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禹道乾坤 第二章浑天罡气&.

时间:2021-02-02作者:无极书虫

    !

    马车内,彭禹趴在窗边往外瞧。

    和刚才喧闹繁华的通天塔区域不同,目前马车所在的街道两侧,看不到一个行人,似乎事前被驱逐了。

    听着颛阳和外面那群人的对话,彭禹逐渐发觉不对。

    看上去,那并非侯府派遣的打手。

    “昨日,颛阳在宫中和两个侯府公子起争执。就算他们报仇,挑选今天颛阳出宫的日子。但直接下杀手,是不是太蠢了?”

    这里可是一国都城。一个侯府的人当众去杀另一个侯府的公子,有没有把神皇陛下放在眼中?

    “难道颛阳身上还有其他麻烦?”

    到底彭禹穿越只有三日,对颛阳根本不了解。

    别说彭禹,就连颛阳自己对这些人的来历都不清楚。

    “我只跟几个侯府公子斗气,这属于小一辈的打闹。慕容允真敢对我下杀手?他疯了不成?”

    一个杀手冲过来,颛阳踢脚踹飞,抽出宝剑将他劈伤。

    “滚开!”

    随后一掌撞飞后面偷袭的杀手。

    颛阳出自武道世家,武学天赋惊人,要不是这一个月来照顾六皇子,自身精元损耗,尚未恢复。区区几个杀手,他一个人就能解决。

    挥剑劈出红色剑气,男孩喝道:“陵光,留一个活口,其他人都杀了。”

    “是。”

    车夫挥动马鞭,银光化作漫漫天河,圈住八个杀手落入自己的界域。

    “天罡境?”一个杀手惊呼出声,快速后退。

    云阳侯府的底蕴这么深,竟然拿天罡境的高手当车夫?

    惊觉不妙,这些杀手立刻溃散。

    “果然不是其他侯府派来的。其他侯府的精英,哪有这么废物?”颛阳站在马车上,喃喃自语:“这是谁要杀我?”

    不知不觉,他想到自己年初遇见的那一次伏击。那一次要不是自己命大,碰到贵人,恐怕……

    几十丈外,一座酒楼内。慕容开带着几个家丁观望马车边的战斗。

    贵公子摇动折扇,疑惑道:“这是谁找云阳侯府的麻烦?汉阳侯家今早不是说,他们不出手?”

    一个家丁笑道:“许是他们家得罪的其他人?五少爷,您看咱们要不要过去掺和一把?”

    “掺和什么?帮颛阳解围,平白得罪一个不知来历的势力?”慕容开冷哼道:“你们总不会打算,撺掇本公子去帮这些杀手吧?”

    不应该么?

    家丁心中嘀咕:昨晚八少爷从宫里传出消息,今天颛阳回家,不就打算找他麻烦?

    “笨!”慕容开瞧见自家仆人的表情,立刻明白他的想法,骂道:“蠢货,我找颛阳麻烦,那是两个侯府的脸面之争。帮着不知来历的杀手对别家侯府公子下手,这可是得罪所有世家权贵!”

    同为侯府阵营,不仅不能杀颛阳,甚至还必须去救。

    但要救跟自家有仇的人,慕容五公子落不下这个脸。

    他盯着马车周围的街道。两侧涌动白雾,没有一个行人。有几人想要过去,但不知不觉绕开那条街道。

    “离人咒?有人下咒故意排开两侧的人?”

    慕容开思索一会儿,缓缓道:“去两个人,找金吾卫报信,让他们去救颛阳。至于这个咒,你们别乱动。万一解开咒术,让普通居民误入,反倒不美。”

    “是。”凌阳侯府的人马上去找金吾卫报信。

    合上扇子,慕容开暗叹:本来要找颛阳麻烦,可现在看来,只能静观其变。

    ……

    彭禹在马车内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一个人靠近,心知是预先针对颛阳的计划。

    而且——

    他通过窗户,看到远处一座楼台上站立着的黑衣老者。

    那个人静静望着马车方向,有一股恐怖气势锁定马车。只要车夫和颛阳露出破绽,立刻施展雷霆一击。

    “天罡境?为对付颛阳车夫?”

    想了想,彭禹转动右手无名指的戒指。

    空间涟漪荡漾,他从马车消失。

    下一刻,出现在黑衣人对面。

    “哎呦——”

    一下没站稳,彭禹差点在屋檐摔倒。

    嗯,屋顶有点滑。

    彭禹展开双臂,过独木桥似得小心翼翼站稳。

    “谁?”黑衣人盯着颛阳那边的情况,突然看到一个小男孩出现在自己旁边。

    彭禹催动左手中指的乾坤戒,浑天罡气展开,在老者不及防时,快速将整座屋顶笼罩。

    老者心中警惕,隐隐约约感到周围有所不同。但仔细观察,又好像没有变化。

    “小子,你到底是谁?”老者盯着对面的男孩,冷声道:“你是云阳侯府的人?”

    “不是。我只是路过的好心人。”彭禹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下一刻突然从老者视线中消失。

    噗嗤——

    老者感到心口一疼,低头看着男孩垫脚伸手,从自己心口掏出一颗心脏。

    “你——”

    老者赶紧催动真气,制造一枚虚拟心脏。

    “把我心脏还来!”

    男孩身形一晃,脱离老者攻击。

    “打打杀杀多不好?”男孩仗着自己目前的孩童皮囊,故意用天真无邪的姿态问:“老人家,我看你一直盯着云阳侯府的马车,你跟那群杀手是一伙的?”

    老者闭口,罡气催动太阴之力,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寒气寸寸结冰,很快两人所在的屋顶化作一处寒冰领域。

    彭禹露出不屑之色,坤四戒转动,再度瞬移挪开。

    看着彭禹滑不溜手,老者更加焦急。

    他以罡气拟化心脏,只能支持一炷香,如果拿不回自己心脏,又或者心脏被捏碎,那可就完了。

    但不论如何攻击,男孩不断闪现瞬移,根本抓不住。

    “你……你这是什么仙术?”

    老者大脑飞快转动:这小子绝对是仙道之人,而且是陆地神仙之流的人物。才有这等鹤发童颜,返老还童的怪物,才能轻松压制自己。

    过了一会儿,彭禹再度现身。

    “算了,还你吧。”

    心脏拿在手中,有点恶心了。

    男孩重新出现在老者跟前,将心脏塞回去。

    那一刻,老者自身拟化的罡气心脏和自己的心脏挤压在一起。

    嘭——

    罡气反噬心脏,老者再也忍不住,狂喷鲜血,踉跄后退。

    “啊呀,你就不能文明点吗?”面对老者喷出的鲜血,彭禹伸手催动浑天罡气,一道无形屏障将鲜血统统挡住。

    老者手指颤抖地指着彭禹,一句话都说不出。此刻,他正全力修复心脏。

    但他看到了……

    男孩伸出抵住鲜血时,左手一闪而过的戒指。

    同时,他也看到男孩抓自己心脏的手,不见一丁点血迹。

    “乾坤宗的至宝神戒?啊,我明白了,这是乾坤宗的摘心术。”

    追月叟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第一个。”

    男孩解决老者,又往颛阳方向看了一眼。

    车夫似乎有些顾忌,刻意留下几分力气保护颛阳,慢悠悠将八个杀手锁在自己的罡气领域,逐一击杀。

    “应该是察觉不远处的刺客,不敢尽全力?”

    彭禹眺望远处,还有不少人隐藏在暗处,等待车夫露出破绽。

    “那就再帮他们一点。”彭禹瞬移到另外一处,站在两个刺客身后。

    这两个刺客一胖一瘦,趴在屋顶盯着颛阳,随时准备偷袭。

    “乾坤仙术,换头。”

    彭禹左手催动两道浑天罡气裹住二人头颅,轻轻一动,头颅互换。

    焦离、孟河趴在屋顶,听到身后脚步声,立刻心生警觉。

    但眼前很快一黑,当再度恢复时,身材瘦小的焦离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同伴处。

    “老孟,你你……你怎么回事?你怎么成了我的脸?”

    矮矮胖胖的刺客孟河听到同伴的话,也扭过头。

    这一看,吓了一跳。

    “我去,老焦,你易容成我的样子干嘛?”

    在瘦小刺客脖子上,是一颗肥嘟嘟的头颅。而胖刺客脖子上,是一颗瓜子脸的小脑袋。

    一对视,两个刺客发现不对。

    随着头颅互换,他们体内的血液和大脑中的血液进行流动……

    二人很快昏死过去。

    彭禹站在二人身后,感慨道:

    “乾坤宗的摘心换头之术是真好用。当年创造这个术的前辈着实厉害。居然想到通过血型和器官排斥来对付敌人。”

    摘心、换头,甚至简简单单的换血,就足以让人重创。

    伸手按住两个刺客,又把昏迷不醒的追月叟带上,彭禹重新回到马车里。

    ……

    不多时,几个身着朱衣的高手出现在刚才追月叟所在的屋顶。

    “奇怪,追月叟察觉不妙,直接跑了?”

    为首的那人环视身边几个属下:“刚才是谁盯他?”

    “是我。”一个年轻人道:“刚才他还在这,但一瞬间就不见了。”

    年轻人试着给自己开脱:“他应该察觉我们在收网,所以提前撤了。”

    “不对,地上有血,还有脚印,应该发生过打斗。”一个人蹲下来:“看脚印痕迹,似乎是一个孩子?”

    “孩童?”孙政面色一变:“道门?”

    “孙哥的意思……道门不老仙?但仙道六宫不是不插手这些杀伐之事?”

    “所以只是猜测。先去把焦离、孟河抓住,然后归队禀报神皇陛下。”

    然而,当他们来到两个刺客藏身地,同样找不到人。

    而在这里,也出现了一对小脚印。

    “果然是仙道六宫的不老神仙出手了。莫非神皇的收网行动,除却我们之外还特意请来道门高手?”

    六皇子“重病”,生死未卜。想要探知其真正情况的人,可不是一两方的人。而颛阳作为贴身照顾六皇子的人,他肯定知道内情。

    神皇故意给颛阳一日假期,让他回家探望。其目的,以颛阳钓鱼,调查暗中下毒的那一拨人。

    哪知彭禹横插一手,他偷偷上颛阳马车,直接把三个天罡境高手解决。害得神皇手下们疑神疑鬼,怀疑是道门高人出手。

    孙政看着马车周围的打斗已经停止。八个杀手被颛阳车夫独力击杀,颛阳重新回车内赶路。

    “行了,接下来让金吾卫善后,咱们撤。”

    “要不要护送云阳侯公子直接回家?毕竟,他也受惊一场。”

    “送他们回去,被云阳侯府察觉。到时候你去面对颛侯爷的怒火?”

    说话的人马上缩头,不敢去,不敢去。谁不知道云阳侯府底蕴雄厚,当代侯爷更是半只脚跨入武圣境界的顶尖高手?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