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十九章:怪事连篇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唐禹生走进宝顺堂,左手边是一个小柜台,柜台后边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药草,药草下边还贴着一张带有药草名字的纸张,右边被用作药柜的摆放地,地上放了一杆大称,想来是由客人挑选好药材之后,掌柜的才到右边的药柜来抓药称给客人。

    药铺里边有一小门,用一匹粗布遮蔽,如无意外小门后就是掌柜的住宿所在,称为内堂或者后堂。

    何老三跟在后边还没进来,就用手大力地敲着门板,喊道:“诶,宝顺掌柜的,来贵客了。”

    “来了来了,别把门撬坏喽!”

    一道略微沙哑的声音从后堂内传来,小门的门帘被一只大手挑起。

    唐禹生见着那手又瘦又烟,布满了粗厚的老茧,料想他是个年迈的老人。

    “打老远我就听出是你何老三了,还说什么贵客,忒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呢你。”

    一个男人从帘后走出,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人,明显地楞了一下,待看清楚唐禹生的衣着服饰后,大惊失色。

    药铺掌柜的慌忙将双手收进袖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两人跟前,深深地弯下腰,惶恐道:“小人无知,出口不逊,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仙长网开一面啊。”

    这药铺掌柜好像是把唐禹生当成那些蛮不讲理的修士了,生怕得罪了他。

    而唐禹生此刻也微微走神,在想别的事情。

    因为他发现,眼前的男人虽然稍微显得有些老态,但是年龄应该不会超过五十才对,然而他的双手却枯瘦如木,皮包骨头一样,形同百余岁的老人。

    要知道这里是玄元大世界,普通人也比地球人要长寿许多,五六十岁正当壮年才是,直到八十的时候才算是个老人。

    但眼前的药铺掌柜的身体与他的双手年龄明显不符,这就有问题了。

    若是服用了延寿的药物,应该是整个身体均衡地吸收才对,绝不会出现这种唯独手没有作用的情况。

    “唔,有点意思……”

    唐禹生一边心中念叨着这事,一边将药铺掌柜扶起,在托举他的手臂时,悄悄地输入一股法力到他的手上,暗自探查。

    唐禹生笑道:“掌柜的,你先起来,刚才那话是你跟何老三开玩笑,我是清楚的,别紧张。”

    “哎,哎,好……好。”药铺掌柜心中后怕,讲话有些语无伦次。

    何老三看他这幅怂样,心下不高兴了,呵斥道:“我说你宝顺掌柜的,仙长那是仙人,怎么会跟你这般计较,倒是你小心眼了。”

    “是是……是,你说的是。”药铺掌柜讪讪地应道:“我这不是误会了嘛,听你何老三嗷一声,还以为是你来买药呢。”

    何老三一听不乐意了:“嘿,你这人,倒还怪起我来了!”

    唐禹生站在何老三旁边一直没动过,也没有说话,虽然何老三没有刻意狐假虎威,但是药铺掌柜也不敢顶嘴,只能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就这么一会,那道探查的法力回到了唐禹生手上,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光,不过被他很好地掩饰起来,没有被其他人察觉。

    “好了。”唐禹生瞧了眼颇为得意的何老三,心中偷笑,这二货恐怕还不知道人家骂他狗仗人势呢。

    把杂念远远抛开,唐禹生拿出一张白纸,大手一挥,密密麻麻的几十行字由法力一笔写就。

    他将纸交给老板,道:“这里是我需要的药材和分量,若是你店里没有,上面也写了可以替换的药材,你先照单拣好打包,还剩什么没有的再告诉我。”

    做这行的眼力都不差,药铺掌柜没花多长时间就将药单看完,他胸有成竹地对唐禹生说道:“仙长放心,这上面写的药材小店应有尽有,仙长请先稍作歇息,我这就去抓药。”

    唐禹生自无不可,药铺掌柜取了些纸质药包就走到右边药柜去抓药了,何老三熟练地从柜台后边搬出两张凳子,递过去一张给唐禹生,他为人实在,但基本的待客礼数还是懂的。

    药铺掌柜抓药的速度很快,一只手拿着药单,眼睛就只盯着药单看,每看到一种药就伸手拉开抽屉去拿,稍掂量一下份量后直接放到药包中,继续抓下一份药材。

    唐禹生看得不禁心生佩服,浸淫一个行业久了,果然都有些常人所不能及的本事。

    这种事情他不用法力当然也能做到,但那是因为躯体已经被天地元气淬炼强化过了,神思敏捷异于常人,可仍然不敢保证能达到药铺掌柜的这种程度。

    一小会药就抓好了,大包小包的堆放在柜台上边,药铺掌柜拿汗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呵呵地说道:“仙长,药草都已经包好了,您看看是否有缺漏。”

    唐禹生一眼扫过去,自己指定的药草一样不少,每一个都是自己要的份量,不禁称赞道:“掌柜的手法果然老到,怕是有几十年的功夫了吧。”

    药铺掌柜不好意思地搓搓手,笑道:“仙长过誉了,我也就为了糊口罢了,从小到大都在抓药,要是还记不住药在哪,早被我爹给打断手了。”

    唐禹生袖子一甩,将所有药包收入系统背包中,同时抛出了一锭金子,道:“掌柜的,这可够付钱?”

    玄元大世界的王朝众多,从顶尖王朝到实力最弱的王朝,少说也有上百个,修真界自然是以灵石为货币,但凡俗世界的货币每个王朝都是不同的,而金银就是玄元大世界凡俗中的通用货币。

    像这种凡间俗物系统是免费提供的,不需要兑换点进行兑换,倒是系统难得的大方了一次。

    药铺掌柜下意识地接住落在面前的金子,随后吓了一跳,嘴唇哆嗦着道:“仙长,这是……这怎么能行,我不能收哇!”

    唐禹生独自摇头,也不知道玄元大世界的底端修士到底是怎么一副德行,将这些平民吓成这个样子。

    他又拿出了一锭金子,摁在了药铺掌柜的手里:“我问你够不够,你只要说还差多少数就行了,如果不够我再补上,多了当我送你的,我给你的钱就是你的,不要跟我说什么敢不敢收的话,我给出去的东西再收回来,不是打我脸吗?。”

    “够……足够了,多了,太多了。”药铺老板颤声应道,心中激动不已。

    一旁的何老三看了羡慕不已,暗想下次来买药一定要让宝顺掌柜给折些价,毕竟这单生意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在嘛。

    “够了就好,那掌柜的,告辞了。”唐禹生拍了下正在幻想着买便宜药的何老三,两人先后从药铺里走了出去。

    “仙长您慢走啊,招呼不周多多包涵哈。”药铺掌柜一直送到街道上,才止住脚步。

    返身回到店铺,药铺掌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突然关上了门,还将门闩拴死。

    他双手各握着一个金子,刚才还稳健的双腿,现在蹒跚不已,即便如此,仍然一步一晃地往内堂走去。

    内堂里的摆饰井然有序,共有五个房间,中间正对着外堂有一个,两旁四个,房门之间用一坛盆栽隔离开来,盆栽中种植的是一种散发着异香的紫色药草。

    此刻药铺掌柜站在右边倒数第二间房门前,为了平伏心境,在太阳底下站了足足一刻钟,才轻轻地敲了敲门,唤到:“玉玉,睡了吗?”

    “吱呀!”

    房门被打开,一道响亮清脆的声音传到耳边:“爷爷,快进来,客人走了吗?”

    “哎哎,已经走啦。”药铺掌柜走进房中,将孙女抱起,抑制不住的笑容连着脸上的皱纹同时显露出来:“玉玉啊,爷爷今天有个好消息跟你说呢。”

    “有什么好事,爷爷快说。”玉玉抓着爷爷的肩膀,不住地摇晃。

    药铺掌柜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爷爷说了,说了啊。”

    说着他将玉玉放到椅子上,从宽大的袖子中取出刚才收到的两个金子,在孙女眼前晃了晃:“看见没有,两锭金子,有了这个,咱们就有钱请炬山城里的大夫了,玉玉高不高兴啊?”

    玉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两颗硕大的金锭,喃喃问道:“爷爷,这是……哪来的?”

    “正要跟你说呢。”药铺掌柜笑意不减:“刚才爷爷不是出去给人卖药吗,就是这笔生意赚的。”

    “爷爷骗人!”小女孩赌气地转向一边:“我认得刚才那声,明明就是何三叔,哪会跟你买这么多的药,而且就是搭上这药铺,都不值五十两银子,何况两锭金子。”

    “哎唷,瞧我这话说的。”药铺老板揉了揉额头:“忘记告诉你了,何老三只是个领路的,真正要买药的,是一位仙人呐!”

    “仙人!”玉玉猛地回过头来,目光中透着探寻之色。

    药铺掌柜微微颔首道:“对呀,是一位好心的仙人,来爷爷这里抓了一大把药,还给了爷爷一锭金子,爷爷说不收他的钱,他还硬给多了一锭。”

    “真的?”玉玉已经信了大半,只是心中没多少底气:“不骗人哦。”

    药铺掌柜板起面孔,假装不高兴地道“嗨,你这孩子,绝对是真的,爷爷还能骗你不成?”

    “真的呀,太好了……太好了。”说着说着,两颗豆大的泪滴从脸颊滑落。

    ……

    “那药铺掌柜的手一直是那个样子吗?”好奇心重的唐禹生又忍不住打听起来。

    “这个嘛……”何老三整个脸都皱在一起,想得十分起劲,唐禹生也不打扰他,就这样一边走一边等。

    不得不说何老三这人也是个怪才,带着路还想事情,竟然也没有走错。

    “哎,想起来了!”何老三突然双手一击掌:“三年前,就在三年前宝顺掌柜的手还不是那样的。”

    “那他的手是一下子变成这样的,还是慢慢变化的?”唐禹生又问了一句。

    “肯定不是一下子变的。”这次何老三没有任何犹豫,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要是一下子变的,镇子上早就传开了,我也不用想这么久了。”

    何老三又道:“宝顺掌柜这人以前可爱热闹了,尤其爱往老赵那里跑,白天开门做生意,一到傍晚就去茶摊,跟我爹那辈的人说天侃地,一直聊到我来喊我爹回家吃饭。”

    “不知道啥时候开始不大爱出门了,平时除了上山采药和收购药材,一到傍晚就大门紧闭,三年前我也就是上门买药的时候跟他照过面,那时候见他还好好的。”

    “对了!”何老三忽然大叫一声,浑然没在意这样会吸引人的目光,幸好唐禹生提前布下一道法力屏障,只阻隔声音的传播,来往的行人只能看到何老三的嘴巴在动,但是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何老三没有停嘴:“我想起来了,好像也是将近三年前,那宝顺掌柜就变了个人似的,怪得很!”

    “三年前你们镇有发生过什么大事吗?”唐禹生隐约间觉得有什么东西需要自己留意。

    “要说三年前这庆土镇发生的事情可热闹着呢。”谈到这方面,何老三突然来了兴致,喜上眉梢地道:“三年前就是我们镇上最大地主卢员外的一百大寿,提前一个月张罗,半个镇子的人都被请去帮忙了,那场面,可热闹着呢,我以前跟过武行师父,练了几年舞狮子的功夫,卢员外请我去为寿宴添彩,当时好多卢员外请来的贵客还有乡亲们看着呢,下来后冷汗都出了一身。”

    “那药铺掌柜去看了吗?”唐禹生有意识地引导他讲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当然,那场面那么热闹,怎么少得了他啊!”何老三言之凿凿地道:“那卢员外寿宴上的一道菜,是用星棠草做的药膳,还是跟宝顺掌柜买的呢,不过他吃完了酒宴就走了,没有等到最后分寿钱,我爹还跟我说下回见到宝顺掌柜的时候,要拿出那寿钱在他面前好好显摆一番呢,也不知道后来见着了没有。”

    唐禹生没有再问了,现在已经得到够多的消息了,再问下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要问什么了。

    要说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关注,唐禹生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是特别地想去弄清楚这件事情,要是不去,心里面好像有只猫爪在挠一样奇痒难耐。

    “这庆土镇,怪事还真多呢。”唐禹生这般想道:“这短短半个时辰,就听说了两件奇事,不知道接下来又会遇见什么事情,希望别误了时辰才好。”

    “仙长,我们到了,这就是镇长平日所在。”何老三的声音打算了他的沉思。

    这次何老三没有敢用手去指,而是抬起手作个请的手势。

    唐禹生抬头看去,“庆土镇司”四个大字匾额不偏不倚地立在中央,底下朱红色的大门庄严稳重,门口两旁有统一服饰的四人分别肃立两旁,看见唐禹生与何老三二人,立即有一人走上前来拦住他们。

    “来者止步,通报姓名!”

    何老三显然不是第一次到过这里,并不害怕,但刚想开口解释来龙去脉,却被唐禹生抢先了。

    唐禹生就是打算来找镇长的,还真没兴趣跟这些无聊的凡人多浪费时间,他直接让系统放开一部分隐藏的法力气息,维持在寻常炼气期巅峰。

    “哗!”

    法力气息一放出来,面前的四人仿佛被无形的巨石狠狠地撞了一下,只觉得胸闷气短,十分难受,下一刻便张口吐出了烟血,而站在一旁的何老三只感觉到此时的仙长气势惊人,仿佛巍峨高山,无穷碧海一样令人惊心动魄。

    “道友来访,石逊有失远迎。”

    庆土镇司门前不知何时站了个人,身形修长,着一青色长衫,留着一小撮手掌长的胡须,目光圆正平淡,除了唐禹生,在场的人都禁不住心中生出一丝清凉之意。

    他身上亦散发出与唐禹生相若的法力气息,赫然也是一名炼气期十层的修士!

    双方的法力在无形的空中交汇,凝成一座石碑的模样,碑上刻有一个“道”字。

    这是玄元大世界同境界修士见面时的礼仪,双方共同凝结的石碑被称为“道碑”,此举表示双方皆是求仙问道之人,是为道友。

    唐禹生上前两步,没有走进大门,以示尊重:“道友便是庆土镇的镇长吧,在下散修唐禹生,来此特为一事打扰。”

    庆土镇长石逊在门内拱手道:“唐道友客气了,同道到来,石某自然欢迎,手下有眼无珠,冒犯之处还请担待,请里边叙话。”

    说完,空中的石碑慢慢变得模糊,两道法力化为光雨,飘落在两人身上,至此这门礼节才算完成,表示双方确立的是友善的关系。

    唐禹生没有立即进去,而是转身对这何老三抛出两锭金子,嘱咐道:“这两锭金子,一锭是谢你带路之劳,一锭转交给那老赵,你可以回去了。”

    “谢……谢过仙长,谢过仙长。”何老三福从天降,手忙脚乱地接住金锭,有宝顺掌柜的例子在前,他不好拒绝,只是没有想到,仅仅是带了一小段路就能得到这么大的回报,要知道一块金锭足够顶他们一家六口人不吃不喝地干二十年有余。

    得了好处,何老三欢天喜地地走了。

    唐禹生这才回过身来,对石逊说道:“有劳石道友带路。”

    石逊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向镇司内走去,唐禹生迈步跟在他身侧。

    一瞬间,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大门,又只剩下了还处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的四名差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