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花笺凭语 第十一章 封参将

时间:2020-10-01作者:南方弟弟

    . ,最快更新花笺凭语最新章节!

    吃完饭简单的收拾了收拾行程,柳嬷嬷就催着董小宛上路了。

    毕竟这一来一回就很耗时间了,能省一点时间算一点。

    临行前,柳嬷嬷打量了一圈教坊司里的小厮,除了这个楚善诚长得稍好点,其他根本就不中看。

    头牌旁边的小厮太丑了给人观感不好。

    现在江南教坊司全部的身价都赌在董小宛一个人身上,自然一切配置都得是最好的,显示出头牌的档次来。

    这样竞选花魁的时候,人家才不会有意见,显得掉价。

    没办法,在船头又一把把楚善诚拥到了船上。

    大声对船里已经坐着休息的董小宛大喊,“派个小厮跟着你,帮你打点着,我也放心。”

    董小宛根本来不及看来的小厮是哪一个,船已经开动了。

    小梅又开始在旁边咋咋呼呼了。

    “小姐小姐,我第一次坐船!”

    “小姐,这船上的景色可真好。”

    “小姐,你说京城什么样子啊?”

    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麻雀一样。

    但不是那种悦耳的麻雀,是那种你想抓来考着吃的麻雀。

    把董小宛烦得出了船篷,想来船头立着找找清净。

    楚善诚正背着手立在船头。

    真可谓是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董小宛慢慢地踱步到他身边“怎么,看什么呢?”

    楚善诚眯起眼睛望着远方“等人。”

    “我们不是一直沿着这京杭大运河一直北上就能到京城,等什么人?”

    从楚善诚的视线望过去,从河的尽头,底下慢慢升上来了一个小黑点。

    楚善诚没有回答董小宛的问题,进去把董小宛的东西和小梅一起从船篷里拎了出来,冷冷地从嘴里吐出了一句“人来了。”

    董小宛看着楚善诚奇奇怪怪的,呢喃了一句“哪有人啊!”

    等她转过身时,一条巨大的船便出现在了这条小渔船的正前方,生生地把小渔船挤到了侧边。

    大概是她眼瞎,刚才才没看见这么大一艘船。

    从大船上放下了缰绳,楚善诚从善如流地提着包袱就爬上去了。

    剩下董小宛和小梅愣在当场,什么情况,咱们江南教坊司都能包下这么大的船了么?

    那请问还倒贴什么公子请他们帮忙投花红啊,一艘船卖了不什么都有了?

    一个银光胄甲的小将军模样的人拍着刚刚爬上船的楚善诚肩膀,“怎么样,兄弟。我接到你的信儿就把船调来了,我可够义气吧。”

    楚善诚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冲着还在小渔船上的董小宛和小梅冷冷地开了口“要想快点去京城就快上来。”

    说完也不管她俩,自顾自的就提着包袱往船舱里走。

    小将军屁颠屁颠地跟上他“我说楚善诚你个混蛋,都不感谢我么?”

    楚善诚提着包袱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把包袱放在床上,“这是你应该做的。”

    小将军一下跳到他面前,“你讲不讲理啊,我还在东南打倭寇,硬生生的赶到这里,你都不谢谢我?”

    楚善诚放下包袱又走了出去“我没让你来,我只是跟你说一声我要回京城了。”

    “要是让我爹知道你坐着那艘小破船回了京城,他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

    小将军气鼓鼓地盯着楚善诚,盯着盯着不对劲了。

    这左脸明显就是被人给打了呀。

    五个红色地手指印赫然在脸上,语调一下子冷了下来“他奶奶的,你脸怎么回事儿。”

    楚善诚眉头都皱了起来,“你怎么一直跟着我絮絮叨叨的。”

    “已经让吉元解决了,你就不用操心了。”

    楚善诚绕过挡在他面前死盯着他脸看的封彦之。

    正好董小宛和小梅刚刚从船侧借着缆绳爬了上来,立在他面前整理这衣服。

    毕竟两个小姑娘穿的都是裙子,一爬缆绳,裙子都褶皱了。

    楚善诚往刚才放包袱的那个方向指了指,“把你们的包袱放那边的屋子了。”

    “那边的屋子干净,你们两个姑娘住着应该会舒服一些。”

    又指了指旁边的封彦之,“这是封参将,叫封彦之,你们这一路上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跟他说就行。”

    封彦之还是有些小小惊讶的,他倒是第一次见楚善诚这么温柔地和女子讲话。

    站在两个姑娘面前,身姿挺拔,拿出了军人的样子。“姑娘们在船上只管好好休息,一切都由我来打点就好。”

    董小宛只是福了福,没有多说话。

    这一看就是楚善诚的朋友,不是她的客人,就不必拿出她轻薄的一面来了。

    封彦之领着两个小女孩大概介绍了一下船的构造。哪些地方能去,哪些地方不能去,都大体说了说。

    因为这是一艘官船,在甲板底下还有一层,平常会有船夫什么的住在那里。

    还是要告诉一下女孩子要注意一下的。

    她心里倒是有很多其他的好奇。

    但人家没有告诉她的打算和义务,她也就不问了。

    反正坐这艘船去京城总比一艘一破船风雨飘摇慢慢晃去京城的好。

    封彦之上了甲板二层,这里放这些船坚利炮,火药这两年才刚刚开始被朝廷重视起来。架势又大又不好用。

    封彦之瞧着楚善诚在炮口冲着空旷的海面发呆。

    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听说昨天南京的古公子惨死在自己卧房里了,那副凄惨样子一听就是吉元的手段。”

    “不过我说你也太轻饶他了吧,要我说应该让古侍郎罢官才差不多。”

    楚善诚想起了那天从假山后面探出的毛绒绒的小脑袋还救了他一命。

    “何必伤及无辜呢。”

    “那你回京城。。。。可有担忧?”

    “对了”楚善诚收回架在栏杆上的两根胳膊,视线也收回到封彦之身上。“三皇子可还好。”

    封彦之叹了口气“怎么可能会好,自从你父亲下了大狱。太子现在可是得了势,一个劲儿的打压着他,整日就闭门不出了。”

    “嗯”楚善诚倒是认可的点了点头,“这时候先避避风头是对的。”

    “我说你还真是,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一副老神神在,胸有成竹的样子。”

    拍了拍楚善诚的肩头“我说大哥,你可都到教坊司做小厮了,你倒还有空关心别人。”

    “我一个纨绔,被发配到教坊司有什么不好。”

    “纨绔?你可别笑死我了,和尚还差不多。”

    “放松某些人的警惕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