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禹道乾坤 第四十七章昆吾圣体的真相*.

时间:2021-02-18作者:无极书虫

    !

    彭禹作为演员,尽心尽职扮演六皇子。

    因母妃病逝不久,他选择茹素祈福。

    颛阳作为伴读,看到自己眼前一盘盘没有油水的素菜,连翻白眼。

    装,你就装吧。我们出来这些天,你也没少吃肉。这时候倒拿捏起来。连带我也跟你一起受苦。

    再看其他人,他们桌上摆放大鱼大肉,香气逼人。

    算了,就当清肠胃了。

    作为无肉不欢的男孩,颛阳勉强吃了一点。

    因为彭禹搬出守孝茹素的大义,其他人纵然没忌讳,可宴席上也不能尽兴。玄药王本想招来歌姬,可被温王瞪回去了。

    六叔十二岁,你让他看这个?你不怕神皇爷爷弄死你?

    到头来,这顿宴席都没吃好,草草结束。

    倪婉茹在六皇子离开后,马上起身告辞。

    温王一句话都来不及挽留。

    但刚出来,突然有人将她拉到角落。

    “你就这么怕我?”

    靠着墙壁,听到熟悉的声音,倪婉茹心脏砰砰直跳。

    看到颛云俊脸挂着的笑容,她一阵心虚:“你……你怎么跟温王殿下在一起?”

    “怎么?吃醋了?”

    “谁吃醋了?我跟你不熟!”

    挣脱颛云的手,她往外走:“你去找你弟弟,别来烦我。”

    “是吗?那我只好把这本书送给天镜上人品鉴。”

    倪婉茹一扭头,看到颛云拿出来的话本,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将话本夺下。

    “你……你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天镜上人或许会喜欢这种香闺小话本。”

    “你别坑我!还有——这话本跟我无关。”

    倪婉茹看到话本上面的名字“云雨小生”,心中惶恐不安。

    自己就这点不能见人的小癖好,要是被师父知道,自己死定了。

    “跟你无关?可我觉得这上面的画很眼熟。”

    颛云又从怀里掏出另一本,翻开其中一页。话本配图有一男一女,他指着赤裸的男子:“我怎么觉得,这身材有点像我?”

    “还有这幅……”

    “这幅……”

    颛云接连翻了好几个配图,虽然女子不断更换,但男子的身材皆有相似之处。

    “我说,你不会全是照着我意淫吧?”

    “你瞎说什么。这是巧合,不对,这话本跟我无关。”

    不能承认!

    绝对不能承认!

    如果被师父知道,尤其师父发现自己偷偷写她和神皇的情事话本。别说她,神皇都要弄死自己。

    “是吗……”颛云施施然收起话本:“这样,陪我出去转一圈,回头我帮你保密。甚至我可以考虑,帮你多长长见识。”

    “你想怎么帮?澡堂还是军……不,不对,我是问你要带我去哪?”

    “去了就知道。至于怎么帮……我看你刚才一直偷偷看颛雷。怎么,你要比一比,我俩哥俩身材谁更好?别闹,他还没成年。”

    颛云拉着倪婉茹离开。

    不多时,颛雷和颛阳走出来。

    “大哥呢?我见他不是早早出来了?”

    “不知道,算了,先回去等他。顺带商量接下来怎么办。”颛雷:“你现在跟着六皇子太危险。虽然是伴读,可也没必要把命搭上。回头问问大哥,能不能把你摘出来。”

    “这伴读,咱们不当了。”

    明眼人都知道,如今袁一凌等人过来保护六皇子,是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危险。

    毕竟——

    那可是太子最大的威胁,也是昆吾神族千年一见的神体。

    反抗大昆的势力,赵贵妃的仇人,太子一系,都绝对不会让六皇子活着进入洛门关。

    “可是……如果我不去……”

    我当初可是答应,要把他去见他母亲的。

    ……

    玉灵仙舫。

    彭禹在宴会后,接待刚刚赶来的赵家人。

    “殿下,这位是赵朗,您的小舅舅。这位是孙神医,我们赵家花重金请来的。”

    赵宣引荐后,彭禹看向两位风尘仆仆的来客。

    左侧是一位年轻人,他笑道:“外臣赵朗一直在弥罗界修行,十几年未曾归来。殿下不认得,也属正常。”

    他正要行礼,彭禹连忙跳下椅子,将赵朗扶住:“小舅舅快起来。都是自家人,不要弄这些虚礼。”

    彭禹眼圈通红,拉着赵朗的手起来。

    看赵朗眼眉,男孩愣愣出神,仿佛在回忆母妃的音容。

    旁边,孙神医审视这位传说中的皇子。

    他脚步虚浮,似乎已经没有法力,不对,神脉也没了?

    孙神医目光幽邃:昆吾圣体自带玄妙,怎么可能轻易毁掉?洗掉了?也不像。莫非此人是假冒的六皇子?

    突然,彭禹扑到赵朗怀里大哭出声。

    “舅舅,母亲没了……他们都欺负我……”

    彭禹演技狂飙,虽然不知六皇子本人怎么想。但他按照自己设定的人设,将一个母亲死后,忐忑不安的男孩演绎得淋漓尽致。

    时不时,还啜泣几下,声音哽咽:“宫里根本没人挂念母妃。母妃走了才半年,他们就穿着艳丽,好像庆祝一样。”

    “外甥在天宫危机四伏,上月更是身中奇毒。若非侥幸逃离出宫,怕是连性命都要交代了。”

    赵朗一脸认真,听六皇子倾诉,时不时轻拍外甥后背。

    看到自己十二岁的小外甥孤身跑出天宫求救,他心疼不已。

    “放心,以后有舅舅在。我们会保护你的。”赵朗今年才二百岁,比萧暮妘略长。类似地球上的未婚青年。听到外甥的遭遇,不免心中凄然。

    孙神医盯着彭禹,见他神情流露,默默把刚才的怀疑推翻。

    应该是六皇子本人不假。这母子之情断然做不了假。

    赵朗和彭禹诉情:“昔年姐姐入天宫,我就一味阻拦。以她身份,以她修为,何必去那等地界?”

    “但她深爱你父,执意入宫,父亲都拦不住。”

    “如今可好,她堂堂一尊武圣,竟突然暴毙?谁信啊!堂堂神皇,竟护不住自己的女人?”

    武圣?

    赵贵妃是武圣?

    彭禹愣住了。

    他到底第一次得知,六皇子生母修为竟然这么高。

    看到彭禹呆愣愣的表情,赵朗拿手巾给他擦眼泪:“不然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当天下第一美人?”

    “论修为,天后都打不过姐姐。姐姐三百岁跨入武圣之列,比天后足足早了一百年。”

    “入宫前,天后仗着武圣修为,偷偷出宫想要教训姐姐,反被姐姐一顿暴揍。”

    “甚至我怀疑,天后这些年一直称病,就是被姐姐打的。”

    想到自家姐姐在家时整日操练自己,赵朗打了个哆嗦。

    将脑中杂念摒弃,赵朗正色道:“外甥,你母亲的死绝对有问题。”

    “还有你,你的重病也有问题,舅舅怀疑跟你爹有关。所以这次出来,就别回去。舅舅带你回赵家。”

    “我就不信,我们家还护不住你。”

    “咳咳……”孙神医轻咳一声提醒,赵朗回过神:“对了,这位是弥罗界的孙神医。也是诸天最顶级的神医,比宫里的王简之流更加出众。”

    隔壁暗室,王简黑着脸。

    有被冒犯到,老夫的医术只比师父、师兄略逊一筹。附属世界的阿猫阿狗,也配跟老夫比?

    萧暮妘见状,乖巧地为他斟茶,让他消消气。

    紧接着,二人听到隔壁的声音。

    孙神医:“殿下,你体内的昆吾神脉呢?”

    王老悚然一惊,差点将水洒了:这人有点水准啊,连神脉之事都察觉了?

    彭禹一脸茫然:“什么?”

    赵朗也惊了:“神脉没了?陛——孙兄,你在开玩笑吗?”

    “没开玩笑。殿下体内神脉不见,昆吾圣体废了。”神医神情凝重,拿出金针取了一滴血,仔细观察。

    “日月神髓都没了,如今的殿下就是凡体。”

    彭禹回想王简和颛阳时不时的古怪行为,以及主动拉萧暮妘上船,顿时明悟他们的目的。

    孙神医想了下,拿出一口小刀:“殿下,失礼了。”

    对着彭禹手臂,他狠狠刺了一下。

    “啊——”彭禹疼得直咧嘴。

    赵朗:“你干什么!”

    “没什么,帮殿下做一个更全面的检查。”

    隔壁,萧暮妘听到彭禹呼喊,有点担忧。

    王简默默将茶杯放下:“测骨?这家伙医术不错。”

    孙神医用了一种奇特的手段,将彭禹手臂的血管肌肉分开,露出干净的骨骼,而且一滴血都没有流出。

    “昆吾圣体的骨骼自带大道神纹。骨髓分泌神力,催生携带昆吾神脉的特殊血液。但现在——”

    造血干细胞?

    彭禹眨巴眼,这也能查出来?你老医术好像比王太医更高明。这就是所谓的“高手在民间”?

    隔壁暗室,王老拧起眉头。

    殿下的问题竟然这般严重?骨髓都不能继续催生神血了?

    测骨之术,他也会。但这种检查方法有损贵体,天宫里头哪位太医敢用?

    所以,太医院对六皇子的情况估摸有误。

    检查后,孙神医将伤口愈合,赵朗心疼的捧起外甥手臂。

    “没问题吗?不需要一些膏药之类的?”

    “不用,我技术好。伤口自动愈合,不需要外敷药膏。不过殿下——你的麻烦有点大,你神脉没了,按照大昆的规矩……”

    “别吓唬他。”赵朗护着外甥:“没神脉又如何?我也没神脉,不也照样修炼?”

    “那是你们赵家,昆吾神族可不会容许神脉有损,而且是昆吾圣体。”

    “殿下,你有什么线索,可知道是谁在害你?”

    “应该是龙宫余孽。”彭禹诉说自己和龙四公主的恩怨。

    “龙宫下毒?不可能。这可是昆吾圣体,天下十大神体之一。要说龙四用血渊之毒对付神皇,或许有可能,但昆吾圣体百毒不侵,万邪辟易。血渊之毒杀不死一个圣体。”

    隔壁王老都愣住了。

    不是血渊之毒?那毒性之强横,他见了都心惊胆战。难道昆吾圣体竟这般厉害?

    赵朗也疑惑了:“你怎么知道血渊之毒伤不了昆吾圣体?”

    “因为有过前例。昆吾圣体当今算上殿下只有三例。”

    “第一个是初代昆吾氏,昆吾神脉的祖神。他的身体就是最顶级的圣体。”

    “第二个是六代灵皇,他是后天修成昆吾圣体,能挪移乾坤,操纵日月。我家有记录。昔年大将军王身中血渊奇毒,灵皇以自身圣体引毒,救活大将军王。”

    “灵皇的后天圣体都可以避毒,更别说殿下的先天圣体。”

    彭禹垂着头,掩饰眼神中的精芒,软糯糯说:“但是我的确中毒,而且险些身死。”

    “那只有一个可能。在你中毒之前,昆吾圣体已经没了。”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