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012章、阴魂不散阿飘君 //

时间:2021-01-10作者:尤妮丝

    !

    宣承熠气得灵魂颤抖,只恨不得化作厉鬼,给这个目无尊卑的宫女亿点颜色瞧!

    他张牙舞爪,如猛虎下山,直扑而去!

    卫嘉树抬手道:“再往前,你可就是色鬼了!”

    此时此刻,她已经迈进了宫女宿舍,而眼前这位阿飘已经扑到了门槛前,再进一步,便是擅闯女寝的登徒子。

    宣承熠嗖地刹住了脚步,亏得如今是离魂之身,若换了是人,哪里能这般轻易停住?

    宣承熠已然看到了那低矮昏暗的宫女寝室,月光朦胧,里头依稀是一架架紧挨着的上下铺样式的小榻……

    自重生以来,这个紫禁城,除了太后太妃们的宫苑,宣承熠从无避讳,离魂之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如今却是迟疑了。

    虽说宫女也算是皇帝的预备役后宫,但也有不少宫女是专门伺候太后太妃的。

    何况,君子不欺暗室。

    宣承熠终究还是没进去。

    卫嘉树看在眼里,还算满意,虽然这个阿飘很烦,但总归还是有做人的最基本道德底线。

    “有什么话,以后再聊。”卫嘉树困倦地道,然后顺手关上房门,将阿飘君挡在了外头。

    宣承熠沉默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他沉着眉心在外头来回飘了几圈,心道,也罢,以后有的是机会。便兀自飘回乾清宫了。

    躺在梆硬窄小的床榻上,卫嘉树倒头秒睡。

    她今日除草修枝,还被兰茵叫去偏殿给一捧雪拾掇猫窝,忙碌了一整日,着实是累了。

    梦乡沉静,她只觉得身体变得轻飘飘的,飘入了一个雾蒙蒙的世界。

    大雾浓得宛若牛乳,三步之外,一切皆看不清。

    卫嘉树迷茫地飘荡着,睡梦之中的人,意识也是朦朦胧胧,不知自己要去往何处,无目的地飘荡着。

    于这一片白茫茫的寂静中,突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唤。

    “娘亲……”

    “嗯?什么鬼?”梦中的卫嘉树感到很无语,好像有人叫她娘??

    浓雾深处,只依稀瞧见,是个散发着暖黄色光芒的球形物。

    那是个……神马东西?会说话的小夜灯?

    “嘉树!嘉树!快醒醒!天都亮了!仔细迟了!兰茵姐姐要骂的!”

    这个声音十分熟悉,卫嘉树迷迷瞪瞪睁开眼,哦,是竹韵啊。

    卫嘉树揉了揉眉心,“我好像做了个怪梦……”

    但梦的内容,已经忘了泰半。

    算了,这个不重要,她得赶紧去上班了。

    虽说寿颐宫工作轻松、太妃也算仁厚,但若是犯了错,肯定是要挨骂的。

    她与竹韵一并快步前往宫女食堂,狼吞虎咽塞满肚子,便急匆匆去寿颐宫当差了。

    这一大清早,急慌慌的,总算是没误了时辰。

    花圃她昨日就已经打理罢了,今日倒是清闲。

    “一捧雪好像钻进花丛了,嘉树,你好生寻摸一下!对了,它这几日脾气有些糟,你小心别被挠了!”大宫女兰茵如是叮嘱。

    “诶,知道了!”卫嘉树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先绕着花坛转了一圈,然后小心地撩开那一丛浓密的芍药花,果不其然,一大坨雪白雪白的。

    只可惜,原本那一身光滑水润的毛这会子沾满了草屑泥土,小脑袋上还顶着一片芍药花瓣。

    倒是不失可爱。

    卫嘉树忍俊不禁,她小心摘去那片花瓣,然后笑着道:“来,快出来吧。”

    “喵呜~”一捧雪慵懒地叫了一声,然后倒是格外乖觉,缓缓爬了起来,优雅地走出了花坛。

    “小陈公公,毛刷子给我用一下!我给一捧雪刷刷毛,要不然这幅样子,可没法见太妃。”

    小陈是专门负责养猫的太监,一双手背上都已经挂了彩,他急忙道:“嘉树姑娘,这几日一捧雪脾气大得很,我就是给它梳毛,才被挠的。”

    卫嘉树莞尔一笑:“没事,我瞧它今日挺乖的。”

    小陈却是已经被挠得怕了这只小祖宗,不敢再轻易接近,便去耳殿取了上好的毛刷子。

    卫嘉树将一捧雪抱到阳光明媚的廊下,笑嘻嘻道:“来,我给你刷毛。”

    一捧雪卧在青石地板上,晒着它那上好的皮毛,它那双眼睛,一蓝一黄,在太阳底下,宛若蓝宝石与琥珀,晶莹剔透,简直是美极了。

    卫嘉树先试探性地从它后背开始梳,见一捧雪眯了眼睛,便知道力道正合适,这小祖宗很享受呢。

    顺着毛才梳了三下,低头看那梳子上已经满是雪白的毛,她心里卧槽了一下,看样子天暖了,到了换毛季节了。

    卫嘉树摘下梳子上的毛,搁在一旁,然后继续闷头刷刷刷……

    后背、身侧、肚皮、四肢,一遍遍刷,最后竟刷出一大坨!

    “这么能掉毛?”——不愧是长毛猫啊!

    卫嘉树摸了摸一捧雪的脑袋,“感觉怎么样?”

    “喵呜~”

    猫主子看样子很满意。

    竹韵也刚干完了活,她快步走到卫嘉树身边,笑着打趣道:“旁人给它一刷毛,少不得被赏两爪子,怎么你给它梳,它就这样乖?”

    竹韵目光落在明媚日头底下嘉树那张粉白无暇的脸蛋,心下纳罕,难不成这猫儿狗儿也偏爱美人?

    卫嘉树笑而不言,她从上辈子对格外招猫招狗,哪怕是流浪猫,也从来不会挠她,何况是一捧雪这种被人精心饲养的狮子猫?

    竹韵这会子难得偷闲,便忍不住开始八卦:“嘉树,你听说了吗?前几日春暖还寒,吴美人不慎染了风寒,夏贵妃便以避疾为由,把四皇子给接去正殿,说是替吴美人暂且照料几日。”

    “哦?”卫嘉树摸了摸下吧,这贵妃是要夺子吗?

    “但太祖朝,不是便有不成文规矩,皇子入读之前,都是养在生母膝下,以全骨肉情分。”卫嘉树压低声音道,若是中宫皇后,好歹占着个嫡母的名分,也就罢了,贵妃……再代掌中宫大权,也终究不是中宫。

    竹韵也压低声音,生恐被别人听去,“贵妃入宫都五年了,还未能有身孕,反倒是吴美人,被贵妃举荐侍奉君侧,而后不过两三个月就有了身孕,还一举得男,我瞧着呀,只怕贵妃娘娘早就存了这份心思了……”

    卫嘉树唏嘘,这夏贵妃还真够霸道的。

    果然皇帝表妹这种生物,素来不好惹。

    这几日,卫嘉树除了打理花木、做些杂物之外,一有空,就帮小陈给一捧雪梳毛。

    几天功夫,把一捧雪都梳瘦了一圈。

    而她,也获得了一堆雪白的猫毛,她没舍得丢,而是小心地把草屑摘除,然后托竹韵弄了几根三角戳针,然后一得了空闲,就戳戳戳。

    这一日天色向晚,日头渐渐落下。

    卫嘉树趁着这最后一丝余亮,抓紧时间戳戳戳。

    “你在干什么?!”

    卫嘉树依旧低头戳个不听,嘴上回答道:“戳羊毛毡呢!啊,不,是猫毛毡!”

    这几日,她的行为多人有些惹人好奇,她前前后后跟人解释了好几回了。

    但是这一次,貌似是个……男人的声音?

    卫嘉树手上动作不停,她嗖地抬头,可不正是多日未见的阿飘君吗?

    “哎哟!”她这一不注意,竟戳到了自己手指头上。

    白皙如玉的手指上沁出了嫣红的血珠子,卫嘉树连忙把那个已经初步形成的小动物搁在一旁,她连忙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指头,然后没好气地瞪了阿飘君一眼,“你怎么又来了?”

    阴魂不散啊!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