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65章、生母、养母(上)*.

时间:2021-02-08作者:尤妮丝

    !

    眼下正当晌午,阳光晴好,永庆宫殿外廊下是成排的菊花,金灿灿的,很是惹眼。

    吴美人笑靥温吞:“今年花房培植的金菊倒是不错。不过话又说回来,到了秋日里,可不就是只能赏看一下菊花了么。”

    卫嘉树微笑道:“吴美人好雅兴。”

    吴美人轻轻叹了口气:“我眼下虽然胎像稳固,但也不敢到处走动,每日也就只能在殿外庭院里散散步罢了,赏赏花,只不过是为了打发光景。”

    说着,吴美人又道:“今日阳光虽好,但秋风还是有些冷,妹妹快随我进殿吧。”

    卫嘉树点了点头,便随着吴美人去了东偏殿。

    吴美人的寝殿,与她的长秋宫西偏殿格局大小都差不离,内中装饰甚是温婉低调。

    二人甫一入座,便有宫女端了甜汤上来。

    吴美人道:“自打有了身孕,我便不喝茶了,这莲子百合汤润肺清甜,正适合秋日饮用,卫妹妹不妨尝尝。”

    卫嘉树端起宫碗抿了一口,旋即笑道:“果然清甜宜人呢。”——虽说是甜汤,甜味却很淡,似乎是甜百合本身的淡淡甜味,除此之外便没有加糖了,这样甜羹或许不够甜,但喝多了也不至于腻歪。

    吴美人饮了两口之后,便搁下了甜汤,她低声道:“前些日子的事儿,我已经听说了。”

    卫嘉树一怔,“都过去了。”

    吴美人眼中带着怜惜之意,“我就是从长安宫出来的人,没人比我更清楚夏贵妃是什么性子。她从前,就没少用这些细碎的手段折磨我。”

    卫嘉树道:“美人从前的确很不容易,但好在如今已经熬出头了。”

    “出头?”吴美人苦笑了笑,“她是贵妃,我只是个小小五品美人,只要她在宫里掌权一日,我何来熬出头的日子?不说旁的,我的四皇子至今还扣在她手里呢。”

    夏贵妃夺子,的确是不地道,但比她更不地道是皇帝啊!

    这件事情上,卫嘉树的确很怜悯吴美人,“美人这些年,的确是受委屈了。”

    吴美人惆怅地叹了口气,“我说这些做什么,我今日请妹妹过来,是为了安慰妹妹的,不想竟在妹妹面前抱怨起来了。”

    安慰她??卫嘉树眨了眨眼。

    吴美人柔声道:“卫妹妹可千万不要怪皇上没有给你做主,皇上也有皇上的难处。”

    卫嘉树微笑道:“我怎敢怨怪皇上呢?”——她本来就没指望皇帝啊!

    吴美人点了点头,“那就好。这件事,虽说是妹妹受了委屈,但说到底,也只是后宫里不起眼的小手段。更何况,皇上若是为此责怪夏贵妃,只怕夏贵妃不但不会认错改过,反而会更加憎恨妹妹。”

    这个道理,卫嘉树自然懂。

    就算皇帝插手,还能把夏贵妃怎么着了?这点小过失,顶天了也就是训斥几句,不痛不痒,不伤筋骨。

    夏贵妃也的确会因此更加厌恶她,日后没好日子过的也只会是她。

    “这些道理,我明白。”卫嘉树低声道。

    吴美人怜惜地道:“不过总是忍耐,也不是长远之计。若是妹妹不嫌弃,不放求皇上,将你挪到永庆宫来住,日后咱们姐妹也能互相照应。”

    卫嘉树:原来这才是吴美人的目的。

    卫嘉树露出为难的神色:“多谢吴美人好意,只是长秋宫还是夏贵妃给我安排的住处,我若是贸贸然挪宫,只怕夏贵妃要对我更加厌恶了。”——她主要是担心离开了长秋宫,就吃不到白美人的避孕药了。

    听了这话,吴美人不禁笑了,“这种大事,妹妹思量些日子也是应该的。我不急于一时。”

    卫嘉树小声道:“美人别怪我不争气,如今我万事只求息事宁人。日子既然还能过下去,将就一下也就是了。”

    吴美人沉默了数息,“罢了,人各有志,我不勉强卫妹妹。”

    这吴美人无非是想拉拢她一起抗衡夏贵妃,可卫嘉树真心不想登吴美人这艘船。

    长安宫此刻却是喜气洋洋,因为皇帝传了话,午后要过来看望四皇子修俭。

    这可把夏贵妃给高兴坏了,忙活活便叫人准备皇帝爱喝的茶和精致可口的点心。

    德馨嬷嬷在旁唠叨不停:“主子要多提四皇子常去东宫请安之事,另外还要对卫才人一时表示一下歉疚之意……”

    “知道了知道了!”夏贵妃听得有些不耐烦,卫氏那里,她都降下赏赐了,这事儿便过去了!还重提作甚?!

    说话间,宣承熠便驾临了。

    午睡刚刚醒来的四皇子如一只小猫般恹恹的,由乳母抱着磕了个头请了皇父安。

    宣承熠打量着自己的四儿子,不管怎么说,小时候一个个都是挺可人的,可惜长大了就……

    想到日后,宣承熠不禁有些头疼。

    夏贵妃殷勤地亲自奉上茶水,“俭儿最近可乖了,前日还去东宫拜见太子了呢,太子也很喜欢俭儿这个弟弟呢。”

    宣承熠结果茶盏,只淡淡“嗯”了一声,“你把修俭照顾得很好。”

    夏贵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皇上让臣妾抚养四皇子,臣妾自然将他视若己出。”

    宣承熠忽的道:“视若己出自然是好,只不过修俭到底是吴氏所出。如今吴氏既然胎像稳固,以后还是要多叫修俭去永庆宫请安。”

    听到这话,夏贵妃的脸上的笑容几欲狰狞,她嘴唇颤动了几下,“皇上,吴美人与四皇子终究八字相克……万一一不小心伤着修俭或是吴美人,那又该如何是好?”

    宣承熠立刻投以冰冷的目光,“他们母子是否真的相克,你比朕更清楚!”

    这冰冷的目光险些将夏贵妃冻结,难道……真如德馨嬷嬷所揣度,表哥其实什么都清楚??

    夏贵妃一时间口齿僵硬,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候,夏贵妃身后的德馨嬷嬷连忙道:“皇上息怒,贵妃娘娘只是太舍不得四皇子了。”

    宣承熠冷冷道:“贵妃只是养了几个月便舍不得了,吴氏十月怀胎,只会比你更加舍不得!”

    夏贵妃瞬间红了眼圈,“可是、可是吴美人已经有了腹中的孩子,臣妾却只有四皇子!”

    宣承熠脸色更加不悦:“朕只是叫修俭常去永庆宫请安,又不是叫你把他送回去!贵妃应该知足才是!”

    夏贵妃死死咬着嘴唇,这段日子,夏贵妃已经将四皇子视若囊中之物,如何愿意与吴美人分享?

    宣承熠淡淡说:“就这么定了,以后每月初一十五,叫乳母保姆送修俭去永庆宫与吴氏团聚,以全骨肉情分!”

    撂下这句话,宣承熠直接拂袖而去。

    看着皇帝绝情远去的背影,夏贵妃泪落两行。

    长安殿中一片沉默与压抑,唯独只有年幼的四皇子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双懵懂地眼睛迷茫地打量着四周。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