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重生原始时代 第八十五章 两个熟人

时间:2019-04-19作者:南州十一郎

    “第一擂台,洛青对严不识;第二擂台,郑停云对况文苓......”

    公良驭舟载着一批人来到赛场,比赛刚好开始,他赶紧带人找了处没人地方落脚。

    来得太晚,好地方都被人占去,他们只能站在比较靠后的位置观看比赛。

    公良魁伟粗壮,个子高得要命,在哪里看都无所谓。晏家三姐妹看不到,就驾云飞起。圆滚滚人立起来比公良还高,也不怕。小香香踩在圆滚滚肩膀上,也不用担心看不到比赛。

    米谷更不用说,直接坐在粑粑脖子上,都不用自己飞。

    女女虽然不高,也能扇着鱼鳍飞起来看。

    这下可苦了它身边的好朋友,有些块头大的还好,有些小的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人家观看比赛。擂台打斗声不时入耳,这对它们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一种折磨。

    沉默片刻,墨龟开口建议道:“公良,能不能往前走一点,我们都看不到。”

    公良皱眉道:“前面太挤了,过不去。”

    看它们有的块头小,没法看到比赛,想了下,就从空间取出几段粗大的树墩,“你们个子小的站在上面看,离开的时候记得把东西带走,这些我还有用。”

    一行水族听到公良的话面面相觑,依它们的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要这破树墩有什么用。

    别的不说,就妙道仙宗山林里面,这些东西都不知道有多少。

    总的一句,就是公良太抠,连破树墩也要收回去。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它们赶紧跳上树墩,看起比赛来。

    幻无静、墨嗣音、蚕凫等人不是随师傅,就是跟着师长、师姐妹一起观看擂台上的比赛。昨天她们没有过来。因为晋级后,长辈非得要她们呆在屋里巩固境界才行。

    今天是妙道仙宗弟子最后一天比赛,不来不行。

    因为今天会有妙道仙宗精英弟子的总决赛,有些人可能会成为诸宗大比上的对手,所以很有必要过来看一下对方实力,以求对策。

    公良转头四处看了下,发现幻无静等人,就笑着点头向她们打招呼。

    幻无静等人看到他,纷纷伸出纤纤素手摇了摇。

    幻无静、墨嗣音倒是想下去找他,可是被师傅紧紧抓住,哪也去不了,只好作罢。蚕凫倒是没师傅,可韫瑶紧紧拉住她的手,不放她过去,她也没办法,只得陪她们呆着。

    公良看了一圈,就开始认真观看比赛,上面那些人有可能成为他的对手。

    虽然比赛时他一直保留实力,只用玄元戟应付,很多底牌未出,但保不齐有人和他同样的想法。

    若是遇上,多了解一点,也多一分应对手段。

    “文嘉,你怎么没参加比赛?”隔着公良几个人头外有人说话。

    名为文嘉的少年看着擂台道:“宗门禁用外物,我这修为你也知道,面对面肯定讨不了好,还不如不去。若宗门不这么严,我倒是可以炼些毒丹出来,到时往擂台一扔,谁上谁倒,倒是可以争些名次。现在,还是在这里好,免得上去丢脸。”

    “那倒是可惜了。”

    “可不是。”

    公良感觉声音有点熟,转头望去,就看到自己进入妙道仙宗前遇到的儒衣少年文嘉。

    文嘉心有所觉,转头看去,见是公良,点头打了个招呼。

    公良也点了下头,然后继续观看比赛。一轮过后,又是一轮开始。他发现这一轮赛事中,上面竟然有两个自己认识的人,一个是那怀抱兔子犼的盈儿,一个是同乘巨龟来妙道仙宗的背剑少年。

    公良没想到,这柔柔软软的女娘,竟然能进入五十名之内。

    到这地步,基本上是宗门精英弟子了。

    擂台上,盈儿凝神望着对手。那是一名和公良差不多魁梧壮实的少年,后面背着一把巨剑。

    壮实少年看着盈儿,右手慢慢从背后抽出巨剑,架在左手,道:“阙无伤,剑名无伤,请赐教。”

    “请。”

    盈儿拱手一礼,随即抽出宝剑,往前刺去。刹那间,剑影分光,人形幻化,好像无数人手持利剑往前刺去般。她这一招在擂台已经用过几次,可惜无人能够破解。

    阙无伤横剑在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盈儿。

    在他以为,任何花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值一提。他也看过盈儿比赛,遇到时,早有对策。

    盈儿行进速度飞快,如顺水吹舟,瞬间就到眼前。

    “喝...”

    猛然间,阙无伤一声巨吼,抓起巨剑,用剑面往前扫去。其势未停,身随剑转,竟好像一个陀螺般原地旋转起来,倒是和公良所创的旋风锤有异曲同工之妙。

    旋转的巨剑守得水泄不通,竟像没有缝隙的蛋般。

    前路不通,盈儿换了几个方向,左、后、右,但不管哪个方向,都是和前面一样守得十分严密,让人无从下手。

    若强行出手,以巨剑之力,恐怕会被拍飞出去。

    既不能力胜,只能智取。

    盈儿看着不断旋转的阙无伤,想了下,前后左右不行,那上下呢?她就不信这人一点破绽也没有。当下,她就跃至半空,头往下栽,双手持剑往阙无伤刺去。

    阙无伤似未察觉,只是凭借巨剑的重力,继续旋转。

    眨眼,剑至。

    就在此时,随剑旋转的阙无伤持剑往上一拍,恰好拍中盈儿手中剑。

    猝不及防,盈儿紧握宝剑的手被震得发麻,身子微微一顿。

    阙无伤趁此机会,飞身而起,手持巨剑往下拍去。

    盈儿一见不好,身子连忙往旁飞旋,隐没不见。

    “嗯...”阙无伤看她突然消失,连忙回到地面,小心戒备起来。

    瞬息间,盈儿出现在前面,气喘咻咻的拱手道:“我输了。”若非阙无伤手下留情,只用剑面,她估计就要被巨剑斩为两段。当然,她也并非没有保留,但这里谁没保留?

    阙无伤见她认输,收回巨剑,拱手一礼。

    “第三擂台,阙无伤胜。”录事弟子见胜负已分,就出声唱道。

    他们胜负分得太快,以至于第二擂台的背剑少年还在和人对峙当中。

    背剑少年对面是一名身着玄衣,手持雷纹竹笔的年轻人。

    雷纹竹笔所制之符天生带有雷电伤害,若无准备,一不小心中招,就会像被雷劈中一般,至于伤害大小,就要看画符之人修为大小而论。

    背剑少年对雷纹竹笔并非全然不知,看到雷纹上不时掠过的雷光,心中微凛,右手慢慢往背后长剑摸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