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重生原始时代 第四十九章 混口饭吃

时间:2019-04-19作者:南州十一郎

    这时,封衡带着鼓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东皋君看到他,诧异不已。

    要知道太虚草庐乃圣人居所,若非允许,常人不得进来。想进来,要嘛大儒修为,要嘛写就传世文章。不管哪一点都极其难得,封衡能够自由出入,可见他的实力惊人。

    东皋君却不知道,封衡之所以有今日成就,有努力,有机遇,也有运气使然。

    当初他在珠崖郡乱葬岗为邪物所伤落下病根,无法行动,整日只能呆在屋中看书。

    病久了,难免胡思乱想,逐渐看破生死。

    后来遇到公良,为其所救,本来必死之局乍然现出生机,心境顿时大开。因缘巧合,修为大进。再后来随珍娘回大焱部,见部落中多有人不识文字,就留在部落教书。

    其他部落听闻有东土人在大焱部教书,纷纷前来学习。

    封衡担心路途太远,前来学习的人被荒兽伤害,就前往各部落教书讲学。

    一来二去,连他也不知道教了多少部落,多少个人。

    教书育人历来是建功立德之事,封衡在莽荒之地播下文明种子,自此德行圆满,差的只是机缘,就能晋入道境。有一次,他随大焱部的队伍前往神庙,无意间看到一堵历经兽潮而不倒的斑驳古老城墙,心中若有所悟,自此成就大儒之身。

    这番际遇说起来玄奇,但不曾经历过不知道其中的酸苦滋味。

    在大荒呆了两年,封衡才带珍娘和鼓儿回大夏认祖归宗,拜见恩师,并在其引荐下来到山门修行。

    琅廷那时恰好在大夏,两人因此认识,后来又一起到青阳学宫,平日里多有往来,是以交情非浅。

    封衡进来看他们都在茅草亭,就上前拱手问候道:“大家早。”

    “早。”

    “封兄早。”

    “封大哥早。”

    “原本我以为自己早起,没想到你们比我还早。”封衡调侃了一句,转而向公良说道:“昨日醉酒有些事情忘记交代,珍娘怕你们回去,一大早把我叫醒,让我送东西过来。”

    封衡从怀中掏出一个纳物宝袋,道:“这里面都是些大荒物产,珍娘说你离开部落这么久,难免会想家乡的东西。虽有商队往来,但总不如自家东西好,就收拾了一些带过来。另外里面还有一些我写的字画,或许有点用处。”

    “公良哥哥,里面有鼓儿喜欢吃的东西。”鼓儿在旁说道。

    封衡怜爱的摸了摸儿子的头。

    公良接过手打开看了下,里面装的确实是大荒独有的东西,想来应该是他们夫妇去大荒之时所带回。

    大荒距离东土百万里之遥,两人带回一点东西不易,没想到却给自己这么多。

    虽然这里面的东西自己都有,但这份浓情厚意,却远远不是这点礼物所能代表。

    公良也没拒绝,将纳物宝袋里面的东西倒在储物戒中,转而装了一堆灵果灵谷出来。

    “封大哥,我在妙道仙宗种了万亩灵谷,算是有点产业。这里面是一些自产的灵果灵谷,你带回去尝尝。若是喜欢,来日我再让人送来,别的不说,灵谷要多少有多少。”公良笑着将纳物宝袋递了过去。

    “这...”

    封衡看着公良手中的纳物宝袋,一时踌躇起来。

    他是来送礼的,怎么能往回拿东西?

    公良见他犹豫,就将袋子放在鼓儿手中,并从里面取出一把灵果给他,“鼓儿,里面有些灵果,记得拿出来吃,不要放坏了。”

    鼓儿拿着纳物宝袋和灵果,也不知道要还是不要,不由往父亲望去。

    “拿着吧!”封衡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鼓儿这才收起纳物宝袋,吃起灵果来。

    米谷看了看他手中的灵果,再看了下自己手中的果果,就埋头猛吃起来。她的果果最好了。

    琅廷等他们说完话,才问道:“封兄,今日可有要事?”

    “倒没什么事。”

    “那好,东皋说要去逛坊市,若无事大家就一起去走走。公良说要和寓庸一起去玩,你不如就让鼓儿随他们一起去,几个人在一起才热闹。”

    封衡想了想,应了下来,但却把鼓儿身上的纳物宝袋拿走,免得他弄丢了。

    事情商量定,他们就往外走去,到外面才分开。

    季寓庸等琅廷的身影消失,才松了口气道:“刚才吓死我了。”

    “琅廷兄有那么可怕吗?”公良笑道。

    “你不在青阳学宫,当然不知道先生的厉害。要是在青阳学宫,你就明白了。走,我带你们去吃好东西。”季寓庸说完,就带他们往前走去。

    公良也不知道季寓庸想干什么,带着米谷没头没脑的和鼓儿一起跟着。

    走了一会儿,季寓庸翻过一座小山,穿过一片山林,来到一条小溪。

    溪中乱石密布,流水潺潺,两边是葱绿树木,林中莺歌猿啼不绝于耳。

    季寓庸到了这里,肥胖的身子变得十分敏捷,带着公良和鼓儿跳过一块块乱石,最终来到溪边一块平坦的巨石上。

    巨石距离水面四十厘米左右,坐在上面,刚好能将脚泡在水中。石下也是一块倾斜的大石头,溪水从上面流过,往下游而去。

    季寓庸来到这里,就脱下鞋袜,挽起儒衣,跳下水去。

    只见他贼头贼脑的在水中看了一下,就猛然窜到前面一处石洞拉起一条绳子,仔细看,绳子后面竟然系着一个网笼,里面有几条被网住的大鱼,乍然被他拉起,吓得不停的在网中扑腾。

    “这个我也会。”

    鼓儿看得眼冒精光,飞速的脱下鞋袜,跳下水去帮忙了。

    公良和米谷坐在石上,一边吃着灵果一边看他们表演。

    片刻后,季寓庸和鼓儿一起拉着网笼过来,不过却依然将笼子浸泡在水里,免得大鱼离水死去。

    拉来网笼,季寓庸并没有就此收手,又往旁边走去,翻着溪中石头捉雪白的溪蟹和巴掌大小的螯虾。鼓儿对此非常的感兴趣,也屁颠屁颠的跑去帮忙。

    只是片刻,两人就拎着一堆用绳子串成一串的溪蟹和螯虾过来。

    季寓庸忙得满头大汗,用衣袖擦了一下道:“等会儿我再去抓两只兔子,今天的饭就齐了。你来青阳学宫也没什么好招待,就请你尝尝我们青阳学宫的野味。这里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地方,溪里的鱼味道特别鲜美,比坊市卖的不知好吃多少。”

    “看你抓鱼这么熟练,是不是经常来?你们青阳学宫不管饭吗?还要自己觅食。”公良调侃道。

    季寓庸没察觉他的调侃,听到他的话,是一肚子苦水。

    “学宫当然管饭,但天天吃也腻,坊市卖的东西又贵得要命,我哪有灵石去买,所以才跑来这边混口饭吃。你等一下,我再去抓两只兔子回来就开饭。”

    季寓庸也不等公良回话,就往树林里面钻去。

    看他身子胖得要命,速度却一点也不慢,瞬间消失在树林当中。

    季寓庸穿过山林,来到一片山丘下。这里有兔子窝,上次他在这边安了几个陷阱,也不知道有没有抓到兔子。

    走过去一看,就见几只兔子呆在陷阱中。

    季寓庸喜出望外,上前抓住兔子,却发现其中一只是怀孕的母兔,只好把它放了。不过还剩下三只,也足够他们吃了。于是,他就带着兔子兴高采烈的走了回去。

    当他快要步入林中时,山丘上来了几名骑着花鹿的人。

    一名骑着花鹿的人看到季寓庸离去的背影,一下认了出来,奇怪道:“那不是季寓庸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谁知道。”一名男子漠不关心道。

    “我们过去看看怎么样?”一名曼妙女郎提议道。

    众人本就是出来游山玩水,自然不会拂了她的意思,就驾着花鹿跟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