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禹道乾坤 第四十九章周天灵池,茶香四溢.

时间:2021-02-20作者:无极书虫

    !

    “周天运度,气转混元。道立乾坤,阴阳两判。”

    彭禹坐在床上,研究《乾坤一气经》。

    六皇子身上的麻烦事,彻底激发彭禹的危机感。

    此刻他也顾不得其他考量,立刻着手晋升“浮黎境天”。

    依循道经指点,彭禹双手结印。左手向上,乾元清气化作天穹。右手指下,地坤浊气化作后土。

    天地清浊间,孕育乾坤太极图。

    太极,既是混元宗至道,也是阴阳宗根本,同样还是乾坤宗源头。

    乾坤修行的五大重劫晋升,必须加持太极符印。

    闭上眼,彭禹体内三百六十穴窍的龙蛇乾坤真气一一涌出。

    以眉心清浊世界为主体,乾坤真气游走全身,将三百六十个穴窍一一连接。似周天星斗,也似河山社稷。当乾坤真气游走一圈,三百六十对龙蛇化作一龙一蛇从体内飞出,围绕着彭禹飞行。

    龙皇珠适时跃到头顶,祖龙之气配合阳龙阴蛇,将彭禹肉身打通为一个小天地。

    轰隆——

    一股股乾坤真气从彭禹毛孔溢出,顺着门缝飘向整座仙舫。

    如今仙舫除却萧暮妘和王简外,还有敖行烈派来的士兵以及侍女,在乾坤真气激荡下纷纷倒地昏迷。

    萧暮妘在屋内练功,忽然觉得体内阴气蠢蠢欲动,连忙走出来。

    王简也一脸凝重,察觉体内阳气变化,看向六皇子的居室。

    “王老,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应该是殿下在炼法?”

    王简走到一个昏迷的士兵身边,发现他体内阴阳二气失去平衡,在经脉中横冲直撞。

    “殿下练功的异象有点大,他们抗受不住。过来搭把手,将他们挪走。”

    萧暮妘走过来,和王简一起把士兵、侍女们挪开。

    这时,乾坤真气收敛,纷纷缩回六皇子屋内。

    彭禹手指勾勒乾坤符文,利用乾坤无量珠把自己的房屋封禁。

    “好险,差点就惹麻烦了。”

    真气一一归体,在三百六十穴窍构建的大周天循环中演化浮黎灵池。

    浮黎灵池,即法力根源。只要开辟灵池和外界大天地对接,彭禹就能源源不断从灵池摄取法力。外界大天地灵气不枯,浮黎灵池法力不断。

    换言之,只要跨入乾坤第二重,彭禹就能达到法力无穷无尽,不需要担心损耗。

    “乾坤仙法果真玄妙,不过代价也有点大。”

    如今,彭禹肉身储蓄的所有真气都注入灵池体系循环。

    只有灵池循环三百六十周天,才能演化灵池小天地。在这个过程中,他不能调动一丁点的法力。

    “或许,这就是有一得必有一失吧?”

    不过戒指还能用。

    彭禹手一勾,乾三戒储存的浑天罡气附着房屋,配合乾四戒的乾坤符文构建防御屏障。青色的光罩中,徘徊一道道金色气流。

    “嗯,强度可以抵抗天罡境的攻击。”

    彭禹闭关一日,三百六十周天才仅仅完成十个周天。

    “照这个速度,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构架灵池。那时,怕不是已经到五华宫?”

    彭禹走出去,除却王简和萧暮妘外,袁一凌和孙政也在玉灵仙舫。

    “殿下。”袁一凌等人行礼,恭贺彭禹修行有成。

    彭禹含笑点头,目光扫了一圈:“颛阳和江陵呢?”

    “他跟颛雷在找他们大哥,据说昨日宴会后颛云就离开了。”

    王简提及颛云,袁一凌脸上闪过异样。

    彭禹心中一动,主动拉袁一凌做客喝茶。

    “听闻袁将军曾得母妃指点修行,可否跟孤详细说说?”

    看到那张和神妃有几分相似的脸,袁一凌当然不会拒绝。

    他入屋和彭禹讲述自己和神妃的相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兵蛋子在东海和龙宫大战时,被神妃出手救下。后来神妃指点他修行,跨入神通境。

    袁一凌回忆自己和神妃的那几日相处,慢慢和彭禹倾诉。

    但看袁一凌的神态,彭禹心中犯嘀咕。

    看样子,这位将军很仰慕赵贵妃?似乎还有一点暗恋的感觉?也是,毕竟天下第一美人,追求者众多。

    “将军修炼功法十分另类,母妃也能指点你?”

    “殿下是想问,我修行魔功之事吧?”袁一凌哂然道:“末将并非大昆纯血,父母皆是附属世界之人。在大昆,我们这些人想要出头,必须要有强大的武力。魔功虽然凶险,但修炼速度快,适合我这种人冒头。至于危险性……只要不犯事,神朝不会过问。”

    “至于娘娘,她家学渊源,指点我一点屠龙术,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将军的《屠龙魔光》是魔妃教的?”

    “正是。”

    那就有意思了。这种屠龙魔光,为什么萧朝妤也会?巧合吗?

    但很快,彭禹想到自己的目的,将话题引到云阳侯府。

    “袁将军对云阳侯府有什么了解?颛阳虽是孤的伴读,但孤对他家却没多少认知。”

    “云阳侯府伫立千年,是神朝最顶级的军阀世家,在各大军团根深蒂固。他家神脉品质上等,是九品神脉的第二品。相传曾与昆吾氏联姻。”

    大昆将神脉分为九品,最上一品是昆吾神脉。再次一品,即王族、后族。玄鸟萧氏,紫宸赵氏以及云阳侯府,都属于二品神脉。

    “那他们家的三位公子,将军知道多少。”

    “云阳侯府的三位公子并非同母所生。大公子颛云乃云阳侯的原配夫人所生,继承世子之位。”

    “颛雷是妾室所出,但其母早亡,一直养在继室,也就是颛阳生母膝下。”

    “颛阳,其母十二年前所生。相传这位夫人也非大昆纯血,有一半血统来自附属世界。”

    “我听说,他家三兄弟感情不错。”

    “详细说说颛云,孤对他比较感兴趣。他在屠龙军团,有什么事迹吗?”

    “他在屠龙军团战绩不错,据我所知,已经斩杀十八条蛟龙,二十四条蟠龙以及五条应龙。”

    “传闻他曾在锻骨境,孤身潜入一个附属世界,将世界内的八位天罡武者击毙。”

    “他性格如何?”

    “颛云在军中人缘颇佳,至于性格……宽厚懂礼?温文儒雅吧?”袁一凌摇头:“末将跟他交往不多,也不想跟云阳侯府有多少牵扯。”

    彭禹若有所思。

    在看到颛云的第一眼,他心脏跳动加速,本能感觉到危机。

    不同于面对武圣、妖圣,而是一种碰见同类的敌视感。

    加上颛云说话绵里藏针,更让他警戒。

    彭禹暗忖:儒雅宽厚应该是他的伪装。他绝对不是好人。如果说,他是神秘莫测的云霭,那么在云霭之下,绝对隐藏着深渊。

    警惕,危险!

    颛云的危险性,甚至让彭禹不愿意跟云阳侯家,甚至不乐意跟颛阳再有接触。他本能感觉到,如果自己不提防着颛云,很有可能被他玩死。

    ……

    颛云带倪婉茹来到黄山境。

    当看到李家村的火海废墟后,两人露出惊容。

    颛云神情凝重,盯着逐渐熄灭的余火,喃喃自语:“到底还是来晚了吗?”

    “这里是哪?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李家村,你盗走我的青莲令,难道没来这里看看?”

    “那是误会。我不小心拿错你我的东西。后来我去找你,但没找到你。”

    倪婉茹知道青莲洞府,就是从颛云处得知。

    当日他俩在温王府做客。偶然间,她撞到沐浴养伤的颛云。后来,发生了一点点小纠葛。等她溜走后偶然发现自己两人的东西掉包。

    “还有,我来找青莲洞府,是被其他人邀请。他们好像也有一点线索,我还专门给你留消息,让你赶过来,但你没有回复。”

    对自己的雅痞,倪婉茹很心虚。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她还是一位正经的儒门女修。

    虽然不小心拿了青莲令,但她没准备私吞,而是想要还给颛云。

    因为联系不上,加上其他几个世家想要打探青莲洞府。她担心颛云失去先手,才会代替颛云过来。

    连事后得到的东西,她也没打算要。

    “是吗?”颛云一脸怀疑看着倪婉茹。

    倪婉茹冷哼一声,暗道这混蛋不知好歹。自己好心好意帮他跑这一趟,没要辛苦费也就算了,他还怀疑自己贪图他的剑令?

    “算了,不论你有什么想法,但现在都晚了。李家村是青莲剑圣后人。相传剑圣之子曾为景皇的剑道客卿。但传闻他辞官隐世时,景皇曾给他一份秘图。”

    颛云话音一顿,叹气道:“只可惜,从今日起,青莲后人彻底绝嗣。”

    倪婉茹听着颛云的感叹,莫名想到那几个突然离开的世家子。

    她抿着唇:“或许还有活口。”

    倪婉茹不愿意相信,那些人偷偷离开,就是为了屠灭这个无辜的村庄。

    “不可能留下活口。你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倪婉茹沉默。她师承渊源不逊颛云,当然了解颛云的意思。

    青莲剑冢没有密匙很难开启。但如果利用众多青莲后人的神脉之血为祭,可以强行破开青莲剑冢。

    “不论如何,尽人事吧。”

    倪婉茹扑灭大火,在废墟中寻找可能的活口。

    然而,不仅没有一个活口。那一具具焦炭体内的精血,统统被人以魔功汲取。

    “他们几个竟然还修炼了魔功?”

    失望,深深的失望。

    倪婉茹当然清楚,大昆世家光鲜背后的阴暗面。但她万万想不到,他们下手竟如此狠辣。

    “等等——横山!”

    倪婉茹想到了什么,拉着颛云赶往横山。

    当他们到来时,正好看到一位老婆婆在几个黑衣武者的联手下岌岌可危。老婆婆抱着一个孩子,奋力投入青莲剑坊。

    “记住,不修炼到天罡境,不要出来!”

    李芸燃尽内力,一朵青莲花在头顶绽放。

    “婆婆,不要!”

    李璟风在狂风中呐喊,剑坊缓缓开启,将他收入洞府。

    青莲爆炸,周围几个武者来不及闪躲,统统被青莲剑气杀死。

    倪婉茹看到这一幕,呆呆站在那里。

    “走了。”颛云阴沉着脸,拉着她回返天火关。

    倪婉茹甩开颛云的手,独自回到青柳斋。

    颛云微微一笑,溜溜达达去找自家两个不省心的弟弟。

    “哎,没办法,谁让我是大哥呢。做哥哥的,当然要照顾弟弟。”

    不久之后,百里程云等人回到青柳斋。

    倪婉茹看着几人身上的酒气,轻声问:“诸位,你们不去拜访六殿下,往何处去了?”

    慕容征支支吾吾:“我们四处转转。倪大家,别误会,就会在外头偷偷喝了点酒。”

    “喝酒?莫不是去流岚界了?”

    几人一听,纷纷色变,一个个言辞闪躲。

    倪婉茹心下鄙夷:装得倒是很像。假意弄一身酒气,让我误以为你们去流岚界吃酒,实质上偷偷去残害人家无辜村民。

    想到自己看见那一幕,她对这些“友人”立刻没了兴趣。

    相较之下,那个混蛋虽然烦人,却从来不干这种事。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