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57章、药不能停(2/4)*.

时间:2021-02-04作者:尤妮丝

    !

    看着装饰一新的长秋宫正殿,宣承熠仍然是有些嫌弃的,但也知道,若是大兴修缮,六宫难免会对嘉树有所侧目。

    “罢了,还算雅致。”宣承熠饮了一口上等的狮峰龙井,嘴上淡淡说。

    这正殿里里外外都重新漆了一边,又燃上了一炉上等的华帷凤翥香,再以时令鲜花供奉,以增馨香,着实是比她的偏殿好了不知凡几。

    那狮峰龙井也是御前送来的,预备着皇帝驾临之时享用。卫嘉树是断断不敢窃饮的。

    “最近可有练字作画?取来给朕瞧瞧。”宣承熠搁下茶盏,一副颇有兴趣的样子。

    卫嘉树内心止不住吐槽:乃是班主任吗?

    回回来都要检查作业!!

    卫嘉树道:“嫔妾这些日子,身子倦怠,所以只画了两幅素描。”

    英落这会子已经跑去西偏殿取画作了,两张洁白如雪的宣纸,上头那页赫然画着一只晒太阳的鞭打绣球狮子猫,正是卫嘉树心爱的小爱。

    宣承熠看在眼里,不禁微微一笑,“看样子嘉树很喜欢这只小猫崽子。”

    说着,宣承熠又翻到了下一页,这张画作,便是截然不同的画风,浓雾之中是一株略有些模糊的巨树,巨树仿佛置身冬日,一片干枯萧索,看了莫名叫人心中荒凉。

    幸而这巨树有一小小枝干冲破迷雾,分外清晰地伸展枝干,而且还吐露出一簇嫩绿的叶片。

    于这荒凉中,总算有了一抹希冀。

    “这是什么树?”宣承熠打量着那叶子,不似他所知的任何一种树木。而且这树上,模模糊糊的迷雾中还挂着一盏淡黄色的小圆灯。

    卫嘉树讪笑:“我做梦梦见的。”

    宣承熠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顿了片刻,道:“很清奇的梦。”

    这特么是什么评价??卫嘉树黑线了,反正肯定不是正面评价。

    宣承熠放下素描,抬眼看着那张清理无暇的小脸,此刻竟有些郁闷的模样,他忍不住笑了,旋即伸手一把拉住那宽大的云纹袖子底下的温软柔夷,拉着她到自己身旁坐下。

    “朕瞧着,你的气色不及往日些。”宣承熠看着那张如雪的脸颊,微露几分怜惜之色。

    卫嘉树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这个月的流量的确稍微大了些,“许是月事刚过的缘故。”

    宣承熠“唔”了一声,“朕安排个太医,给你调理一下身子吧。”——倒也不是为了女子月信的这点儿小事儿,主要是他觉得嘉树身子娇弱,应该好好调理一下,这样才能尽快有孕。

    卫嘉树忙道:“嫔妾身子很好,不需要劳动太医的。”

    宣承熠仿佛没听见她这番话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就胡太医吧,他是妇科圣手,让她给你开个药,好好调理一番。”

    说着,宣承熠忽的附耳低语:“这样,你才能尽早有孕。”

    哦,原来狗皇帝是这个目的啊,那你纯属白费力!只要她被翻牌子,她的甜羹里就必定会被人下药。

    卫嘉树也仔细观察了,每日去膳房领取膳食的人并不固定,小石头和小林子轮班去,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是身边人下药。

    毕竟这白美人应该还没本事一下子收买她身边两个太监。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膳房的人被收买了。

    白美人在长秋宫居住多年,膳房里人被她收买了,也不稀奇。

    卫嘉树不禁默默祈祷白美人的药很充裕,可千万不要给老娘停药啊!

    见那白嫩的小脸上竟毫无半点害羞之色,让宣承熠心里微微有些失落,旋即又不禁想,必定是嘉树也盼着有喜,所以才并不意外,所以才未曾害羞。

    想到此处,宣承熠心中不禁暗喜,原来朕与嘉树竟是心有灵犀了。

    宣承熠满心美滋滋,“也不必太着急,你先调理几日,朕过几天再召你。”

    卫嘉树一愣,过几天?

    难道说,这家伙还会算排卵期???

    知道月信刚结束,木有卵子??

    不过也好,天晓得这个时代的避孕药有多大副作用。要知道,宣太祖发明的抗生素,都是最原始的磺胺类,虽然在挽救人命上很有用,但副作用也大得吓人。

    “嫔妾明白皇上的意思。”卫嘉树低声道。

    宣承熠笑了:“朕就知道,你必定懂得。”

    那修长的带着墨香的手指轻轻摸索着那温软柔夷的手心,一下下,痒痒的。

    卫嘉树忙趁机抽回了自己的手。

    宣承熠飞快扫一眼周遭低眉顺眼的太监宫女们,自是无人敢抬头窥视,于是他安心了,再一次将那只羞涩的柔夷强行攥在自己手心里,暖暖的、软软的,着实令人爱不释手。

    “白氏最近可安安分?”宣承熠忽的想到那个嚣张跋扈的白氏。

    卫嘉树微微一笑:“白美人已经被皇上幽禁在东偏殿,已不能为难嫔妾了。”——只不过就是经常砸东西,经常诅咒谩骂她罢了。

    于她而言,根本就是隔靴搔痒,毫无感觉。

    宣承熠颔首,“那就好。”

    皇帝日理万机,所以宣承熠只在长秋宫呆了小半个时辰便离开了。

    卫嘉树恭恭敬敬恭送了皇帝大爷,便叫长秋宫首领太监锁上了正殿,便兀自回西偏殿了。

    英落脸上略有些遗憾,又有些安心的样子,“小主恩宠太过,未必是好事。皇上圣心烛照,如此既能使六宫安宁,又能让小主不至招惹太多怨恨。”

    卫嘉树: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不过,也不能说皇帝没有这个意思。

    毕竟侍寝,可不只是为了生娃,很大程度上更是满足皇帝的个人需求。

    卫嘉树微微一笑,不置一词。

    午后的阳光甚好,小爱乖巧地窝在卫嘉树的双膝上,软绒绒的一团,像个毛绒玩具似的,任撸任摸,毫不反抗,反而还很享受的样子。

    过了晌午,皇帝指派的胡太医便来到了长秋宫。

    这位胡太医胡子花白一大把,据说已经年近古稀了。这把年岁,若是别的官职,早该退休了,但是中医这个职业,就是年纪越大,经验越老道,医术也愈是高明。

    看着胡太医满脸的褶子,和满头的白发,卫嘉树都忍不住担忧,会不会被诊出服用了避孕药。

    但卫嘉树明显是多心了,中西医之间到底是存在壁垒的。

    所以胡太医把脉之后,只给出了“血虚”、“体弱”之类的小毛病,然后留下个补气血的药方子便走了。

    照旧,卫嘉树暗示了英落,给了胡太医十两银子的赏银,这才送走了这位老大夫。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