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七章:赤炎剑宗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环顾四周,全部人都进入了修炼闭关的状态,呃,除了躺在石头上睡得正香的林佳宁。

    唐禹生也坐了下来,但是并未进入修炼状态,而是在细细地梳理着刚才的收获,不是晋升到炼气期九层,而是短暂地拥有大成剑术造诣,挥出五剑后所得的感悟,虽然完成任务后就被系统收回了,但是作为当事人,他比蝶梦惜感悟还要更深一点,特别是他还拥有基础剑术造诣。

    冥封剑横放在两膝上,依旧锋利,但是唐禹生再也没有刚才的那种感觉,那种剑心所在,剑势所往,天下万物莫能撄其锋的感觉,那个时候,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冥封剑兴奋的剑鸣声,仿佛充满了景仰、钦佩。

    望着天上那被自己撕裂的云层,柔媚的星光透过,洒落在大地,唐禹生发出了一声叹息,脑海中似有万千种念头,最终通通摈去,唯留下对剑道的感悟。

    对于唐禹生他们来说,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是在远处的另一群人,却是极度地沸腾了。

    ……

    “项长老,还要走多久啊,天都彻底烟了,能不能让我们休息一会啊。”

    在月照山脉的另一边,一群白色衣袍的人正在缓慢地行走,每个人手中皆持有一柄剑,似乎是个剑修宗门的弟子,跟在一名领头人身后。

    只不过现在这些剑修状态可不好,像是三天没睡觉,走起路来东倒西歪,三两个个人经常莫名其妙地碰在一起,然后在反作用力的推动下又往另一边撞去,有些运气不好的,旁边没有人给他撞,一个倒栽葱载到地上去,滚了两下又爬起来,继续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要是有人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不是被吓得半死就是笑得岔气。

    独自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名中年人,闻言勃然大怒,他回过头,破口大骂:“你们这群饭桶,刚才看到人家灵云宗女弟子的时候,是谁精力旺盛前去勾三搭四,完了还被人教训一顿,真是丢尽了我们赤炎剑宗的脸,更可恶的是还还得我在那玄仪老女人面前丢尽了脸。”

    一想到刚才那个老女人脸带讥笑,阴阳怪气地嘲讽他,他却一句话都还不上来,当时肺都要气炸了,一生之中生过的气,加起来都没今天的气大。

    而且回去宗门后面对宗主的责问,还得在众多同门面前接着丢脸,项长老越想越气,于是对这群惹事的糊涂蛋放了个负天术,让他们像背负着整个天地行走,让一众弟子是苦不堪言。

    天地良心呐,我们可没有招惹灵云宗的女弟子啊,都是庆炎卫那个混蛋一个人做的啊。

    赤炎剑宗众多弟子在心中哀嚎,可惜这个理由已经解释过了,项长老给他们的回复是:谁让你们不看住他,还敢狡辩,同罪!

    “庆炎卫,你可把我们害惨了,这下我就算吃十颗滋血丹都补不回来。”

    “对对,都怪你小子,以前挺内向的一个人,真没想到,当时竟然敢向灵云宗的罗莹巧仙子示爱,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你?”

    “就是,没见过这么虎的,你喜欢悄悄喜欢不就行了,还要上去跟人说,也不看看自己跟人家的差距,啧啧,筑基初期啊,如此年轻,无愧圣女之名,再看看你小子,炼气期八层,我要是你我就挖个洞把头埋进去得了,省得去那里丢人。”

    被众人责难的庆炎卫是个腼腆的性子,听见大家责怪的话,一时感到有些羞愧:“对不住诸位师兄弟,是我连累了大家了。”

    “唉,你们不要太过责怪庆师弟了,毕竟罗莹巧仙子可是号称修仙界年轻男修士十大梦中情人之一呢,庆师弟不常出宗门见识少,一时把持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

    项长老这时突然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说道:“前面有个松月池适合休憩,半个时辰后赶到就让你们休息。”

    正当赤炎剑宗的弟子想要欢呼时,项长老的脸色一变,一丝玩味的笑容挂在脸上:“要是你们半个时辰赶不到,我就把你们今天见到灵云宗女弟子就走不动路的事情告诉宗门里的女弟子,还要跟她们说你们认为宗内的女弟子皆不如那罗莹巧。”

    众弟子闻言如遭雷击,纷纷求饶。

    “长老啊,你不能那么狠心啊,那里平时要走过去也得一柱香时间。”

    “是啊长老,现在这样没有一个时辰多是过不去的啊!”

    “项长老你这分明是要我们的命啊,我刚在李师妹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就要没啦!”

    “呜呜,感觉身体被掏空。”

    ……

    面对弟子们的哭诉,项长老丝毫没有动摇,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开始。”

    众弟子还待争辩,突然项长老浑身一个激灵,一阵仿佛来自灵魂的颤抖,令他头皮发麻。

    抬眼向天空望去,只见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上缓缓出现一道裂缝,一股宏大的剑意随裂缝扩散,伴着星光掠过赤炎剑宗众人,所有弟子都如项长老般抖了个激灵,但他们修为太浅,只觉得剑势浩大恢宏,难以阻挡,没有悟到更多东西。

    项长老此刻闭着双眼,感受着那剑意所蕴含的无限剑道。

    此刻项长老陷入了顿悟中,自然没有以法力维持负天术,赤炎剑宗的弟子因此得到解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除了呼吸时胸膛的起伏还能看出是个活人。

    “喂,你看项长老这是怎么了?”

    “你问我,我哪知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嘘,噤声,现在长老分明是在悟道,无暇分心,我等抓紧时间恢复些许法力,待会赶路能走得快些,长老定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众口一词说才过一盏茶,料想长老也不会过于追究的。”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师弟不愧天资聪颖,今后必定能成大器。”

    “过奖过奖,不敢跟各位师兄比。”

    ……

    不知过了多久,那被唐禹生一剑劈开的云层已经愈合,遮蔽住满天星光,赤炎剑宗一众弟子还在抓紧恢复法力。

    突然一阵法力波动,从项长老身上传来,众人吓了一跳,连忙停止运转道法,以为项长老看他们偷懒发火了,一个个胆战心惊地祈祷着,然而等了一会还没听到惨叫声,众人不由好奇地回过头来。

    只见项长老不知何时站了起来,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剑器,周遭逐渐升腾起一股焦热之感,项长老的动作越来越快,在他身边方圆二十丈之内,所有草木竟燃烧起来。

    这火起得突然,早早就退得远远的赤炎剑宗弟子们慌了,这火一下烧得太大,周围又都是树木,火势大有蔓延之势,他们控制不住,跑倒是能跑,但要是不管的话,第二天玄元大世界就会流传一条八卦新闻。

    赤炎剑宗长老火烧月照山脉,将一片森林烧成赤地。

    那样他们就彻底出名了,到时候出去行走天下,别人一听你报自己宗门,立即会说:哦,我知道,就是那个放火烧掉月照山脉一片地的赤炎剑宗嘛。

    不走的话,凭他们一群炼气期修为的小菜鸟,能在这大火中自保就不错了,想要救火的话可能会出现有受伤的情况发生。

    就在众弟子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项长老剑势达到巅峰,举剑在手,一下劈落,强大的剑势甚至出现虚影。

    一剑落下,虚影瞬间崩解,周遭蔓延的大火也骤然熄灭,留下一片焦烟的土地。

    这一来一回,从燃烧到熄灭,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一番兔起鹘落,让众弟子感觉如两世为人一般。

    周围逐渐归于平静,但项长老的气息却没有衰落,反而迸发得更为强大,自项长老为中心一阵气劲吹过,直到百丈外才渐渐衰落。

    “项长老……这是,突破到了金丹后期?”赤炎剑宗众弟子大吃一惊。

    “应该……是吧。”

    “多半没错了,那气息,比起往常的项长老强多了。”

    “哇,就这么突破了,可是项长老自己不是说他还得一年才有机会突破吗?”

    “是啊,我也听项长老在宗主面前提过。”

    “各人自有各自的机缘。”其中一名修为最高炼气期圆满的弟子接过话茬,侃侃而谈:“预料这种事,只是修士对自身状态的一种把握,只是建立在稳定修炼,不出任何意外的情况下。”

    说完他环视了一周,发现师兄弟们都在认真听他讲解,不禁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说道:“譬如筑基期修士,如无意外可活五百载,但又有几个筑基期修士是寿终正寝的?当他们感到大限来临之际,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尽办法地延续寿命,有的服用了延寿丹药,又多出十余载寿命,有的逆天突破到金丹期,从此又多了三千一百载寿命,更多的是续命失败,死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曾见过,一名时日无多的筑基期修士,为了取得一味炼制延寿丹药的药材,葬身于妖兽之口,有的或被人设计杀害,有的强行冲击金丹,最终走火入魔,身死道消,我赤炎剑宗前辈有典籍记载,六千多年前,曾经的魔道魁首——青冥魔教的一名筑基修士,为了续命,竟然残忍杀害千余名幼童,以其心头血为材料,与自身一同投入丹炉中,妄图籍此活下去,最终失败,沦为不人不鬼的血魔。”

    “嘶……”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说得有点远了,所以项长老预计的一年之期没错,但是今日遇到了机缘,乃是天地馈赠,不可不收,所以项长老今日突破,也是没错。”

    他这一番话讲完,一些阅历较为丰富的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而那些没有怎么经历过事的,则是用充满希望的眼光看着他。

    项长老气息渐渐收敛,周围扫视,一下子发现了一众弟子的位置,一个纵跃便赶了过去。

    “在聊哪个圣女,聊得这么开心?”

    刚刚突破完的项长老心情不错,还跟他们开了个小玩笑。

    众人眼神一亮,趁着项长老心情不错,赶紧把话题带偏,让他忘了刚才那件事情。

    这时,一个想要表现自己的弟子站了出来:“项长老,我们刚才就在聊那个灵云宗的圣女呢,那可是玄元大世界有名的美人,天赋实力又是一等一的,不知多少人想要成为她的道侣。”

    他说得兴起,完全没有看到师兄弟们的脸刷的一下就变白了。

    这个蠢货,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他们赶紧使眼色给那个弟子,但是没等他们付诸行动,就听他又开口了。

    “刚才我还说,若是能让那玄仪看到罗莹巧嫁入我们赤炎剑宗,脸色定然很精彩。”

    众人没有对他使眼色了,一个个如丧考妣,脸上没有半分血色,知道内情的师兄们更是心丧若死。

    曾经,他们听师父那一辈的人闲聊时提过,项长老年轻时曾经狂热地追求过玄仪,至于结果么,明摆着呢,玄仪宁愿不选道侣也不看项长老一眼,项长老因爱成恨,从此由追求者与被追求者变成一对冤家,只要有机会见面就明里暗里地较劲,一逮住机会就把对方的脸皮往死里踩。

    刚刚项长老还在玄仪那里丢了个大面子呢,这下好了,你不但把人家伤疤给揭开,还顺带撒了把盐,项长老能让你好过,我特么名字倒过来写。

    果然,项长老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突然蹦出一句:“还剩一炷香时间。”

    众人一愣,反应快的已经先一步跑了,还没反应过来的人也醒悟,随即纷纷从地上爬起来,一股脑地往松月池冲去,刚才休息了那么久,恢复了大半的体力与法力,全力赶路的话,一炷香时间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就怕……

    咚!

    正在奔跑的众人整齐地以十分难看的狗啃屎的姿势跌倒,项长老可没忘了负天术。

    完了!

    趴在地上的他们觉得人生一片灰暗,回到宗门后,项长老添油加醋地把他们今天的表现说出来后,估计以后没一个女弟子愿意和他们往来了,甚至那些女弟子还会传扬出去,给交好的宗门听到,一传十十传百,以后他们最可能面临的情况就是在外游历遇见了女修士,自报宗门后,姓名都不用说,直接就被人家拉烟了。

    甚至要遇上想要讨好女修士的男修士,指不定还得被组团群殴。

    “呵呵,我先去松月湖等你们了,负天术正巧一炷香后就会消散。”留下一句话后,项长老十分不负责地直接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发现同门皆是斗志全无。

    “完了,完了,我的人生全完了,这修仙还有什么意思。”

    “唉,没救了,即便拼尽全力,在负天术的干扰下,我等最多也只能走完一半的路。”

    “一半?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也太看不起师弟我的身材了吧,我看是一半的一半才对。”

    “我现在不想动,我想就这么躺着……”

    就在众人渐渐沉湎于哀叹时,一个人突然站了起来:“我有办法了!”

    循声望去,结果却发现是害大家陷入如此境地的“罪魁祸首”庆炎卫。

    人在快要溺死的时候,就算是一根漂浮的稻草也会尽全力地去抓住,现在赤炎剑宗的弟子们也是这种心态,一听庆炎卫有办法的时候,个个都不躺了,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凑到庆炎卫近前侧耳倾听。

    “我们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负天术,若没有负天术,我们便有足够的时间赶过去和项长老会和。”

    有个急性子的师兄打断他道:“唉呀师弟,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你就直说吧,别卖关子了。”

    庆炎卫闻言也不兜圈子了,直接将办法说了出来。

    “呃,师弟你是认真的吗?”同门一脸纠结地看着庆炎卫:“这个方法,若让人看到,传扬出去,我们的英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师兄,你都知道说火烧眉毛了,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或者你们谁有更好的办法?”庆炎卫也有些急了,现在可不是慢慢商量的时候,一分一秒妮足珍贵。

    众人眼神交流了一番,最终狠狠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庆炎卫的方法。

    只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躺了下去,然后向前翻了个身,毫不停顿又接着翻身,就这样一直翻滚着向前,形成一道新颖奇葩的风景线。

    用这个方法前进,确实比用两条腿走要快多了,负天术的影响也能降到最小,众人就这样滚来滚去,向着松月湖的方向坚定地滚去。

    而另一边,项长老早早就来到了松月湖,凑巧的是,唐禹生他们休息的地方,也是松月湖。

    项长老早在远处的时候就发现了唐禹生他们的营地,只不过出于谨慎的态度,没有主动靠近,避免对方误会,月照山脉那么出名,也是他们赤炎剑宗的地盘,别人爱怎么来怎么来,他没那兴趣去探听别人的事情。

    但让他感兴趣的——是那棵被唐禹生一剑削成两半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