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56章、枕边风流(1/4)&.

时间:2021-02-04作者:尤妮丝

    !

    卫嘉树躺了一会儿,酒劲儿全消之后,便兀自去浴室泡澡了。

    搓澡小能手竹韵专心致志为她擦着后背,卫嘉树眯着眼睛,端的是享受。

    “嗯,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卫嘉树趴在浴缸边儿上,语气甚是娇嗔。

    竹韵顿时红了小脸,“您现在都是才人了,要端庄一些。”

    卫嘉树无语:“我哪里不端庄了?”

    竹韵不禁一噎,您这玉体横陈,娇声软语的,又是哪里端庄了?

    竹韵红着脸低下头,不吭声了。

    卫嘉树却笑了,她忍不住捏了捏竹韵赤红的小脸蛋,道:“你几天没洗澡了?怎么身上一股酸味?”

    竹韵眼睛一圆:“奴婢三日前才洗了澡!最近天儿又不热,怎么可能酸了?”

    卫嘉树噗嗤笑了,她笑咯咯道:“内务府送来的香皂颇有富裕,那盒桂花味儿的太浓,我不喜欢,你跟英落两个人拿去分了吧!”

    得了上好的香皂,竹韵自是欢喜的,连忙道:“多谢小主!”

    美美的搓个澡,卫嘉树披上一袭朝霞绸浴袍,步履袅娜走了出来。

    英落笑脸道:“小主,皇上又召了叶选侍去乾清宫,您今晚可以安心早睡了。”

    竹韵忍不住替自家小主抱屈,“小主这又是何必呢,平白便宜了旁人。”

    英落深深一笑,“叶选侍也不能算是旁人,她是储秀宫的嫔妃。”

    储秀宫?

    “顾婕妤宫里的?”卫嘉树微微讶异。

    英落笑着纠正:“可不能说顾婕妤宫里的,婕妤虽然位份高,但毕竟还不是一宫主位。”

    所以,按理说,顾婕妤是无权管束叶选侍的,但实际上,叶选侍不得宠,顾婕妤出身体面,又怀有龙胎,与她同住一宫的两位嫔妃,都多少受过顾婕妤的训诫。

    “顾婕妤还怀着龙胎呢。”皇帝就这般给她难堪,这个男人,还真是渣啊。

    卫嘉树长叹了口气,“顾婕妤若是气得动了胎气……”

    英落道:“顾婕妤怎么会置气?嫉妒怨恨可是嫔妃德行之大亏。”

    卫嘉树沉默了片刻,顾婕妤就算真的气得要死,也得装出大度的样子来,且不说顾婕妤还不是储秀宫主位,就算是主位,皇帝要召幸储秀宫偏位嫔妃,顾婕妤也说不得半个“不”字。

    英落说得一点都不错,这会子顾婕妤刚听完了一场戏,才回到储秀宫,就见到了敬事房的秦太监。

    若是顾婕妤没有身孕的时候,见到敬事房,必定十分欢喜。

    但现在顾婕妤有了身孕,且月份已经不小了,用脚指头想想,皇帝翻的绝对不可能是她的牌子。

    顾婕妤脸上的笑容险些要撑不住,“秦公公,皇上这是翻了谁的牌子?”

    是郑选侍还是叶选侍?!

    这两个小贱蹄子,论姿色也并不拔尖,甚至都被顾婕妤给撵去了后殿偏殿,也都闷不吭声。

    时日久了,没想到,皇上竟还没忘了她们!

    秦太监笑着说:“万岁爷翻了叶选侍的牌子。”

    顾婕妤胸口一口闷气无处可发泄,却只得强颜欢笑:“叶妹妹倒是有几分福气。”

    顾婕妤只得眼瞧着叶选侍打扮得娇娇娆娆,坐着内务府的春恩轿远去,心里酸楚交加,恨得眼珠子都要沁血了。

    这会子畅音阁的大戏还没有散,丽妃与四嫔俱在,还几位婕妤、美人并一群女御。

    谨嫔笑着说:“倒也是巧,这卫才人醉酒不能侍寝,倒是便宜了顾婕妤宫里叶选侍。”

    诚嫔也忍不住笑了:“顾婕妤不能侍寝,有一宫姐妹帮衬着也是好事。”

    丽妃捻了一枚葡萄塞进嘴里,淡淡说:“顾婕妤可没有你们那么贤惠!”

    谨嫔、诚嫔宫里都养了好几个小女御,素日里穿红着绿,上好胭脂水粉都是二嫔自掏腰包贴补。

    若论贤惠,莫过谨嫔、诚嫔。

    长安宫处,也是刚刚得了这个消息,高兴得夏贵妃宵夜都比往日多吃了几块点心。

    这阖宫上下,夏贵妃最不痛快的,一则是如吴美人、卫才人这样出身寒微却得宠的小狐媚子,二则便是丽妃、顾婕妤这等出身光鲜,自诩高贵的家伙!

    “哼,她整日自诩高贵,但皇上表哥可不这么认为!”夏贵妃忍不住咯咯笑了。

    笑过之后,夏贵妃却叹息了一声,“但她如今怀着身孕,若诞下的是个皇子,便是亲生骨肉,以后终生也就有了依靠。”

    德馨嬷嬷连忙道:“四皇子乖巧孝顺,何尝不是娘娘日后的依靠?”

    提到四皇子,夏贵妃欣慰之余,又不免遗憾,四皇子终究不曾记在她名下,若是一朝一日吴美人想要夺走这个孩子……

    “那贱人,但愿她怀的是皇子吧!”夏贵妃咬牙切齿道,为保修俭永在膝下承欢,她宁可眼睁睁看着吴氏再生一个皇子!

    吴美人自己又何尝不盼着腹中是个皇子呢?虽然皇帝许诺吴美人诞育之后,可以时常去看望四皇子,但到那时候,四皇子还不晓得是否认得她呢!

    想到这个孩子,这一夜,吴美人转转反侧,半夜无眠。

    这一夜,两位有孕嫔妃都是良久无眠,而卫嘉树却睡得宛若死猪。

    这一夜过后,卫嘉树月信突至,倒是比上个月早了两日,且来势汹汹,血量也有所增加。

    虽说这事儿不好受,但总算能暂避恩宠。

    因身上不净,畅音阁这几日的大戏也有理由不去听了。

    毕竟大姨妈这事儿,在封建时代人眼中有些不详,在这几日,女子都是闭门不出,专心将养。

    卫嘉树便也借此机会,足足在长秋宫猫了七日,才叫英落去敬事房报了信,重新把绿头牌挂了回去。

    其实卫嘉树第五日就已经彻底干净了,她纯粹是想偷懒多休息几天。

    这几日她撸猫撸到爽,睡觉睡到足,那叫一个舒坦。

    没有狗皇帝添堵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

    但幸福的日子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不,她的绿头牌才挂回去,狗皇帝就大驾光临了。

    这几日,宣承熠心里也憋得难受,虽说后宫不缺年轻可人的小嫔妃,但比起嘉树……且不说容貌有所不及,连性子也都是千篇一律,着实令人索然无味。

    这几日宣承熠,轮流召幸了谨嫔、诚嫔、谦嫔宫里年轻娇嫩的小嫔妃,还先后召幸了储秀宫的叶选侍和郑选侍,可谓是枕边风流,夜夜不同人。

    但宣承熠却觉得,好似睡的是同一人似的。

    一个个除了眼睛鼻子不一样,哪哪都一样。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