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德’体修士绝对是碾压同境界‘蕴’体修士的存在,谓之惊才。”

    “而妖兽与人族不同,妖兽天生体质强大,更受大道眷顾,许多血脉强悍的妖兽出生就是‘蕴’体,而顶尖血脉的妖兽一出生就是‘德’体,例如龙族正宗乃是天生风火水雷四德之体,凤凰族正宗乃是天生木火土三德之体,而獬豸则具有土德之体,以及土系天赋能力,当它融入土地中时,寻常金丹修士动用中品灵器探查都难以察觉它的踪影,更不要说寻常炼气期十层修士操纵的下品灵器境光台了。”

    “小悦温馨提示,体质只是求道路上一个重要的起点,但并不是全部,还包括悟性、机缘等等,宿主能得到系统是天大的机缘,可不代表一定能成就至高大道,请宿主戒骄戒躁,稳扎稳打地前行。”

    “原来如此,这体质里边竟然有这么多学问!”唐禹生一副好学生的模样,仿佛想明白了一道一直以来困扰着自己的难题。

    怪不得今天中午会被方仲儒那小子发现呢,原来不是在地里偷袭,而是光明正大地强攻,要是獬豸躲在地下突然给那恶人来一下,恐怕就要改写剧情了。

    “哎,不对不对!”唐禹生突然想起正事,气道:“我说,它跑了我该怎么办,还剩下两个人可没法认了,它也不说什么会回来找我,万一十天半个月的,我可等不起。”

    “请宿主耐心等候,根据任务内容进行,以下任务并不一定是让宿主辨认恶人。”

    唐禹生泄气了,道:“唉,只好这样了。”

    其实他是想揪出那人来,不然总是感觉如芒在背,成天疑神疑鬼的,而且留着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在,还不知道以后会对其他人做出什么事来,但失去了獬豸的帮助,一下子让他变成了瞎子,完全无从判断,现在也只好先暂时作罢了。

    忽然唐禹生灵机一动,问道:“系统,你有没有像獬豸这样辨识善恶的能力或者道法什么的?”

    “叮,本系统商城所售应有尽有,宿主的想法很棒,可惜就是穷。”

    “哈?”唐禹生不甘心,追问道:“我……就用一次,就算你租给我的,给便宜点行不行?”

    “叮,同类道法与宝物中最便宜的售价为2万兑换点,出租一次按照商品售价的百分之十收费,检测到宿主余额不足,且短期内没有获得足够兑换点的能力,建议放弃。”

    ……

    唐禹生一脸惆怅地望着庆土镇夜市的灯火,想到反正回去也闲着,不如在外边散散心,也趁现在游览一番这个世界的城镇的夜晚,便改道而行。

    庆土镇长年以来安定平和,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夜市的规模丝毫不逊色于白市,甚至因为灯火聚集,看起来比白天还要热闹,镇民们大多通常手上都有些闲钱,这时出去逛逛消遣一番,也是一件乐事。

    男人自然最钟爱花街青楼这一类地方,不过庆土镇实在不够大,很多男人害怕在逛窑子的时候碰见熟人,反倒不敢往里钻,灰溜溜地转去大街上看戏班唱戏,或是围在一起看变戏法的表演绝活,光顾青楼的大多都是外地来的旅人或客商。

    女人的去处可比男人多了,玄元大世界的民风还是十分开明的,没有中国古代那些女子夜晚不得出门的规矩,庆土镇三条大街六条小巷,竟然有一条大街和三条小巷是专门做女人生意的,有卖胭脂水粉的,卖华丽服饰的,卖金银玉器的,多不胜数。

    另外两条大街,一条街自然是做吃的了,路两旁摆满了庆土镇风味的小吃,此外还有从别的地方传过来的美食,令人目不暇接,只要人从这条街的旁边经过,不是刚吃饱肚子的话,肯定会忍不住跑过去,买上些许小吃解解馋。

    最后一条街,则是做商旅客栈生意的,顺来客栈就坐落在这条街的中心,不喜欢嬉闹的人,可以约上几名同好,到这儿的店里点上两壶小酒,一碟花生米,客栈大堂上有人说书,有人讲古,有人弹唱,堂下的人静静聆听,听到精彩之处时贡献几声喝彩,再饮满一杯酒,人生快意不过如此。

    “寿山粽子哎~一文钱一个,软糯可口,香味扑鼻,不尝尝就可惜了嘞!”

    “豆腐鱼羹,五文钱一盅,有酸有甜,这可是庆土镇的有名的美味呐!”

    “肉绒芝麻球啦,两文钱一个,又香又好吃的芝麻球,路过的客官快买啦!”

    “今天刚从山里打回来的五只狐稚,狐稚的美味相信大家都知道,三十文一只,买下了我们兄弟就替您烤好切好,还送一壶用野草野果酿的酒。”

    ……

    唐禹生一路行来,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几乎每个铺子面前都有人在买,忙碌的小贩做得满头大汗,脸上却不见丝毫疲惫,从他们眼中偶尔透露出的精光显示,他们能把生意做到天亮。

    “这感觉,真像是在地球上逛街啊。”唐禹生情不自禁地感慨。

    想当年,一到周末,宿舍四人兜里揣着些许零用钱,打算去学校外边的餐馆潇洒一把,结果走了好几圈,精挑细选之下才选中一家比较便宜但是口味没那么好的店,结账的时候你拿一点我给一点他又凑一点,但那个时候没有人抱怨,每个人都吃的真是挺开心的。

    “真怀念啊,那个时候的生活。”唐禹生怀念道:“我来了这个鬼地方,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正当唐禹生缅怀旧日的时候,一道血光于庆土镇西南方向乍起,惹得众人惊动,与此同时,系统声音再次响起。

    “叮,第三环任务前置条件已满足,正在发布第三环任务。”

    “任务名称:疑罪血光”

    “任务内容:庆土镇第一大户卢笙家中血光突起,必定有极其骇人之事发生,请宿主尽快前往探查,救出幸存者。”

    “任务目标:救出许婷芳与卢平庶。”

    “失败惩罚:直接抹杀宿主。”

    “糟糕,出大事了!”唐禹生来不及细想,当即施展风云隐身法向血光方向冲去,也顾不得会吓到其他凡人了。

    同时察觉到异样的还有坐镇镇司境光台的石逊,他马上就将境光台的力量调转过去芦宅,境光台显现出卢宅的场景,泛起的血光令他心惊肉跳,一时之间竟被吓住了。

    直到境光台中出现了一个人影,石逊才回过神来,定眼一看,大喜道:“原来是唐先生!”当即将境光台的力量分出一部分,沟通唐禹生。

    “唐先生!”

    “嗯?是石镇长。”唐禹生感到有一道力量想要与自己建立联系,在系统检测无害后果断放开了禁制防御。

    “唐先生如今已经在事发之地,石某就不多说了。”石逊毫不停顿,语速极快地道:“如此规模的血光,怕是有大事发生,不怕先生笑话,方才看见血光的刹那,石某心神甚至为其所夺,此乃凶险之兆,石某恐自身有失,不敢贸然探查,另外还需监视那妖兽的动向,唯有劳烦唐先生帮石某查明事况,我已经谴了镇司中的司役与捕快前去协助于你,事后无论先生提什么要求,石某都竭尽全力满足,请先生万勿推辞!”

    唐禹生同样不想废话,直言道:“石镇长言重了,卢宅我志在必行,事后索酬之举就休提了。”

    他不会嘲笑石逊胆小怕事,被血光吓住了不敢过来,因为他明白,这是石逊突然天地交感,心血来潮,提前预知到此行将会出现致命的危机,所以才避而不来的,不说是石逊,换作是金丹期元婴期的修士也一样会畏惧。

    石逊的陈述为这件事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成分,也侧面说明了这次任务是具有一定危险性的。

    “既然不是我心血来潮,那我又有何惧!”

    说罢唐禹生直接断开联系,从剑匣中唤出冥封剑,执剑在手,向前挥出,卢宅大门连同院墙轰然破碎。

    “这是!”唐禹生神魂俱震。

    在来的路上,唐禹生已经想象过卢家人的惨状了,可事实仍然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

    四具干涸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歪倒在地上,他们的死状极为恐怖,眼窝深深凹陷下去,摔落的牙齿滚了一地,头发形同枯草,皮肤紧紧地贴着骨头,身前心窝处破了一个大洞,连骨头都折断了。

    大门后的园子中还有一个穿着婢女衣服的尸体,心口也破开了一个洞,但是并未完全干瘪,血液源源不断地从胸前的洞口流出,像蠕虫一样沿着地面快速爬行,朝里边行进。

    唐禹生放开感知,顿时察觉到事情不妙。

    在感知中,他看到了有许多像这个“蠕虫”一样的血液,源源不绝地向着某个地方汇集,那个地方被一道强大的禁制隔绝开来,暂时无法窥探到里面。

    不过也没差,唐禹生猜测,能弄出这么令人反胃场面的,肯定是那恶人,也就是说她现在就在禁制那里!

    唐禹生没有轻举妄动,他担心任务中要救的人就在那里,万一激怒了布置那道禁制的恶人,杀掉他们来泄愤,那就翻皮水了,当务之急是确定要救的人在哪里。

    唐禹生也不担心对方会出来对自己不利,对方在破开大门时就知道他的存在了,但是现在没有动手驱逐唐禹生,显然是在准备着什么,正处于关键时期,不能中断,否则早就出来擒杀这个闯入者了。

    神魂之力不顾消耗尽可能地覆盖更多的地方,唐禹生尽力地按捺住焦急的心,细致入微地搜寻起来。

    “嗯,这里……好像有问题!”

    当唐禹生的感知扫过南边的一栋亭台时,发觉有些不对劲,那亭台若只是随意一扫而过,感觉就像正常的石木一般,但是唐禹生格外地专注,马上就留心起来。

    “系统,能不能通过我的感知,帮我看看那亭台的材质是什么?”

    “叮,宿主请求科普教育通过,该建筑在建造时掺入了大量的紊素石粉,紊素石可隔绝生命气息,非元婴期修士难以察觉,而紊素石粉的效果则弱得多,最多只能欺骗筑基中期的修士,宿主能够发现真是太奇怪了。”

    唐禹生自动忽略系统的挖苦,眼神一亮:“果然有蹊跷,希望我要救的人是在那里。”

    确定了目标,唐禹生不敢耽搁,提剑猛地窜出,他还留了个心眼,特地从西边拐弯绕过去,以免对方提前发现他的真正意图。

    常言道好事多磨难,正当唐禹生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的时候,心中警兆大起,冥封剑高举过头顶,转手横削,一道剑罡向右边袭去,罡风夹带着飞沙,罩住数丈方圆的空间。

    “噗!”

    一声闷响过后,唐禹生停下身形,想要方才偷袭他的是什么器物,然而一通好找,什么也没找着。

    “怪了呀,什么东西这么邪……又来!”

    这次唐禹生没有选择用剑,而是瞬间单手成印,水流卷动手臂,形成一个护手,直接抓向袭击自己的暗器。

    “噗!”

    又是一声闷响,但是它并没有消失,已经被抓在手中。

    水流护手缓缓从手臂褪下,严严实实地包住那暗器,唐禹生松开手掌,暗器的模样呈现在眼前。

    “什么?!”唐禹生难以置信地看着水流中的“暗器”——血团。

    那布下禁制的人竟然能够将血团作为攻击手段打出,遇到唐禹生的水咒术还不溶解,不仅如此,还具有相当的威力,至少杀寻常炼气期八九层的修士不成问题,如此邪异的手段,难怪石逊会感到危险,真要让他来,恐怕挨不到二十下就得交待了。

    意识到对方手段的唐禹生赶紧就地布置一个简单的防御阵法,以免百密一疏,被对方得逞,而对方在感知到他的动作后,居然也没有再继续攻击他了。

    唐禹生看着周围地上密密麻麻的血流,心中有些发愁:“这么诡异的攻击手段,即使是我找到了要救的人,也无法将他们带出去啊,到处都是血,简直防不胜防。”

    “不对,这么多的血,要是十几二十个一起来,几波我就受不了了,连我自己都得交待,更别说去找人了。”

    “这次真是出师不利啊!!!”

    眼前的困境急得唐禹生抓耳挠腮,不由得病急乱投医:“不知道能不能用火将它们蒸干?”

    手比脑动得快,说的就是现在的唐禹生,一道火焰直接顺着一条道上的血流席卷而去,势要将它们焚烧干净。

    有想法是好的,但是经不起推敲,只见在地上蠕动的血受到火焰的刺激,忽然亮起了暗红色的光芒,邪光照在火焰上,陡然出现一个奇怪的符文,抵挡住了火焰的攻势,不一会火焰就消失不见了。

    进攻受到挫折,唐禹生非但没有沮丧,反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哦,我好像知道了你的攻击手段了。”

    原来就在刚才,地上的血全都亮起了暗红色的光芒,唐禹生的余光却捕捉到最开始被他抓着的那血团没有变化,要知道它仅仅是被困住了而已,唐禹生并没有阻隔它与施术者之间的联系,那么为什么就它没有亮起暗红色的光?

    唐禹生推测,那人正在行使法仪,所需的材料就是这些鲜血,所以法仪的力量会保护这些鲜血,但是与施术者并没有建立联系,而用作攻击的血团,则是经过法仪改造后的血,与施术者已经建立联系,所以当法仪保护这些鲜血时,用作攻击的血团完全没反应。

    “呵呵呵,到底猜的对不对,试过不就知道了么!”

    唐禹生嘴角出现一丝坏笑,随即撤去防御阵法,继续朝着目的地点冲去。

    那人像是被唐禹生的行为给弄糊涂了一下,没有立刻攻击,但当唐禹生离开十余丈后,一道血团朝着背后打来。

    “果然是这样,被我猜中了!”

    冥封剑横举,将血团拍散,唐禹生看着地上蠕动的鲜血,刚才血团打来的时候,地上的血依旧按照既定线路前进,并没有从中分离出一块血团攻击他。

    唐禹生狠狠地呸了声:“妈的,害哥哥我浪费半天时间,回头再找你算账。”

    骂着骂着,几个纵越后终于来到了那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