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09章、再遇阿飘.

时间:2021-01-10作者:尤妮丝

    !

    德馨嬷嬷不禁一震,“我的贵主子,您莫不是想——”

    夏贵妃擦干眼泪,扬起下巴,“若没有本宫,她没有诞下四皇子的福气!”

    德馨嬷嬷叹气连连:“这如何能成?本朝后宫不管皇子生母出身高低,皇子入读之前,都是由生母亲自抚养的!昔年太祖时,容妃深得圣宠却一直无子,便有意抚养一位才人之子,彼时,那个才人自己也愿意,结果求到太祖爷跟前,太祖大怒,责备容妃夺人骨肉,不慈不贤!容妃也因此失宠于太祖爷。”

    夏贵妃死死咬着嘴唇,眼里满是不甘,“太祖容妃只不过是个破落户,如何能与我相比?我可是贵妃!”

    德馨嬷嬷心下哀叹,贵妃是比妃子尊贵,可再尊贵,也终究还是妾妃。若主子能当上皇后,兴许可以以嫡母的身份抱养庶出的皇子。

    夏贵妃满是渴望地望着德馨嬷嬷:“我必须有个孩子!要不然后半生,还有什么指望?!嬷嬷,你帮帮我吧!”

    德馨嬷嬷是夏贵妃的乳母,贵妃生母早逝,她打心眼里把贵妃当成自己亲生女儿一般疼爱。眼见贵妃如此哀求,德馨嬷嬷虽知不妥,却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贵主子若非要四皇子,吴美人那里倒是小事,要紧的是皇上那边啊!德馨嬷嬷心中叹息,吴美人再得宠,也不敢违逆贵妃,要紧的是皇上不会轻易答允。

    不只是因为本朝这条不成文的规矩,皇上更要考虑到太子的地位。

    德馨嬷嬷沉吟片刻,才道:“贵主子,若真要四皇子,需得应我三件事。”

    夏贵妃眼睛一亮,只要德馨嬷嬷肯为她筹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她紧紧握住德馨嬷嬷的手,“嬷嬷只管说,我什么都应你!”

    德馨嬷嬷见贵妃还是如闺阁那般小女儿之态,心下又是喜爱又是无奈,她道:“这第一件事,陈四这种狗奴才,自己办事不利,还在你面前挑拨!这种奴才留不得!”

    夏贵妃虽不觉得陈四是在挑拨离间,但这种无用的奴才的确不必留着了,她点头道:“好,我也不需要这种废物。”

    德馨嬷嬷又道:“第二件,您要主动去向顺康太妃赔罪。”

    夏贵妃瞬间耷拉着脸,她扭着身子坐在一旁的雕花罗汉榻上,像个使小性子的小女儿:“我才不要!我是贵妃,她只是个太妃!论位份,尚且在我之下,我岂能给她道歉?!”

    德馨嬷嬷知道自家主子的脾性,便也不强求,她退而求其次道:“你若不愿亲去,我去一趟也成。”

    夏贵妃有些迟疑,“可是顺康太妃若给你脸色瞧,那如何是好?那陈四都被她被训得劈头盖脸,嬷嬷,我可舍不得你去受委屈。”

    德馨嬷嬷哂笑:“陈四那狗奴才的话,一句也信不得!顺康太妃虽是长辈,只要咱们客客气气的,她岂敢给脸色瞧?回头啊,我带上一份赔罪礼,保准把这事儿圆过去,要不然她闹到太后跟前,太后肯定要不高兴的。”

    提到太后,夏贵妃一脸不满之色,“也不知是谁吹了耳边风,太后竟愈发看我不顺眼了!这些年,我可没亏待纪婕妤!”

    纪婕妤是太后母族旁支之女,膝下只有一位公主,并不得宠,靠着太后庇护,倒也无人敢亏待她们母女。

    德馨嬷嬷叹了口气,“这事儿,我去办便是。贵主儿以后要多去寿宁宫请安,纪婕妤和二公主那边也要格外厚待几分。”

    夏贵妃一脸不情愿,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德馨嬷嬷又道:“这第三件,便是要多加关怀太子,若有朝一日得了四皇子承欢之下,贵主也要让四皇子多去东宫亲近太子。”

    见德馨嬷嬷已经筹谋道得了四皇子之后的事儿,夏贵妃便知道妥了,心下大喜,无有不应。

    “嬷嬷,还是你对我最好了!”夏贵妃像个小女儿似的撒娇。

    德馨嬷嬷一脸宠溺和无奈,她前些日子家里闹了幺蛾子,她不过几日不在贵妃身边,贵妃便被底下狗奴才撺掇着做出这等事。

    午后,德馨嬷嬷便带了些上等燕窝和几匹上好的缎料,来到寿颐宫,好言好语好赔罪。

    “都怪陈四那狗奴才,狗仗人势,贵主子已经下令杖责二十板子,逐出了长安宫。”

    卫嘉树正在一旁修剪花枝,看在眼里,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这位贵妃娘娘,是精分了不成?

    前脚才叫人来耀武扬威,回头就派人来认怂??

    这位德馨嬷嬷走后,卫嘉树忍不住问:“太妃娘娘,这贵妃娘娘……到底是怎么了?一会儿强势,一会儿又服软?怎么像是换了一个人?”

    顺康太妃扫了一眼那满桌子的华美绸缎,幽幽道:“那个德馨,是贵妃的乳母。能让贵妃立时转变的,也唯有她了。”

    “也罢,她都叫乳母来赔罪了,本宫若是抓着不放,倒显得本宫小气了。”顺康太妃全了脸面,便无意计较继续计较。

    “不过你放心,夏贵妃应该是熄了讨要你的心思了。”顺康太妃道。

    卫嘉树松了一口气。

    顺康太妃又道:“本宫新抄了些佛经,你且拿去敬华殿好生供奉。”

    “是。”她这个莳花宫女,还是个兼职跑腿儿的。

    眼瞧着都是傍晚了,卫嘉树一路疾走,赶去敬华殿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她匆匆将佛经供奉上去,便急着赶回宫女宿舍。

    毕竟内廷有多重宫门,到了点儿就会上钥,介时若是回不去,可就糟糕了。

    好在今夜是月圆之夜,天色还未完全黑透,明月就已经高悬,照着前头的路,倒也不担心栽跟头。

    但是,比栽跟头更惊人的事情出现了,一只阿飘飘了过来!

    卫嘉树急忙刹住脚步,我勒个去,这只阿飘,可不就是之前在琅嬛阁遇见的那只么!

    他怎么又飘到敬佛殿周围了?!

    夜晚即将,夜风凉飕飕从后颈拂过。

    眉清目秀的阿飘先生飘在她面前,双手抱胸,一副很悠哉的样子。

    卫嘉树:……她怎么感觉,这只阿飘是故意跑过来拦住她去路的呢??

    月前在琅嬛阁,她就怀疑这只阿飘不是一只浑浑噩噩的阿飘了。

    现在,阿飘先生就挡在她面前,虽然路很宽广,她若是绕开,就等于告诉这位阿飘先生,她能看到。

    没办法,穿过去吧。

    卫嘉树装模作样蹲下身子,脱下鞋子,往地上扣了两下,好似里头进了沙子似的。

    要不然,好端端走着路,干嘛突然停下?

    阿飘先生看在眼里,皱了皱眉,他有些拿不准了。

    卫嘉树穿好鞋子,恍若无人般径直前行。

    阿飘先生一愣,月色之下,那女子容颜清丽无暇,她步履不疾不徐,迎面而来,宛若投怀送抱。

    阿飘先生怔住了。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卫嘉树穿过了阿飘先生半透明的魂体,翩然而过。

    卫嘉树暗自狐疑,难道上次在琅嬛阁,这只阿飘突然让开路,只是巧合?

    她瞧瞧偷偷看了一眼,那只阿飘背对着飘在半空,好像呆傻智障一般。

    看样子那天真的是她多心了。

    离魂的宣承熠怔住良久,他回身凝望,那宫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位置,她居然直接就扑了过来……莫非是真的瞧不见朕?

    瞧不见,也好。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