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系统 第三章:主线任务
作者:划水摸鱼的小说      更新:2017-10-19
    赶走了桓苍岳以后,唐禹生转过身来向清平宗一行人走去。

    看见唐禹生向自己走来,清平宗众人连忙整理了一番衣物,待唐禹生走到近前,蝶梦惜率先迎上去,以修士间的礼仪见礼:“清平宗弟子蝶梦惜见过道兄,感谢道兄出手相救,不知道兄如何称呼,师承何处?”

    唐禹生随手把酒葫芦别回腰上,拱手微笑道:“在下唐禹生,向来自由惯了,无门无派,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散修?!

    蝶梦惜等人心中略微震动,能以散修之身修炼到如此地步,必是了不得的人啊!

    玄元大世界的修仙门派弟子众多,可散修的数量也不遑多让,只是散修大多修炼的都不是合适自己的功法,没有师门庇护,没有宗门的资源,更没有师父指点,走的路要比宗门弟子艰难得多。

    “原来是唐道兄,身为散修竟有如此修为,实在令人钦佩。”蝶梦惜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来为唐道兄引荐几位师妹师弟吧。”

    见唐禹生没有反对,蝶梦惜就一个个介绍了起来。

    “这是李霁霞师妹,最好炼器之道。”

    被叫到的李霁霞有些紧张,略显僵硬地行了一礼,她的相貌并不出众,但身上有一种令人感到舒服的气质在其中。

    “这是方仲儒师弟,修习阵法,平日里喜欢钻研些书籍。”

    方仲儒上前一步,郑重地向唐禹生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唐道兄救命之恩”。看起来性格比较温和,显得有些呆板。

    “姬小婉师妹,姬师妹可是我们清平宗修炼天赋最好的。”

    姬小婉脸色有些绯红,抿着嘴默默地行完礼就站到一边去,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她的容貌很奇特,既有女子的柔美,又有些许男子的刚强,两者毫不矛盾,完美地结合在了姬小婉的脸色,若是她再长几年,必定是个巾帼不让须眉同时又是祸国殃民般的女子。

    “林佳宁师妹,天生的木系灵根,将来有可能成为炼丹师呢。”

    林佳宁还小,不知女儿家矜持是何物,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大量着唐禹生:“大哥哥,刚才你的那一式剑招好厉害啊,可以教教我吗?”活脱脱的一个萌萌小萝莉。

    唐禹生分别一一还礼,到小萝莉这里时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着问她:“你师姐说你可是天生木系灵根,学剑不是不可以,但是五行之中木为金所克制,若你修行剑法,必定感觉无时无刻都在被剑刺,如此你还愿意吗?”

    小萝莉被他的话吓得一哆嗦,委屈地道:“不学了不学了,我再也不要学剑了。”

    众人不禁莞尔。

    一阵笑闹过后,蝶梦惜这才问道:“此处不宜久留,迟恐生变,我们打算返回宗门,不知唐道兄欲往何处?”

    唐禹生微笑道:“在下浪迹四方,求道于天地,随遇而安,并不拘于何处。”

    这话一出口,顿时又让众人一番崇拜,毕竟每个进入仙门的年轻人都有着行侠仗义,惩恶除奸的类似的梦。

    但是一入仙门深似海,修炼之后才发现,对于玄元大世界来说他们是多么的渺小,不禁让人心灰意冷,现在看到有人已经在践行了,不自觉地就把自己的期望往唐禹生身上套,唐禹生的形象不知不觉中在他们心中越来越崇高。

    蝶梦惜眨了眨眼:“如若唐道兄不介意,不如同我等一齐到炬山城。”

    众人感到十分惊讶,蝶师姐平素对男子多有疏远,在宗门里同辈之中没有一人能入她的眼,怎么突然对刚认识的这名唐道兄如此热情?虽然唐禹生救过他们一命不假,但是也当不得师姐如此热情吧。

    蝶梦惜没有理会师弟师妹们的反应,反而再次邀请唐禹生:“清平宗在炬山城有处生意,我们需去那里联系师门,在师门长辈到来之前,也可以领唐道兄游玩一番。”

    其实蝶梦惜当然没有那么花痴,她有她自己的考量,一来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实力低微,现在她和姬小婉还受了伤,虽然不重,但是也影响实力的发挥,要是再遇到点什么事,唯恐出意外,有唐禹生在,比她们恢复伤势还更管用;二来也是因为唐禹生实力强大,如果要对他们有什么企图,那是怎么挡也挡不住的,但是显然唐禹生在赶跑桓苍岳之后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一直表现得彬彬有礼,所以也就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了。

    要是清平宗的长老或者宗主在,肯定还能想到第三层,那就是想办法把这个天赋极佳的修炼奇才拉进宗门,将来成就元婴,可保宗门千年无忧。

    要是拉不进去也不强求,买卖不成仁义在,结交一名少年英杰也是有些好处的。

    唐禹生不动声色的把蝶梦惜的神色收在眼底,多少能够猜到她的一些小心思,只是他并不在意,淡淡一笑,朝着众人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那唐某就叨扰各位几日了。”

    众人大喜,他们多数时间都在修炼,极少出宗门,没有蝶梦惜的阅历,只是简单地觉得有个实力强大的唐道兄跟着自己会很安全,对此他们纷纷开口表示欢迎。

    一场战斗下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唐禹生一行人找到一个靠近湖边的平地,就地安营扎寨。

    修士的营寨可不是那么好搭的,不是弄几个帐篷中间架个篝火就成了,只见方仲儒在营地周边一边踏着一种奇异的步伐,一边将法力打入符篆,再将符篆埋进地下,如此反复,半个多时辰之后终于弄好了,唐禹生已经是满头大汗,胸腔随着呼吸剧烈起伏。

    方仲儒这是在布置阵法,虽然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妖兽,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该有的防备还是要的,再说了,人可是比妖兽要多得多,也险恶得多。

    现在营地周围布置的阵法主要有三种,一种是预警阵法,敌人一旦触动,就会开启其余两种阵法,并且惊动营地里的人,第二种是攻击阵法,但是受方仲儒修为所限,最多也就是能干扰一下,连炼气期一层的都杀不死,第三种则是防御阵法,可以抵挡一阵攻击,为众人赢得反应时间。

    玄元大世界的阵法多种多样,自然还有更多更好的手段能够使用,但是都不是方仲儒懂得的,只不过,有人懂啊!

    系统所给的基础功法岂是儿戏?堪称大众低级版的百科全书,所有流传出来的功法,全都在其中,像炼气期阵法这类东西,都是被人玩烂的,自然没什么可私藏,顶多是有些人自出机杼,但万变不离其宗,可以说唐禹生在炼气期中阵法知识是最顶尖的,况且还有系统出品的基础阵法造诣,弄几个阵法跟玩一样。

    方仲儒还没喘过气来,就看见唐禹生在他刚才埋下符篆的几个地方转悠,本来想提醒唐禹生以免误触了阵法,导致一番功夫白费不说,还得再布置一次。

    “唐道……呃!”

    话还没说完,方仲儒就差点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舌头咬掉,唐禹生毫不在意地一脚踏上他所布置的触发阵法,但是阵法却诡异地没有发动,就跟唐禹生没把脚放上去一样。

    难道刚才布置的时候出错了,方仲儒这般想道,但随即又否决了这个想法,自己布阵不是没有出过错,正式因为初习阵法时出过错,所以现在布完阵他都会小心翼翼地检查一遍,在心中默默推演一番,确保无误后才敢休息,所以对于唐禹生为什么没有触发阵法,他感到十分疑惑。

    唐禹生也没有解释什么,一道道法力随着步法导入被埋在地下的符篆中,专心致志地改进强化阵法。

    嗯,这里没问题了,这里要改一改,要不然触发太慢,遇到炼气期六层以上懂得阵法的很可能会被截断,哇,这里这样布置岂不是自相矛盾,不行不行,直接重新弄过,嗯,就这样吧,好啦,差不多了。

    费了一番功夫后,唐禹生转过头来,入眼处是方仲儒呆若木鸡的一张脸,他能感觉到自己亲手布置的阵法在一点点地改变,同时也有部分符篆完全跟他失去联系,唐道兄竟然直接在自己的符篆上更改阵法,这种手法,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散修身上?

    方仲儒呼吸有些急促:“敢问唐道兄,刚才那是……”

    唐禹生神秘一笑,并不回答,只是盯着方仲儒,直到对方反应过来,涨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实在对不住,是在下唐突了,方才见道兄的手段,很像传说中的‘挪阵’之法,心中惊骇之下一时失态,望道兄见谅”。

    唐禹生摆摆手道:“方道友不必自责,毕竟是人之常情,在所难免的。”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刚才唐某确是使用了‘挪阵’之法,不曾想到方道友对阵法的修行比我想象的要深,竟然识得。”

    竟然真的是……

    方仲儒的目光有些热切,能使出“挪阵”之法的高手就在自己眼前,错过这个机会,可能就再也遇不到了,于是也不顾其他,连忙对唐禹生行了一个学生礼:“求唐道兄为我解惑!”

    没想到这家伙看起来一板一眼的,关键时候倒挺有决断。

    对于方仲儒的请求,唐禹生假装迟疑了一下,等到方仲儒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时候,他才点头:“好吧,这些日子便说些阵法上的见解与你听,能得到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得到了唐禹生的回答,方仲儒也不含糊,当即席地而坐,请教唐禹生阵法一道上的疑惑。

    当其他人抱着柴禾、灵果回来的时候,唐禹生已经指点完了,随便教了方仲儒一个小技巧,他就乐得屁颠屁颠跑一边去推算了。

    众人点燃了篝火,再把采摘的灵果均分给每个人,唐禹生还是第一次吃这些果子,虽然通过系统赠送的百科全书已经知道这些灵果的名字和样子,但是也仅限于此,关于香气和味道都只停留在字面上,这显然认识得不够直观。

    蝶梦惜很快就吃完了手中的灵果,姬小婉也跟着吃完了,紧跟着她们从一个小瓶子中倒出一枚丹药,张开红润的嘴唇,吞了下去,然后开始运功调息,毕竟她们有伤在身,能早一日恢复便早一日有自保的能力,虽然在唐禹生面前有些不够看。

    唐禹生也没闲着,吃完灵果后意识直接进入系统,他要搞清楚今天这个支线任务是怎么一回事。

    “小悦,你给我出来。”唐禹生在系统空间中怒气冲冲地喊道。

    “亲爱的宿主,请问为何如此生气呢。”空间中传来了小悦的声音,依旧甜美悦耳。

    唐禹生瞬间炸毛:“卧槽,你还敢问我怎么回事?我特么还没问你怎么回事呢,今天这任务倒地是怎么颁布的,还有这个什么鬼惩罚,尼玛直接抹杀宿主,你咋不上天呢?”

    “亲爱的宿主请消消气,任务系统是由系统直接管辖的,今天遇到的任务是随即支线任务,是系统视宿主遭遇的情况随机开启,由于系统担心宿主不按照剧本进行,或是疏于完成任务,为了更好地鞭策宿主前行,系统启用了最高级惩罚,最后,小悦想告诉宿主的是小悦与系统并不是一样的,宿主对系统的怨气发泄在小悦身上,小悦表示委屈……”

    “……”唐禹生直接无语了。

    这破系统这么皮骚贱?随机开启?妈的以后是不是上厕所都要小心系统突然给自己来一个顶风尿三丈的任务,失败了就直接抹杀他,唐禹生欲哭无泪,还以为是良心系统呢,自己还是太年轻。

    安抚了一下小悦后,唐禹生想起那时候系统给他的剧本,于是问道:“对了,那个剧本是什么回事,为什么要按照剧本进行?”

    “系统收录了地球上所有优秀作品里面的经典桥段,只要遇到合适机会能够重演桥段,系统就会颁布任务,宿主不必担心系统会给某些奇怪的任务,按照系统给出的剧本做方可完成任务,所以必须按照剧本进行。”

    对于小悦能够直接看到自己心里想法这件事情,唐禹生已经免疫的,现在他在意的是,为什么必须得按照剧本,就没有一些自己发挥的空间么?

    “亲爱的宿主,小悦无法回答该问题,已为宿主转接系统,以下是系统给出的回复,请注意。”

    回复很简单,简单到唐禹生想哭,连地球上小学一年级的学生都能看明白——我乐意!

    唐禹生含泪退出了系统空间,他现在很受伤,急需一批高级功法丹药灵气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

    可惜,并没有!

    在唐禹生退出空间的同时,小萝莉林佳宁忍不住朝他走了过来,她想找人陪她玩,然而此时蝶师姐和姬师姐正在疗伤,李师姐为他们看护,方师兄呆头呆脑的就知道看书和研究阵法,此刻又在研究一些奇怪的阵法去了,找不到同门的小萝莉只好大着胆子来找唐禹生了。

    小萝莉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到唐禹生打坐休息的地方,眨了眨萌萌的眼睛:“大哥哥,你去过很多地方吗?”

    唐禹生此时刚好没事做,本来打算修炼的,但是也不急着这一时,正好逗逗小萝莉:“那是当然啦,哥哥去过很多地方呢。”

    小萝莉的眼睛闪烁着希冀的光芒:“那大哥哥,可不可以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呢?”小萝莉一脸哀求的神色:“蝶师姐给我讲了几次就不讲了,说是只去过很少地方,没有故事了,大哥哥去过很多很多地方,那一定有很多很多故事吧?”

    “叮,宿主触发随即任务。”

    “任务名称:讲故事。”

    “任务内容:林佳宁正处于懵懂的孩童时期,对于世界的憧憬和向往是每个孩子所共有的,愚蠢的宿主啊,以本系统的名义,带着剧本,去完成任务吧!”

    “任务目标:给林佳宁讲故事直到入睡。”

    “任务奖励:50兑换点。”

    “失败惩罚:直接抹杀宿主。”

    ……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唐禹生算是服了这系统了,给小孩讲故事竟然都能有剧本,而且这么暖心的任务为什么还有个这么变态的惩罚,无语问苍天呐。

    幸好唐禹生还记得地球上大部分各种故事,稍微改编一下直接套用在自己身上。

    嘿嘿,想当年哥的高考作文是抄的,连大学毕业论文也是抄的,但是他善于组织语言,竟然没人发现得了他抄了。

    小萝莉听着听着慢慢地困了,最后直接蜷缩在唐禹生的怀里睡着了,唐禹生也顺利地收到了50兑换点。

    正想要长舒一口气,突然系统又来搞事情。

    “叮,检测到主线任务还有三个月开启。”

    “叮,请宿主三个月内赶到离桑城触发主线任务。”

    “叮,如三个月内未能及时赶到,视为放弃任务。”

    “叮,如宿主放弃任务,直接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