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花笺凭语 第十章 死得凄惨

时间:2020-10-01作者:南方弟弟

    . ,最快更新花笺凭语最新章节!

    第二天清晨,董小宛睡得像小死猪一样。

    小梅不管扶起她的上身怎么摇,她家小姐都不醒。

    甚至还有晶莹的口水从嘴角留下来。

    “小姐小姐,不好了!”

    “嗯”董小宛明明一副睡得死猪的样子,但却从鼻子里发出了声音。

    小梅也看不懂她家小姐这到底是醒了还是没醒,当然也有可能是在说梦话。

    “小姐,昨天户部侍郎的儿子古士亨惨死在家里了!”

    董小宛一下子就清醒了,猛然睁开了眼睛。

    她昨晚可是梦的完全相反,是古士亨让她惨死在教坊司了。

    结果大半夜做噩梦后半夜一直没睡好,不然也不会这么困。

    “怎么回事儿?”董小宛急急地开口问道。

    “真的可奇怪了,小姐。”小梅提起死不仅不害怕反而一脸兴奋。

    “古士亨在自己地卧房里被杀死,半张脸被扇的像是猪头一样,心口一个圈圈被挖走了心脏。还有还有,折了一条腿。”

    “听说看到的人都恶心的吐了,死的特别惨。”

    董小宛提高了音量又问了一遍,“你是说!!”

    “古士亨不仅被杀死,还被挖了心脏,打断了腿,整张脸也被打肿了!”

    “对对对,离奇吧,小姐!”

    董小宛深深地打了个寒战。

    这种的死法明显就是被人肆意报复所致。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昨天在古公子的胸口用手指画了个圈圈,在跳舞的时候还被古公子一脚踹走了桌子。

    她。。。。很有可能是小瞧某人的势力了。

    不过也只是怀疑。

    像这种死的凄惨且奇形怪状,要不是有人有仇,怎么可能会被弄成这种样子。

    但是昨天,只有楚善诚被打了脸,还有她脚下的桌子被踹走。

    傻子都能联想到这里面大概有关系。

    只是她实在不相信会是楚善诚动的手。

    他一个被贬到烟花场所当小厮的纨绔,哪来的能力做这种事呢。

    董小宛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能。

    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大概是昨天在场的某位公子实在看不过眼,替他们两个人报了仇吧。

    不管如何,确实是出了一口恶气,她也不用再担心古士亨找到教坊司来寻仇了,总归是一件好事。

    董小宛心情实在是好得很,不管是谁,是好人就对了。

    今个儿老百姓啊,真呀真开心!

    欢欢喜喜地下了楼,一把抱住了柳嬷嬷“嬷嬷、嬷嬷,我下来吃早饭了!”

    “呦,我的小祖宗,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自己下来吃早饭。”

    “嘿嘿”董小宛笑得憨厚,“跟大家一起吃热闹。”

    柳嬷嬷睨了她一眼,“那你是头牌,可不得都听你的,祖宗。”

    “来吧,坐这儿吃。”

    柳嬷嬷往右靠了靠,给董小宛留出了个坐的地方。

    在这教坊司了,平常不管是伙计还是挂着牌子、没挂牌子地姑娘,都是一律在堂下吃饭。

    摆一排长条桌,两边摆上长凳。每张长条桌上都放着一样的饭菜,大家什么时候起了,想吃饭了,自己在桌子上找个位置坐下吃就可以了。

    虽说是规矩,也不强制。

    尤其是董小宛这种头牌,天天在外面陪一些公子,有时候直接就在外面吃。

    即使回到教坊司也不一定什么时辰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被打乱了。

    所以这还是董小宛第一次下来和大家一起吃饭。

    小梅拿了个馒头就坐在了小宛对面。

    像他们这种地方,姑娘和侍女、小厮地位都差不多。

    毕竟谁没有年老色衰的那一天,哪姑娘就能保证一直红下去。

    只不过大家分工不同罢了。

    有的负责揽客,有人负责吃喝拉撒。

    所以小姐和侍女、小厮也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楚善诚就坐在小梅旁边。

    小梅一个姑娘家,一手拿着馒头,一手夹着菜,狼吞虎咽一点女孩儿形象都没有。

    再看看旁边的楚善诚,笔直地挺立着上身,虽然面皮肿了,可依旧有股遗世独立的孤傲感。拿着筷箸一点一点夹菜吃着,每一口还都要细嚼慢咽。

    穿着小厮服饰,却依旧让人感觉是贵公子。

    董小宛看着忍不住“啧啧”出声,这人比人就是气死人。小梅和楚善诚的对比不要太明显。

    小梅听见她家小姐“啧啧”了两声,赶紧把头抬起来,嘴里还有嚼碎的馒头。

    一边往外吐白沫沫一边说“小姐,怎么了?”

    长桌挺窄的,一些白沫都飞到董小宛脸上了。

    董小宛拿手掌擦了把脸,赶紧给小梅夹了口菜塞进小梅嘴里

    “别说话了,吃菜吧。”

    小梅又憨憨的笑笑,低下头只顾自己吃去了。

    旁边的柳嬷嬷一边吃菜一边开了口,“对了,你应该也听小梅说了,昨晚古家出事儿了,古公子死在自己屋子里了,死得那个惨呦!”

    董小宛赶紧劝住她“嬷嬷我听说了,吃饭的时候就不用再给我复述一遍了。”

    心里话是虽然古士亨死的让人觉得痛快,但确实死的怪恶心的。要是柳嬷嬷再给她复述一遍,怕是她这早饭还没咽下第一口就要吐出来了。

    跟柳嬷嬷说话的时候还用眼角瞥了一眼楚善诚的脸色。

    如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果然之前猜测是错的,是了,怎么可能是他呢!

    柳嬷嬷眉头都皱起来,“哎呀,我的姑娘啊,你昨天这趟因了古公子的死可就大打折扣了。”

    “本来就是图古公子花钱肆意挥霍,想着他要对你满意,今年的花红榜上,你可是能省很多事的,这样一来,咱们可就得早做打算,得找别的公子依靠了。”

    董小宛深深叹了口气,柳嬷嬷真是让她一口气都歇不了。

    “那怎么样,嬷嬷可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反证柳嬷嬷肯定给她安排好后面的行程了,还不如装个乖巧,自己主动问出来。

    柳嬷嬷拿起手帕,擦了擦嘴,停下了筷箸。

    “我是这样想的,这秦淮河就这么大的地方,各个秦楼楚馆都盯着这么巴掌大点的男人,能有什么突破!”

    像是炫耀似的把脸贴近了董小宛,“我想让你去京城的教坊司,我妹妹黄嬷嬷那里演出几场,陪几位公子。咱把名气彻底的给打出去,你看如何?”

    去外地演出啊,董小宛倒确实不排斥。

    更何况她来到古代之后,就一直在这秦淮河,景色都快看厌了,去外面走走也挺好。

    “行吧,嬷嬷。”董小宛点了点头,这就算是答应了。

    柳嬷嬷一脸喜色,她家姑娘愿意上进就是好事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