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十三章:促膝长谈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方仲儒起了个大早,昨天发生的一切让他心潮澎湃,短短的一天时间里,他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但自身摆脱了樊笼,更得到了火属性亲和,成就风火双灵之体,其他师姐妹也或多或少的得到了指点,可以想象回到师门后,门中长辈怕是会惊掉下巴吧。

    最重要的是,见识过了唐道兄与灵云宗圣女罗莹巧的斗法,极大地开拓了眼界,革新了他以前对斗法的认知。

    怀着激动的心情入睡,自然是睡不久的,天刚微微亮,他就醒来了。

    想到这么多年白白蹉跎了光阴,已是差了同龄人一大截,今后一定要加倍补回来。

    一念及此,方仲儒就按捺不住,走出了自己的营帐。

    初升的朝阳在山上冉冉升起,透过一丝暖洋洋的光芒,迎着这一缕晨光,方仲儒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准备找个合适修炼的地方,以免打扰到其他人。

    “咦?”方仲儒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正盘坐在松月池边,呆呆地望着池水出神。

    “早啊,唐……道兄,你这是怎么了?”

    被折磨得整晚没有睡好的唐禹生,此刻一脸憔悴,脑袋昏昏沉沉,活像个多年的瘾君子,浑然没有听到有人在跟他打招呼。

    事实上他都没怎么睡,一晚上精神奕奕地翻来覆去,形形色色的念头在脑子里不断地交错闪过。

    唐禹生倒也不是光睁着眼,这一晚上他基本接受了小悦所说的事实,但是随着这方面的困扰越来越小,另外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凸显。

    没由来的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老男孩》里边的歌词: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到底我该如何表达,她会接受我吗?

    好不容易有点困意,才刚睡了两三分钟又自动醒了,之后又好长一段时间睡不着。

    算起来,今晚他都睡了不下十次了,可加起来还没半个时辰呢,就这样反复折腾,不知不觉天都开始亮了,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就出去走走,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就在池水边坐下来了。

    方仲儒见他不回应,吓了一跳,以为是修炼时出了岔子,赶忙走了过来,对着肩膀使劲地晃,边晃还边低声喝道:“唐道兄……唐道兄,快醒醒。”

    “醒了醒了……你别晃了,都被你晃糊涂了。”唐禹生不满地把搭在肩膀上的手扒拉下来。

    “唐道兄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我叫你好多声都不见你应,我还以为你……你……”方仲儒“你”了好几下,觉得说人走火入魔听起来不好,遂改口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

    “诶,你怎么看出来的?”

    方仲儒苦笑道:“唐道兄,方才你的样子,就差将‘我有心事’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如若不是,恕在下无礼,只能往走火入魔那边猜测了。”

    唐禹生很是惊奇,重新打量了对面这个看起来刻板的少年一番,有些意外地道:“连你都看得出来?”

    “呃……”方仲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为何总这般捉弄人心。”唐禹生低声感叹了一句。

    方仲儒耳朵动了动,清晰地捕捉到了话里的信息,粗一分析,心中便大致有了主意。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其他人都还在梦乡里遨游,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唐道兄,你可是心仪那灵云宗的罗仙……唔……唔唔”。

    唐禹生一把捂住这呆子的嘴,另一只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待到对方点头,才把手拿开。

    “呼……呼,唐道……兄,为何不让我……把话说完?”方仲儒气还有些不顺。

    “你傻啊?”唐禹生一瞪眼:“你说得小声就没事了,别忘了玄仪前辈可是元婴期高手,这么近若是她注意听肯定逃不过她的耳朵。”

    而此时的玄仪撇嘴一笑,那表情就像一只成功偷腥的猫。

    方仲儒抹了一把冷汗,道:“对对,险些惹出大事,幸好唐道兄及时阻止,否则在下就……”

    “行了行了,别磨叽了,你要是没事就走开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唐禹生不耐烦地挥挥手,转而抱着自己的脑袋,又不知想什么去了。

    见唐禹生这副样子,方仲儒怎么敢离开,担心对方万一想不开了怎么办?

    他不折不挠地问:“不知唐道兄是在烦恼些什么事情,不如说出来,或许在下能够替道兄思量一二。”

    “你懂这个?”唐禹生很诧异地问道,心想或许可以问问他。

    “这个,不太懂。”方仲儒有些羞赧地说道。

    “不懂你怎么帮我?”唐禹生有些失望,还以为是专家呢,原来也是跟我一样的菜鸡。

    “话不是这么说的。”方仲儒认真地说道:“俗话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唐道兄所困扰之事,说不定与在下一说,合二人之力,会有所收获也未可知。”

    “这样么……”唐禹生稍微想了一下,把心一横,道:“好,今天这事,出得我口,入得你耳,切勿让第三人知道。”

    方仲儒十分郑重,拱手应道:“唐道兄放心,在下省得,在下发誓,绝不说与别人听。”

    说完,两人很有默契地四处望了下,没发现有人醒来,顿时松了口气。

    唐禹生凑上前,神秘兮兮地说道:“你附耳过来,我跟你说。”

    可惜传音这种手段需要炼气期九层才能够使用,不然他们也不用这般鬼鬼祟祟的。

    “其实我一直在想……”

    ……

    “什么?”

    听了唐禹生的问题,方仲儒把下巴都惊得掉地上了,要不是亲眼看见苦主那认真而又忧虑的表情,他甚至以为对方在说笑,拿他寻开心。

    方仲儒哭笑不得,因为唐禹生的问题简直不可理喻——怕自己配不上对方,要是对方不喜欢,冒冒失失地告白更加令人生厌。

    “唐道兄啊,你莫不是一直在山间野地行走,没怎么见过人世吧。”方仲儒偷偷地腹诽。

    “怎么样,你有什么办法教我吗?”唐禹生略带希冀地问道。

    “咳咳,唐道兄莫要着急。”方仲儒整理了一下思路,娓娓道来:“其实道兄所顾虑的事情,于在下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试想,道兄天纵之才,天赋之高被通天境强者看重收入门下,方某敢对天发誓,即便是圣地宗门的仙子,道兄也是配得上的。”

    “再者,大宗门杰出的弟子总会有人追求的,唐道兄你不把握住机会,今后说不定就让人捷足先登,眼睁睁地看着错失机会,岂不可惜?若要余生一直看着心爱的女子同另一个男子在一起,怕是没多少人愿意再见她了吧,这样与表白失败被她所拒岂不是更糟糕?”

    唐禹生浑身一震,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罗莹巧依偎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的画面,心如刀绞。

    方仲儒悠然叹息道:“如此,唐道兄又有何顾虑,既有如此身份,又有如此实力,若是为了这等琐事烦忧,实在可惜。”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古人诚不我欺。”唐禹生暗自想道。

    最后这番话,让唐禹生想起了地球上的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在最无能为力的年纪,遇到最想照顾一生的女孩。

    而现在唐禹生既有能力,又遇见了喜欢的女孩,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唯一值得担心的是:他的便宜师父是以系统为蓝本杜撰出来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我自己成就通天境,看谁还敢说半个不字?”拥有系统的唐禹生绝对是可以达到通天境的。

    转念一想,恐怕方仲儒之前就被这个问题困扰过,所以才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他的症结所在。

    唐禹生自嘲一笑:“没想到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倒是让你看笑话了。”

    方仲儒轻轻地摇头:“唐道友言重了,君子成人之美,在下也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解开了心结,唐禹生心情大好,还开起了玩笑:“哦,你帮助我去追求如此出色的女子,内心竟不会感到嫉妒?”

    “唐道兄说笑了。”方仲儒淡然地笑道:“其实这等美事,于大部分人而言是乐见其成的。”

    “为什么?”唐禹生疑惑了:“遇见好的女子,凡是男人不都是想要将之收入怀抱的么?”

    方仲儒击节而笑:“难得难得,此生竟然能遇到唐道兄如此妙人。”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

    “对,但不完全对,就如同金丹期修士不会对炼气期修士起心思一样,那些大宗门的圣女,于我等而言,高不可攀,如无暇美玉,如梦幻仙林,知道自己得不到,却希望得到的人能够好好珍惜,既然知道唐道兄是个配得上美玉的人,何不相助一把?”

    听到这里,唐禹生不知为何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

    “这……不就是地球上小说的读者对书中主角的感情么,自己得不到也不奢求去得到,惟愿另一个主角能够照顾她周全。”

    一时之间,唐禹生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轻轻地拍了拍方仲儒的肩膀,笑道:“你也无需妄自菲薄,今后你怕是要一飞冲天了,到那时候,你也是可以佩美玉的人了。”

    “谨遵教诲!”方仲儒神情前所未有的郑重,却少了以前的一些呆板:“此次回师门,我立即闭关,不到筑基绝不出关。”他眼里露出一丝笑意:“到时我去寻唐兄饮酒,再听唐兄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你还记得啊。”唐禹生笑了,豪气道:“到时,说不定要请贤弟喝一杯喜酒了。”

    “敬候唐兄佳音,可莫让小弟赶到前面去了。”

    池边两人相视大笑,自有一股酣畅淋漓的痛快。

    ……

    两人聊了许久,直到天色大亮,所有人陆陆续续都起来了,他们才回营地去。

    一见到唐禹生,林佳宁眉开眼笑地黏了上来:“大哥哥,方师兄,你们方才去哪玩了,我醒了却不见你们,还以为你们出意外了呢。”

    唐禹生点了一下她白嫩的额头,逗了一句:“哈哈,你以为我们都像你一样贪玩呢?”

    方仲儒把她拉了回来,训道:“你呀,别总是有事没事地往人家身边跑,像个小跟屁虫似的。”

    小丫头唯唯应诺,转过身给他做了个鬼脸,跑去找蝶梦惜告状去了。

    灵云宗那边正在收拾营地,耸立的云宫渐渐消失,一个个身影顿时出现在唐禹生等人的视线中。

    唐禹生鼓起勇气,就要走过去,结果被方仲儒一把拉住。

    “唐兄,你这是要去做什么?”方仲儒小声地问道。

    “去寻她啊,那还用问?”唐禹生十分不解,你不是鼓励我去的么?

    “那你就这样过去啊?”

    “啊?”这下轮到唐禹生傻眼了:“那要怎么过去?我也不会御剑啊。”

    方仲儒一脸败给你了的表情,轻轻地说道:“起码也得有个定情信物之类的吧。”

    唐禹生瞬间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呆立在当场,礼物?我哪有礼物啊?

    想起昨晚刚赚的100点兑换点,唐禹生马上进入系统空间。

    “小悦,快给我看看100点兑换什么比较适合当定情信物啊,很急。”

    “亲爱的宿主,经过小悦的查询,100兑换点能够兑换的东西完全不适合用来送女孩子。”

    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唐禹生满腔热情被浇了个透心凉。

    正当他感到绝望,想要去找蝶梦惜等人周转时,一道系统提示声打断了他的行动。

    “叮,愚蠢的宿主终于主动出击了,作为系统怎能袖手旁观。”

    “叮,获得莹翠镯一对,已放入背包,请宿主查收。”

    唐禹生顾不得系统为什么一反常态突然大发善心,直接打开背包,取出那对莹翠镯。

    “莹翠镯,下品法器,水莹石髓中的精华打磨而成,内蕴阵法,水灵之体以上体质佩戴可洗涤法力,增强水系道法的领悟,同时刻画了强力的防御阵法,可护得佩带者周全,由筑基期激发,可无视元婴期以下任何攻击,售价30000兑换点。”

    下品法器,30000兑换点……

    “系统,你确定这是白送我,不是从我以后的兑换点里扣的?”

    唐禹生有点不敢相信,幸福来得太突然,一个铁公鸡突然请吃饭,首先就要往鸿门宴这方面上去想。

    “叮,愚蠢的宿主,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区区30000兑换点的下品法器就吓住你了,愚昧而又无知的宿主,追女孩怎能不下本钱?”

    对于系统的毒舌,唐禹生已经习惯并且能够自动过滤了,只要知道不是坑自己的就好。

    唐禹生亮出莹翠镯,向方仲儒炫耀道:“放心吧,我早有准备。”说罢就要往灵云宗那边走。

    “等等!”

    唐禹生一愣,这次出声的不是别人,而是小悦。

    “亲爱的宿主,系统还提供了免费刻字的服务,请宿主选择两句十五字以内的一段话,系统将会刻在莹翠镯上。”

    “系统我问候你全家%&%¥#……”

    系统这破玩意儿,有这功能竟然都不说,多亏了小悦提醒。

    “叮,请确认是否输入系统我问候你全家%&%¥#……,由于输入字数过多,系统将选择前十五个字雕刻。”

    “不不不,不是这句,让我考虑一下。”唐禹生马上没脾气了。

    “选什么字好呢?”唐禹生看着满山遍野的树木,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明悟。

    “系统,你听好了,就刻‘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两句,一句刻一边,我有大用!”

    “叮,雕刻完成。”

    一切准备就绪,唐禹生终于能行动了。

    按《曹刿论战》中的说法,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是用在唐禹生身上却不奏效,他现在比起刚才的时候信心更足了。

    ……

    “罗仙子。”

    正在收拾云宫的罗莹巧,忽然听见一道男声在她身后响起。

    少女芳心一颤,强忍着激动缓缓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正是昨晚心心念念的人。

    “唐道友起得可真早。”罗莹巧脸颊微红,目光有些闪躲。

    两个人互相问过好之后就站在原地,你时不时看我一眼,我时不时瞄你一下,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远处的玄仪看着这一幕不禁又气又笑,默默地找借口将其他弟子调离开他们的附近。

    如果有旁白,玄仪的内心一定是这样想的:傻小子,前辈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此刻唐禹生也在暗暗焦急,刚才还雄心万丈,现在一秒变缩头乌龟,这样沉默下去不是办法啊。

    见那人叫了自己一声,之后就没了声息,罗莹巧心里也急得不行,强忍着心中的羞意,嗫嚅着开口道:“唐道……”。

    谁料话刚出口,唐禹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拿出莹翠镯一把塞到罗莹巧手中,然后逃也似得离开了,回到自己的营地,面红耳赤地喘着粗气。

    手中拿着莹翠镯,罗莹巧哭笑不得:“算了算了,他能送这东西,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不该奢求太……咦,上面有字。”

    罗莹巧举起两只镯子,仔细端详:山有木兮木有枝。

    “这是什么意思呀?”

    她暗自皱眉,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句很普通的诗,山上有树,树上有枝,谁都知道的事情啊。

    “难道只是十分普通的礼物?”少女的心瞬间揪紧了。

    再看另外一只,也不知道是不是系统作妖,另一只上的字一开始看十分模糊,必须凝神看上几眼才慢慢看得清楚。

    “心悦君……兮君不知!”

    念完这句,罗莹巧的脸上彻底羞得通红,连跺了两下脚,口中低低娇嗔道:“笨蛋,真是笨的要死,哪有人什么都不说就跑了的。”心中却是比灌了蜜糖还甜。

    她双手将莹翠镯捂在胸前,思绪早已飘飞到意中人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