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十六章:道法抉择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清晨的阳光如约而至,伴随着微弱的凉风,恩泽大地,初时还不显得刺眼,但过一会再看,便不敢直视那耀眼的光辉。

    方仲儒同样还是最早醒的一个,不知道玄元大世界是不是也有“睡眠不足是女人最大的天敌”这句话,女孩们通常都比他晚那么小半个时辰才起得来。

    “啊……哈,一日之计在于晨,懈怠不得!”方仲儒伸了个懒腰,准备找个地方开始新同一天的修炼。

    只不过,放眼望去,他又看到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说熟悉是因为早在四天前他就亲眼目睹过,说陌生是因为自从那天后对方就没有这么早起了,一直在睡懒觉,除了罗仙子以外谁叫都不醒。

    方仲儒走到前面,直愣愣地盯着唐禹生。

    唐禹生脸色平淡,无悲无喜,没有半分情绪透露出来,却又不似进入修炼状态,睁着双眼,双目无神。

    在不为其他人所知的系统空间中,唐禹生正在发着愁,一个玄元大世界里大部分炼气期圆满修士都会发的愁。

    “凭我现在的兑换点,根本换不了什么好东西啊。”唐禹生苦恼地看着面前这一排排道法:“如今炼气期圆满了,不快点晋升筑基期的话,就要落后太多了,我可是答应了巧儿,十六年后去迎娶她的。”

    这样一想,唐禹生变得有些悲观。

    “可若是十六年后我境界太低,连元婴期都没达到,又凭什么上门去,估计是真的会遭人反对,连巧儿一面都见不着。”

    忽然唐禹生想到,他能过玄仪那关,还是靠杜撰出来的那个“前辈高人师父”,心中出现了一点希望,随即又否认了:“这种把戏,玩几次唬一些人就够了,拿到大宗门去,恐怕会被人当场拆穿。”

    他挥挥手,面前的所有道法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低级的道法会限制我的高度,莫说化神期,连元婴期都未必有机会,可若不是化神期,我就没有话语权,恐怕到时会横生枝节。”

    唐禹生颓然一叹,三文钱难倒英雄汉啊,更何况现在他缺的兑换点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

    “小悦,把适合我筑基的道法都找出来。”唐禹生吩咐道。

    “已为宿主列出,请宿主。”

    “《大洞真经》,至高道法,阐明世间大道之衍生,穷极变化之极致,凡人闻之可白日飞升,系统专有,售价80万兑换点。”

    “《玄劫经》,至高道法,洞悉时光变迁,通晓阴阳大意,主宰十方,天地莫能抗也,系统专有,售价80万兑换点。”

    “《景法道典》,至高道法,内容虽驳杂,前期修炼需耗费苦心,而后可以通神,系统专有,售价80万兑换点。”

    “《大衍仙妙真谛》,至高道法,仙道之精粹,聚先天之妙法而成,系统专有,售价75万兑换点。”

    “《荒元弈仙决》,至高道法,可修荒元斗战体,呼声为雷霆,气息为风暴,只手撼动天地,系统专有,售价75万兑换点。”

    ……

    “不看了不看了,烦!”

    唐禹生挥手将面前的道法光影给打散。

    不是道法不给力,实在是囊中羞涩啊,100兑换点,再加一百倍都不够,这不是拿着买二手奥拓的钱去看保时捷么?

    仔细盘算一下,晋升筑基期是迫在眉睫的大事,肯定不能耽误太长时间,最多两个月就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也不能用些破烂道法将就,杀鸡取卵的行为不能做。

    在这两个月内,必须尽可能地触发随机任务,并且要尽快赶到离桑城,去触发主线任务,毕竟随机任务偶然性太大,比不得主线任务稳定。

    若是运气好的话,那时应该可以攒下数千兑换点……

    “不够啊!!!”唐禹生抱着脑袋痛苦地喊着。

    几千兑换点的东西,还不是低等道法?

    这个等级的道法,撑死也就支撑到金丹期,还是属于垫底的那种,彻底沦为普通金丹修士,这可不是唐禹生想要的结果。

    能走的路都考虑过了,结果却都是绝路,明明顶尖道法就在眼前,却只能对着宝山干瞪眼,唐禹生不禁生出一种焦躁不安的感觉,仿佛一切的美好都在离自己远去。

    忽然,唐禹生眼前一亮:“系统,有赊账或者借兑换点功能吗,分期上百年还清的那种?”

    “叮,愚蠢的宿主又在做梦!”

    “唉,想也知道应该没有。”唐禹生无奈地叹了声气,有些迷茫:“难道我的运气到此为止,从今往后要泯然众人矣?”

    “小悦温馨提示,请宿主授权打开道法组合功能。”

    “咦?”唐禹生略带疑惑地抬头,还没等他问明白,系统的提示音就来了。

    “叮,小悦申请打开道法组合功能的授权,是否确认?”

    这种事情唐禹生还是头一回见,之前小悦从来没跟他要过什么授权,向来是有问必答,有求必应的,现在突然之间找他要授权,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小悦,你这是在做什么呢?”唐禹生不解地问。

    “亲爱的宿主,由于小悦对系统的操作权利来源于宿主的共享,系统启动时默认将宿主的部分基本权利共享给小悦,由于道法组合功能不在默认共享之内,需要宿主确认,系统才会将宿主对该项功能的权利共享给小悦。”

    “原来是这样……”唐禹生摸了摸下巴,露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像是在认真思考小悦的话。

    “嗯,要授权啊……嗯好,我这就……等等?!”唐禹生恍然醒悟,气得乐了:“这哪跟哪啊,我正头疼着呢,你还有闲情要什么道法组合授权,还有没有点良心啊你?”

    “道法组合功能可以解决宿主当前困扰,由于功能过于繁杂,宿主解读起来较为困难,所以小悦请求宿主授权。”

    “可以解决么……”唐禹生眼神稍稍有了些生气,点点头:“系统,确认授权给小悦,快点!”

    “叮,系统助手精灵小悦获得宿主对道法组合功能应用的授权。”

    “叮,道法组合功能开启,请宿主构想组合模型,并填入相应道法。”

    唐禹生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小悦会给他解释的。

    “亲爱的宿主,现在打开的道法组合功能,是由宿主提供道法,冥想立意,并交付一定数额的兑换点,最后系统提取符合宿主立意的道法精粹,合成一部新的道法。”

    “若要晋升筑基期道基的道法,小悦建议宿主先建立该道法的开篇总纲和第一篇章,以后再慢慢补全,最终成就有可能不低于至高道法,全看宿主的立意是否广阔以及提供的道法是否相符,无需兑换至高道法或用低级道法将就。”

    “哦,明白了,就是让我想这部道法的大致威能,然后再把有相应功能的其余道法补充进去就行了,对吧?”

    唐禹生眼睛开始放光,右手握拳,一把锤在左手掌心上:“小悦,把我会的基础道法全给提取了。”

    在他看来,这么多道法,怎么样也能砸出一部至高道法来,虽然仅仅只有一小部分,并不完整,但是现在也不需要他修完整部道法。

    玄元大世界的道法,除了部分特殊性质的,其余都是每到一个境界便修炼更深一步。

    比如说一部元婴期修士所创的道法,传给门下弟子修习时,一开始一般都只会传一部分,保证他能够修炼到某个境界,待弟子达到了预期的境界,再传下面的部分,直到弟子达到金丹期,才会把道法全部传下。

    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避免自家道法外泄,另一方面是考虑到贪多嚼不烂,怕门人弟子境界未到,却要一副心思钻研后边的内容,耽误了修行。

    一篇已经对应阐述了一个或两个境界的道理,后面的有或没有都不影响到修行。

    所以小悦才会说仅仅需要开篇总纲和第一篇章就够了。

    随着以后唐禹生境界的提升,收集到的道法越来越高级,断没有理由把这道法给荒废。

    然而事情并不都是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亲爱的宿主,该功能不支持系统赠送的道法,不支持残缺不全的道法,不支持立意模糊不清的道法,不支持衍生道法。”

    “你说什么?”唐禹生喊得都破音了:“系统赠送的全都不行,这么一大堆,我会的这些都不行了,逗我玩呢?”

    “宿主的基础道法是由系统赠送,身法《风云隐》亦是系统赠送,宿主自创道法《辰龙焰斗术》尚不完整,皆不符合条件。”

    “尚不完整……”

    唐禹生敏锐地捕捉到了小悦话里的含义:“那就是说,只要我将它补全,那就是符合的,哪怕是脱胎于系统赠送的道法?”

    “没错,宿主自创的完整道法是可以提取的,但是首先宿主需要冥想道法的立意。”

    怕唐禹生理解错误,小悦又补充道:“道法的立意,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宿主对该道法的期许以及用途,譬如同是火药,有人造子弹,有人造烟花,有人造炮火,道法亦是如此,立意不同,造成后天的差距更大,请宿主慎重对待。”

    唐禹生郑重地点头,即便小悦不提醒,事关以后的道路,他也不敢乱来的。

    立意这种东西,并不是说取个高大恢宏的就行了,最重要的是要与自身的真意相互契合,才是属于自己的道法。

    为什么有的宗门,祖师打下基业根本,留下道法资源给后人,结果后辈反而一代不如一代,祖师是化神期,下一代就元婴期,再过几千年连元婴期都出不了了,就是因为道法的立意同创立道法的人真意相合,只有本人才能发挥出最大作用。

    其他人若是作为借鉴,跳出道法局限走自己的路,那是最好的,次一点的,也能够自出机杼,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道法,虽然不能超越先人,但也能达到相同的高度。

    最怕就是安于现状,觉得先人的道法已经足够高深,自己一辈子都学不完,按部就班地修炼下去,结果真的如自己所想一样,连先人的背影都看不到,还为自己当初的一点“先见之明”而沾沾自喜。

    “八卦?太极?不好不好,虽然看起来立意确实是挺好的,但是并不适合我。”唐禹生紧皱着眉头,一脸苦相。

    “立意要适合的才好,但什么才是适合我的?”

    “我连自己的道法真意是什么都不清楚,这是个问题啊!”

    “斗法倒是斗了几场,但是真正有意义的还是和巧儿的那一次。”

    跟桓苍岳的那次,严格来说根本不算是斗法,而跟项雄那场,唐禹生本身更像是见证者,见证大鹏贯海决虐待项雄,跟他本身没有多少关系。

    唐禹生锤了锤脑袋,自己似乎又陷入一个死循环。

    要么花费大量时间去战斗,在斗法中感悟出自己的道法真意,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顿悟了,那就成了。

    要么放弃,随便立个什么阴阳啊、太极啊、混沌之类的听起来就很拉风的真意,只不过未必适合自己。

    察觉到唐禹生的困境,小悦也忍不住出手了。

    “亲爱的宿主,小悦整理了宿主先后两次任务以及一次非任务阶段的战斗记录片段,希望可以帮助宿主了,宿主可以在任务记录界面的战斗记录中,任务过程中发生的战斗完整成像记录。”

    唐禹生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三段画面,一段是初次任务与桓苍岳斗法时的回放,一段是打脸赤炎剑宗任务中与罗莹巧斗法的回放,另一段则是接到打脸任务前罗莹巧主动挑战他的那场。

    三段画面同时出现,唐禹生却没有顾此失彼、应接不暇的感觉,而是分心三用,还游刃有余。

    第一段中,唐禹生面对气势汹汹的巨大火蛇,使了一道风切术,将火蛇劈开两半,还控制风的流动,让剩下的火蛇身沿着风切术的两边流动,借风助火势之奥妙,以至于施法者桓苍岳无法控制法术,又无法令其消散,白白耗费许多法力。

    无独有偶,在与罗莹巧的第二次决斗中,唐禹生一手双龙戏珠之法,激起水火不容的斗争,令密云蛹脱离其主人的控制,火龙强行咬住密云蛹,直至后者消耗殆尽。

    而最初与罗莹巧斗法的那一场,在探明云雾的变化后,唐禹生果断地使用了身法《风云隐》,只用风力,而云则是直接夺取罗莹巧施放的云雾,以风卷残云只力,直接将不利于他的场地变为主场优势,最后更令罗莹巧脚下的行云失控,被大风吸引而导致直接落败,说起来,要是她不着急着用行云的话,未必败得那么干脆。

    三段画面反复地在脑海中回荡,渐渐地唐禹生感觉到一丝灵光,仿佛有一条线将这三者串联在一起。

    “是……属性之间的……不,是我自己的利用了属性之间相生相克的关系,但我之前并未想过这样的计划,一切都是临时起意,这与我的道法真意有关,与我本人有关。”唐禹生一门心思全都沉浸在三段回放中,口中不自觉地低语。

    “是我让法术脱离其主人的控制,虽然主人与法术之间仍然有关联,但却无可奈何,只可眼睁睁地任我施为。”

    “而后我又让法术按照我的意志,或消散,或化为己用,或许,还有更多选择……”

    唐禹生猛地抬头:“是掌控!”

    “叮,恭喜宿主完成道法立意,请填入火、水、金、土、木、风、雷、光、暗、音属性道法各一部。”

    “总算是成功了一半。”唐禹生面露微笑:“接下来就是考验我本人能力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唐禹生只需一边打磨自身道法,尽快完善《辰龙焰斗术》,争取再创出几门法术,一边收集符合属性的道法,两个月时间不多不少,想来总该是够的。

    放下心中一块石头,唐禹生也不再迷茫,于是退出了系统空间。

    ……

    唐禹生意识渐渐回归,感觉久坐之下身体有些僵硬,正想舒展一下身体,突然眼前烟乎乎一片,一大一小两颗脑袋正盯着他看,一动不动。

    “哇!”

    唐禹生吓了一跳,上身连忙往后仰,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了。

    “你们在干什么啊?”

    方仲儒以及后面醒来的林佳宁异口同声地说道:“看你呀。”

    “有什么好看的。”唐禹生没好气地说道:“没见过人心情不好,坐着发呆吗?”

    林佳宁一边笑嘻嘻地往他怀里钻,一边好奇地问道:“大哥哥,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呀,我看你这些天都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唉哟!”

    “小鬼精灵!”唐禹生赏了小丫头一个暴栗,再镇压了她的反抗,随后徐徐说道:“巧儿回去了。”

    方仲儒大感意外,视线望向唐禹生旁边的那处营帐。

    林佳宁更是从忍不住好奇,从唐禹生怀中走脱,向那处跑去。

    为了不与众人生间隙,罗莹巧这几天都是同众人一起扎营,而没有用云宫。

    不一会林佳宁就跑回来,嘟着嘴道:“巧儿姐姐真的走了。”

    “唐道兄,你……”方仲儒本想说点什么安慰下唐禹生,但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什么来,他本身也没这方面的经验,不知该怎么说好。

    “好了好了,被你们一吓,什么心情都没了。”唐禹生摇了摇头道:“我要去修炼了,你们自便。”

    说罢,一个人径自走开了,却不知这行为竟然感动了他的脑残粉。

    方仲儒目送着唐禹生的背影,油然叹道:“唐道兄经历如此打击还不忘修炼,实在是我辈楷模,我也不能偷懒了。”

    也寻了个方向走去。

    只留下还没转过弯来,一脸懵逼的小萝莉。

    良久,林佳宁回神,双手揉了揉脸颊,喃喃自语道:“大哥哥,好帅啊!方师兄……为什么感觉好傻的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