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吟游刺杀录 第五百六十九章 “破案”开始

时间:2020-03-10作者:一代大侠恺撒哥

    密室杀人案,算是非常经典的案件了,围绕其衍生出来的智斗和推理大都能扣人心弦。但如果拥有法术,那就很头痛了。比如空间法术能直接传送进来杀人,比如幻术高手能让其自杀,顶尖强者真要杀人,一般人根本就连头绪都摸不着。

    也正因为如此,要么提前追加大量设定,比如封魔什么的。要么干脆把人物设定一下,什么商人诗人之类,保证不会出现强悍到离谱的人。斯达特显然就是这么做的。

    不过这就显得很无聊了,至少对凯文来说有些提不起兴趣。作为干过总队长的人,眼下这种游戏已经觉得有些幼稚。很多真正的办案手法又不可能用,比如解剖什么的,只能照着斯达特的剧本演。再说,眼下是作家a发挥实力的地方,是斯达特专门给他准备的舞台,凯文就算真看出什么,也不便多说。

    “咳咳,那个……”门口,纸商干笑两声,“我们这种不是什么智者,而且这里杀气太重,到处都是‘血’,看着害怕。要不我们先去赌一局?”

    边上顿时有几个人附和,斯达特当然也没理由拦住,双方各自祝对方玩的愉快。纸商带着一批富豪先行离开,还有一些人觉得新奇,倒还是留下看看。不过这房间挤不下这么多人,地上又都是番茄酱,他们都只是在门口张望。

    “要不……”凯文稍稍迟疑了一下,“我也开溜一下?”

    斯达特不满:“怎么?你要去赌?还是你也觉得这里害怕?”

    凯文无奈摇摇头,心知斯达特弄这个一定费了不少心血,就当一次陪衬吧。

    那边,作家a已经在房间内粗略的观察了一圈:“房间窗户都是反锁的,但我们来的时候,门已经开了。这也算密室吗?”

    边上船员急忙举手:“抱歉,门是我撞开的。”

    众人转头去看门锁,果见门锁已经变形,没想到在这方面他们居然玩真的,难道说早就想换掉这扇门了吗?

    “门是从内反锁的,”作家a上前查看,“以这种锁的结构,只能关上门之后,在房内反锁。也就是说,凶手杀人之后,是很难在外面反锁的。”

    “也不是不能,”凯文扫了一眼,“有点精神力的人通过控物就能做到外部反锁;召唤宠物让它帮忙反锁,然后召回;使用空间戒指,将门整个收进去,锁好后到外面再放回去……方法还是挺多的。就算不是特别强悍的高手,就我这种水平也可以做到。”

    “是啊,”作家也感慨一声,“法术越来越普及,导致一般意义上的密室,即便在平民人群中也算不上密室了。至少还要再封上结界才算shu19.cc。”

    凯文想了想,倒是点头同意:“不少结界是内部布阵,外部触发破坏结界否则无法干扰。如果能在封闭的结界里杀人,倒是真的密室杀人了……也不行,至少还要加空间禁锢,防传送。”

    边上斯达特已经黑着脸:“放心吧,这也不是什么惊天大案。说到底就一个游戏而已,有点漏洞很正常。”

    凯文www.shu15.cc还是兴趣缺缺,转头四顾,就看见那个船员一直站在他们面前。顿时灵光一闪:“我知道了,你就是凶手!”

    船员大惊失色,众人也跟着诧异万分。凯文接着说:“很显然,从案发到现在,就你一个人在我们面前晃悠。介于‘所有凶手杀完人之后,都会若无其事的在侦探面前作死’这个定理,我们又不可能是凶手,毫无疑问,你就是凶手!”

    船员大哭:“冤枉啊!”

    “你笑什么?”凯文喝问。

    “我,我真哭哭不出来……”船员无奈扭曲了一张脸。

    作家摆摆手:“诗人k,我们还是认真一点吧。这个案子还是有很多疑点的,比如为何要把番茄酱撒的到处都是?但屋内却没有打斗痕迹,番茄酱上没有手印也没有脚印,这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船长的实力应该不俗,能正面捅死他的人,又会是谁?”

    凯文苦笑摇摇头:“我……认真不起来啊。”

    “诗人k,你可能觉得这都是假的所以提不起精神,”作家a忍不住多说两句,“不过真和假有时并不重要,智慧的对决才是重要的。就算是真杀人,破案本身也是和凶手的斗智,如今仅靠游戏就能重现这一点,我倒是挺开心。如果能有意想不到的杀人手法,或者神乎其技的脑洞,都可以直接当推理的素材了。”

    “当然,漏洞是难免的,”作家a补充一句,“但老是揪着漏洞不放,就没意思了。而且适当的限制也是必须的,我们都按照身份行事,如果无所不知,那就没有推理了。”

    凯文点点头:“好吧,那我们就认真一把,把这当做真正的杀人现场。”

    众人都点头同意,气氛也终于严肃下来。

    “首先,我提议,扒光死者的衣服裤子,检查尸体,看看是否有其他伤害。”凯文语出惊人,但依旧表情严肃。

    众人一惊,作为船长的死者更是瞪圆了眼睛。

    “我是按照身份行事的,”凯文解释一番,“我是诗人k,虽然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也许难以做专业的检查,但粗略的查看是没有问题的。”

    包括船长在内的众人下意识看向斯达特,斯达特看向作家a,作家a低头沉思片刻,点点头:“有道理!”

    “啊?”船长忍不住开口发声。

    “船长,得罪了,”凯文很自然的来到“死者”面前,然后回头招呼大家,“来几个人,我是诗人,我力气小。来几个一起扒,你扒衣服,我扒裤子……女士可以回避,当然想看也可以。”

    “等一下!”斯达特终于跳出来,“这个……这个……咳,这样吧。我们直接跳过这一个程序,把结果告诉我们就行。”

    那边船员心理神会,掏出一本稿纸翻了翻,然后开口:“经过诗人k和作家a的仔细搜查,确认尸体并无其他伤痕,致命处是胸口中刀。”

    凯文和作家对视一眼,倒是点点头:“行吧,那就这样吧。”船长松了口气,继续躺好不动。

    “那么死亡时间大约是多少?”凯文再问,“就算我不专业,这血是热的还是冷的,我总能搞明白的吧?但你这里是番茄酱。”

    船员一脸尴尬,抱着文稿乱翻,却是答不上来。

    作家a摆摆手:“可能这不是我们要考虑的方向,既然用番茄酱来代替血,就可以说我们不需要在过于专业的领域多费精力。”

    凯文点点头:“确实,船长死亡时间也不会很长。晚餐时间我们都看见他,估算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案发时间应该就是我们都在船顶部,打巨魔的这段时间。”

    “那也就是我们大部分人都不具备作案条件,”作家回答,“那还有谁?查一下,谁没去船顶。以及,谁中途离开过又回来的。”

    “好,”船员点头离去,很快就拉来了三个人。一个干瘪老头,一个女服务员,一个保安。按理说这样的调查需要很长时间,但既然是游戏,显然早就设定好了。

    干瘪老头是扫厕所的,凯文倒是早就注意到他,毕竟男的扫厕所还是比较少见,但也仅此而已。女服务员和保安都很正常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可疑的。

     shu29.cc;“对了,”秘书m不由小心翼翼的举手,“我在看巨魔的时候,中途也下去过一次,上厕所。这重要吗?”

    斯达特已经抬手打断:“你少说话。”

    “哦。”秘书不再说什么,静静的站在斯达特身后。

    凯文和作家a对视一眼,都很认真的一伸手:“请秘书也站到这里来,你现在也是嫌疑犯。”

    “喂,”斯达特忍不住开口,“以她的战斗力,我都打不过,别说船长了。她下楼真的就上厕所而已,不是什么计划的一部分。”

    “没事,”凯文娴熟的回答,“如果她不是凶手,我们一定还她清白。”

    作家a干咳一声,逐一审视过去:“目前我们有五个嫌疑人,秘书m,扫厕所的老人,男性保安,女服务员,以及第一个跑来报案的船员先生。对了,船员先生,你有什么代号吗?”

    “有,”船员点头,“我的代号是‘正常人’。”

    “那显然,你的嫌疑最大,”凯文又盯上他,“一般套路里,越正常的人越是凶手。”

    “还是先听一下案发当时的情况吧,你们挨个说。你怎么发现船长死了的?”作家a拉回话题。

    正常人船员定了定神,似乎回想了一下台词,然后开口:“我因为是一个正常人,所以我很正常的路过船长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门锁着,其他人都在船顶上看巨魔,走廊里就我一个人。我突然听见里面传出一声喊‘啊!’”

    “是船长的声音?”作家a追问。

    “是的,我很肯定,”正常人船员回答,“然后我敲门,里面没了声音。当时我叫来了保安,保安从外侧爬过去,从窗户看见船长死了。然后我才撞门,然后我也看见了案发现场,我很害怕,我就上来报告了。”

    众人:“……”

    “剧本让我这么说的,”正常人回答,“你们要是问特别偏的问题,我可能答不上来。”

    “你在撞门的时候,保安在身边吗?”作家a问。

    “没有,”正常人回答,“当时就我一个人,保安爬到窗户位置,然后大喊一声船长死了,我听到后立马撞门。当时保安还没爬回来。”

    凯文点点头:“这么说中间有空档期,凶手直接躲在房里,只要等你走后,保安还没来之时,从大门跑掉就行。当然,前提是你说的都是真的。”

    作家a转头问保安:“是这样的吗?”

    保安点点头:“是的。”

    凯文走出房间:“要不我去看看攀爬的地方有没有痕迹?比如鞋印之类?”

    正常人船员急忙掏出文稿,一本正经开念:“经过诗人k仔细检查,果然发现外面有诸多攀爬痕迹。经过对比,与保安的手印脚印吻合。”

    凯文点点头:“这倒是让我省力不少。”

    作家a开始询问下一个:“老人家,你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扫厕所。”老头回答。

    “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吗?有没有其他人看见,可以证明?”

    “没有,”老头回答,“我一般都是等尽可能没有人的时候,去扫厕所。所以很遗憾没有遇到任何人。”

    “等等,从楼顶下来,有几个厕所?你扫的是哪一个?”凯文似乎发现了什么。

    “厕所有两个,两个走廊尽头各有一个。从楼顶下来的话,显然那边最近,”老头指了一下,“我就一直在哪儿扫。”

    “那你有没有遇到一个自称下楼上厕所的秘书m?”凯文问。

    “没有。”老头回答。

    众人转头看秘书,秘书急忙解释:“我第一次上船嘛,我又不知道哪里有厕所,我只是记住了一个,就绕了远路。这很正常啊。”

    众人一阵沉默,作家a则借着往下问:“那么女服务员,你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有人证明吗?”

    “我一直在厨房洗杯子,没有人可以证明,”女服务摊手,“不过我那边还有一堆杯子没洗完,你可以去看看?”

    正常人掏出文稿念:“诗人k跟着女服务员过去检查,果然见一堆没洗完的杯子,杯子上还有水渍,尚未晾干。”

    凯文:“……”

    作家a却回答:“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说凶手正面捅死船长,自己肯定也会溅了一身血。眼下身上有血迹,凶手是如何处理掉的?”

    “你是说,她佯装洗杯子,实际是用某种手法洗掉血迹?”凯文思考中,“那要怎么做?”

    “实际上老人也同样可以,作为扫厕所的人,应该……”作家a思考中。

    众人陷入沉默,就看着这两人玩推理。凯文发觉不对,不由开口:“怎么了?其他人不发表观点吗?”

    “我们都是龙套,不敢打扰主角推理。”龙套们快乐的笑着。

    作家a还是严肃状态:“对了,刚刚你们没有认真查房间,我看了一下。这个窗帘有被动过的迹象,好像是取下来过,匆忙之间又挂了上去。上面的挂钩仅仅挂了两个,这在船长室这种豪华地方,应该是一种异常情况。”

    众人目光转移过去,果然见上面褶皱很不自然,亏得作家a能发现。窗帘轻薄如沙,华丽十分,不过并无破损。

    “还有这把刀,”作家a走到“尸体”面前,拔出“刀”,“当然,由于这是一个游戏,所以只剩下一个刀把,我们不能真捅死人。但还是可以仅从刀把上,看出这把刀华丽非凡。而且上面刻有船长的名字,也就是说这把刀可能是死者自己的刀!”

    “死者的刀?”众人惊讶,“难道是自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