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十二章:玲珑心乱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唐禹生这一手兼具霸道和绚烂的法术,可以说是玄元大世界里绝对没有人见过的。

    因为这是他自己前些天赶路感到枯燥无聊时,参考多种火系道法,取其精华,综合各种优点揉合而成的,取名为《辰龙焰斗术》,也可说是唐禹生的独门法术。

    《辰龙焰斗术》分别有五式,唐禹生已经创出了三式,包括有双龙戏珠,龙战于野,飞龙在天。

    刚才击败罗莹巧,一共用了两招,龙战于野与之密云水珠周旋,引它露出破绽,再用双龙戏珠绞杀。

    值得一提的是,双龙戏珠这招还融入了几分风助火势的奥妙,首先利用火龙自身的旋转,带动周围空气快速流动,从而不断地吸纳火系元气与风系元气。

    火系元气作为原料,风系元气作为催化剂,所以火龙在吞掉了密云水珠后不但没有受损,反而还有所增强。

    剩下的两招还存在与构想当中,不过已经有了些眉目,唐禹生相信那两招很快就能问世了。

    罗莹巧走到唐禹生近前,歉然一礼:“唐道友不愧为人杰,巧儿心中还曾对道友的一番话不以为然,如今却是失礼了。”

    “没事没事,这有什么。”唐禹生应和着,得了系统的奖励,让他心情大好。

    同时心中暗道好怪,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诚实的么,你不说我也不知道啊。

    ……

    唐禹生赢得干净利索,让赤炎剑宗的弟子下不来台了,个个低着脑袋,涨红了脸死死地盯着自己的鞋,好像非把鞋面看出一个窟窿不可。

    原先开口的那弟子更是钻到后面,不敢露头,唯恐唐禹生揪住他不放。

    见赤炎剑宗弟子这副样子,灵云宗弟子不禁更瞧不起他们,连看他们的眼神都不知不觉地变了。

    唐禹生没有说什么,双手环抱,他准备看一出好戏。

    输了耍赖,别人不教训你们,长辈还能不教训?

    “好了,到此为止!”项雄沉着脸走来,指着赤炎剑宗的弟子:“看看你们像什么样,输了找借口抵赖,见不得别人比你们强,你们师父是这么教你们的?”

    项雄注视着众弟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差点忘了表扬你们,师兄弟之间真是相亲相爱,一个人犯了错,全部人一同为他撑腰,好,做得很好,不愧是我赤炎剑宗的“希望”!”

    他的语气越来越重,说得弟子们快要无地自容:“如此行径,与小人无异,为人所唾弃,尔等竟不以为耻,脸皮当真是不要了!”

    赤炎剑宗弟子把头埋得更低了,被自家长老点破了心思,当众教训,一方面是愧疚,另一方面是难为情。

    现场气氛一度十分沉重。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走了出来,面向唐禹生垂首,诚恳地说道:“对不住唐道兄,方才就是我带头恶语中伤于你,师兄弟们是为了维护我才犯错的,唐道兄万勿怪罪他们,我愿意受罚。”

    说罢,他便站在一旁,一副听凭处置的模样。

    见状,有的弟子迟疑了一会儿,一咬牙,也上前向唐禹生致歉:“请唐道兄见谅,我等动了嗔念,失礼了。”

    剩下的弟子一见大部分师兄弟都认错了,赶忙也跟着认了。

    项雄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率先站出来的弟子固然知错能改,这是好事。

    可后面的弟子却摇摆不定,等到别人都出来完了才跟着出来,这让他有些失望,如此没有担当,在剑道上可走不远。

    但现在也只能记下,待回到宗门后,再通过教导慢慢将其性格扭转过来。

    回过头来,项雄给唐禹生递过去一个储物袋,由衷地说道:“感谢唐小友给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上了一课,门下弟子不肖,我深感汗颜,这些晶石就当是我给小友的谢礼,小友就不要推辞了。”

    他很聪明,没有说是给唐禹生的赔礼,为弟子们保留了一分颜面,他相信唐禹生能够明白这层意思,这也是刚才和玄仪约定好试探的彩头。

    果不其然,唐禹生直接收下了“谢礼”,并决口不提刚才的事。

    虽然当事人是不提了,但是项雄不能当看不到,发生了这种事情,项雄和赤炎剑宗弟子也不好意思待下去了。

    “此间事了,我也无意再久留。”项雄向唐禹生拜别:“我率弟子连夜回山门,唐小友若是日后有兴致,可来我赤炎剑宗流炎谷一行,到时我带小友游览一番谷内风光。”

    “项前辈言重了,都是年轻人,总会有一股不认输的劲头,我并未放在心上。”唐禹生劝慰一句,而后说道:“今后若有机会,一定前去拜访项前辈。”

    项雄点点头,带着赤炎剑宗的弟子走了。

    至于唐禹生以后会不会去流炎谷,他就不清楚了,至少现在没有因为这件事情交恶,那就足够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结交。

    说起来,赤炎剑宗从上到下好像都是喜欢惹事,从庆炎卫一开始就招惹了罗莹巧被教训,然后项雄自己跑来招惹唐禹生惨遭暴打,最后那些弟子还挑衅唐禹生,脸都被打肿了。

    想到这里,唐禹生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真是一脉相承啊。

    “唐道友因何发笑?”罗莹巧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他。

    唐禹生将发现讲了出来,罗莹巧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雪白的玉颊微微泛起一层红晕,宛若娇艳的牡丹绽放,看得唐禹生有些入神。

    “这个人,可真有意思呢。”罗莹巧没有发现唐禹生的正看着自己,因为她也略微地失神了。

    没多久,两人几乎一起回神,四目相对,发觉自己一直注视着对方,皆以为自己的失态被人家看在眼里,撇过头去,不敢相视。

    “罗师姐,你跟唐道兄刚才在说什么?我见你笑得好开心呢。”

    忽然一女声传来,打破了沉默的场面。

    穆红樱和几个灵云宗弟子走了过来,对罗莹巧调笑了一句。

    “啊,没什么,就是说到刚才那赤炎……呃,赤炎剑宗的那些弟子,一个个垂头丧气像是丢了宝贝捡不回来似的”唐禹生打了个哈哈,想要把话题引开,以掩饰刚才的尴尬,谁想罗莹巧突然传音给他:“莫要说与她们听,此事就我们二人知晓。”

    幸好唐禹生有几分急智,马上把话圆了回来,只是心中有些诧异:“为什么不能说?”

    罗莹巧没有回他的话,反而露出了一丝浅笑:“你猜呀。”说完就和其他人一起走开了。

    唐禹生搓了搓耳垂,暗道女人的心思可真复杂,没头没脑的叫人怎么猜呢。

    他不知道,在他圆了那句谎话后,有位少女如获至宝,将一个只属于两人间的小秘密深埋在心中。

    ……

    “天色已晚,不适合再赶路了,就在这里休息吧。”

    玄仪一声令下,灵云宗弟子开始行动起来。

    灵云宗不愧是大宗们,营地的搭建就显示出与清平宗不同的优越之处。

    只见玄仪和弟子们一同施法,一座座法力构成的白云宫殿顿时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着实让唐禹生长了一回见识。

    住的地方已经搞定了,剩下的就是一些杂物了。

    修仙界的女子,可不是那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粗活累活虽然没做过,但是基本的东西还是会做的。

    唐禹生本来是打算回自己的营地的,但是两条腿不知怎么的,硬是要往旁边灵云宗的营地那里走,为了不引人注目,只好向玄仪讨了个布阵的差事,又露一手阵法上不俗的造诣,引起阵阵惊叹声。

    忙了半晌,帮人布置好阵法,唐禹生糊里糊涂地回了自家营地。

    “邪门,我这是怎么了?”

    唐禹生一手握拳,撑着侧脸思考着问题。

    就在刚才,他为罗莹巧讲解完怎么控制阵法的技巧后,罗莹巧甜甜地对他说了声谢谢。

    结果他回来之后,原本打算修炼一会的,哪想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刚才罗莹巧对他巧笑嫣然的那一幕。

    思来想去,还是找不出原因,唐禹生决定使用锦囊妙计:“小悦,快出来,宿主我出大事啦。”

    “亲爱的宿主,小悦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呢?”

    简单地给小悦描绘了一下自己的困扰,唐禹生有些忧虑地道:“小悦,你说我是不是被她用精神秘法下咒了?”

    “小悦有三点需要纠正宿主,其一灵云宗有精神修炼秘法,但是其功效仅限于防御,其二,宿主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攻击系统皆会提示,宿主无需担心,其三,经系统扫描,罗莹巧没有修习任何精神类秘法。”

    “还有这功能?”唐禹生呆了一下,然后摇头:“既然不是精神秘法,那是怎么回事?”

    “请宿主稍候。小悦正在向系统查阅资料。”

    过了一段唐禹生觉得十分漫长的时间,小悦终于有回音了。

    “亲爱的宿主,经过小悦的查询和对比,发现宿主此时的状态极有可能是对罗莹巧有好感,根据资料显示,这种好感极有可能上升到爱恋的程度。”

    “你说什么?!”

    唐禹生被吓到了,这就是恋爱?

    算上地球的那一世,唐禹生也仍然是个单身狗。

    倒也不是因为唐禹生长得丑或者性格恶劣,而是他这人思维跳脱,又不懂得掩饰,在与人交谈的时候经常让人跟不上他的节奏。

    就连相处了四年的舍友都适应不了他这种前一秒聊历史,下一秒讲未来的说话方式。

    也有女生曾对他有好感,可是一接触后发现他这个特点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早在第一年的时候舍友们就认真地告诫过他,但是天性实在不是那么容易克制的,后来唐禹生就渐渐地很少说话了。

    唐禹生对恋爱这个词是很陌生的,他很少看电视节目,总爱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学校宿舍头两年没有装空调,他放假就去亲戚家里的空调厂帮工,顺便偷点师,开学的时候带了一堆零件回去,竟然当场组装了两台电风扇大小的“空调”,从那以后舍友算是对他服气了。

    同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也遇到很多失败,但他热情不改,一门心思投入到这里边去,可能这也是他单身的原因之一。

    一个对恋爱的概念都不清楚的人,你突然告诉他可能恋爱了,那种心情,犹如正在试吃一种从未见过的食物一般。

    唐禹生此刻心中犹如打翻的五味瓶,各种滋味混杂在一起,味道难明。

    悄悄地看了隔壁营地一眼,看不见此刻不知罗莹巧在做什么,唐禹生心中竟有挂念的感觉。

    “由于宿主缺少经验,加之玄元大世界是修真者的世界,修士引入天地元气洗涤身躯,同时会导致容貌越来越美丽,要超过宿主所在的地球,所以宿主极有可能就是快要恋爱了。”

    唐禹生皱了皱眉:“不对吧,那我应该最先喜欢上蝶梦惜她们才对吧,为什么当时没有这种感觉。”

    “因为她们与宿主层次相差太大,宿主潜意识中没有把她们当作同等看待。”

    唐禹生顿时大喊冤枉:“小悦你怎么能这么抹烟我,我怎么没拿她们当同等看,我都是一视同仁的好不。”

    “小悦打个比方,在地球上,宿主认识的人中,有十分出色的人吗?”

    “有!”唐禹生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那么请宿主回想一下,与他们关系最好的时候,是否是最开始认识的那一段时间?”

    “等等,让我想想。”唐禹生努力地回忆:“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当初唐禹生的同班同学里,有一个同学就十分出色,大学第二年就开始创业,当时还邀请过他去,但是唐禹生怕自己没那份能力就婉拒了,到后来唐禹生就很少看到他,两个人基本没有什么交集了,也就剩下见面打个招呼的份。

    “人也是分层次的,修士更是如此,不是谁规定的,而是人心自己定义的。”

    小悦毫不留情地补刀,声音依旧柔糯,但每个字都像一把把重锤,粉碎着唐禹生心中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清平宗弟子在宿主面前不堪一击,而罗莹巧却能和宿主缠斗许久,自然而然地会把她放在同等位置上。”

    “好了小悦,扯远了,你让我自己想想吧。”唐禹生神色间有些黯淡,语气透着一股疲惫。

    小悦不再出声,直接回归系统。

    修炼的心情也没了,唐禹生刚刚被小悦刷新了自己的人生观,即便感觉是对的,也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内心有些烦躁。

    “要不然过去看看?”唐禹生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了灵云宗的营地。

    想法是很美好,可惜执行力不够。

    已经来到营地边缘的唐禹生心里一阵忐忑,他犹豫了。

    此刻他的脑海一团浆糊,一边在想见到罗莹巧后该怎么说,要是她对自己并不喜欢,岂不是去自讨没趣,还惹得人家生厌。

    一念及此,唐禹生摇了摇头,转身又回了自己的营地,索性直接躺下睡觉。

    唐禹生的异常行为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身为元婴期修士的玄仪,元婴期修士早已经不需要睡觉了,她的神识一直留意着营地周围的情况。

    “哎,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子。”

    此时在法力凝聚成的一座“云宫”内,玄仪嘴里啧啧有声,神识感知到唐禹生来了又走,眼里出现一丝笑意:“年轻人,我灵云宗圣女可不是那么好追求的,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哦。”

    玄仪没有去想唐禹生身份配不配的问题,开玩笑,通天境大能的徒弟,还配不上灵云宗圣女?

    灵云宗开山祖师也是通天境大能,但是千万年传承下来,却少有后背弟子能够达到这等境界的。

    在灵云宗宗门历史典籍上,明确记载着除了开山祖师以外,达到通天境的仅仅只有三人而已。

    而最近的一位祖师早在五千年前殒落了,现在她们灵云宗最强者才化神后期。

    通天境大能的徒弟不够资格?

    灵云宗要有人敢说出这句话,人家师父出手,一巴掌就把你灵云宗山门拍成废墟,即便灵云宗出过三名通天境都不够看,毕竟死去的通天境永远比不过或者的通天境。

    唯一的阻碍就是罗莹巧自己的心意了,要是她不愿意,灵云宗宁可得罪通天境大能,也万万不会交出自家圣女的。

    “不过嘛,貌似最难的一关已经过了?”玄仪转头向另一边看去。

    罗莹巧正在一座云宫的窗户后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外边的情况,看到唐禹生向她这里走来时,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脸上乍然泛起一抹惊心动魄的嫣红。

    但左等右等不见人来,罗莹巧又探出头去,发现唐禹生已经往回走了,气得她跺了跺脚,恨恨地骂道:“这个笨蛋!”

    她不是唐禹生那样的榆木脑袋,反而十分清楚自己的想法,唐禹生上演的那经典的英雄救美一幕,轻轻地拨动了少女的心弦,泛起了道道涟漪。

    每每想起唐禹生,她就感觉脸红得发烫。

    罗莹巧早已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以前在宗门时,也曾有过各色各样的宗门弟子随长辈到访,甚至不乏圣地嫡传那样出色的天才,但她一个都看不上。

    见了他们如同蜜蜂一般围着自己嗡嗡直转,罗莹巧心里只有讨厌,哪里的喜欢二字?

    或许上天注定要她在今天入情劫,今天被唐禹生在众人面前击败,又让他碰了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换做是以前,她必定是要记恨的。

    可就不知怎么的,她不但没有恨唐禹生,反而莫名其妙地将一缕芳心寄托在他身上。

    只是女儿家的矜持,让她怎么主动开得了口,所以眼见唐禹生打退堂鼓,心中竟然无可抑制地出现失落的情绪。

    她气唐禹生,也责怪自己不争气,低叹一声,只好先休息了。

    只有玄仪知道,今晚有两个人在各自的床榻上辗转反侧,一时愁眉苦脸,一时喜笑颜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