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花笺凭语 第八章 又入险境

时间:2020-10-01作者:南方弟弟

    . ,最快更新花笺凭语最新章节!

    董小宛的舞跳得好,众位公子自然捧。

    “董小姐真是舞姿卓越啊”

    “董小姐不愧是江南教坊司的头牌。”

    “董小姐厉害厉害,真是不管弹琴、唱曲还是这舞蹈,都一点不落下乘啊!”

    众公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恭维,把刚刚跳完舞略出薄汗的董小宛,脸也因为害羞和气喘,微微涨红。

    大家闺秀般笑意盈盈谢了众位公子的赞许。

    古士亨勉强撑着难看的笑容“既然姑娘赌赢了,不知姑娘有什么请求?”

    董小宛右手的拇指被粉粉的薄唇轻轻含着,“嗯,古公子。”

    像是在思考,停顿了一会儿才说“我现在还没想好,不过各位公子可欠我一个要求啦!”

    像是撒娇般,慢悠悠地吐出这句话。

    “今天我一曲跳完也累了,不如今天就先到这里?”

    一众公子瞧着董小宛,额头上也滚下了几滴汗,今天确实是难为她了,也不好说拒绝的话。

    纷纷惋惜。

    “董小姐的琵琶才是一绝,今天没听到真是可惜。”

    “董小姐,有空也来我家坐坐,我带董小姐去游山看水。”

    “董小姐,有空也要来参加我家的诗会。”

    这也是柳嬷嬷交给她的手段,最好让公子们对你恋恋不舍。

    就像是如果一道菜一下子满足了他们的胃口,他们下次也就不想再吃了。

    必须让各位公子吃个意犹未尽是最好的。

    主要是董小宛今日突然提出这个赌注还有一层顾虑就是,她想赶紧离开。

    这个古公子的人品实在是不好,光瞧着他对楚善诚落井下石就能看出来。

    赶紧走,这样的人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至于让公子们满足她一个愿望,只是为了吊足公子们的胃口,让他们上钩答应自己赌这曲舞,他们才能赶紧放过她回教坊司。

    从楚善诚的手里拿起外罩迅速套上,把腰上的丝带紧紧的缠绕起来,腰细的盈盈一握,两只手又打理了一下腰上的丝带,给各位公子致了歉。

    “今天一曲惊鸿实在是有些耗心神,如若惹各位公子不高兴了,也请各位谅解,那我就先回教坊司,我们改日再见。”

    留了个灿烂的笑容,转身就上了轿子。

    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正道。

    进了轿子,董小宛一下子就收起了那讨人喜欢的笑容,拍着胸脯,小声自言自语“真是要吓死了,一群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刚才果然冲动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立在轿子旁的楚善诚可是听的一清二楚,面瘫的他竟然嘴角也微微上扬了一下,要是让相熟他的人看到,怕是都要吓一跳。

    号称“人间冷面”的楚善诚,竟然会笑?

    轿夫和轿子还是古家的,毕竟是乘着人家的轿子来的,她一个头牌也是有身份的,总不能走着回去。

    轿子抬起来出了院子往外走。

    可是过了许久都没有出府,而且轿夫走的越来越快,走的根本就不是来这个院子那条路。

    不管是坐在轿子里的董小宛,还是跟着在一旁走的楚善诚都意识到不对劲了。

    怕是刚刚的董小宛那一番动作还是惹到了古士亨。虽然面子上没表现出什么,可是直接暗地里下黑手了。

    董小宛摸了摸靴子里的剃眉刀,还在,又摸了摸头上的簪子,也还在。

    敲了两下轿子的隔板,怕楚善诚没意识到不对劲,提醒提醒他。

    结果楚善诚压低声音,沙哑着骂了董小宛一句“你别乱动”

    隔了一会儿又轻飘飘地跟了一句“有我呢!”

    董小宛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放下心来。

    不过是一个陌生地纨绔子弟地一句话罢了,自己竟然还真信了。

    锤了锤自己地脑袋,示意自己清醒一点。

    就算楚善诚有主意,这么凶险的环境,他一个人又能顶什么用。

    摸了摸袖口的玉簪粉也还在。

    待会儿如果来人想打她的注意,先把玉簪粉扬他一脸,然后趁其不备,拿着簪子和剃眉刀乱捅,总归能伤到来人。

    给自己逃跑争取一点机会。

    轿子又走了一会儿,停在了一个空旷的花园里,轿夫放下轿子很快就四散跑走了。

    只留下楚善诚站在轿子外警惕的看着四周。

    楚善诚敲了敲轿子的横木,“你就呆在轿子里乖乖别出来。”

    董小宛朝天上翻了个白眼,你说不出去就不出去,万一一群人围攻上来,你一个人想顶几个啊?

    还是不安分的从轿子里探出了脑袋。

    结果就露了半个头,被楚善诚一下子按着脑袋压了回去。

    “别乱动,有人来了。”

    董小宛心里焦急,但又无奈楚善诚力气大,要是再给自己把头按回来太丢人了。

    古士亨带了一大群的家丁,摇着扇子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了。

    “呦,咱们小阁老落了势还这么冷酷呢,摆张臭脸这么虎视眈眈地望着我,是想英雄救美呢?”

    冲着后面一群拿着棍子气势汹汹地家丁摆了摆手,死死地盯着古士亨的脸“今天,你和这个小贱人一个都别想跑?”

    “敢让我古少爷没有面子,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冲后面喊了一声,“给我上。”

    家丁立刻举起棍子冲着轿子的方向冲过来。

    古士亨在后面补了一句,“别伤害董小姐,绑过来扔我房里就行。”

    正在奔跑的家丁们突然刹住脚步,向后鞠躬,齐齐大喊了一声“是,少爷!”

    都给轿子里的董小宛闪了一下,大家打架的时候就不要这么有礼貌了好么?

    真的很突兀。

    家丁们又齐齐转身,举起棍子摆好姿势。又“啊啊啊啊啊”一边大喊一边冲着轿子这边冲过来。

    有人直接往轿子这边来,有人冲着楚善诚而来。

    掀开轿子的家丁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就被玉簪粉洒了一脸,又被簪子狠狠地捅进了胸膛里。

    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胸膛,“啊啊啊啊”的在地上打滚。

    又有两个人冲着轿子过来,一个被楚善诚狠狠一脚踹出去老远,一个被董小宛拿剃眉刀一刀插入了脚掌。

    抱着脚一边单脚往后跳,一边“啊啊啊啊”的叫唤。

    楚善诚看着家丁人数实在是太多,又大部分冲着董小宛过去。他进去轿子一下子背起了董小宛,拿董小宛腰上的丝带又缠到自己腰上,把董小宛死死地绑在自己背上。

    楚善诚向后朝着董小宛伸手,“给我一把簪子。”
小说推荐