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446章 自毁

时间:2019-04-17作者:顾念.QD

    凤殊嘴角含笑,看着他将腰背挺得笔直。

    “不关她的事。让她走。”

    “还想走?天真!”

    “一个什么都不是的老阿姨还想要见义勇为?我看把你卖到黑市去也没人要,还不如直接杀了卖器官!”

    两个瘦子不约而同地嗤笑。

    微胖少年也亮出了爪牙,“羞辱我萧奇亚的人,只有死。”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让她走。”

    所有人都不说话。旁观者也都在看热闹。

    两个瘦子少年张狂地表示要杀了她以儆效尤。

    萧奇亚却将视线转移到了季东奇身上,“我请你去吃兽奶宴也可以?”

    季东奇浑身发抖。

    观众窃窃私语,凤殊这会儿却又袖手旁观了,气得小绿恨不得抽她一个大嘴巴。

    “怎么,不愿意?没关系,你想继续吃……”

    “好。”

    季东奇不抖了,只是桃花眼却在一瞬间死气沉沉,就像说完那个字,便生机全无。

    萧奇亚笑了,朝他招了招手,“乖,过来。”

    “喂,萧九衡,我在飞琼公园,难得来天极星一趟,在你萧家的地盘,我还要被几个小屁孩扔屎尿?是萧元帅已经病入膏肓,还是你萧家的年轻一代快要死光光了?”

    视频通讯那头,萧九衡眉头纹丝不动,显然不认为她是在骂他。

    “遇上了什么事?我亲自去接您?”

    萧奇亚脸色发白,略有些迟疑,“九九爷?”

    围观的观众有几个耳尖的,飞速离开,那些慢了几拍才意识到有可能大事不好的人,怕惹事上身,纷纷作鸟兽散。不到半分钟,现场只剩下了凤殊跟四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凤殊不答反问,“哦,对了,他也姓萧,据说是将来要继承萧家跟范家的人,你姐夫范,难道他是你萧家的人?他送礼喜欢送人屎尿,如果对方不接受,他表示可以请人吃兽奶宴,说他一个人都可以请对方吃到饱。”

    萧九衡怔了怔,反应过来后便是一脸阴沉。

    “视频共享。”

    “没问题。”

    他的身影立刻出现在半空中。

    而凤殊所在的场景,也一览无余。

    萧奇亚脸如死灰,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九爷!我我我……是是跟同同同学开开开笑笑笑玩玩笑……”

    一个瘦子显然不是那么的有眼力见,不明所以,“大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另外一个却冷汗直流,拉着同伴就一同跪了下去,“闭嘴!”

    被三人跪拜了个正着的季东奇呆若木鸡。

    萧九衡的视线只在萧奇亚三人的身上停留了三秒钟。

    “是萧家的旁系。这事我代表萧家向您请罪。”

    “哦,没事,我毕竟是大人,大人有大量,当然不会跟小孩子计较。只不过嘛,孩子之间的玩闹也要有个界限,你说是吧?”

    凤殊摸了摸季东奇的头,“这个被为难的孩子非常合我眼缘。我是说,如果不能收为徒弟的话,忘年交也不错。”

    萧九衡倒吸一口气,“我现在就去接您。稍等。”

    “哎,别啊,我要去看……性子怎么这么毛毛躁躁的?”

    被挂通讯的凤殊哭笑不得,见萧奇亚三人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摇了摇头。

    “手放哪呢?不想挨骂的话就先把脏东西给先收拾好。待会别以为可以胡搅蛮缠,睁眼说瞎话。我敢当着萧九衡的面骂萧范两家人,你觉得我治不治得了你一个小屁孩,嗯,萧奇亚?”

    萧奇亚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那个更会察言观色的瘦子不等他吩咐,立刻拖着另外一个同伴起来,去清理地面跟季东奇的饭盒,完事后又乖乖地在原位跪了下来。

    凤殊像个没事人似的坐在石凳上,毫不在意四周那重新聚集起来的好奇的视线。

    季东奇沉默了十来分钟,才像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抱着桶站到了她身旁。

    “老师,我叫季东奇,今年十一岁,是维瑞斯纳联邦弘蕴星域萨达星阳陵城人。因为父母职位调动,进入天极星第一军校学习。我,我,”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谢谢您的帮助。”

    “这幼崽快要哭了。”小绿替他打抱不平,“凤殊,你怎么不拿套衣服给他换?他浑身湿哒哒的,着凉了怎么办?”

    好吧,这的确是她的疏忽。这孩子估计也是太过吃惊了,到现在也没有想到要收拾一下自己的着装。

    问题是,她没有小孩的衣服,就算有,也没有男孩子的。

    凤殊在空间钮里找了找,最后拿了一套防护服出来丢给他。

    “这是新的,我从来没有穿过,会自动适应你的身材大小,拿去换了。待会萧元帅的孙子萧九衡要来这里,他是我朋友,你不用拘束,不过为了表示尊重,既然有条件,还是把自己弄整齐一些好,这样见了长辈也能够讨份大礼,你说对不对?”

    他想要双手接过去,但还抱着桶,只傻傻地瞪大眼睛看她。

    凤殊哑然失笑,将桶接过来扔回空间钮,“自己找个地方换。”

    “是,老师。”

    他接过防护服,飞快地去了公厕。

    “看着不是个笨的,但好像又不是很聪明,收他做徒弟的话会不会太麻烦?要不干脆丢给萧九衡好了,反正他儿子还缺个玩伴,让他当萧天放的师兄也不错。”

    她喃喃自语。原本想要打开个人终端联系父母的萧奇亚手抖了抖,最终还是没敢联系家人,上半身几乎趴到了地上去,像一滩烂泥。

    萧九衡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公园,上前什么也不问,就先朝她九十度鞠躬,表示诚挚的道歉。

    凤殊拉着季东奇避让了,最后只让萧奇亚三人各自打嘴巴三次,算是对季东奇道歉,便坐车前往萧家。

    “不用这么紧张。萧家人绝大多数都像九爷一样明白事理,你只不过是运气不太好,刚好遇见了哪个家族当中都会有的那几粒老鼠屎。”

    凤殊的话非但没有让季东奇放松下来,反而让小家伙神经绷得越发紧张了。

    小绿也发现了他的双手在隐约发抖,“这幼崽还是太嫩了,这么怕生。”

    凤殊见状便转移了话题,随意跟萧九衡交谈起来。

    “你姐姐?不用不用,本来就是举手之劳。这是你们自家的孩子吉人自有天相,我还真的没费什么力气。”

    “我们找两个孩子已经很久了。一般这种情况,像我们这种人家,孩子在眼皮底下失踪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失踪之后三天内还找不回来的几率也万中无一。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不是云笙您的出现,恐怕后头会有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萧九衡顿了顿,才向她透露了自己姐姐精神崩溃了数次的事实,再一次表示他的感激之情,“您不单只救了两个孩子的命,也救了我姐姐。阿黎要是找不回来,姐姐肯定受不了会自杀。她已经被姐夫发现过好几次自残了。”

    凤殊怔了怔。

    孩子不见了,不应该执着于寻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吗?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代表着尚存一线希望。随随便便就寻死觅活的,他姐姐性子也太软弱了吧?

    “你姐姐还好吗?我是说,就算阿黎是独女,父母爱女心切,可是生在你们这样的家庭,应该性子都很坚强的吧?”

    她这并不算含蓄的疑问却让萧九衡苦笑起来。

    “她还好。阿黎是姐姐跟姐夫求了很多年才求来的孩子,姐姐难免就关心则乱。她以前其实是个特别豪爽、爱开玩笑的人。”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萧九衡眉头微皱,没有说下去。

    凤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一时之间便沉默下来。

    季东奇忍耐半晌,终于打破了僵局,怯生生地问道,“老师,阿黎是谁?”

    “哦,阿黎啊,是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特别喜欢听故事,她是九爷的外甥女。”

    说起这个,凤殊这才想起来这孩子也奇怪,明明之前给她的感觉是像利刃出鞘一般的锋芒毕露,现在却又蜷缩起来,像害怕受到伤害的乌龟。

    萧九衡打量了他一眼,“你叫什么?”

    他这一次倒是非常镇定地自报家门,没有再结巴,“我叫季东奇,今年十一岁,是维瑞斯纳联邦弘蕴星域萨达星阳陵城人,现在在第一军校上学。”

    “十一岁?你跟萧奇亚之前有什么过节?”

    季东奇踌躇了数秒钟,见凤殊只微笑听着萧九衡问话,并没有插嘴的意思,便低下头去。

    “我在班上年纪最小,所以同学们都喜欢逗我玩。”

    “然后?”

    季东奇又看了一眼凤殊,她挑眉回望,依旧没什么提示。

    “没关系,只要你说的是事实,萧奇亚会得到应有的处理。你的老师是我萧家的恩人,就算你说错了,也不会有不好的后果,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萧九衡很有耐心。

    季东奇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

    “萧奇亚说他有一个很好玩的游戏,想要我加入。”

    他依旧低着头,形容对方提起的那个游戏时,没有再用言语,却抬起了两手,一手食指与拇指交接成圆圈,一手弯曲只留中指,直接刺入。

    萧九衡的脸再次黑了下去。

    “我觉得不好玩。他就说我不识好歹,每天都说我是畜|生,我爸爸是畜|生,我妈妈也是畜|生,我祖宗十八代都是让人艹的畜|生。”

    季东奇两手垂下,“这些我都忍了。爸爸教过我,不管是谁说了什么再过分的话,都只说明对方是个没教养的人,让我当他放屁就好了,反正他也不敢明着来。

    但他是个很奇怪的人。我不反抗,也不理会他,萧奇亚反而觉得我的不回应就是在羞辱他,起初只是小小的推推搡搡,后来变本加厉,对同学们威胁利诱哄,让他们联合起来排挤我。一个多月前又开始让胡元发胡中发在上学路上揍我,在厕所里堵住我逼我喝尿,刚才如果不是刚好碰上老师,他们不会只是扔屎过来,肯定会逼我吃光才让我离开。”

    两手曲拳,他在发抖。

    凤殊递给了他一杯水。

    “没有发生的事情,不要臆测。没有发生就是没有发生,哪怕按照情势发展极有可能会发生,事实上它也并没有发生,以后这一点也没有必要提。

    至于其他的,你爸爸说得对,跟小人计较,只会浪费时间。真正伤害到你的时候,你自己有本事,在保全自身的前提下,可以自己当场怼回去,自己实力不够就借势,别说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就算是真的对上萧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会有让他们头疼不已的难缠对手。

    做人要讲究良心,但也不能一味忍让。只要自己行的端坐的正,晚上就可以安心睡大觉,天塌下来也会有高个子的撑着。”

    “是。学生错了。”

    他乖乖地接过水,仰头喝了。

    “你放心,你说的事情如果全部属实,第一军校会直接开除萧奇亚,如果他的父母也知道这些事情却没有阻拦,他们一家都会被逐出萧家。在这之前,我会让他的父母带着他来亲自给你道歉。”

    萧九衡显然十分厌恶不识大体的萧奇亚。

    开玩笑过火之类的他乐意看在同样姓萧的份上替他灭火,但原则问题上的品行不端,哪怕对方只是个小孩,他也想将人直接扔到垃圾星去,让对方自生自灭。

    “不,不需要。我不需要道歉。他一直骂我爸妈……”

    季东奇的声音突然就哽咽起来,但好歹控制住了情绪,并没有掉下眼泪,“我不想原谅他。”

    凤殊摇了摇头,到底还是个孩子,为了一个垃圾,还愿意花时间去记恨对方。不过她没有再说什么,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以后再次遇上类似的事情时才知道该怎么最大程度地避免与解决。

    很多人与事是完全不值得花时间去铭记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时间是人最重要的资产,没有理由将有限的时间白白地浪费在不值得的人与事上,那是自我毁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