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七百二十三章 八绝之阵

时间:2019-06-28作者:九尾落

    巨大的轰鸣之后,八绝阵和九天荡剑阵对峙起来。

    魏玖的目光微微一寒,而后慢慢闭上双眼,九十九枚阵眼的荡剑阵,应该足以破除这八绝阵中的高阶幻阵。不过他也很清楚,想要破除阵法,那可不像是修为的对弈这么简单,尤其是幻阵。

    在此之前,他所走入的地方不是生门,而根据眼前的种种,不难推断出来,必是景门。八卦当中可分生门、死门、休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开门,而所谓的景门,预示的正是幻境无疑。

    目之所及,幻阵的光华迅速席卷而来,直接笼罩在荡剑阵的周围。

    真正的碰撞,现在才正式开始,四周的幻想,也是开始浮现在他的心底。仅仅是眨眼之间,他的内心就变得浮躁起来,那些幻想过于真实,直击他的内心深处。

    从华夏国到洪荒大陆,中间穿夹着舒锦惠、言小瑾、蓝倪、苍岚等等。从恩怨情仇到宗族、国度、种族的对弈,再加上后来篁鏃秘境所发生的种种,那些过去的记忆,一点点浮现在他的心底。

    只是这终究只是幻境,基于他的记忆,却又不等同于他的记忆。

    经过幻术的篡改,那些所谓的记忆,变得更加痛苦和遗憾起来。而在这幻境当中,他则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守护的人,一个个的离开自己,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既然是破幻阵,那么就必须经受住这些幻阵的洗礼和冲击,这一点,魏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咬紧牙关,魏玖一次次的在心底告诉自己,那些幻象都是假的,只要扛过去了就可以。而他的身上,九天荡剑阵的流光连连,也一次次同那些幻术相匹敌着。

    幻象缔结的很快,破碎的也很快,而魏玖的九天荡剑阵,却不见丝毫削弱的痕迹。

    忽然,盘膝坐下的魏玖猛地睁开双眼,神色当中,浮现过一道灵光。嘴角微微一扬,而后沉声说道,“就是现在!”

    话音落下,衣袖一拂,虚天乾元剑的本体出现在他面前,毕竟九天荡剑阵是不需要乾元剑的本体压阵。荡剑阵的阵眼,从来就是那些幻化出来的阵眼,而乾元剑的本体,其实早就被魏玖收了回来。

    彼时再度出现在他的手掌之间,这也意味着,魏玖已然找到了破阵的关键。

    果不其然,手掌一扬,乾元剑直射而出,目标是浓雾的中心。魏玖的盘膝而坐,又怎么会只是冥想打坐那么简单?这顷刻之间,他其实是在探寻着幻剑的弱点和死穴,庆幸的是,他找到了。

    景门虽强,但其实所搭建出来的,却也只是些幻术罢了。若是透过幻术去看,自然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明白其中玄机。

    有时候只要弄清楚了原理,将其击溃,其实需要的不过是四两之力罢了。乾元剑疾射而出,目标就是这景门的中心,那里同样存在这一枚阵眼,将其击碎,这些幻阵才算是真的破了。

    ......

    “叮!”

    一声脆响,就只看到,虚天乾元剑直接刺在一枚小巧的石块之上。随即,一道灼目的光华从石块当中迸发出来,越来越浓,直到将这石块之上,挤出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痕。

    仔细看去,这小小的石块之上,密布着无数的纹路,看上去十分玄奇。

    这便是景门的阵眼,魏玖赌的没错,石块破碎的刹那,魏玖便已经成功了。那些裂纹从无倒有,并且迅速的增多、直到蔓延到整个石块之上,紧跟着,石块彻底破碎开来。

    轰隆一声,石块的炸裂,十分壮观。但更加壮观的是,与此同时,景门的空间也快速崩塌开来。

    阵眼破碎,这片由法阵之力所凝聚的空间,自然也会彻底破碎。只是魏玖不敢确定,这幻阵之外是一片柳暗花明?还是说,踏过这一片幻阵之后,迎接和等待他的,是下一个更加强大的幻阵?

    白皙的光华从天际落下,循着空间的裂痕映射到魏玖的眼角,随即,他看到的又是一片全新的空间。

    这是?魏玖微微一愣,很明显,这依旧是一片幻境当中。不过就在他要失望的关头,两个熟悉的人影映入他的眼帘,竟然正是魏千**潘子,这两个跟随着他脚步之人。

    当下,这景门当中的玄机,也是慢慢在魏玖的心底有了一个雏形。

    八绝中的景门,代表着幻境,但却又不是单一存在的幻境。通俗而言,一个幻境连接着另一个幻境、一个幻境笼罩着另一个幻境,这些幻境之间既是子母关系、同时也是并列存在的关系。

    魏玖所处的那一方幻境,大抵就是在现在这片幻境当中,相互依存。将那方幻剑击溃,浮现而出的,自然而然就是这一方幻境。

    不过有一点,魏玖依旧不是很清楚,那就是这些幻境的排列顺序,又有着怎样的玄机呢?

    跟着他跳下来的,应该是几个女孩。但是现在在他幻境之上的,竟然是魏千仇,这一点未免有些难以理解。另一方面,魏千仇、潘子和小阳三人是一起步入幻境的,现在却只见他们两人,那么小阳又在哪里呢?

    还是说,这些幻境根本就没有任何规律?都是在随机衍生?这是魏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不管怎么说,能碰到同伴,也总算是一件好事。至少现在同魏千仇两人汇合,倒也免得后面还要浪费时间。当然,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将幻境击碎,就可以找到其他的失踪之人。

    不过看上去,这两人的状态,似乎没有魏玖那么轻松,他们两人都已经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

    在这一片狭小的空间当中,两人皆是疯狂的攻击着,浓浓的云雾将他们的视线彻底遮挡。不过站在外围的魏玖却看得明白,他们此时所攻击的对象,不正是他们彼此吗?

    叠加在他们身上的幻术,让他们迷失了自我,将对方当成了生死仇敌。

    尤其是潘子,他所打出的每一道攻击都十分凌厉,一丝情面都不留。反倒是魏千仇,修为高绝的他反倒落入下风,毕竟一直以来他都十分被动,只是选择了艰难的防守罢了。

    并非他受到了什么限制,只是在他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之后,内心不愿意向潘子发动攻击罢了。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直觉,就算被幻境迷失了心智,但他还是不愿意伤害对面的那个人。

    这就是魏千仇,哪怕他以千仇为名,但一旦有人走入他的心底,他便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只是很可惜,一直以来,能走进这颗重情重义之心的,也就只有潘子和小阳两人。

    千仇剑扬起,闪烁着嗜血的光华,但终究,魏千仇还是直接放了下去。

    只是就这么一下子的分心,却让对面的攻击穿过浓雾,直接来到他的面前。随即一声轰鸣,轰在他的身上,紧跟着,就是肋骨破碎的声音,整个身躯都更是直接倒飞出去。

    “噗!”

    鲜血顺着魏千仇的嘴角喷涌而出,千仇剑更是直接被掀飞出去。

    这一下,他才是真的慌了,挣扎的站起身来,就想去捡回千仇剑。但马上他就意识到,似乎已经来不及了,之前对面,一枚巨大的斧子席卷而来,直接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劈砍过来。

    若是放在平时,这么一招斧击,他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躲过去。但别忘了,就在刚才他承受了那么恐怖的一击,现在又还有几分力气呢?

    挣扎着站起身来,这已然就是他的极限,若是想要闪避和抵挡的话,根本是不可能的。看着那锋利的巨斧,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瞪大自己的瞳孔,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这一刻,他感觉到死亡的味道。尽管这烽火大赛不会死人,但这场比赛,他也算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

    斧子破空而来,魏千仇也终于看清楚握斧之人,正是他的朋友,潘子。

    怎么会这样?心仿若是提到嗓子眼上一般,但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制止潘子的动作。魏千仇的神色当中闪过一丝不安和痛苦,试问,还有什么是比死在自己信任之人的手里,更加痛苦的吗?

    只是死亡并未如期而至,潘子的身体,却突然在半空之中停了下来。

    “愣着干嘛?快动手啊!我的禁锢术法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你快些将他打晕!”一道冷厉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魏千仇的思绪。先是一愣,随即便将目光投向天空,却看到说话之人,正是魏家大少爷,魏玖。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想干什么?魏千仇的心底,闪过无数的疑问,对于魏玖的出现,终究有着太多的不解。

    不过他很清楚,彼时不是解答这些问题的时候,看着潘子的巨斧,他感觉后背都仿若湿透了一般。若非魏玖出现,只怕现在他便已经被淘汰了吧?想到这里,更是知道应该立即做出选择,再也耽误不得。

    手掌一扬,千仇剑收了起来,随即,他的手掌化作钝刀的形状,直接向着潘子的后脑勺劈去。

    既然被幻术蒙蔽了思绪,那么,就让他来想办法唤醒吧,魏千仇这样想到。说到底,潘子和小阳都是他带进这场烽火大赛的,不管怎样,都要安然无恙的带他们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