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48章、发苦的甜羹(1/4)&.

时间:2021-02-02作者:尤妮丝

    !

    太监小石头和小林子一前一后抬着一顶小小的肩舆——这抬肩舆的差事可不轻松,好在肩舆上的女子身量轻盈,加之肩舆也是最小号的、所用木料也只是寻常榉木,而非沉重的上等红木。

    但迎面而来的两个太监可就不轻松了,那是两个身强力壮的成年太监,宽阔的肩膀上是一顶宽大舒适的花梨木肩舆,肩舆上坐着一位腰身丰盈的女子。

    那女子一身玫瑰紫云锦圆领长袍,梳着华美的朝天髻,那发髻上是成套的金累丝首饰,在太阳底下,端的是耀眼夺目、贵气万千。

    一见来人,英落就连忙吩咐:“快落轿!”

    肩舆也是一种轿子,不过是明轿,大约是四面透明的意思吧——三百六十度全景采光,你值得拥有!

    卫嘉树被英落扶着起身,连忙对着来者屈膝见礼:“给顾婕妤请安。”

    眼前那宽大红木肩舆上的,可不正是身怀六甲的顾婕妤么。

    这顾婕妤,跟之前的白婕妤可不是一个档次的人物。

    且不说顾婕妤出身永靖侯府,光她那鼓鼓的腹部,便让人不得不礼让三分。

    何况,皇帝还许诺,只要顾婕妤诞下皇子,便封她为嫔。

    皇帝对嫔妃素来吝啬,二皇子生母谨嫔徐蘅芷、三皇子生母诚嫔沈玉荣都是东宫旧人,十几年的老资历了,尚且都只是嫔位,且二人都是官宦之女,虽说家世门第不算多高,但母族父兄都是中等以上官职。

    而且据她所知,二嫔可不只为皇帝诞育了一位皇子,诚嫔早年曾诞育皇帝长子昌瑞、三子昌寿,谨嫔则诞下了皇帝的次子昌宁。

    只是这三位皇子都在襁褓中夭折了,所以太子才成为了皇帝的长子。

    有这等资历,徐氏、沈氏都尚且只是嫔位。

    而顾婕妤入宫才四年,只要能诞下皇子,便能位列九嫔之位了。

    这就叫好命啊。

    顾婕妤高高坐在肩舆上,也不叫太监落轿,她扶了扶满是金玉的鬓角,一双凤眸居高临下睨了底下屈膝请安的女子一眼,轻轻哂笑:“你是何人?本婕妤从前可没见过你。”

    卫嘉树:这种事情,猜也猜得出来了吧?

    英落忙道:“回婕妤,我家小主是长秋宫卫才人。”

    顾婕妤这才淡淡“哦”了一声,“原来是卫才人。”她飞快上下扫了卫嘉树一眼,旋即掩唇笑了:“卫才人年纪轻轻,怎么穿得这样老气?”

    卫嘉树:还不是为了见太后?

    卫嘉树抬眼道:“婕妤这身衣裳倒是鲜亮又华丽。”

    顾婕妤骄矜地理了理自己盘金绣五彩云纹的袖口,“都是内务府送来的东西,不过寻常货色罢了。”

    云锦还寻常?装逼遭雷劈啊!卫嘉树内心止不住地吐槽。

    说着,顾婕妤困倦地揉了揉眉心,“我乏了,回吧。”

    顾婕妤那华美的肩舆略过卫嘉树身侧,平稳前行。

    卫嘉树再度曲了曲膝盖,这才登上了自己的小肩舆,兀自回长秋宫去了。

    英落捧了茶水给卫嘉树,“小主,顾婕妤素性高傲,您别往心里去。”

    卫嘉树淡然一笑,“侯府贵女,的确是见识到了。”

    英落忙道:“其实,顾婕妤只是永靖侯的侄女,故而也不能算是侯府贵女了。”

    是了,若真是永靖侯嫡亲之女,怕是早就封嫔了。

    只不过,顾婕妤的祖父,却是实打实的开国初代郡候,但顾婕妤的父亲只是老永靖侯的嫡次子,所以老侯爷去世后,爵位传给了顾婕妤的伯父。

    卫嘉树苦笑:“即使如此,我与她相比,依然是天差地别。”

    英落忙宽慰道:“小主不必气馁,您若是诞下皇子,何愁不能封婕妤之位?”

    卫嘉树心道,嫔位以下,倒是都不算太难,但若想封嫔可就不容易了。

    “吴美人可是四皇子之母,如今已经怀了第二胎,位份也还只是美人呢。”卫嘉树叹息道,若论出身,她跟吴美人算是一个等级的。但人家吴美人是皇商世家之女,老鼻子有钱了!

    英落低声道:“吴美人没有怀上四皇子的时候,位份只是采女而已。所以,可见在皇上心中,小主更胜过吴美人。”

    下午过半,敬事房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是皇帝今日召幸的是谨嫔宫里的冯选侍。

    似乎谨嫔、诚嫔宫里都养着年轻漂亮的小嫔妃呢……

    可谨嫔、诚嫔年纪也都才二十六七岁,尚且年轻,但已经很少侍寝了。皇帝爱惜子嗣,素日里也只是偶尔抽空去坐坐。

    卫嘉树倒不是怜悯她们,反倒是羡慕她们。

    一宫主位,还有儿子作为日后的养老依靠,还不用费力侍寝,多完美的日子啊!

    今日既然不必侍寝,卫嘉树便美美地泡在自己的五尺小浴缸内,浴室内蒸汽弥漫,云雾缭绕,这叫卫嘉树不禁想起了之前做过的那个清醒梦。

    梦中的世界也是这般雾气弥漫。

    英落捧了一盏银耳莲子羹进来,“今日的甜汤炖得极好,银耳都出胶了,小主快趁热用了吧。”

    虽说银耳也不是低位嫔妃份例里的东西,但她如今得宠,所以内务府特意送了些不错的食材。

    卫嘉树用小勺舀了一勺浓稠的银耳莲子羹送入口中,入口端的是甜腻,但是——于甜腻中确有一丝丝苦味,“里头加了百合吗?”

    卫嘉树疑惑地问。

    英落点头,“里头加了少许甜百合。”

    甜百合?不是龙牙百合?

    不应该啊。

    卫嘉树仔细检查了一下,又舀了一小块百合送进嘴里,的确是甜甜糯糯的。而莲子,也是去了莲心的,不可能有苦味。

    “怎么了小主?是甜羹哪里不妥吗?”英落连忙询问。

    卫嘉树支着下巴道:“这甜羹虽甜,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味。”

    “怎么会?”英落有些不敢相信,这银耳莲子羹怎么可能有苦味?

    “小主先别吃了,让奴婢尝尝。”英落捧起银耳莲子羹,连忙抿了一小口,她仔仔细细品味着,但是……

    “奴婢尝不出来。”英落一脸古怪之色,明明十分甜腻,哪有苦味?

    卫嘉树实在没法解释,因为她的舌头特别灵敏,但凡是入口之物,只有要一丝一毫变质或者不新鲜,她都能一口尝出来。

    两辈子都是如此。

    也就是说,她是个天生的老饕。

    那一丝苦味,似乎是某种药物,却不是羹汤里常用那些当归、黄芪、党参之类的东西。是她没有吃过的东西。

    放在甜羹里,被甜腻的口感几乎完全盖住。

    但架不住某人的舌头比狗鼻子还灵敏!

    卫嘉树低眉思索无果,便接过甜羹,又送了一勺进自己嘴里,这到底是什么药?

    吃着像是某种西药……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