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66章、生母、养母(下) //

时间:2021-02-08作者:尤妮丝

    !

    宣承熠乘坐者泥金龙舆渐渐远去,脸上满是阴沉之色,“贵妃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姜永福不敢接话,贵妃这些年在后宫如此霸道,还不是您惯出来的?

    从前吴美人受委屈,皇上不见丝毫心软,如今换了是卫才人受委屈,皇上便不想惯着贵妃了。

    说到底还是偏心啊。

    “经过此事,贵妃娘娘会稍微懂事些的。”姜永福连忙附和道。

    宣承熠冷冷一哼,“去把朕旨意告知吴氏,另外再去库中随便那些绸缎首饰赏赐她。”

    “是,奴婢这就去!”

    永庆宫。

    吴美人邀卫嘉树挪宫未果,也丝毫不见恼怒,依然言笑晏晏,与她闲谈起衣裳首饰之类的女人都关心的话题。

    一时间,二人之间倒也其乐融融。

    而姜永福正在此时来到了永庆宫,他带了皇帝赏赐和口谕:“万岁爷发话了,以后每月初一十五,四皇子都要来永庆宫向美人请安。”

    听到这话,吴美人不禁喜出望外,眼里都含了泪水,“皇上天恩,也不晓得四皇子是否还认得我这个亲娘……”说着,吴美人掩面呜咽,端的是可怜。

    卫嘉树见状,也没法装哑巴,只得劝慰道:“这是好事,美人该开心才是。”

    听了这话,吴美人连忙拭了拭泪水,“妹妹说得极是!我这是……喜极而泣啊!”吴美人眼里含泪,眼角眉梢却绽开欢欣的笑容。

    “哟,卫才人也在啊!”姜永福连忙请了个安。

    卫嘉树颔首道:“是吴美人请我来赏花。”

    姜永福笑道:“烦劳才人安慰美人几句,奴婢还得回乾清宫向万岁爷复命呢。”

    吴美人飞快事宜身边的云溪姑姑,云溪立刻上前,不动声色塞了姜永福一枚金锞子。

    这一幕被卫嘉树精准捕捉到,她不禁暗自咋舌,这吴美人还真是有钱啊!出手打赏,直接就是金子!

    姜永福白胖的脸瞬间笑得满是褶子,“得嘞,吴美人请好生歇息,奴婢告辞了!”

    姜永福前脚一走,卫嘉树便忖着也该找个里头撤了,没想到吴美人却一把抓住他的手,笑着道:“卫妹妹当真是我的福星!”

    卫嘉树一愣,连忙道:“四皇子毕竟是美人亲生的,皇上会有这样的圣谕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吴美人幽幽道:“贵妃不贤,不是一日两日的事儿了,怎的皇上却突然有意敲打了?”

    卫嘉树微笑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是怎么都不能把皇帝此番举动的缘由算在自己身上。

    她只肯承认自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吴美人犹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毕竟皇上素来凉薄,卫才人虽然美貌绝伦,却也不至于为她,去戳夏贵妃心头痛处。

    唯一的可能就是夏贵妃做了太多让皇上不满的小动作,所以皇上才要敲打一二。

    吴美人略略松了一口气,她冷眼扫了一眼长安宫方向,“素来不管什么东西,但凡到了她的手里,便成了她的。如今要她割舍出来些许,怕是如要了她的命般难受。”

    说着,吴美人心中那压抑已久的痛恨终究是压不住了,眼底的恨意隐隐溢出。

    东西??那是你儿子啊!卫嘉树暗暗蹙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此番能与四皇子亲近,起码能叫他别忘了生母是谁,吴美人固然是开心的。她虽则有了身孕,但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尚未可知,万一是个公主,她将来还得依靠四皇子呢。

    纵使腹中又是个皇子,吴美人也不乐见自己的儿子被仇人养熟了。

    两个女人相争,再加上皇帝从中搅合,卫嘉树不禁觉得,唯独可怜了四皇子。

    在生母养母夹缝中生存,她总觉得,这个孩子将来肯定会过得很不容易。

    “四皇子毕竟是美人亲生的第一个孩子,骨血亲情是斩不断的。”卫嘉树如是安慰,孩子无辜,她终究还是希望,无论吴美人还是夏贵妃,起码对这个孩子稍微好些。不管是为了利益,还是旁的什么的。

    吴美人郑重点头:“那是自然!四皇子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没有人能夺走。”

    吴美人的语气满含果决,丝毫不像是素日里那温柔软弱的样子。

    卫嘉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借口说天色不早了,便辞了吴美人,回到了长秋宫。

    还是长秋宫安静。

    英落奉了一盏六安瓜片给她,“此番,夏贵妃的心思怕是都要挪到吴美人母子身上了,小主起码能安宁些日子了。”

    卫嘉树一怔,是啊,这对她而言,的确是个好消息。

    此时此刻,隔壁的长安宫却是另一派景象,皇帝走后,当着四皇子的面,夏贵妃尚且没有发作,先是叫乳母保姆将四皇子送去偏殿哄睡了,然后便再也抑制不住,开始一通打砸,正殿的瓷器、家具,报销无数。

    夏贵妃一边打砸,一边叫骂,一边还落泪不止,端的像是个疯婆子。

    等她发泄完,长安宫正殿已经没几样完好的东西了,夏贵妃一头扑进德馨嬷嬷怀里,“嬷嬷!表哥怎么能这么对我!当初说好了,把俭儿给我抚养!如今却要叫俭儿去亲近那个贱人!这叫我如何能忍?!”

    德馨嬷嬷轻轻抚摸着夏贵妃的后背,柔声道:“皇上的话,便是圣旨,娘娘必须忍。”

    夏贵妃死死咬着嘴唇,“自我进宫,已经忍受了要与别的女人分享丈夫,如今竟连儿子都要分享!而且还是与那贱婢分享!”

    德馨嬷嬷叹了口气,“奴婢知道娘娘不愿意,可是说到底,四皇子毕竟是吴氏所生,这一点儿,永远也改变不了。”

    夏贵妃伏在德馨嬷嬷肩头,呜呜哭了起来,“不!我不要!俭儿是我的儿子!她叫我母妃,她就是我的!”

    说着,夏贵妃不禁咬牙切齿,“白颂雪说得不错,只要吴氏活着一日,俭儿便不是我一个人的。”

    德馨嬷嬷瞪大了眼睛,“主子,您可不能犯糊涂!吴氏如今怀着龙胎,又将永庆宫把持手中,铁桶一片,如何能有机会下手?何况,皇上最不能容的,便是谋害皇嗣之人啊!”

    夏贵妃咬了咬牙:“那就等她生完再动手!”

    德馨嬷嬷无奈摇头,娘娘真是愈发异想天开了,那吴氏又岂是任人宰割之辈?如今永庆宫便是铁通一片,等她剩下腹中之子,防守只会更加严密!

    “这事儿,要从长计议。”德馨嬷嬷只得暂且拖延着。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