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重生原始时代 第六十章 金齑玉脍(下)

时间:2019-04-19作者:南州十一郎

    公良已经钓了三条鱼。

    一条四米多,一条十几米,另外一条不大,算是添头。

    有了这些收获,他也不打算再钓下去,就准备收起鱼竿,取出烧烤架烤鱼。

    旁边钓鱼的人见他要收鱼竿,连忙过来借用。

    在他们以为,公良之所以能从水中钓到大鱼,问题应该出在鱼竿上面。可惜他们这番心思算是白费了,因为能够钓鱼和鱼竿无关,完全取决于那美味的腌制兽肉鱼饵。

    随着路上遇到的猛兽种类越来越多,公良对腌制兽肉的食材越来越是挑剔。

    一般而言,有骚味的不要,肉粗糙的不要,味道不好的不要,气血精华不充沛的不要。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看不顺眼,歪瓜裂枣的不要。

    有这几个条件,再加上用水晶灵盐腌就,腌制出来的兽肉哪有不好吃的。不要说是鱼,就连腌制兽肉的猛兽亲爹妈来了,也会狠狠咬上几口。

    公良将鱼竿借给他们,就取出烧烤架,烧上炭火,宰杀金红大鲤鱼,准备开始烧烤。

    乘丘家的厨者飞快的片着鱼肉,整齐的放在玉盘中。

    这时,公良才发现钓起来的豪鱼肉竟然是一片血红之色,肉中还伴有雪白的油脂。在厨者巧手下,片出来的每片鱼肉都有血红鱼肉和雪白油脂组成的水波形回字纹路,铺在玉盘中,如红翡与白玉争艳,宛如艺术品般,美不胜收。

    在厨者剥皮取肉的时候,乘丘家的下人从船舱中取出一条锦绣地毯铺在甲板上,然后又取出一张张几案和锦绣坐垫整整齐齐的摆好。

    厨者片出鱼肉,摆上几案后,就有下人从厨房端出一盘盘已经调好的金黄色蘸料放在几上。

    一股股调料的香味从盘中肆意飘散出来,让人闻的嘴馋。

    公良杀好金红大鲤鱼,除骨去刺,片成一片片一厘米左右的厚片。片好后,就在已经烧红的炭火上放了一片石板,准备做石板烧金红大鲤鱼。

    不一会儿,石板烧热,公良在上面点了几滴兽肉,就夹起一块金红大鲤鱼肉片放了上去。

    “嗤”的一声,一阵白烟冲天而起,一股鱼香随之飘荡出来。

    “咕噜”

    旁边已经被调料味道弄得嘴馋的人闻到肉香,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稍微停顿,一面鱼肉已熟。

    公良连忙翻过去,又是一声嗤响,一阵白烟冒起。转眼间鱼肉已熟,公良夹起来吹了吹,也不蘸酱料,就放入口中,轻轻咬动,一股鱼肉特有的鲜美顿时传入口中。

    这鱼不错,不仅没有鱼肉的腥骚,还非常的清甜,就是有点熟了,应该要七分熟三分生才好吃。

    鱼肉随口进入腹中,蓦然化成一股股澎湃的气血精华涤荡开来。

    果子空间感应到,立即将这股精华吸进去,化成精纯真气注入金丹之中。

    公良没想到小小一片鱼肉中竟然饱含着和初级妖兽肉差不多的气血精华,不觉诧异不已。

    旁边米谷看到粑粑吃了鱼肉就呆在那里一动不动,终于忍不住焦急的叫道:“粑粑粑粑,偶也要吃鱼鱼肉肉,偶也要吃鱼鱼肉肉。”

    “我也要吃。”等得不耐烦的圆滚滚也嗷嗷叫道。

    小香香也从圆滚滚毛发冒出来,叽叽叫着。

    公良翻了个白眼,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吃货。但看在它们已经馋得直吞口水的份上,就快速的烤了几片给它们吃,这才让它们消停点。

    他在这边烤肉,船上厨者的金齑玉脍和下人准备的宴席也已经摆好。

    一切准备就绪,乘丘世子就派下人过来请道:“公子请上座。”

    公良和这些人素不相识,哪耐烦去前面跟他们凑合,摆摆手道:“你们不用管我,把最后一张桌子留给我就行。”

    下人不敢做主,连忙去请示主人。

    乘丘世子听到下人禀报,就让下人依照公良的话去做,不过却又派两名美貌婢女过去侍候。

    天色渐黑,船上点起一盏盏明灯,将甲板照得宛如白夜。船上的人均被邀请出来饮宴。待诸人落座后,乘丘世子举杯邀饮,席间又有一些乐奴拿着诸般乐器弹奏起来,间有美貌舞者伴舞。

    明月高挂。

    此情此景,当真是美妙绝伦。

    金红大鲤鱼只有一米多长,片出来的鱼肉没多少。

    公良不一会儿烤完,就收起烧烤架,坐在下人留出来的座位,品尝金齑玉脍。

    金齑指的是用蒜、姜、橘、梅、盐、酱等种种调料调制而成的蘸酱,因色泽金黄,故有“金齑”之称。而玉脍则是指如玉一般的肉。

    但现在金齑玉脍用在这里显然并不合适,因为豪鱼肉是血红之色。

    若要换个名字,用金齑红翡应该差不多。

    公良夹了一块纹理丰美的豪鱼肉蘸了一下酱料,放入口中,金齑的味道和鱼肉的鲜甜融合在一起,溢满口腔,竟然有一种别样的鲜美、清甜,真是不可多得。

    这是公良吃过的最美味的生鱼片,没有之一。

    米谷和圆滚滚一左一右的坐在公良旁边,拿着筷子飞快的夹着鱼肉吃,狼吞虎咽,惨不忍睹。

    今晚的金齑玉脍若单单只是鱼肉,绝没有这般鲜美,其中金齑的功劳绝对占了很大一部分。

    所以,公良就向伺候的婢女打听金齑的配料。

    两名美艳婢女很会来事,立即将他的话禀报上去。不一会儿,就有管事送来金齑酱料配方和各种鱼脍的制作方法。

    公良也没客气,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况且谁占谁的便宜还不知道呢?

    酒至半酣,主座的乘丘世子站起来,端着酒走到公良身前敬道:“今日多亏兄台钓起的大鱼,要不然也不会有此盛宴,弃敬兄台一杯。”

    “我等也应谢过公子才是。”旁边一名儒者闻言起身对宴饮众人说道。

    正在喝酒吃肉的人听到他的话,纷纷站来举杯敬道:“多谢公子。”

    “诸位客气了,来,饮胜。”

    公良举起酒杯,豪气的一口喝干,然后倒转酒杯,示意杯中点滴不存。

    众人看到他的样子,也有样学样的喝干,倒转酒杯。

    酒宴一时进入高峰,乐奴欢快的弹奏着乐曲,舞者尽情的转动着婀娜身姿。有人喝高了,高声唱和起来。

    这一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酒宴一直持续到天亮,直到酒空肉光,众人才互相撑扶着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