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禹道乾坤 第二十九章执念(祝大家新的一年,牛运亨通,万事如意!).

时间:2021-02-12作者:无极书虫

    !

    弹琴?

    倪婉茹愣了一下,看到彭禹平静的脸庞,连连点头:“对对……应该唤醒他们。但妾身现在已经没有灵力。”

    彭禹蹲下来,观察她的琴。

    春秋大梦琴,色呈五彩,作凤尾状。五弦对应儒门仁、义、礼、智、信,乃传承千年的上品宝琴。

    “你的琴,只能用儒门心法催动?”

    “仙道真元或许也可。”倪婉茹看了一眼旁边。那个蜡黄脸的消瘦男子正闭着双目,抗衡执念。

    “阁下放心,妾身恢复灵力,就帮你同伴苏醒。”

    “没那么麻烦。”彭禹伸手拨动琴弦,回忆自己曾经学习的琴谱。

    轰——

    没等彭禹动手,颛阳身上爆出一阵罡气,强行从执念挣脱。

    他阴沉看着骷髅,几次想要动手报复,但都忍住了。

    彭禹喜道:“你醒了?”

    “一老狗的执念罢了。”颛阳压下杀意,收起开阳剑:“区区执念也能困我?”

    倪婉茹看着他二人,心中忐忑不安。

    自己人都陷入执念幻境,且自己灵力耗尽。而对方有两个人,还都能战斗。

    如果……如果他们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念头……

    倪婉茹想到自己的容貌,心中担忧起来。

    她默默捏着袖口的匕首:如果他们想要轻薄我,我就直接自杀。

    颛阳走过来,望了一眼倪婉茹:“现在怎么做?”

    “现在?”彭禹冲倪婉茹笑了笑:“姑娘,抱歉了。”

    别,别靠近我!

    倪婉茹心中狂喊,但看向彭禹的笑容,尤其是那对含情脉脉的桃花眼,莫名闪过一个念头。

    或许被他轻薄也不亏?当然,前提是另一个人不能靠近。两个人一起什么的,绝对不能接受!

    倪婉茹脑中闪过各种小黄本的内容,越发害怕。

    希望他技术好一点,不要太疼……

    ……

    彭禹低头研究春秋大梦琴,注入一缕乾坤真气。

    叮——

    琴弦震动,灵音乍起。

    “有门。”彭禹鼓捣一番,宛如高山流水的琴声悠扬响起,充斥死亡执念的万寿阁好似被一汪山泉洗涤,死念消失得干干净净。

    倪婉茹席地而坐,看着彭禹专注抚琴的侧脸,一时间痴痴望着他。

    待琴声结束,慕容征等人苏醒。看到彭禹和倪婉茹靠得那么近,二话不说甩出玄罡:“闪开!”

    颛阳随手一道剑气斩碎玄罡,冷声道:“你们慕容家,就这么对待救命恩人?”

    彭禹站起来,将仙琴还给倪婉茹。

    倪婉茹有些失望,埋怨地看了一眼慕容征。

    同样是帅哥,在一百分的帅哥面前,九十分的帅哥顿时不香了。

    压下心中的杂念,倪婉茹继续保持圣女模样,细声细气说:“慕容。没事,这位公子是为救人,才靠妾身这么近。”

    可惜了,刚才应该多贴贴。

    “敢问公子如何称呼?大家患难一场,公子还没表露身份。”

    从阁下到公子,旁边容貌七十分的颛阳易容版,被倪婉茹彻底忽略。

    “我叫萧雨,他叫萧云。”彭禹随手把萧家姐妹的名字拿来借用:“我二人来自巫山郡。”

    巫山郡萧氏!

    倪婉茹脑中闪过念头。

    慕容征想到彭禹二人的孔雀幻灵,自发联想到玄鸟一族。

    十大后族的玄鸟萧氏?

    一群世家子表情严肃,重新对彭禹道谢,他们清楚玄鸟一族的底蕴,得罪不起。

    倪婉茹掏出玉令递给彭禹:“这是天镜山庄的信令。如公子有闲,不妨来天镜山庄做客。”

    看着莫名热情的倪婉茹,颛阳一脸奇怪看向彭禹。

    彭禹对女孩子的热情倒是习以为常,含笑收下信令。

    然后,他继续观察地上的字迹。

    慕容征等人不敢再看,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字迹,在附近搜查。

    几个人轮流走过玉墙,王老在对面呐喊,然而无人听见。

    众人转了转,一个个从玉墙边上离开。

    “你们这些人行不行啊。这玉墙有问题,你们就没察觉?”

    王老尝试从这一边打穿玉墙。但这座玉墙十分坚固,根本打不坏。

    下方,一片青莲爆炸,海龙硬扛着剑气攻击冲过来。

    看到纠缠黑雾的海龙,王老打起精神:“阁下,就算你俯身孽龙,也休想从这座剑域离开。此刻,大家不如联手。”

    黑雾蠢蠢欲动,盯着玉墙看了看,假借龙四之口:“去把天火关那些人找来,你们联手打穿玉墙。”

    ……

    万寿阁内,众人转悠一阵,颛阳催促彭禹离开。

    彭禹:“你觉不觉得,这位前辈的执念有点太重?死后八百年,一位神通高手的执念能留存这么久?”

    神通武者,在天罡境界更上一层,将精神与神罡结合,达到天人合一,凌驾天地万象之上。

    神通高手死后,精神烙印强留世间,需要几十年或者更久时间才能消去。但是八百年,未免太不正常。

    “因为是长生执念?”颛阳抱着剑:“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长生是无数修行者梦寐以求的目标。在这道关卡疯魔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你那些神皇祖宗,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不是执念深重之辈?再英明的神皇,晚年也会干出一些糟心事。

    倪婉茹也道:“一般而言,武圣死后精神成灵,能以灵神姿态驻世。但神通武者的精神尚未与道相合,几十年就会消散。可凡事都有例外。”

    “妾身记得二代神皇时,有位神通武将被神皇贬斥。他死后怨气不灭,屡次骚扰边陲。后来得三代神皇恩典,将其执念封神,镇守玄风关。”

    孙靖走过来,主动攀谈:“我在家看书,知晓许多前辈的往事。有些大贤名将在生命迟暮时,会干出一件件匪夷所思,甚至让人厌憎的恐怖事情。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

    “如果巫马前辈因生死之关遗留执念,很正常。”

    几人轮番解说,让彭禹放下疑虑。

    所以,是我多心了?

    彭禹看向骷髅,莫非真是他执念深重,而不是因为乾坤戒或者那把剑的缘故?

    目光落向黄剑,这把黄剑扔在角落,无人问津。

    “就算不能保护执念,但神兵八百年而不毁,想必也是上品神兵。正好,我需要一把神剑防身。”

    但众人视线下,他不方便直接动手。

    于是,彭禹对倪婉茹道:“姑娘能否将地板上的字迹掩埋?若没猜错,之所以地面布满尘土,恐怕不单单是岁月流逝。”

    “你是说,前面几批人察觉字迹的问题,刻意用尘土掩埋,以保护后来者?”

    “不错。刚才我掀开灰尘,才让诸位中招,还请诸位见谅。”

    “不会不会。公子宅心仁厚,我帮你将尘土掩上就是。”

    倪婉茹挥扇招来白灰,将地面重新合上。

    趁尘土飞扬,彭禹悄然施展乾坤仙术,将黄剑收入戒指里。

    “萧公子,你问我们这一行来意。其实我们是为这座古冢下面的另一座古迹。”

    “姑娘不必说了。”彭禹打断她的话:“我和弟弟只是过来转一转,没有其他想法。你们自便,我们离开。”

    谁是你弟弟啊。

    但看到彭禹的招呼,颛阳走过去,两人打算往外走。

    “公子等等,你真不好奇?这座谷中下面连接着一位剑圣的……”

    “不感兴趣,你们自便。”

    不是乾坤戒,彭禹一丁点想法都没有。如果他想要学剑法,直接从昆吾天宫拿就是。天底下,有什么传承比得上神皇亲传?

    而且,彭禹隐约有种预感,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颛阳同样如此,他二人利用万福香引加持福运,冥冥中有所预感,直接离开万寿阁。

    轰隆——

    身后万寿阁倒塌,无数玉屑飞溅,好几道身影前后冲出来。

    王老!

    看到王老扛着江陵,彭禹、颛阳同时一惊。

    在王老身边,还有几个身披铠甲的武将。

    “快撤!”王老大吼:“此地凶险,不宜久留。”

    也不管外头这些人明不明白,他自己直接冲出古冢。

    彭禹颛阳不假思索,紧跟王老离开。

    身后,凄厉的龙吟响起,巨量龙血将万寿阁彻底冲垮。

    倪婉茹等人惊慌失措,下意识跟着玉墙逃出来的人一起跑路。

    在他们后面,黑雾控制海龙重新堵住缺口,将剑域封印在下面,然后缓缓飘离龙体。

    “啊——”龙四恢复意识,察觉背后一道道剑气摧毁龙身,挣扎着冲黑雾求救。

    “区区一个废物,救你?眼下你还能支付什么代价?”黑雾缓缓飘到骷髅边上:“就用你堵住青莲剑域,让我们顺利脱身吧。”

    “为什么,为什么你选择帮他们脱身?”

    刚才众人合力打穿玉墙,明明黑雾可以将王老等人留在这边,只带自己脱困。可他偏偏选择用自己的海龙之体堵住通道,让其他人逃命。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是人死之后的执念幻化,号长生鬼帝。我生前也是人,我对龙族同样不喜。”

    “你觉得,我会帮你顺利逃出天火关?”

    “小泥鳅,打从一开始你就是我选择的祭品,其目的……”黑雾化作人形,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怪人。

    他手一招,龙四公主的精血一点点从身体剥离,飞向倒在地上的骷髅。

    鬼帝口中念诵诡异咒语,骷髅体内的镇尸珠滴溜溜脱离,眼眶再度冒出幽幽灵火。

    骷髅坐起来,缓缓看向鬼帝。上下颚张合,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还没恢复灵智?”鬼帝冲着海龙随手一捞,手中凭空多出一颗跳动的龙心,然后塞入骷髅胸腔。

    手法和彭禹几乎一模一样。

    嘭咚——嘭咚——

    龙心伸出一根根血管,骷髅逐渐生长全新的血肉。

    活过来了!

    巫马灵风意识恢复,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重新流淌血液。

    “别高兴太早,你只是活死人,勉强算是半个鬼族。”

    鬼帝叹息:“你生前太废物,要是有武圣级的魂魄,就能如我一般化作鬼神。”

    巫马灵风站起来:“你是谁?不,是哪位武圣的执念?”

    神通境的武者在死前如果执念强大,可以强行驻留于世。巫马自身的执念,就依附在自己的骨骼,形成一幅魂骨。

    但如这位一般,以执念化作鬼怪在人间行走。至少是武圣级,而且是武圣中的最强者。

    “或许,他的执念强度已经能历代神皇了?”

    巫马知道,神皇死后执念不灭,凭借神朝国运之力沉眠帝陵,以求再活一世。

    在鬼帝身上,巫马隐隐约约联想到历代神皇。

    “我是谁?”鬼帝笑了,那一刻他体内喷涌无数道执念,滚滚黑雾中浮现一道又一道执念。

    从初代神皇时期,无数武圣、真仙挣扎的不甘、懊悔、怨恨,无数道长生执念汇聚成洪流,构成万鬼王座。

    而在王座之上,巫马灵风看到这尊鬼帝的真容。那是一位身穿皇袍,头戴冠冕的鬼神。

    鬼神看向巫马灵风,他心神震动,不由自主跪下。

    “我叫长生,开辟鬼道之人。你们所有人的执念成就了我,也终将助我重立天道,再辟长生之路。”

    “至于生前的名字,已是过往云烟。以后,你称呼我‘长生陛下’即可。”

    巫马灵风凝视这尊由无数强者执念汇聚的鬼帝,神情很是复杂。

    “现在,赶紧把这小龙吃了。用她修补你的元气,至少能让你恢复生前三分战力。”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