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十七章:修行练法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唐禹生和方仲儒去修炼了,林佳宁一个人坐着无聊,于是跑去蝶梦惜的营帐中,钻进师姐的怀里睡个回笼觉。

    日头渐渐高升,不一会其他人都陆续醒了过来,反倒是比较早起的林佳宁,仍然睡得有滋有味,时不时吧唧下嘴,口中喃喃有词。

    “好……吃,好好吃,唔……师兄不要抢,我告诉长老说你欺负我。”

    “这个小糖人好漂亮啊,也是我的,师姐不好意思啰。”

    “灵石,好多的灵石,怎么会……这么多,唔……拿不过来了,发财了,哈哈……”

    林佳宁笑得口水都出来了,左手抱着右手啃个不停。

    蝶梦惜浅浅一笑,伸出食指和拇指,在林佳宁脸上轻轻一掐。

    “啊……好痛!”

    林佳宁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痛呼出声,醒了过来。

    “咦,发生了什么事,蝶师姐你怎么在这里?”刚睁开眼的小丫头有点迷糊,还没完全醒过来,忘记了是自己跑到别人这儿这回事。

    蝶梦惜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你还说,要是不将你叫醒待你自己醒过来的话,恐怕口水都流了满地了。”

    “啊,有吗?”林佳宁正想抬起手搓搓脸颊,忽然感到右手手上一片湿润,仔细一看,一小片口水渍在右手手背上缓缓流动,顿时羞得把手放到身后,红着脸嘻嘻傻笑。

    “把手拿过来,师姐帮你擦干净。”蝶梦惜被她窘迫的样子逗笑了,拿出手帕,一边轻轻拭擦着林佳宁的手,一边问道:“你不睡在自己那儿,怎么跑到我这边来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睡觉还怕吗?”

    听得这句话,林佳宁一下清醒了,连忙拉着蝶梦惜的手,神秘兮兮地说道:“师姐,我告诉你哦,巧儿姐姐离开了大哥哥。”

    “离开了?”蝶梦惜稍微怔了一下:“你是说罗仙子她与唐道兄发生了什么不和?”

    林佳宁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声说道:“唔唔,不是,是巧儿姐姐回去了。”

    蝶梦惜无奈,这丫头说话说得乱七八糟的,让她误会了,又好气又好笑地敲了下林佳宁的脑袋:“说话得需说清楚,不要让人听得一头雾水,凭空生出猜想。”

    “嘻嘻,我知道了蝶师姐。”林佳宁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歧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过来。”蝶梦惜将林佳宁拉到身前,细细地梳理起林佳宁散乱的头发,扎成各式各样的辫子:“女孩子家家,说话莫要那么急躁,想好了慢慢说,对着我们同门还好,日后呀若是面对外人,说错话了可是会出大事的。”

    林佳宁一脸苦相,瘪着嘴说道:“今后我会注意的。”

    蝶梦惜闻言微笑不语,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一条辫子也扎好了,她轻轻拍了林佳宁的小脑袋一下:“好了,又漂漂亮亮的了。”

    林佳宁顿时眉开眼笑,嬉笑道:“还是蝶师姐你绑得好,李师姐绑得就没你好,姬师姐更是不扎辫子,拿着发绳一捆就算好了。”

    面对自家师妹的奉承,蝶梦惜一笑置之,没有得意之色,反倒是替两位师妹抱不平:“你呀,也不看看谁有这等闲工夫替你慢慢料理你的头发,李师妹能替你绑头发就算难得了,姬师妹连自己都不愿花费时间绑头发,直接留一头短发,整个清平宗,也就你这小丫头能让她替你绑个尾巴,你就偷笑吧,还嫌这嫌那的,当心以后我也不替你绑了。”

    小丫头脸色马上就垮了,哀求道:“不要嘛蝶师姐,我以后不敢了。”

    蝶梦惜揉了揉林佳宁的脑袋,笑道:“知道就好。”

    说罢,牵着林佳宁的手走了出去。

    其余人都已经醒了,各自寻了一个不远的地方修炼,而本就修炼勤勉的姬小婉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修练起来更加狠了。

    蝶梦惜左右看了看,连方仲儒都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唯独不见唐禹生的身影,心中不由担忧起来,对林佳宁问道:“唐道兄往哪边去了?”

    还不等林佳宁回答,远处山谷中一道龙形火光纵天而起,龙吟声震动草木,光芒夺目甚至盖过了初升的朝阳。

    火龙周身红云笼罩,身躯深藏在云中,隐约可见,一颗硕大的头颅探出红云,口鼻不断地吞吐龙息,龙息纳入红云中,越发浓稠,犹如岩浆翻滚。

    渐渐地,龙躯彻底隐没在红云当中,只余龙首在外,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红云周边的空气都被热得扭曲了,远在营地这边的众人都被惊动,纷纷回到营地,紧接着一阵阵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焦热难耐,他们不得不运起法力隔绝这股热力,饶是如此,仍然是出了一头大汗。

    幸亏附近空旷没有人烟,不然连他们这些修炼者都要运起法力抵挡的热火,凡人怕是要直接被热昏过去。

    “那里……好像是大哥哥走去的方向。”林佳宁惊疑不定地望着那团红云和火龙,有些恍惚地说道:“我不大记得清了,但是应该差不多。”

    “没错,就是唐道兄所在的方向。”方仲儒脸色凝重,仔细感知了一下法力,更加确定道:“的的确确是唐道兄的气息,怕是唐道兄又在练法。”

    话音未落,就见那火龙猛地一声长吟,火光不断地黯淡下去,原本环绕着的红云也像是被风吹散一般,慢慢地变得稀薄。

    正当众人以为法术结束时,一股焦热的气息无声无息地蔓延开来,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火炉中。

    蝶梦惜、方仲儒、姬小婉三人首先感到不对劲,心中惊讶不已,立即结阵布下结界,李霁霞将林佳宁护在身后,也进入结界。

    却没料到这股气息极其诡异,寻常结界对它竟然没有太大作用,修为最低的林佳宁甚至开始感觉到口干舌燥。

    “这热气有古怪,让我来,李师妹来助我,方师弟与姬师妹照看好林师妹。”蝶梦惜说了一声,手中连续结了几个法印,一道薄薄的水墙覆盖结界上,陡然发出“嗞嗞”声响,与此同时,李霁霞也打出一道蓝光,结界上的水膜吸收了那道蓝光后逐渐结冰,众人也感觉到那股焦热缓缓褪去。

    “如此霸道的法术,实在令人心惊,唐道兄这是在修炼一门新的火系法术吗?”李霁霞心有余悸地说道。

    蝶梦惜摇了摇头,安抚道:“看着不像是新法术,倒像是《辰龙焰斗术》的一个分支,幸亏离得较远,不然恐怕抵挡不住。”

    众人不约而同地点头,如此强大的法术,相隔数百丈仍然有此威力,要是再靠近中心几十丈,恐怕当场就要被烧成炭灰了。

    “我感觉,现在并没有不适。”方仲儒神情似有些恍惚,像在自言自语一般。

    其他人闻言都看向他,方仲儒思忖一阵后,应向众人的目光,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有些想法,想试一试。”

    说完,一步踏出,没有触动结界直接来到了阵法外面,一手高高举起,另一手掐了个法印,口中喝道:“疾!”

    场中突起一股大风,围绕着方仲儒旋转,连带着周围的热气都被带到风中,跟着旋转起来。

    风越转越快,吸引的热气也越来越多,渐渐地形成了一股带着热浪的龙卷风,形成席卷之势。

    方仲儒转身看向结界中的蝶梦惜和李霁霞,红着脖子激动道:“蝶师姐,李师姐,这是个机会。”

    蝶梦惜与李霁霞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蝶梦惜对李霁霞说道:“李师妹,眼下的机缘与你而言更为契合,对我则是可有可无,就由你来吧。”

    言罢不等对方回话,直接将她推到前面。

    李霁霞深明蝶梦惜有意成全自己,她没有矫情,直接捏了个法决的起手印:“多谢师姐成全,必不负师姐所望。”

    随着她的法印变化,结界上的冰层越来越厚实,从一开始薄薄的一层,变得如同石板一样厚,原本还能清晰地看见结界外的情况,如今只能从冰上映照的一些镜像来获知情况了。

    看到李霁霞已经摆好架势防御,方仲儒也不客气,直接催动热风龙卷朝着结界冲去。

    龙卷风呼啸而过,将四周的热气抽空,一下子撞在了冰晶结界上。

    “嗞嗞嗞……”

    没有想象当中的地动山摇,只有一阵阵水被蒸发的声音。

    方仲儒和李霁霞全新沉浸在各自的法术中,感受着法术的各种变化,即便不是他们一时之间可以参透的,但也是一笔难得的宝贵财富,就连蝶梦惜和姬小婉也认真观察,对照着自己心中的想法。

    热风龙卷对冰晶结界的伤害远比单纯风系或火系法术造成的伤害要强得多,不一会冰晶结界就被吹得摇摇欲坠,危如累卵,随时都可能破裂,虽然热风龙卷也被大幅消耗,不复当初的威势,但再不济,也足够攻破冰晶的防御。

    冰晶结界上的裂痕越来越多,从顶部一直蔓延,逐渐到达最底部。

    “呯……”

    冰晶瞬间破碎,散落一片片碎冰,而后被热风卷走,直接融化成水,进而被气化成水蒸汽,消散在空气中。

    这时热风龙卷也接近强弩之末,虽然有周遭环境相助,但毕竟方仲儒独自一人,对阵李霁霞的同时还要破掉刚才由他们三人亲手布下的结界,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以一敌二了。

    破掉了冰晶结界,方仲儒法决一变,变成一道环形的风壁,这个风壁不但不带有热气,反而不断地将里边的热量吸走排斥出去。

    要是唐禹生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翻白眼,给方仲儒起个“人形空调”的外号。

    方仲儒走了回来,风壁自动打开一个豁口,他径自来到李霁霞面前,拱手一礼:“谢过李师姐,此番切磋我获益良多。”

    李霁霞微笑着回道:“方师弟客气了,你我同门之间何须如此,再说我也获益匪浅啊,我也得谢谢方师弟你呢。”

    方仲儒也笑了:“师姐教训的是,师弟见外了。”

    说完,两人一起轻笑出声,蝶梦惜等人也都露出了笑意。

    “轰!”

    就在众人欢笑之时,远处再次传来响动。

    原本遍布四周的热浪开始往中间聚集,犹如大海退潮,速度极快,方仲儒连忙收敛心神,全力维持风墙,以保证不被热气入侵。

    随着热流的回归,先前黯淡的龙头再次变得耀眼起来,那火龙张开大嘴,吐出一颗火珠,所有的热流不再聚成红云,而是朝着那颗火珠冲去。

    吸收了热流之后,火珠的光芒逐渐变得刺目,莫说凡人,便是寻常炼气期修士都不能直视其所在。

    火龙一声长吟,朝着空中做了一个喷吐的动作,口中的火珠刹那远去。

    同一时间,远在营地旁边的众人感到刚降下来的温度似乎又热了几分。

    吐出火珠后,火龙也化作火焰,消失不见。

    “师姐师姐,你们看那!”林佳宁抓着蝶梦惜和姬小婉的手,快速地摇晃着,眼神则看着龙火消失的方向。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道身影朝着营地快速掠动,一袭修士常服,背负冥封剑剑匣,恍若谪仙人,正是唐禹生!

    此时的唐禹生心情大好,本来今天以为罗莹巧离开而低落的心情完全被今天的喜悦所取代,就在刚才,他竟然误打误撞地连续完成了《辰龙焰斗术》的最后两式,不是其中一式,而是两式一同完成。

    而且相对地也完成了火系道法的收集,距离完成虽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已经迈进了一大步。

    那种感觉,就像是玩rpg游戏要你完成一个任务,去收集一些十分稀有的材料,结果刚接到任务就发现自己的背包里刚好就有这么多的材料,直接交任务拿奖励。

    “你们都起了?”唐禹生来到众人面前,止住身形道:“略有些思悟,闹的动静有些大,惊扰你们了,实在抱歉得很。”

    众人一同摇头,方仲儒沉声说道:“唐道兄有所不知,我等此番或许算是又受你一次指点了。”

    “嗯?”唐禹生一头雾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事情吗?”

    蝶梦惜上前,笑吟吟地说道:“站着说话不合适,不如我们回去坐下,一一说与唐道兄听,如何?”

    唐禹生自无不可,随众人一同回到了营地,来到了昨晚放置篝火的位置坐下。

    只是昨晚陪伴在身旁的罗莹巧已经离去,让唐禹生心中又生出了一丝丝异样的思念,不过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

    没有罗莹巧在,林佳宁也就不怕了,小萝莉再次跑到唐禹生身边,紧挨着他坐下。

    方仲儒和李霁霞分别向唐禹生详细说明了刚才的对战情况,包括他们是怎么运用风系法力聚集热力和用水系法力凝聚冰晶,虽然不能令唐禹生身临其境地感受,但是也听明白个十之八九。

    主要还是他们实力太低,若是达到金丹期,能修成一门回光术,能将自己看到的影像完整地记录下来,不仅有声音和画面,还有记录者身体和神魂的触感,在旁人看来就跟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比地球上的3d、4d、5d、虚拟仿真什么的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门法术金丹期修士修炼十分容易,快的花费十来天就练成了,慢的也就一个月左右,但是让筑基期练就千难万难,修炼起来费力不说,还需要上百年的时间,而且不一定能成功,哪个筑基期的一百年不重要?与其花费在这无聊的地方上,还不如努力修炼到金丹,还更快更省事。

    即便是断了上升之路的筑基期修士也不会这么无聊地去修炼这门法术,好歹也可以修习一些秘法,增强下战斗力,学这个玩意,简直是给自己挖坑。

    “你们说的,我大概都清楚了。”唐禹生一手食指轻轻地叩击着膝盖,另一手摸着下巴,露出一副沉思的模样。

    旁边的林佳宁也有样学样,一手叩膝,一手摸下巴:“嗯,都清楚了。”

    唐禹生首先看向方仲儒:“你能够在我的“龙息炎域”中悟出这种方法,实在难得,而且还想到了可以籍此磨砺水系道法,很不错。”

    林佳宁也看着方仲儒:“方师兄,你很不错。”

    唐禹生又把头转向李霁霞:“你的水转冰的那道法术,使起到倒是没多大问题,可是单纯的冰并不能抵挡风火两相之力的叠合,这点你做得稍显稚嫩,结界相助远比他从环境中得到的热力相助要更强,所以你才能坚持一阵,不过倒是很正常,毕竟你们还年轻,没有经历过足够多的战斗,可以理解。”

    林佳宁抿了抿嘴,忍住笑意道:“李师姐,你还年轻,可以理解。”

    唐禹生眉头一挑,又对蝶梦惜说道:“你倒是有颗玲珑心,知道这机缘并不怎么适合你,确实是对的,可惜我没有什么高深的剑修道法,只能在技巧与领悟上给予你一点帮助。”

    林佳宁:“蝶师姐,我只能给你一点……”

    “咚!”一个暴栗敲在她的脑门上

    “唉哟,疼疼!”

    唐禹生若无其事地收回手,不理会身边小捣蛋鬼泪汪汪的眼睛,漫不经心地说道:“你嘛,多跟着你方师兄念点书,莫要再那么迷糊了。”

    林佳宁的嘴撅起,一副我很不开心,你快来哄我的样子,将大家都逗笑了。

    蝶梦惜看不过去了,嗔道:“师妹,不许胡闹了。”

    林佳宁这才对着唐禹生做了个鬼脸,吐了两下舌头,“略略”两声就跑到蝶梦惜那儿去了。

    “好了!”唐禹生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时候也不早了,天都大亮了,该动身了,应该正好能赶上早市。”

    众人响应一声,粗粗地收拾整理一番,没费多少时间便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