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四章:传道授业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主线任务?!

    离桑城?!

    还能够这样玩的?

    唐禹生早就对这不靠谱终极坑爹的系统服得五体投地了,厉害了我的系统,主线任务还得自己跑去触发,还给他限时,简直就像老板跟你说:明天加班,来不来都可以,不来就炒了你,你看着办吧。

    谁让咱是苦逼的宿主呢,只好乖乖听话了。

    唐禹生查了查离桑城的资料,发现这是玄元大世界极西之地的一座大城,可容纳数亿人,坐落在极西之地的迷离大泽边上。

    离桑城起初只是一座小城池,由于迷离大泽盛产各种炼丹资源,常年有修士和商贾在此驻足,还有各个宗门也分别置办了一些产业,很快就挤爆了离桑城。

    后来该城的执掌者、玄元大世界顶尖势力之一的魔道宗门巫魔宗派遣门下弟子扩建离桑城,经过数年的努力才有如今的规模,而今后说不定还要再次扩建。

    现在唐禹生想要去离桑城的话,只要通过与巫魔宗亲善实力的城池中的空间阵法,只需要半个多月就可以到达,恰好在炬山城千里之外的甲光城就符合这一条件。

    甲光城的掌控者不是宗门,而是一个修真皇朝——大夏皇朝,大夏皇朝同样是玄元大世界的顶尖势力之一,因为每年从迷离大泽购买大量的物资,所以同巫魔宗建立起了不错的贸易关系,其国境内的每座大城都有空间阵法直接到达离桑城。

    按照唐禹生一行人的脚程,从月照山脉外围到炬山城只需要五天,从炬山城到甲光城更是方便,只需两天不到的路程,这还是一边走一边停下来休息,顺便赏玩一下风景给拖累的,要是一直不停地赶,半天不用的时间就到了。

    如此算来时间上是没问题的,唐禹生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可以浪一浪,到处装装逼,毕竟才刚来到玄元大世界,总要观赏一下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吧,要修炼也不是一天到晚就是闭关,唐禹生认为见识也是非常重要的,整天闭关修炼容易炼坏脑子。

    敲定了计划,唐禹生松了口气,还以为系统又要阴他,实在是被坑出心理阴影来了。

    想到系统,刚才唐禹生完成讲故事的任务后获得了150个兑换点,虽然不是很富裕,连炼气期修为提升都买不起,但是还是进入系统商城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兑换,对今后的任务有所帮助。

    “小悦,老规矩,把我买不起的买过的不适合我的全都剔除,不,你还是直接推荐给我吧。”想到剔除了之后还是海量的物品,唐禹生就懒得去看。

    “亲爱的宿主,小悦现阶段不推荐宿主进行任何兑换,如今宿主最重要的是境界的提升,建议留来兑换炼气期修为提升,可节约宿主大量时间。”

    “嗯?!”唐禹生有点意外,他自己明明还想到有许多东西值得兑换,怎么小悦却说让他留着换修为。

    要知道唐禹生现在才炼气期六层,还不如蝶梦惜,兑换修的兑换点要200一次,而任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接到,就算接到了任务奖励又有多少?

    例如第一次任务就没有给兑换点,这样换唐禹生总感觉很亏,还不如用化气露修炼,唐禹生有信心再过一个月就能修炼到炼气期大圆满。

    “亲爱的宿主,第一次任务的奖励是特殊身法《风云隐》,根据系统规则,但凡奖励有特殊物品出现,则不再奖励兑换点,《风云隐》在系统商城中的价格是600兑换点,而正常情况下宿主应该得到的兑换点只有300,是系统特意安排,作为首次激活任务的奖励,另外随着宿主修为的提高,每一次任务的奖励也会相应提高。”

    唐禹生的心不争气地猛跳了几下,乖乖啊,哥第一次任务竟然赚了600兑换点,原来还是赚了啊!

    了解到这规则后,唐禹生仔细想了想,便明白了小悦的意思,他现在要功法有大把功法,要实战经验有剧本,而且还有一把冥封剑,同时也不缺丹药和灵石,系统已经将路给他铺好了,他只需要大步前进就是了。

    “提升境界真是再好不过的选择。”唐禹生这样想道,只要等他炼气期圆满,到时候的兑换点还不是几千几千地来,还在乎这区区200兑换点吗?

    然后筑基期只有三个境界,自己拼命买买买,买到筑基后期,再通过任务赚回来,我简直就是天才。

    然而唐禹生的美梦还没做多久,就被小悦无情地打断了:“小悦温馨提醒,提升修为只可在炼气期购买,由于筑基期以上需要融入个人领悟,所以筑基期以上系统无法提升宿主修为,请宿主不要有侥幸心理。”

    “哐啷!”

    唐禹生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美好的幻想就这么被打击成希碎。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狠心呐?”唐禹生心中哭喊着质问系统。

    尽职尽责的小悦不知道唐禹生是在发泄,很耿直地回答道:“亲爱的宿主,经小悦质询系统后得到以下回复:由于炼气期仅仅是炼精化气的过程,不涉及宿主以后要走的道,所以系统可以给予提升。”

    唐禹生露出一个虽然很想要打人但是又必须保持礼貌的微笑,退出了系统空间。

    他意识在进入系统空间时,身体是保持着打坐的姿势的,在旁人看来他是进入了修炼状态,所以并不担心有什么不妥。

    意识回归身体,唐禹生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本来打算服用化气露修炼的,可却惊讶地发现他身边围满了人,原本倚靠在他怀里的小萝莉林佳宁也醒了,此刻正闪扑着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唐禹生一脸疑惑。

    众人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蝶梦惜先开口:“冒昧打搅唐道兄了,只是我有些许疑惑,还请唐道兄为我解答。”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唐禹生还是点了点头:“嗯,但说无妨,若是不妨碍,唐某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得到唐禹生回答后,蝶梦惜神色一正,缓缓说道:“我听方师弟讲唐道兄通晓阵法之道,并对方师弟所布阵法做出更改,适才方师弟偶有所得,突破到炼气期五层,还要多谢道兄的指点。”

    唐禹生有些意外地看了方仲儒一眼,没看出来啊,这家伙对阵法的痴迷超过了他的想象,本来以为他呆头呆脑的,起码得要几天时间方仲儒才能吸收他教的那些东西,没想到他不但吸收了,而且还籍此机会晋级,这才过去多久,当真人不可貌相啊。

    只不过蝶梦惜明显想说的并不止这件事情,但是她没有焦急出口。

    蝶梦惜伸出玉指,轻轻拂过脸庞,将几根发丝带到耳后,为唐禹生预留些时间消化刚才的消息。

    直到唐禹生点点头示意蝶梦惜接着说,她才接着说道:“方师弟一时兴起,推演了一番道兄更新后的阵法,却发现一些古怪的事情。”

    说到这里,蝶梦惜看了一眼方仲儒,方仲儒立即会意,朝唐禹生拱了拱手道:“在下仔细推演了唐道兄所布杀阵,不曾想却发觉唐道兄的杀阵之中,似有五行流转,更有风、霜、雷等属性,敢问唐道兄,是否修习过多种属性的道法?”

    方仲儒问得很直白,其实在玄元大世界中,问人修习过几种道法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甚至可视作是挑衅。

    但是此刻方仲儒明显不会是挑衅唐禹生,而是在担心他。

    玄元大世界的散修多如牛毛,其中有强大的可与一些宗门强者相比肩,但绝大部分都是资质平庸,并且没有适合自己的功法,千辛万苦修炼到筑基后就断了前路,筑基,顾名思义是要铸就自己的问道的根基,本身是火属性的,结果却用了土属性的功法筑基,那么根基就坏了,不仅斗法远远弱于寻常修士,而且无法再往前一步,若是使用了相克制的属性功法筑基,轻则修为全废沦为凡人,重则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刚才方仲儒推演阵法时,竟然发现杀阵里面几乎包含了所有属性的法力,吓了他一大跳,因为他是亲眼看着唐禹生一手一脚地更改阵法的,完全没有借助外物,所以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了——唐禹生修习了许多属性的功法。

    这个问题对于方仲儒来说非常严重,他不敢耽误,但是看到唐禹生在修炼不好打断,于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众多同门,经过他们短暂的商议,决定要立即告之唐禹生其中的风险,不忍他荒废修行,误入歧途。

    唐禹生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但是他没有开口解释,却向前伸出一只手,手心朝上摊开手掌,众人皆是发愣,不明白唐禹生的这样是什么意思,但是下一刻他们就明白了。

    只见唐禹生掌心中浮现出一股火行法力,渐渐地凝聚成火焰,然后又渐渐熄灭,但熄灭的同时又出现了一股土行法力,随着火焰的熄灭在不断地增强,一个土块凝成模样,而后土块如冰雪一般融化,金行法力随之诞生,形成一块金属,金属又再变成液态,转化水行法力结成一个水球,水球像泡泡版漂浮在空中,球中心有一颗小草正在生长,水球破裂后,小草霎时燃起了火焰,如此往复循环。

    “嘶……”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虽然不是真正的造物,只是单纯的变化形态,但是却已经将五行相生的道理铭刻进其中了,这需要对五系道法的根本道理都有着相当高的理解才能做到,而且唐禹生在演化时圆转如意,没有丝毫生涩之感,说明五行属性的功法都跟他的体质不发生排斥,如此手段,闻所未闻。

    “唐道兄,这……这是……”

    众人已经连话的说不完整了,若是说唐禹生在某一系上有极高的天赋,那么其余的四种属性他同样如使臂指,又该怎么解释?至于五系全精在玄元大世界虽然不是没有,但起码人族从没出过,人体先天之气是固定的,注定只能擅长一系,偶然发生异变,又或者靠后天用天材地宝弥补,可以诞生出双天赋皆为顶尖的绝世天才,但要是三系甚至四系天赋都一样,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修炼废柴,不但修炼功法的速度慢,而且发挥法决的威力也远远不如同阶修士,别人前进一步,他要走一百步,这样的人通常连筑基都不可能修炼到就归墟了。

    正因为唐禹生表现出的五系法力都像是那种天赋极其顶尖的,这才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这不单单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哪怕是通天镜的强者看到这一幕,恐怕也要惊讶得下巴都掉地上去。

    唐禹生眼看这逼装得差不多了,得赶紧装下一个,于是他脸色一变,显得有些许黯然:“雕虫小技而已,唐某资质便是最差的那种,无论是五行还是风系雷系,都稀松平常,唯有悟性算是过得去。”

    说到这里,唐禹生恰到好处地露出自嘲的苦笑:“人家十来天才踏入炼气的门槛,而我一天不到就窥到门径,然而三年后人家已经筑基,而我却连练气期十层的希望都看不到。”

    说着唐禹生放开了法力波动,让众人感受到了他的境界,竟然真是还停留在炼气期六层。

    唐禹生苦涩地摇了摇头:“后来我就想,既然无法在一种功法上超越对方,那就多学几种功法,在数量上胜过对方,一种不够就学两种,两种不够就学三种,三种不够我就学一百种一千种,学到现在,终是一事无成,痴人说梦罢了!于是就想四处走走,看看能否碰上什么机缘,能够让我突破。”

    众人听完后感觉心情有些沉重,在场的有四名都是女生,蝶梦惜和姬小婉神色悲怆,她们的修炼天赋不错,被师门所看重,平日里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一时有些难以自已,李霁霞则是露出同病相怜的表情,她喜好炼器之道,但却偏偏有着水系天赋,勉强自己去学火系与金系的道法,却事半功倍,又耽误了自己本身的修行,方仲儒叹息连连,仿佛在感叹着命运的不公,小萝莉林佳宁不懂得那么多情感,她感受到弥漫在众人间的悲伤,一把扑到唐禹生的怀里大哭起来。

    看着众人一个个都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唐禹生有些慌了,这逼装得有点过头了,把自己都坑进去了,这下怎么捞出来啊?不行,不能继续在这种气氛下了。

    唐禹生连忙道:“哈哈,看看你们,有必要这个样子么,你们都是宗门的天骄,日后成就必然不可限量啊。”

    谁知唐禹生不提宗门还好,一提更加明显得对比出双方的差距,于是本来就低落的情绪更是难以抑制,而本来就在哭的小萝莉哭得更凶了。

    ……

    唐禹生有些傻眼了,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早知道就不要装逼了,为什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贱嘴啊!

    正在唐禹生暗自后悔不该装逼时,蝶梦惜慢慢地回过神来,看着似乎正在发呆的唐禹生,目光中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神采,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朱唇轻启:“唐道兄如此悟性,堪称惊艳,我等有许多修炼上的关隘,想请道兄为我等解惑,不知意下如何?”

    听了蝶梦惜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蝶梦惜这是在主动转移话题,缓解尴尬的气氛,避免大家一直沉浸在这种低迷的状态中,同时也担心过度勾起唐禹生的伤心事。

    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啊,唐禹生不由地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蝶梦惜善解人意的举动正好解了他的窘境,免得他手忙脚乱的再说错什么话。

    唐禹生当即装作精神一振,认真道:“这是自然,为人解惑实乃人生一大乐事。”

    “叮,宿主触发随即任务。”

    “任务名称:传道授业。”

    “任务内容:清平宗的弟子关于修炼上有许多问题无法解决,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身为老师,怎么能不帮弟子解决问题呢,剧本已经准备好,上吧,我愚蠢的宿主啊!”

    “任务目标:分别为清平宗弟子解决一条问题,解答时必须延伸到大道上。”

    “任务奖励:炼气期七层修为,400兑换点。”

    “失败惩罚:剥夺修为,贬为凡人。”

    系统又发布了一条任务,唐禹生都无力吐槽了,这惩罚还能换着花样来,剥夺修为,让他重新变成那个玄元大世界最弱的小菜鸡?还不如直接抹杀了干脆呢。

    埋怨归埋怨,埋怨过后,任务还是要做的,日子也还是要过的。

    唐禹生一边梳理剧本,一边整理自己所知道的知识,避免待会演出的时候出洋相,贻笑大方,有损他英明神武的老师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