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013章、善为人师卫嘉树.

时间:2021-01-10作者:尤妮丝

    !

    宣承熠负手而立,脚下悬空,大有飘飘欲仙之态。

    他面容清秀冷峻,语气颇具威仪:“我那日就说过,我有话要问你。”

    哟呵!还挺拽!卫嘉树心中不爽地吐槽。

    她低头继续戳戳戳,反应很是平淡:“你问吧。”

    宣承熠皱眉,“你就一边扎着这个什么东西,一边跟我说话?!”——他两世为帝,何曾被这般轻视过?!

    卫嘉树眉眼耷拉,手上戳戳戳不停,“拜托,我若是对着空气喋喋不休,被旁人看见了怕是以为我脑子有病!”

    宣承熠一噎,一时竟无言反驳。

    卫嘉树此时正坐在那歪脖子槐树边儿上,专心致志地戳。

    “你到底在弄什么东西?”宣承熠皱眉问。他方才远远的就瞧见这个宫女闷头扎什么东西,乍瞧上去还以为是扎小人呢!

    卫嘉树道:“这是猫毛,用这种特殊的针戳一戳就能固定在一起,理论上可以戳成任何形状。”

    宣承熠一听是女红,便立刻不感兴趣了,他正色肃容,回归正题:“你为什么能看见我?”

    卫嘉树一边戳,一边无语地道:“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不怕我?”宣承熠忙追问。

    卫嘉树抬眼睨了他一眼,“我从小到大见多了!而且,鬼可不像是传闻中那样,他们不会害人,也无法伤人,所以,鬼没有什么可怕的!在我眼里,人可比鬼可怕多了!”

    宣承熠皱眉:“这世上没有害人的厉鬼?”

    卫嘉树淡淡说:“反正我没见过,像你这样的,还保留生前意识的鬼,已经是硕果仅存了。”

    宣承熠脸色一黑:那是因为朕不是鬼!

    “这样啊……”世间没有恶鬼作祟,倒也不是坏事。

    “我观你,不像是寻常宫女。”宣承熠更想探究的是,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又来自何处?

    “你到底是什么人?”宣承熠索性不绕弯子,直言询问。

    卫嘉树淡淡睨了他一眼,“我是什么人?跟你有关系吗?”——打探别人的隐私,难道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还是因为成了鬼,所以脸皮反而更厚了?

    宣承熠被噎住,半晌才道:“我也是无聊得紧,随口问问……”

    他既然未曾表露身份,人家一个女儿家,自然不可能有问必答。

    卫嘉树见他这会子态度还不错,便道:“也罢,反正你都是鬼魂了。”

    有些事、有些话,心里憋久了也怪难受的。

    鬼魂,可不正是最好的倾诉垃圾桶么。

    卫嘉树看着手中已经成型的小猫咪,她食指摩挲着猫咪的小脸蛋,幽幽道:“我爹是个举人……”

    卫嘉树将自己此生的入宫前的悲惨遭遇娓娓道来。

    宣承熠:朕不是想问这些……!

    有关于这个宫女的来历,他早叫底下查了个底朝天了。他想知道的是占据卫氏躯壳的人,到底是谁。

    “这个狗渣爹!卖女求荣!垃圾!”卫嘉树咬牙切齿,拿起针狠狠戳竟了小猫咪的小脑袋里,仿佛戳的是卫渣爹的脑袋!

    宣承熠:这个女子,何其暴躁!跟温驯的卫氏简直就是南辕北辙!

    “我这辈子也太倒霉了!”卫嘉树背靠在歪脖子槐树上,很是唏嘘的样子。

    “这辈子?”宣承熠眯了眯眼,难不成这个女子……

    卫嘉树想了一会儿,才道:“你读过本朝太祖本纪吗?”

    宣承熠:“当然读过。”——身为太祖之后,岂能不读太祖本纪?他都能背诵呢。

    卫嘉树笑道:“你不觉得,太祖会的东西太多、太不可思议了吗?”

    宣承熠一脸与有荣焉:“太祖乃天降神人,自然不能与凡俗之人等同。”

    卫嘉树:呦呵,原来还是宣建国同志的铁杆粉丝呢!

    她忍不住“噗嗤”笑了,这哥们若是知道宣建国同志的来历,不知作何感想?

    “若他是天降神人,那我也是!”卫嘉树小声道。

    宣承熠一凛,什么意思?!是自说大话,还是另有所指?!

    正在此时,竹韵一脸疑惑地踱步过来,“嘉树,你在跟谁说话呢?”

    卫嘉树面带微笑,应对自然,她举起手中猫毛戳成的的小猫咪,“闲着无聊,跟它说话呢。”

    宣承熠:这个女人,撒谎脸都不红!但这个卫嘉树,方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也是天降神人??

    宣承熠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竹韵“呀”地惊呼一声,“还能真能戳出个小猫咪来呀!太可爱了!嘉树,你也教教我呗!”

    卫嘉树当口就要应下,飘在一旁的宣承熠立刻凉凉道:“这种东西,你最好别再弄,省得被人误会是扎小人。”

    卫嘉树一怔,她在现代世界,闲来无事,喜欢戳点羊毛毡玩,作为一个现代人,她怎么可能把戳羊毛毡联想到扎小人呢?

    不过,如今身在宫中,的确处处要小心,罢了,以后不戳就是了。

    “竹韵,这几日,好几个宫女都跑过来问我在干什么,我如今回想起来,她们好像都差点误会我是在扎小人了。这东西,还是算了吧,你若是实在喜欢,这个小玩意儿就送给你了。”

    竹韵大喜,连忙双手接过,小心地揣在袖中,“谢谢你,嘉树!”

    说着,竹韵又从袖中掏出一张草纸,上头用铅笔写了几行拼音拼出来的句子,“嘉树,你帮我检查一下,有没有错漏。”

    卫嘉树接过那草纸,飞快扫过,旋即叹气:“这里和这里,要把鱼眼去掉。”

    “为什么?”竹韵一脸不解。

    卫嘉树“唔”了一声,道:“简单点儿说,就是这三个字母是三个小淘气,碰见鱼眼就要挖去。”

    听到这话,竹韵眼前一亮,飘在旁边的宣承熠眼前也是一亮。

    如此讲述,的确是生动有趣,易于记忆。

    宣建国同志当年“创造”拼音字母的时候,显然不可能把这儿歌口诀般的记忆法也传授世人。

    宣承熠道:“你倒是善为人师。”

    竹韵连连点头,又笑嘻嘻道:“嘉树老师,你再继续跟我讲讲太祖本纪吧,上次不是说到太祖爷斩杀皇太极,还……太抢了皇太极的小老婆……”后头部分,竹韵已经有些不好意思。

    卫嘉树:她跟一个未成年小姑娘讲这些黄色新闻,是不是不太好?

    卫嘉树咳嗽了两声,便道:“其实太祖爷纳大玉儿为妃,并非是风流,而是为了兵不血刃,拿下蒙古。”

    宣承熠同志颔首,深以为然。

    介个……的确是有这方面作用的,但主要原因,还是老色批本性发作。——卫嘉树心中吐槽。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