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五章:不可思议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咳咳,那我们就从小木头小宁儿开始吧。”唐禹生充分准备后,调笑了一句。

    之前听说林佳宁是木灵之体,后来唐禹生在逗林佳宁的时候就叫过她几声小木头,叫得小萝莉直要炸毛。

    “哼,才不是木头呢,木头可不会说话。”林佳宁皱了皱眉头,不满地回答道:“我还会写字呢!”

    小丫头认真的模样把众人都逗笑了,气氛总算回到正常的氛围。

    唐禹生笑眯眯地看着林佳宁:“那么,会说话写字的小姑娘,你的问题是什么呢?”

    闻言林佳宁脸色顿时发苦,可怜兮兮地看着唐禹生:“我不知道,师父没跟我说过修炼的事情,师父只告诉我不用着急着修炼,吃饱就睡,睡饱就吃。”

    看着林佳宁那迷惑的样子,所有人都乐坏了,除了坐在她面前的唐禹生还能忍住不笑以外,蝶梦惜等人纷纷掩嘴轻笑,方仲儒也想要忍住不笑,忍到整张脸都涨红了,要不是相貌气质相差太大,差点就要被唐禹生认为是关二爷了。

    唐禹生被林佳宁师父雷人的话雷的不轻,这年头竟然还有这么放荡不羁的师父,这是在教徒弟呢还是养猪呢?

    这样不好办啊,虽然系统已经给出了大致的指导方案,但是细节方面需要唐禹生自己去完善,而且还要跟着剧情走才行啊,要是林佳宁说不出自己的问题,那叫他怎么教啊?

    没办法,唐禹生只好换个思路,一步一步慢慢来了:“那小姑娘,你希望修炼有成以后想做什么,比如说,当一名天下无双的剑修,又或者是颠倒乾坤的法修这类的。”

    “我……嗯……我想……”林佳宁似乎已经有了答案,但正在犹豫,不好意思说出来,一只脚尖点在地上碾呀碾,都快碾出一个土坑了来。

    有戏!唐禹生见状连忙鼓励道:“小丫头,别怕,大胆说出来,没有人会笑话你的。”

    众人也收敛起笑容,正襟危坐,以行动来表示绝对会尊重小萝莉的梦想。

    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林佳宁虽然更加害羞地憋红了小脸,但是也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我想……我想要当小师妹!”

    此言一出,顿时将在场的人雷得外焦里嫩,连蝶梦惜等人都是一阵瞠目结舌,宛若石化。

    林佳宁不知道自己的话语有多大威力,犹自用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带着希冀地眼光看着唐禹生,却没感受到周围这诡异的安静,整个营地像死一般的寂静。

    一阵微风吹过,众人恢复了一点生气,蝶梦惜等人哭笑不得,这么奇葩的想法,果然不愧是林师妹啊。

    震惊!玄元大世界宗门少女最大愿望竟是当小师妹,究竟是人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让我们跟随着镜头,一起走近……呸呸呸,唐禹生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一脸无奈地看着林佳宁。

    “呃,你为什么想要当小师妹。”唐禹生不解地问。

    林佳宁眨巴了下眼睛,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在宗门中就是这样的呀,谁是最小的就最受宠爱,经常有得拿丹药法术,闯祸了也只会被骂,不会挨罚,去年我还是小师妹,大家都比较疼我,可是今年冯师叔收了个小师弟,他们就不会那么疼我了。”

    唐禹生几乎要晕了,这到底该说她人小鬼大呢还是天真烂漫呢,半晌过后才回过神来,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这个小机灵,以为当上了小师妹就高枕无忧了,将来你的师兄师姐开始收徒弟了,你就得变成小师叔了,直接就成了长辈。”

    “啊……”小萝莉的脸色顿时就垮了,忧心忡忡地道:“那有没有办法让师兄师姐不要收徒弟了,有我不就够了吗?”

    这下连蝶梦惜都看不下去了,满是无奈地道:“师妹,且不说不收徒宗门该如何维持,就算是最小的那个也未必受宠呀,冯师叔对小师弟可严厉了,每天都指使他去扫地洗衣,还要打洗脚水呢,莫非你以后也想如此?”

    林佳宁被吓一跳,可怜巴巴地说道:“那不要了,我不想要当小师妹了。”

    唐禹生揉了揉有点发痛的脑袋,正准备再次开口发问,突然听到小悦的提示声。

    “小悦温馨提示,宿主的教导方法不适合十岁以下小孩,请宿主选择正确的方法,因材施教。”

    一言惊醒梦中人,刚才唐禹生走入了一个误区,认为炼气期的小孩应该智商与成年人无异,但是事实证明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子的,看林佳宁的表现,她的智商甚至比地球的同龄孩子还要低一点,所以唐禹生的方法注定是不行的。

    略一思索,唐禹生便有了主意:“小姑娘,你是想要大家一直都宠着你,爱护你,是吗?”

    “嗯嗯~”林佳宁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一般。

    “那就好办啦。”唐禹生露出微笑:“就按你蝶师姐说的,以后做个炼丹师吧。”

    “炼丹师?如果当了炼丹师后大家就会一直有好东西就会给我吗?”

    “那是当然的了。”唐禹生肯定地说,接着就给小萝莉科普起炼丹师的地位。

    在玄元大世界,底层修士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而当中则会出现一些特殊的人,他们不好斗法,但却活得无比滋润,不用以身犯险,就有无数人将手中珍宝奉上,这些人之中地位尤其以炼丹师炼丹师最为尊崇,在其之下则是相互之间基本平等。

    炼丹师之所以能够稳压所有人一头,是因为无论哪一个境界的强者,对丹药都有极大的需求,而相对来说,像炼器师只在化神期以下对修士有用,因为炼器师最多只能炼制灵器,到了化神期,灵器已经无法满足这个境界的强者了,化神期一出手,瞬间就能把一堆灵器打成废料,而炼器师因为痴迷于炼器,不注重修炼,所以能达到元婴期的都寥寥无几,更别说是化神期了,而炼丹师却能在炼丹时感悟丹药所蕴含的大道至理,再加上本身不缺少丹药,所以化神期的炼丹师虽然少,但并不是没有,即便是通天镜的炼丹师,在玄元大世界都有好几位。

    但是炼丹师的修行同样也比其他人更难,除了对体质要求起码是木生之体,神魂也必须比普通人更强大坚韧,还要兼修一门控火的法决,难度之大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就连一些先天有炼丹师身体资质的人,也因为神魂问题而被淘汰,层层筛选下来,导致炼丹师少得可怜,但是丹药的需求量又大,玄元大世界每天消耗的丹药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每天的丹药刚一上架就被哄抢一空,哪怕你把铺子开在乱葬岗里边,蜂拥而至的修士都能把它踩成平地。

    如果一个小宗门出了一名炼丹师,那绝对是宗门的宝贝啊,绝对是要从开山祖师开始积德一直积到这一代才行,不仅仅宗门内对其百依百顺,就连附近没有炼丹师的宗门,都要登门请求为自己宗门炼制丹药,就算行走在外,别人得知你是炼丹师,还会给你提供诸多便利,总而言之,一个好的炼丹师就是全玄元大世界的宝贝,

    林佳宁听完唐禹生的为她量身打造的未来蓝图,不由得有些发痴了,嘴里喃喃地念叨着:“炼丹师……炼丹……好厉害……”半晌才回过神来,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那就决定了,我以后就要当炼丹师!”

    “叮,恭喜宿主解决林佳宁关于未来的疑惑。”

    唐禹生长舒一口气,这破任务没想到这么累人,不过幸好,接下来的都是已经明确知道自己踏上修道之路的人了,不像小萝莉已经炼气期三层了,还不懂什么是修炼,简直是不可理喻。

    不理会正在幻想的小萝莉,唐禹生看向下一个人。

    被唐禹生看着的姬小婉神色有点扭捏,似乎还不习惯这样的方式请教,但也没多犹豫,抿了抿红润的嘴唇说道:“我的体质天生亲和金风两系,已经过‘淬骨’,两者皆是接近灵体,但金风两系既无相生,又不相克,等若无用,不能像风雷相生,风火无尽一般相互提升,又不能如水火两极对撞威力强大。”

    说完姬小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但眼神中却忍不住露出希冀的神采。

    在玄元大世界,虽然有惊才绝艳之辈开发出了相互化生以及相互克制的属性用法,但是在两不相干的属性这方面还是属于一片空白。

    这种情况导致拥有这类属性的修士地位很是尴尬,跟他们一样拥有双属性的人,日常修炼时可以双系功法一同运转,速度极快,而且同境界斗法十分强大,而他们不仅修炼的时候要一样一样地来,甚至比普通修士还要慢,而且斗法也不见得能胜过单系属性亲和的修士。

    而“淬骨”即是后天提升属性亲和的手段,看来姬小婉天赋果然不凡,料想她“淬骨”前必定是天生生金与生风之体,十分难得。

    不愧是比林佳宁大几岁的师姐,表达一步到位,丝毫不拖泥带水,唐禹生最喜欢的就是这般直接的。

    唐禹生假装沉吟,像是在思考,实际上是进入系统空间,把系统临时借给他的东西拿出来。

    “金系属性基础感悟。”

    “风系属性基础感悟。”

    “金风初级合击法术。”

    一股热流涌进唐禹生的脑海中,随着一道道信息被吸收,唐禹生感觉对金系和风系的道法运远超以往,并且有几种将两者融合后使用的法术,让他跃跃欲试。

    当唐禹生将全部知识吸收完毕后,嘴角撅起一丝微笑,环视一周,平静而又庄重地说道:“接下来诸位的提问恐怕都有涉及道法方面,白白地在这里说恐怕收益不大,不如在实战中演练一番,如何?”

    蝶梦惜微微愕然:“唐道兄的意思是……提问者和你对战,然后你在斗法中演示吗?”

    唐禹生点了点头:“这是最好的方法,因为有些东西,光是说我也说不清楚,不如在实战中使出来让你们亲自感受,反正你们所亲和属性的功法我都修炼过,不怕教不到你们。”

    闻言蝶梦惜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虽然这个性质就像是师父指导弟子,但是唐道兄的实力有资格这么做,她们也坦然接受。

    待蝶梦惜点头后,众人纷纷向后连退数十丈,将场地空出来给他们二人。

    姬小婉稍一拱手,立即掐了个法决,催动金系法力凝成金刺果断攻了过来,在催动完金刺后,她手中法决一变,与锋利的金系法力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轻灵的风系法力将她自身包围,随后她往左侧一跃,竟然一下子移动了十余丈。

    唐禹生掐了一个法决,在身前结成一面盾牌,恰好将金刺挡在近前,两者之间相撞,发出一阵巨响,同时被炸开的泥土散落,扬起了一阵尘土。

    按照唐禹生的实力要击败姬小婉易如反掌,但现在不是在比试。而是要教导姬小婉对于金风两系融合的使用,他自然不会用炼气期六层的实力,从姬小婉刚才的表现来看,她已经对金风两系各有见解了,从用金刺阻挡他的行动,到用风环绕自身使得自身重量减轻更轻易地挪动,说明她已经经过不少这方面的练习了,要是寻常的炼气期五层对上她,可能还会费一番功夫才能略胜一筹,但是对于唐禹生来说,远远不够!

    尘土逐渐落下,隐约能看见唐禹生的位置,姬小婉又再凝聚起三根金刺,向唐禹生刺去。

    不是她不想用金针,这样出其不意的效果更好,但是以她炼气期四层的修为,能做到凝成金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即便是大宗门的弟子也没几个敢说比她做得更好。

    “就只是这样了吗?”

    众人只听身在尘堆中的唐禹生发出一声轻笑,一股旋风陡然刮起,将周围尘土全都吸进去,显露出唐禹生的身影。

    姬小婉的金刺正好一头撞上这股旋风,她惊骇地发现由她法力凝成的金刺,此刻竟然不受控制地被卷进旋风中,突然唐禹生打出一道法决,旋风越发地狂暴,有愈演愈烈之势,旋风带着不可阻挡的威势,向着姬小婉冲去。

    见势不妙,姬小婉连忙放弃控制金刺,转而运起风系法力,欲施展轻身法决逃开,不料她法决刚起手,体内的风系法力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想要向那旋风冲去,吓得她连忙停止了动作,一个闪身往旁边逃走,躲在了一棵有三人合抱的大树后边。

    图样图森破,唐禹生心中轻笑一声,手中法决一凝,那狂暴的旋风瞬间消散,就在众人不解之时,三道金色的闪光“嗖”地一下冲向了姬小婉藏身的大树。

    “小…心……”

    众人的示警声还未来得及出口,金光瞬间就贯穿了大树,并且去势不减,又贯穿了一棵更大的树后,半截没入第三棵树中,没有一丝的晃动。

    “放心,她没事。”唐禹生开口道,在系统的帮助下,他准确地控制了三根金刺的位置,没有让姬小婉受伤,但是受到的震撼却是成百上千倍的。

    此时的姬小婉正背靠着那棵被洞穿的大树,红唇微张,不停地喘着气,两鬓掉落了几根断成一半的发丝,两眼无神地看着那三根半截金刺。

    姬小婉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虽然知道唐禹生并不会真的下杀手,但是当那三根金刺的破空声从她耳边响起时,她还是忍不住从心里涌动起一股寒意,瞬间吓得一个激灵。

    这还是我的金刺吗?姬小婉扪心自问,以前她自己曾尝试过,最好的一次成绩,是能将金刺的尖头刺进木质较为柔软的树木中,这还是她几乎凝聚全身法力才能完成的结果,但是现在……

    看着那三根深深地扎进大树的金刺,姬小婉心中不由得升起了希望,或许,她的金风双系并不是如她想的那么无用。

    默默地从大树后走出来,此时姬小婉的目光前所未有的明亮,之见她手中掐了一个法决,凝聚出三根金刺,随后法决一变,用出了唐禹生刚才制造旋风的法决。

    众人对于姬小婉能用出唐禹生的法决并不奇怪,因为唐禹生所学习的功法和法决一切都是玄元大世界所流通的法决,而这个制造旋风的法决是一个叫作《逆风旋》的入门级法决,说不好听就是一颗下品晶石买一百本都嫌贵,丢在地上连炼气期一层看一眼后都懒得鄙视的那种,但是就是这么一种别视作垃圾的法决,配合金刺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实在骇人听闻。

    姬小婉制造的旋风已经成型,卷起了之前凝聚的金刺,待旋风转地越来越快时,姬小婉一声清喝,三根金刺瞬间飞出,大半截刺身没入了树中。

    风旋散去,姬小婉罕见地露出了的笑容,虽然威力没有唐禹生演示的大,但是比起她之前那绵软无力的金刺,威力强了数倍不止,已经进步太多了。

    回过头来,姬小婉认真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与发饰,缓缓地走到唐禹生身前,忽地拜倒,朝唐禹生行了个半师礼:“弟子姬小婉谢过恩师指点,唐师之恩,小婉铭记在心,日后定勤加修炼,不负唐师所望!”

    唐禹生坦然地接受了这一礼,蝶梦惜等人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唐禹生对姬小婉的指点,跟刚才对林佳宁的指点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甚至难以想象如果传扬出去,玄元大世界会刮起怎样的风暴,用恩重如山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只是碍于姬小婉拜师在先,只能行半师礼了。

    唐禹生扶起了姬小婉,点头微笑:“做得不错,竟然能够立即领悟其中要点,只是控制还有些不足,需要多加琢磨。”

    姬小婉又是一礼:“谨遵唐师教诲!”说完便走到一旁打坐进入修炼状态了,现在的她刚刚接触到一个新的世界,一刻都不愿意浪费。

    “那么……”唐禹生看向一人“下一个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