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重生原始时代 第六十六 赴宴(上)

时间:2019-04-19作者:南州十一郎

    公良带着在鬼方国遇到的秦夫子给的地址来到邑林巷最后一座小院,上前敲了敲门。

    “叩叩叩...”

    “谁呀!”一名男子打开门,发现是不认识的人,诧异道:“两位找谁?”

    “请问这是秦闵生的府上吗?”公良问道。

    “不是。”男子摇了摇头。

    “唔...”公良又看了看地址,确实是这里没错,怎么会不是!

    那男子又说道:“不过,听说以前房主倒是姓秦。”怕公良不明白,他又解释道:“这院子是我五年前从牙人手里买来。”

    “那您知道以前房主去哪了吗?”公良问道。

    “不清楚。”

    公良谢过男子,心头很是无奈,没想到来送人家黄金竟然找不到人。这下好,天地这么大,人海茫茫,叫他哪里去找。以后估计得看运气能不能碰到,若找不着,说不得只能将秦夫子那份黄金给a了。

    找不到人,公良就转身离去,打算去赴墨府宴席。昨日人家让人来请,若不过去一趟,有点不好意思。

    栾府下人跟在公良后面,看着他,欲言又止。

    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僻静角落,栾府下人才快步上前问道:“小郎君要找的可是秦夫子的儿子?”

    公良听到他的话,猛然转身,道:“你怎么知道秦夫子的?”

    栾府下人苦笑道:“他老人家做的滔天大事,只要是住在国都的人,哪有不知道的,就是方才那人,估计也能猜到几分,只是不敢说罢了。”

    “哦,他做了什么事,说来听听。”公良饶有兴致的问道。

    他知道一名儒者到鬼方国那么偏僻的地方教书,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苦衷,只是这苦衷貌似比他想象的更大。

    “秦夫子原本是学宫教授,不慎因弟子卷入夺嫡之争,为当年皇子出谋划策,后来事败,不得不离开国都。他自以为自己做得隐秘,其实已经被人察知,还连累妻儿。不过也是他们命好,在甲士前来捉拿的时候,被人救走,自此不知去向。有人说是被学宫大儒带去大夏,有的说是去了偏僻小国,反正从此再也没人见过他们。”

    “这是多久的事?”

    “应该有二三十年了吧!”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公良看着差不多二十左右的栾府下人问道。

    “我也是听人讲的,据说当年那事十分轰动,以至于学宫出言声明,不再管王朝中事,要不然现在国师哪有机会执掌朝纲。”

    “没想到你知道的东西倒是蛮多的,不错,这银子赏你了。”公良取出一角银子扔了过去。

    栾府下人连忙接住他扔过来的银子,但却没有收,反而双手奉还。

    “小郎君赶紧把银子收起来,要是被我家娘子知道,非打死我不可。”

    “不让她知道不就行了。”

    “那不行,小人是良善人,可做不来这等亏心之事。”栾府下人郑重的说道。

    公良听到他的话,不由多看了一眼,这家伙有意思。

    于是,他就把银子收回去,从空间中摘下十颗新鲜的普通天香果,递了过去,“这是一种香果,吃了让人口齿留香,十个吃完,就会遍体生香。你要是有中意的小娘,就拿去讨好她,说不定能被你赚回来暖床。”

    栾府下人听得眼睛大亮。

    公良大笑,看来不管哪个时代,讨老婆都是件让人欢喜的事。

    两人继续往墨府走去,路上他问了栾府下人的名字,才知道他叫栾义。

    到了墨府门前,递上请帖,立马有下人飞跑进去通报。

    不过片刻,他就见墨嗣音飞快的从里面跑出来,后面还紧紧跟着一群大小不一的同族女娘,旁边还有一众婢女飞跑着跟随伺候。

    远远的,就见她欢喜的叫道:“十一郎哥哥。”

    公良往墨嗣音望去,她今日身着绣就紫罗兰的淡蓝长裙,身披飞舞彩蝶的轻薄烟纱,发髻斜插一支凤头簪,镶着点点碧玉,垂下丝丝流苏,纤纤玉肩宛若削成,盈盈细腰如同约素,肌肤似雪凝脂,气若幽兰含香,折腰微步,袅袅而行,透出一股不可言说的风情,让人怦然心动。

    墨嗣音知道他今天要来,特意打扮了一下,在家苦苦等候。

    此时看到他望过来的几欲发痴的眼神,心中得意不已。

    墨嗣音来到公良面前,再次轻声叫道:“十一郎哥哥。”

    公良回过神来,问道:“最近可好。”

    他这纯属是没话找话,墨嗣音就差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但她却没这么做,而是说道:“十一郎哥哥,你总算来了,我阿爷上朝未回,父亲出去了,奶奶知道你过来,特地让嗣音过来带你去见他,说要好好谢谢你送我回来。”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公良谦虚的说着。

    这时候,他忽然想第一次上门做客没带东西,会不会太失礼了。

    可又想到自己既不是上门相亲,也不是投亲戚,又不求人办事,是人家专门请他赴宴,好像也没什么失礼的。

    如此想了下,公良才放心下来,带着栾义一起,随墨嗣音她们往里面走去。

    那些女娘也是大胆,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他,时不时回头窃窃私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惹得墨嗣音俏脸晕红。

    来到大堂,只见一名衣着华贵的白发老妪高坐其上,公良连忙上前恭敬的问候道:“公良拜见老夫人。”

    “免礼,免礼。”

    訾氏请公良坐下,又让下人捧来香茶伺候。

    米谷一直躺在粑粑怀里,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一切。圆滚滚等他坐下后,就趴在他身边睡了起来。而栾义则站在外面,这等地方,像他那种下人是没法进来的。

    品了一会儿茶,尝了一些点心。

    訾氏仔细的看了下公良,说道:“小郎君长得可真壮实,怪不得能赶跑那些奸人,护送三娘回来。”

    墨嗣音在旁轻笑道:“奶奶,他能护送嗣音回来,可跟长得壮不壮没关系。”旁边一干女娘听得咯咯笑了起来。

    “谁说没关系,长得壮实才有力气,有力气就能打跑奸人。”

    訾氏却有不同意见。

    见她们一行人不信,就说道:“想当年老身与你们一样小的时候,随父亲一起出行,坐在犀车上掀开帘子往外看,就看到一名身材高大魁梧,比他高了一半的荒人抓着一头三尺来长的小兽一边走一边咬着。不过一刻,那人就把小兽吃光,又拿出一头继续咬。当时我多看了一眼,那人回过头来冲我一笑,那血盆大口吓得我连忙把帘子放下去。”

    墨府一众小娘见她说到这里顿住,连忙问道:“奶奶,后来怎样了?”

    “后来我又悄悄掀开帘子一角往外看了下,发现有个泼皮将他拦住。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那荒人一巴掌扇过去,那泼皮就飞出去四五丈远,晕死过去。你们说要是没力气,他能把那泼皮打那么远吗?”

    那些女娘听到訾氏的话,纷纷往公良看去,拼命在脑中想着公良拿小兽咬的情景。一时间,一个个脸色古怪起来。

    公良被她们看得不好意思,揉了一下鼻子说道:“老夫人说的是,我荒人确实个头很高,其中有一长人部更是巨高无比,其部中最高者可达三四丈。”

    众女娘和訾氏听得惊讶不已。

    公良却又说道:“其实长人部还不算高,在长人部南面有一大岛,岛上有一龙伯国,其国人身高原有百丈,据说乃是上古遗族,神人之后。可惜后来获罪天地神主,才使身子变小。但即使如此,到如今,那龙伯国中最高者依然有十余丈,就算刚出身不久的小孩,也差不多有两丈来高。”

    众女娘和訾氏听得完全呆了。

    良久后,訾氏才缓缓说道:“不意这世间还有如此巨高之人,也不知他们是如何生活?”

    “还不是与我等一样,只不过饭量高一点而已。”

    公良在肚里面补了一句,何止是高一点,简直是贼高。要不是果子空间五色稻的出产已经能够自给自足,而且那些荒牛和灵香麞等动物能够提供一点肉食,他都想把那些龙伯国的小家伙赶回去。

    这些家伙太能吃了,每天都抱着一个大木桶吃饭,小的吃一桶,大的吃三桶。

    公良曾经和他们一起吃过饭,这些家伙,吃起来好像拼命一样,使劲往嘴里舀饭。

    即使肚子鼓起来还不停的吃,也不怕肚子爆炸。

    但事实证明,这些家伙还活得好好的,而且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壮。

    “看来,这天地万物自有其生存的道理。”訾氏感慨着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米谷小家伙这会儿坐在粑粑怀中,品尝着粑粑给她的好吃点心。只是她不喜欢喝那怪味的香茶。吃完后,就拿出一个大大的青桑果“沙沙”咬着。旁边圆滚滚得益于墨嗣音的照顾,也有一份点心。不过它只吃一点,其它的全部偷偷的收了起来。旁边伺候的人以为它吃得快,就又去取了一盘。

    如此再三,直到公良狠狠的瞪了它一眼后。它才收敛,抓起最后一盘点心慢慢吃着。

    訾氏也注意到了米谷。

    胖嘟嘟,粉嫩可爱,又萌萌的小家伙总是惹人喜欢。

    于是,她就向米谷招了招手,道:“小东西,过来让奶奶抱抱。”

    米谷只给粑粑抱抱,才不理她呢!

    公良怕訾氏尴尬,连忙说道:“这小家伙怕生,不让别人抱。”

    “可惜了!”訾氏叹了一声,转向墨嗣音说道:“三娘,将来你要是能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娃儿那该多好。”

    旁边一众女娘轰然大笑起来。

    “奶奶...”

    墨嗣音不依的推着奶奶,怕人发现,眼角飞快的扫了公良一眼,一张俏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