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34章、侍寝是个体力活 //

时间:2021-01-21作者:尤妮丝

    !

    “对了,小主,膳房那边,照例得赏赐一笔暖灶钱……”英落姑姑小声道。

    卫嘉树强忍着心痛问:“要多少?”

    英落姑姑大约是看出自家小主心疼了,所以连忙道:“不必太多,二三两银子就成。”

    “还有小橘、小椿、小石头和小林子,小主最好每人赏赐一两半两的……”

    卫嘉树:我的钱包啊……o(╥﹏╥)o

    虽然听着都不多,但每天都这么花销,可怎么撑得住啊!

    英落连忙安慰道:“小主放心,像膳房、针线局这些地方,一年赏赐一两回也就是了,还有奴婢这些底下人,非到年节不必恩赏。”

    听了这话,卫嘉树心里好受了些。

    英落又道:“其实小主平日恩赏,其实也未必一定要赏赐银子,譬如这绸缎衣料、或者珠宝首饰,只是皇上今日赏赐的这些都太珍贵了,小主即使自己用不了,也可以拿来送礼。这宫里娘娘小主多,时常有各种生辰芳诞。”

    卧槽,貌似这才是要大出血的大开支啊!

    不过,貌似只要她一直得宠,以皇帝的阔绰,她应该是不缺值钱的东西。

    所以普通嫔妃之间的迎来送往,应该不必动用她的私房钱。

    想到此,卫嘉树安心地点了点头。

    约莫下午四点半,宫女小橘提着食盒,一脸诚惶诚恐,“小主恕罪,今日白婕妤点了好几道费时费力的菜,所以您的飧食稍微迟了些。”

    东西六宫也是各有膳房,如长秋宫的膳房就位于后殿的耳殿,哪怕她给了暖灶钱,膳房也不敢把她的晚膳排在白婕妤前头。

    卫嘉树晚膳本来不喜欢吃得太早,便柔声道:“不碍事。”

    小橘这才连忙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端了出来,嫔妃每日的膳食倒是没有具体规定几道菜,只不过按照位份高低,内务府会派送数量不等的食材。

    譬如她这个采女,每月粳米一升、白面五斤、鸡鸭各三只、猪肉十斤、羊肉五斤,新鲜蔬菜则是按日发放,每日两斤,油盐酱醋等物若干。

    看着貌似不是特别多,但也是绝壁吃不完的,而且膳房也会悄咪咪贪墨一部分,通常是每日的剩肉,这种事情宫里素来是睁一只眼闭只眼。

    因给了暖灶钱,所以这饭食烹饪得还不错,一大碗白花花的米饭、两只花卷——这是主食,另外还炖一只鸡,炒了三盘菜,荤素搭配,咸淡适中。

    虽远不及乾清宫御膳房,但在没有味精的年代,已经是很不错的厨艺了。

    卫嘉树擦了擦嘴,表示很满意,“小橘,去浴室放水,我要泡个澡。”

    能舒舒服服在自己的浴缸里美美的泡个澡,是她穿越后,渴望已久的事情了。

    英落姑姑却道:“小主,沐浴的事儿还是稍微缓一缓吧。”

    卫嘉树一愣,有些不解。

    英落忙附耳道:“兴许,您要去乾清宫沐浴呢。”

    卫嘉树:……

    然后过了才一刻钟,敬事房的人就来了。

    “奴婢恭喜卫采女,万岁爷今儿翻的您的牌子,您请拾掇一下,暖轿已经在外头候着了!”

    敬事房太监笑得像个拉皮条的。

    啊不,本来就是。

    卫嘉树暗自叹了口气,好吧,嫔妃这个职业,的确有这么个义务。

    英落姑姑笑脸灿烂,二话不说主动上前,给这死太监塞了银票。

    卫嘉树:我的钱啊!!

    她的心肝都在痛!

    侍寝就算了,居然还得自掏腰包给赏钱!

    这让她有一种花钱被嫖的感觉。

    巨亏本啊!

    英落姑姑又道:“小主还是换身衣裳再去侍寝吧。”

    卫嘉树只得僵硬地回到内室,换上了那身刚刚从针线局取回来的素雅套装。

    英落姑姑又重新给了她梳了头,虽然还是随云髻,但这次她特意从皇帝赏赐的首饰中挑了一对点翠祥云簪子、并一支翠玉衔珠钗为她点缀鬓角,又取了一双红玛瑙耳环为她带上。

    鲜艳的红玛瑙,衬得她肤白如雪,衬得眼角的美人痣别有一股妖娆动人。

    如此一身素雅中不失风采的装束,她脚步轻盈走出了偏殿,却正瞧见白婕妤正站在对面东偏殿的廊下,那脸上的酸意已经抑制不住,几乎要涌出来了。

    卫嘉树:你酸个毛线球啊!

    敬事房太监忍不住催促:“小主,快一些吧,别让皇上等急了。”

    好吧,某人的确很急色。

    乘着敬事房的暖轿,卫嘉树悠哉悠哉就抵达了乾清宫。

    然后自然是去乾清宫的大浴室洗白白,只穿上一件浴袍就去往皇帝的内寝殿。

    然后……嗯?皇帝不在??

    司寝嬷嬷道:“皇上还在养心殿与诸位大臣商议朝政,小主暂且在此稍后片刻。”

    还挺勤政。

    但勤政之余也没忘了翻牌子。

    又勤政又好色。——卫嘉树心底给出不客气的评价。

    有宫女端上了茶水点心,这也算是不错的宵夜了。

    皇帝的内寝殿十分宽敞,比她的长秋宫西偏殿还要宽敞。

    卫嘉树没去拔步床上等着,而是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喝着茶水、吃着点心。

    等到她点心吃完,心里也渐渐不耐烦的时候,皇帝才终于姗姗来迟。

    但心里再不耐烦,她也不敢表露出来,而是忙起身,温婉行礼。

    皇帝忙箭步上前,一把将她扶起,“可是等急了?”

    卫嘉树小声道:“正事要紧,嫔妾不急。”——她只是不耐烦而已。急个毛线,急着等他来滚床单吗?

    嗯,这种事情,她体验过一次了,纯粹从感官上来讲,不好不坏吧。

    但宣承熠的目光已经十分热切,“朕原是想早点回来的,是那几个御史实在太啰嗦了……”

    宣承熠忍不住抱怨道。

    卫嘉树不敢接话,接了话那可就是后宫干政了。

    宣承熠看着眼前纯白衣袍的美人,也没什么心思言说那几个糟老头子的啰嗦话,便执着卫嘉树柔弱无骨的小手,兀自走向龙榻。

    左右宫人早已识趣地退了下去。

    少卿,便听得里头甚是热烈。

    如疾风骤雨、如狂风压境、如海浪翻涌……

    时间,是上一次的两倍。

    卫嘉树第二次侍寝才明白,丫的这原来是个体力活啊!!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