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大清良人 第04章、见鬼的宫女 //

时间:2021-01-10作者:尤妮丝

    !

    卫嘉树,能看见鬼。

    这是除了穿越身份之外,她最大的秘密了。

    上辈子,她从记事起,就总能看到各种各样透明的、半透明的阿飘。

    她曾经告诉过自己的父母,结果没少被送进医院,甚至还请过神婆、道士,还去过寺庙求过平安符,没少花冤枉钱。

    后来渐渐长大了,她懂事了,便绝口不提见鬼之事,这才获得了安宁。

    反正,那些阿飘们,一个个也不像电影电视里演得那样动不动就害人。

    她所见过的阿飘,全都是没有意识的透明体,他们会在死去的附近徘徊,慢慢的,会越来越透明,然后消散于天地之间。

    什么闹鬼啊之类的传闻,要么是有人刻意装鬼吓人,要么就是一些自然现象。

    人家阿飘们,从来不闹事,人畜无害,都是安安静静消散的。

    所以,卫嘉树并不怕鬼。

    只是许久没见了,突然冒出来一只,难免有些惊讶。

    眼前这只阿飘,看透明度……应该是刚死的。

    这样的阿飘,通常活动范围也会稍微大一些,但也只是在死亡地点周遭。

    也就是说,琅嬛阁死过人?

    卫嘉树好奇地问竹韵:“这里……有死过人吗?”

    外头还下着雨,琅嬛阁的角落里光线又格外昏暗,潮湿微冷的风正从窗户缝隙里吹进来,恰巧这个时候卫嘉树又问了这样的话,吓得竹韵一个哆嗦,“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卫嘉树当然没法告诉竹韵,她面前就飘着一只呢。

    她笑了笑,道:“我只是突然觉得,这里阴气有点重。”

    此话一出,吓得竹韵直缩脖子,“我觉得后脖子冷飕飕的!”

    卫嘉树:-_-||……因为你身后是窗户啊……

    竹韵一把抓住了卫嘉树的袖子:“你可别吓我!琅嬛阁也就两天前有一个小太监不小心从三楼坠落下来,但也只是摔断腿而已!没有死人!”

    卫嘉树眼角的余光随意瞥了那阿飘一眼,不是琅嬛阁死掉的?

    也是,眼前这个阿飘身上的衣服也的确不是太监服,当然阿飘的衣服并不是实质化的衣服,往往是生前最后一件衣服的模样。

    眼前这位阿飘明显是男性,中等偏上的身量,一身玄青色中衣,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直至腰间——古代的鬼就是不同,不论男女,动辄长发及腰。

    而且这个鬼长得还蛮不错,眉清目秀,皮肤雪白,看上去器宇不凡,算得上是个帅哥了,啊不,是个帅鬼。

    “你在看什么呢?”竹韵小脸发白,吓得口齿哆嗦,嘉树为什么盯着空无一物的半空看个不停?

    卫嘉树微笑着说:“没什么。”就是有些好奇,这只阿飘,到底是从哪儿飘来的。

    只可惜阿飘都是没有意识的,否则她真不介意跟这位眉清目秀却英年早逝的可怜阿飘交流一下。

    就在卫嘉树收回目光之后,长发及腰的阿飘先生秀气的眉毛不禁微微蹙了起来,他有些怀疑:难不成这个宫女能看到他?

    “对了!”竹韵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我记得月前西华门有个侍卫突发心疾暴毙了!”

    侍卫吗?卫嘉树摸了摸下巴,西华门离着琅嬛阁很近,若是在西华门挂掉,无意识飘到此处也不是没可能。

    只不过,这只阿飘明显穿不是侍卫服……而是睡觉时候穿的中衣,而且料子十分上乘,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

    想到此,竹韵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一头钻进了卫嘉树怀里,“嘉树!我害怕,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卫嘉树挠了挠头,“外头的雨太大了……”她可不想出去淋雨。

    竹韵吸了吸鼻子,身子瑟瑟颤抖:“可是,这里阴气好重啊!好可怕啊!”

    卫嘉树笑了笑,她指着身后的窗户缝隙,“我想,是因为外头风雨交加,湿冷的气从窗户缝吹进来,所以你才觉得阴气重。”

    竹韵挂着泪珠的眼眸一怔,她呆了呆看了看那窗户,然后把爪子伸了过去,她果然感受到了丝丝冷气,竹韵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对于吓到竹韵妹子这事儿,卫嘉树略感抱歉,便温柔地道:“咱们继续学拼音吧。”

    竹韵点了点头,揪着她的袖子道:“咱们去那边吧,呆在窗户边,我总觉得不安全。”

    看样子这妹子还是被吓着了。

    但是也就窗边稍微亮堂些啊……

    因为有穿越前辈宣建国,所以宫里到处都是透明的玻璃窗。

    但看竹韵妹子这幅被吓坏了的样子,卫嘉树便没有坚持。

    竹韵便拉着她朝着那只阿飘快步而去——

    阿飘蹙眉,这书架间的空隙略窄,他只得侧身相让,否则就要撞上了。

    啊不,阿飘是没有实质的,就算跟人撞上,也只会穿透而过。

    卫嘉树其实也不喜欢穿过阿飘的魂体,她觉得,这样有些不礼貌。

    若是遇见阿飘,她都会主动让开的——因为阿飘都没有意识,经常呆呆傻傻飘在某处,任凭来往行人穿梭而过——尤其在医院里,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但是这只阿飘,居然会让路??

    是碰巧飘动,还是主动让行?

    若是前者,那未免也太巧了,若是后者,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她活了两辈子,见过的阿飘车载斗量,她还没遇见过有意识的阿飘呢!

    “嘉树,你怎么又走神了?”竹韵远离了窗户之后,脸色稍微好了些,但嘉树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不怪卫嘉树走神,因为她看见,那只阿飘居然跟了过来!

    卧槽,难不成还真是一只有意识的阿飘?

    那么问题来了,这位阿飘先生,你悄咪咪尾随两个未成年小姑娘,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这是一只色鬼?!

    卫嘉树心情有些不美丽了,明明长得眉清目秀,没想到居然是这种鬼!!

    “嘉树!”竹韵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袖子,“你到底是怎么了?跟撞了鬼似的!”

    可不就是险些撞了鬼么!我说妹子啊,刚才若不是色鬼先生让路,你真的就撞上了哟~

    诶,对了,这只色鬼阿飘还挺有礼貌的嘛。

    卫嘉树摸了摸下巴,算了,先不理会这只阿飘到底是不是色鬼了,她微笑着说:“没什么,可能是刚才吹了冷风的缘故,我头有些晕晕的。”

    竹韵松了一口气:“不是撞鬼就好。不过你也小心些,最好回去熬个姜汤喝。”

    “知道了!”卫嘉树笑着点头,便不再理会阿飘,继续教导竹韵学拼音。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