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吟游刺杀录 第五百零四章 你说这个新病人,他厉害吗?

时间:2019-07-20作者:一代大侠恺撒哥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不怎么太平,先是教堂半夜公放奇怪声音,引起网络关注。不少内幕人士或者知情人士纷纷表示,自己那边也有类似情况,并贡献诸多猜测。随后令人惊奇的是,作案人员居然自首了,身份还是王立学院的老师。

    这一消息对王立学院十分不利,即便只是一个图书管理员,但也是正式员工。但外界还没有搞清楚具体状况,结果又传出消息,当夜那位图书管理员就疯了。

    一时间网络上各种猜测层出不穷,网友的脑洞绝对超过一切优秀的编剧总和。各种“复杂缜密”的阴谋论顿时层出不穷,比较“可信”的大概有:凯文可能是一个替罪羔羊。

    教堂开派对事发,即便不说法律,宗教上也不允许。但如今相关人员除了神父,其他一个不知。而神父拒绝回答当夜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其实明眼人都明白,他们办事的时候也远没有做到滴水不漏。但为了平息事件,于是凯文就被派出来自首。

    也许凯文有什么把柄在他们手里,也许凯文和他们是一伙的,只是地位最底下。总之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有人顶罪,于是凯文就自首了。之后又担心凯文会说出什么,于是想办法逼疯了他?或者他自己就是装疯的?

    这个版本最为可信,网友大都表示赞同。但很快却有爆出事件,收容所两次神经病人大规模出逃,而且疑似就是凯文关押的地方。

    一时间又是猜测不断,一次意外还可能是意外,两次意外就不可能是意外。必定是有人蓄意扰乱收容所,以司机达到某种目的。于是接着上面的版本往下猜,很容易得出结论。

    一定是幕后黑手觉得凯文疯了还是不安全,一定要死才安全。于是伺机动手,只是目前还没有成功。

    也有一些其他版本的猜测,但几乎无一例外,都认为凯文此时身处危险之中,呼吁治安官加大保护力度,或者转移凯文等等。倒是没有人想到这些骚乱其实都是凯文自己搞出来的。

    值班保安被停职,不过说是停职,实际上不太可能还有复职的可能,等同于开除。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用来顶罪的人,毕竟收容所连续两次出事,总得要向外界有个交代。

    不过显然网友们并不那么容易被糊弄,如此大规模的病人出逃,能是区区一个保安干得出来的?不论工作再怎么疏忽,哪怕是他那天没有值班,也不应该乱成这个样子?不少病人家属纷纷表示,那里防卫很严密,每个房间晚上都会锁门,怎么可能集体出逃呢?

    而且一次失误也就算了,还连续两次?这不得不让人产生阴谋论。不少病人家属都纷纷表示关切,这天白天,几乎所有病人家属都过来探望一番。整个收容所都忙碌不堪,所长亲自出来,稳定人心。

    不过即便如此,家属们还是不太满意。追问晚上为何会出现这类情况?具体发生了什么?所长却避而不谈,只是说些:目前还在调查中,一有结果马上通报之类。

    家属们也没那么容易打发,既然所长不说,于是就开始询问保安,询问工作人员,有些人甚至尝试贿赂。不过事实上他们自己也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昨夜很多保安都是直接被打晕,这会儿也不好乱说,只能众口一词:目前还在调查中……

    家属们调查无果,不少甚至表示今晚要住这里,连席子都带来了,哪怕睡地上今晚也要住这里。所长无奈,只能默许。另一方面,晚上加派人手,甚至自己也计划亲自参与巡逻,至少保证度过这一段关键时期。

    而此时另一边,被停职的保安最终还是来到了王立学院门口,即便是平庸如他的人,也能感觉到事情似乎不一般。留字条的人是谁?什么目的?在他还没被开除之时,就已经预言他会被开除了!

    如果留字条的人不是智慧超群,那就一定是所长本人。毕竟开除人的权利只有所长才有,那么所长在开除人的同时,“负责”起见给他留了一条后路,也是合情合理。而之所以用这种方式,可能也是担心有什么把柄出现。

    所长最近一直在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他们身为保安也多少知道一些。不过也知道这些不是他们该问的,也就没人敢问,私下里也没人敢乱猜。毕竟他们知识水平也低,很多都不懂,都以为是高科技或新的治疗方法之类。

    何况,如果能在王立学院做事情,哪怕是扫厕所也比原来的位置好。这样一想,自己可能反而还“高升”了。

    带着期待,带着忐忑,保安来到王立学院门口,对门卫说明来意,表示要见一个名叫赛因的清洁工。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学校也已经放学,但即便如此他这种不明身份的人还是不能进入。于是按照正常程序,先登记姓名,来意,并留下联系方式等等。然后门卫就问,是急事么?急事的话现在就去叫人。如果不急的话,可以明天再来。

    这位保安不由有些犹豫,索性直接拿出纸条:“你看,我是拿到这张纸条,所以来找赛因的。你觉得这是急事?还是不是急事?”

    门卫皱着眉头,看了良久:“算了,给你去叫人吧。”

    叫下鹦鹉,去找赛因传个话。不消片刻,赛因就匆匆赶来,边上甚至还有小勺子。

    “这人你认识吗?”门卫问。

    结果双方都摇摇头,保安不得不再解释:“我就拿着这张纸过来的,我也不认识他。”

    “那你过来干嘛?”

    “我不知道啊?”保安无奈。

    “你不知道你要过来干嘛?那你为什么要过来?”门卫十分不耐烦,已经打算把人轰走。

    赛因急忙拦住:“等等,先把纸条给我看看……恩……这个字是……谁的?也没有署名。”

    门卫又插一句:“纸条谁给你的?”

    “我不知道啊!”

    “那你知道些什么?”门卫忍不住开骂。

    小勺子接过字条仔细看了看,瞬间眼睛一亮,急忙拍拍赛因,给了他一个眼色。赛因会意,马上开口:“我明白了。不知道这位朋友有空么?晚饭吃了吗?我们去外面找个地方聊。”

    保安自然大为高兴,觉得所长果然安排了后路。为了和以后的同事或者领导打好关系,甚至决定这一次饭局可以自己请客。

    路上,赛因找个机会悄悄问小勺子:“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看他的小说嘛,认得出字迹。”小勺子回答。

    “小说不是印刷体吗?”赛因茫然。

    “哦,我都是直接看他的草稿,能看出一点。”小勺子尴尬一笑。赛因不得不感叹,给她竖一个大拇指。

    很快,三人落座一家小饭馆,开了一间包房,关上门。三人分坐两侧,小勺子和赛因坐一侧,保安坐对面。小勺子甚至很认真的拿出了笔和纸,整个感觉方式是在审讯。

    “咳咳,你不用紧张,我们就了解一些情况,”赛因开口,“首先你是收容所的保安?你叫……库塔?”

    “对,”库塔也有些惊异,指着小勺子,“这是……”

    小勺子只是笑了笑:“没什么,我……我最近在锻炼我的听写能力。没别的意思。”

    “哦?”库塔有些诧异,“看来王立学院的人到底和别人不一样,吃饭时间还在学习啊。”

    赛因接口:“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确是王立学院的清洁工。不过我的身份不只有清洁工这么简单,我还有另一重身份……”

    “那就是临时工!”小勺子直接接口。

    “恩?”库塔茫然。

    两人稍稍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性质,赛因稍稍吹嘘一下,表示牛头人如果没有他们,可能都办不下去之类。保安略感失望,还以为见面的是什么大人物,结果都是临时工。这临时工能给他安排工作么?

    “两位还是非常年轻的,”库塔接口,“虽然是临时工,但毕竟在王立学院,以后只要转正,也是很有前途的。”

    两人对视一眼,终于话入正题。赛因问:“我听说你被停职了?能具体介绍一下吧?”

    “这……”库塔有些犹豫。暗想如果是所长留的后路,怎么会问这些呢?

    “怎么了?不能说吗?”小勺子追问,“那你们收容所最近有来新病人吗?”

    保安显然开始警惕起来,坐着不动。

    恰好此时服务员敲门,包房打开,菜被一个个上来。大家招呼着吃菜,算是把刚刚的尴尬糊弄过去。

    片刻,赛因换个切入点:“你拿着一张纸条来见我,你觉得写字条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库塔如此回答。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小勺子问。

    “我不知道。”库塔回答,这句回答明显更加悲伤一些,看来对未来如何他真的毫无头绪。

    赛因观察片刻,开口:“要不这样,我介绍你一个工作,就在王立学院里弄个临时工当。”

    “真的吗?”库塔忍不住怀疑,眼前这两人太年轻了,职位又底,实在不像是能给他安排工作的样子。

    小勺子也投来怀疑的目光:“你可以吗?学校人事恐怕不是你说了算的哟?”而如果参军的话,这保安太老了点,也没什么特殊本事,军队也不要了。

    “大不了我自己辞职不干,职位让给你,”赛因满不在乎,“我也该去做我该做的事情了。”

    库塔却是受宠若惊:“你辞职让给我?这怎么好意思?”

    赛因哈哈一笑:“没什么,以我的才能,随便就能找到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

    库塔惊愕非常,暗想一个清洁工有什么才能?还随便找到工作?这人要不是神经病,那就是骗子。但转念一想,王立学院的人应该不会是骗子吧?

    “那,我需要办什么手续?”库塔试探性的问一句。

    “当然,学校不是别的地方,审核上也会很严格,”小勺子马上接口,“我们可以把机会留给你,但能不能把握住,还得靠你自己。”

    “你先说说,你为什么被停职?”赛因终于又绕了回来,“你被停职到底是人品问题?还是工作态度问题?你要不说清楚,学校不可能收留你。”

    “这真的是冤枉,我是真的倒霉啊!”库塔终于大倒苦水,“这两天正好是我值班,我估计如果是别人值班,那他的结局也和我一样!”

    于是,保安开始把这辆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先是自己听到有人要在值班室门口撒尿,出门就被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已经一片混乱,警铃还被剪了绳子……

    这次库塔也没有隐瞒一个神经病人帮忙,结果把警铃拆粉碎的事情,反正自己已经被离职了。回想起来也他也非常懊恼,暗想要是不让神经病人砰警铃,也许警铃就能修好了。也许自己可以不用离职了?

    但这件事,在赛因和小勺子听起来却格外的耳熟,这种感觉……两人不由对视一眼。

    “你说的那个神经病人?他是谁?”赛因问。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他是新来的,好像还是治安官直接送来的。叫什么我忘了。”库塔回答。

    赛因和小勺子再对视一眼,这一次眼中的欢喜几乎藏不住。要知道自秃头老师带回来“凯文疯了的消息”,大家可都担心之极。学生们甚至试图用干垃圾湿垃圾来证明,学校内“疯了”和“没疯”几乎呈两派对立的状态了。

    而如今的消息来看,基本可证凯文没疯。这对于凯文的朋友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你们好像很高兴啊?”库塔忍不住问。

    “没有没有,”赛因急忙敷衍,“吃菜,吃菜。”

    “然而就是第二天晚上,我们每个楼层都配置了保安,但还是没用。晚上都被打晕了,连谁都没看见。然后又是大规模的病人出逃,我觉得这根本就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了。”库塔长叹一声。

    边上,小勺子刷刷狂记,把整个过程一字不漏的写了下来。赛因趁机再问:“你说,那个新病人,他厉害吗?”

    “这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库塔一摆手,随后思考片刻,“他真的是那种,特别灵活,我们很难抓到他。他还打我们所长,摁到水里。别的病人都在逃跑,就他在打所长,两次都这样……”

    “噗……”赛因和小勺子愣是没有憋住,捂着嘴身体发抖。

    “你们笑什么?”库塔脸色不善。

    “抱歉。咳咳咳!”两人疯狂咳嗽,勉强平静下来。

    库塔沉着脸,接着往下说:“有时候我怀疑是不是新病人来的原因,才导致我们哪里那么乱的?平时也不会这样。”

    “对了,能具体描述一下,新病人是如何打所长的吗?”小勺子忍住笑。

    库塔微微皱眉,有些不情愿。

    赛因换一种问法:“你说这个所长,他厉害吗?”

    “这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库塔下意识的回答,“当所长又不是靠武力来决定一切的,我们所长有很高的治疗技术……”

    小勺子笔走龙蛇,顷刻间画了一幅简笔画。

    “我们所长是男的,”库塔扫了一眼,“不过我们所长面容比较凶,平时也经常骂人。不过最终要给我停职的时候,倒是客气了很多。”

    小勺子又画一幅,拿出来给他看。

    “抱歉,我们所长不是独眼龙,他不是强盗打扮。他平时也是牧师装束。”库塔回答。

    小勺子当即把画像上的眼罩擦掉,顺手放了一个小十字架吊坠在那里,吊坠的绳索代替眼罩的绳索一样绑在头上:“你看,用十字架代替眼罩,感觉特别酷炫。”

    库塔:“……”

    赛因接过纸张,把画像的嘴角上翘,变得更加滑稽:“看,神似吗?”

    啪!库塔忍不住拍案而起:“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别激动,这是一种艺术夸张的形象,”赛因急忙解释,“别生气,我们没有侮辱你所长的意思。”

    库塔一听是什么艺术,自己又不懂这些,于是又坐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